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择偶与婚姻的时代印记

文/东方愚

这些年我采访过数十位形形色色的企业家。很多次,聊到痛快处时,我都会问对方几句有关“后院”之事——如何和太太相处,事业与家庭平衡之道,诸如此类。我问这些一是为了调节气氛,二是我信奉“屁股决定脑袋,后院制约前台”。有一次,我去采访美邦服饰董事长周成建。聊他在温州创业的经历,聊企业搬到上海滩后一些光怪陆离的事;终于,向往常一样,我看到其中一会儿他有些倦意,身体开始往椅背躺靠,我问道,周老板,你现在的太太是第三任吧,你和前两任太太离婚,分别是什么原因呢?

“啊?”周成建一下子坐直了,吃惊地看着我,“老弟…这个也要采访啊?!”我完全预料也能够理解他的反应,那个时候,当年的“钢铁首富”杜双华和妻子宋雅红离奇的“离婚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土豆网CEO王微和妻子杨蕾分道扬镳后又对簿公堂,创投界名人王功权和知音王琴私奔更是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我却问起周成建的三次婚姻,他自然会警惕起来。

我告诉他我是财经记者,不是娱乐记者;我还告诉他,我只是想从历任太太在其创业和登上“服装首富”宝座过程中分别扮演的角色,来看一家企业及掌门人管理风格和性格的嬗变。他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但我觉察到他有表达欲,并在酝酿中,于是我准备洗耳恭听。

“中国改革开放至今30多年…”这下轮到我吃惊了。如此恢宏的开场白来回答和前两任太太分手的原因,我一开始以为听错了, “…企业家们的生长和崛起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周成建接着说,“第一个阶段是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乡镇企业中思维敏捷、勤奋能干的骨干成为第一代企业家的种子;第二阶段民营经济野蛮生长的1990年代,第三个阶段是2000年之后,企业家群体真正走到历史舞台中央并担当起重要角色。这三代人或三个阶段,中国商人们的婚姻特征各有千秋。”

我听到一半的时候明白了周成建为何选择这样一种方式来解读婚姻。2002年他将企业从温州搬到上海时,就下决定慢慢褪去身上的草莽气。这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但他在大小场合都会以一种非同往常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观点。有时候听起来会有些刻意,但这正是他以及许多类似商人的可爱之处。就像这一次,他的“中国企业家婚姻三段论”,确实很有见的,引人思考。

如他所言的第一代企业家,代表人物有沙钢集团董事长沈文荣、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联想集团前董事长柳传志以及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等。这是一帮“40后”,除了柳传志卸任又复出直到后来真正退休外,其余几位现在仍活跃在商业舞台上。他们大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结婚,且大都奉媒妁之言。

陈红花嫁人的唯一要求是“对方必须是共产党员”,沈文荣符合条件,一切都是那么地水到渠成。宗庆后与妻子施幼珍、柳传志和妻子龚国兴、曹德旺和妻子陈凤英的结合,一样带有契合那个年代的鲜明的印记。在一个政治语境令人有些窒息的时代里,人们的婚姻有时“快捷”到今天我们看来不可思议的程度。但这样的婚姻却相对稳固。2009年11月,柳传志夫妇回到海南白藤农场,这是他们当年下放和结合的地方,两人忆起当年,百感交集。柳传志后来说当年的繁重劳动是“痛苦不堪的事情”,言语中甚至偶尔会来一句国骂,来调侃一个特殊年代里一代人的天真和懵懂。这样的一个场景令人感慨。

有人会说,这一代人只有婚姻没有爱情。这确实是个值得讨论的命题。发生在曹德旺身上的一桩事能够抛砖引玉。曹德旺结婚时妻子陈巧凤家底还算殷实,他却是个穷小子,他在进入玻璃行业之前做过其它行当的小买卖,都是岳父岳母提供的本钱。后来曹德旺进入当地的玻璃厂(福耀集团前身),几年后,大约是1980年代中期成为一名“干部”时,认识了一位小他十岁的甚为聪颖的姑娘,两个人相见恨晚,很快有了感情,于是要不要与妻子离婚,成为摆在曹德旺面前的一个难题。

他最后的选择是回到妻子身边——尽管这中间有些基于“不能忘恩负义”之道义的成份(这也是那代人的宿命)。值得一提的是他当时的一项“壮举”——做问卷调查,调查了数十位当地包括工人、医生、公务员和农民,核心问题是:你的婚姻幸福吗?

