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博&拜年

还好,不是取消航班,而是晚点几小时。飞机降落的时候,已是将近夜里12点。到酒店就一点多了。一大早还要赶长途汽车。北方的冷,我已有些不习惯了。想想当初在郑州读大学,宿舍连暖气也没有,但似乎并没有那么冷。

刚才看电视,刘震云访谈,主持人问他最崇敬的人是谁,刘说是外祖母,当年是方圆几十里的割麦子明星,问其诀窍,外祖母说,没啥特别的,就是割麦时不直腰,“因为直起来第一次的话,就会有第二次,就会有第五十次…”刘说的是韧劲。不过他也谈到张力,他讲到创作时称,要适时反思,来几次华丽转身,不断超越。

老刘的老家是河南,我也是。最近请了婚假,加上春节,整整一个月。我想在河南农村老家的这段日子,除了新年新婚外,也是适时休息,调整一下自己的步伐的好时机。

这一个月,呆在农村,不上网。博客暂停;提前向朋友们拜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