回乡

是天灾更是人灾。传媒上最近铺天盖地都是大学生冷静在芜湖站被挤下站台致死的新闻。冷静并不是一个人,而更是一个族群。我想起了我当初刚到青岛求学的时候,有一次,坐火车,火车开前最后一秒,我才勉强挤上车,车下还有好多人没能上车。而上车后,我发现灾难才刚刚开始。喘气不过不说,关键是脚不能落地。我被夹在人群中,只能一个脚着地,另一只脚,三个小时后才勉强能放下。

回乡,本是多美好的事情啊,却成为一幕幕悲剧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