问卷调查的结果令曹德旺既怅然又释然。怅然的是,收集来的超过半数的婚姻样本,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换句话说,没有人的婚姻是百分百幸福的,男女双方要做的就是磨合、沟通甚至委曲求全;令他释然的则是,谁又能保证第二段婚姻就一定没有瑕疵呢?

2009年3月初,我到曹德旺家中采访他,当我看到陈凤英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当年令曹德旺纠结的那个她。我“冒昧”地问起曹德旺当年妻子知道他有外遇时的表现,“她很平静,”曹德旺说,“是走是留让我自己决定。”

和上述“40后”企业家们相比,万科董事长王石、新希望董事长刘永好、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前华远集团董事长任志强等“50后”们大都是在上世纪80年代结婚,他们的婚姻有沿袭媒妁之言的,但更多人开始打破藩篱,寻找婚姻自由。从另一层面而言,他们的学识与个人经历,也为他们的行动奠定了基础。譬如黄宏生妻子林卫平是他在华南理工大学的同班同学(李东生也是他们的同学),刘永好是在四川机械工业学校当老师时,和校医李巍结婚的。

“50后”们在婚姻出现裂痕时,会比曹德旺们更有勇气去突破一些宿命的东西——尽管其新选择仍有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局限性。任志强的第二任妻子是位天主教徒,他说这样的伴侣让他的婚姻更稳固,也让他更心安。张茵20岁出头就结婚并生有一子,但她和丈夫间的摩擦不断,加上其生性要强,两人的矛盾愈加明显,婚姻随即宣告结束。在香港创业过程中张茵遇到她的第二任即现在的丈夫刘名中,巴西籍台湾人,是一位牙医。两人日久生情,后来走到一起并生有一子。刘名中虽然和张茵的性格也大不相同,前者内向沉稳,后者富有激情,但两人彼此宽容,找到了一个平衡点;2006年张茵成为胡润百富榜上的“中国女首富”,作为玖久纸业副董事长的刘名中功不可没。我采访张茵时,她对2008年自己及企业遭遇系列危机时丈夫的帮助和抚慰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李东生和第二任即现在的太太魏雪之结合是2006年了。当年TCL业绩大俯冲,李氏新婚似乎是为冲喜而来。李东生套现TCL股票金额逾亿元,只为补偿前妻洪燕芬。婚后李魏二人的恩爱许多人都曾目睹。2009年一次我与他们一起午餐,彼时李东生刚陪国家领导人出访回来,魏东当着众人的面给李东生加菜,并再次叮嘱他出差在外再忙也要坚持在酒店里游泳放松。我真切地能感受到李东生,这位事业大起大落的商业领袖,在找到自己称心如意另一半时的那种欣慰和满足感。

和“50后”们相比, “60后”企业家们大都在1990年代结婚,他们择偶的明显特征之一是,寻找事业上的伴侣。杜鹃和黄光裕结婚了,一个是银行的放贷员,一个是创业男,业务合作使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并共同缔造出一个“国美帝国”;张瑛和杭州师范学院的马老师——马云结婚了,她后来亦成为阿里巴巴最初创业团队“十八罗汉”的成员,谈剑和复旦大学的师兄郭广昌结婚了,人如其名,她同样成为了复星初创“四剑客”成员,海归的俞渝和李国庆结婚了,他们一起创办了当当网并做起“联合总裁”;海归的张欣和潘石屹结婚了,尽管小潘已经离过两次婚,“万通六君子”的创业宣言使她“顾不了那么多了”,两个后来创业了SOHO中国……
事业伙伴型的婚姻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在共同的创业愿景和改变人生的决心之驱动下,雪球容易越滚越大。杜鹃的机智和善于待人接物,弥补了黄光裕温吞与生性多疑的性格缺陷,黄光裕锒铛入狱后,杜鹃在之后国美控股权之战的每一人会合中,都发挥了巨大作用,此属黄氏之幸。

“60后”们通常希望事业和婚姻双丰收,在做出权衡时也更果敢、犀利。马云在事业如日中天时令让妻子张瑛退居幕后;郭广昌与谈剑离异后,与另一位师妹、上海电视台主持人王津元结合。不过谈并没有离开复星,她现在的身份是复星集团监事长、星之健身俱乐部董事长。离异后仍默契有加,这是中国商业史上少有的婚变样本。

不是所有的同龄人都能像马云和郭广昌一样“洒脱”。“利益共同体”的夫妻间一旦产生裂痕,但又必须继续“共同”着,尴尬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李国庆和俞渝、潘石屹和张欣,均属这种类型。为了当当网上市,罅隙多多的李国庆和俞渝只能假装如当年志同道合一般;SOHO中国内部都在谈论企业“姓潘”还是“姓张”(当然,英国回来的张欣随夫姓,法律文件上名为潘张欣)以及站队事宜了,潘石屹和张欣对外只能假装若无其事,潘石屹按捺不住,发出“新秩序的建立需要磋商文化”的感慨,了解他们夫妻者知道话中有话。

作为商业舞台上主角的“60后”们正在老去,现在“70后”正在成为主力,“80后”企业家们也在冉冉升起。这两个群体大都在2000年之后结婚。其择偶特征是:要志同道合,但更要精神上的寄托。分众传媒CEO江南春和妻子陈玉佳(凤凰卫视主持人)便是此种类型。

当然。江陈二人走在一起时,也恰逢分众传媒业绩一泄千里,江南春之前狂妄、不可一世的性格和企业疯狂并购的举措导致了这一切。不过新婚之后,先前那个江南春不见了,“新的”江南春沉稳、老道、幽默、享受生活,他开始反思分众的商业模式和自己的性格缺陷,“我终于找到了原点。”他也曾想把分众卖给新浪,自己彻底“歇一歇”,结果未能如愿,只好从新赶路。

50后的李东生和郭台铭,在寻找新的伴侣时,何尝不是持上述标准呢。李东生和魏雪现在他们二人经常在微博上“明送秋波”,“夫人的幸福才是先生最大的成就感。”李东生说。而郭台铭和身为舞蹈老师的娇妻曾馨莹,一样各得其所,恩爱有加。

“80后”企业家们的婚姻似乎现在讨论为时尚早。一来现今仍单身者众多,二来能够真正称得上企业家的“80后”还是一个小群体。那些个富二代们,虽然羽翼正丰满起来,但在他们父辈们真正退居幕后之前,他们能否自成体系并具有驾驭一艘大船的能力,尚是个未知数。值得一提的是海鑫钢铁董事长李兆会,十年前他父亲李海仓被人枪杀,在澳洲留学的他回国,被迫挑起这家山西最大民营企业的重担,虽有爷爷指点迷津和叔辈帮助,但海鑫能够几年内业绩翻番,李兆会的成熟速度之快超出外界想像。三年前我曾在山西和李家人喝过一次酒,李兆会的六叔、海鑫钢铁总经理李文杰对李兆会的能力赞不绝口,特别提及尽管全球金融危机,李兆会仍然在证券市场斩获颇丰。李兆会的太太是演员车晓,即电影《非诚勿扰》里扮演“一年一次”的那个性冷淡女。

言归正传。周成建用大时代下企业家择偶和婚姻的变迁,回答了我提出的问题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的三次婚姻分别对应了三个阶段的特征(媒妁之言、事业伙伴和精神寄托),时代变化太快了,我没那么大的胸怀(从一而终)。”他说这句话的那一刻,我觉得他够坦诚, 不过,他还是担心我对他结过三次婚产生某种联想,于是随即向我补充道:“我现在的太太在生意上给我很大的启发,同时她也很懂得生活,我觉得现在自己很幸福。”

 

注:上文刊发于《看天下》杂志。详细内容见《荷尔蒙经济学:中国企业家择偶与婚姻的秘密》一书,东方愚 著,2012年2月出版,磨铁图书出品。本书通过对100对企业家夫妇的调查和研究,用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将其分为七大类型,又分别从每一类当中挑选了四个不同风格的样本,尽可能还原不同类型的中国企业家们择偶与婚姻之“大片”,从更立体的层面了解企业家,探寻婚姻对于企业家个人成长、性格塑造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