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双华与李兆会:山东山西首富婚姻同崩溃却错位

周末画报 “荷尔蒙经济学”专栏

有两位中国富豪的婚姻不约而同失败了。他们是李兆会和杜双华。这俩哥们很有“缘分”,一个是山西首富,一个是山东首富,且本行都是“炼钢”的,前者是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后者乃日照钢铁集团董事长。他们婚姻破裂的风格迥异。李兆会是2010年1月和电影《非诚勿扰》中那个扮演“一年一次”之性冷淡女的演员车晓结婚的,但2012年春节过去不久,坊间就传出俩人9个月前已离婚的消息;杜双华和妻子宋雅红的离婚诉讼去年闹得沸沸扬扬,他们的分手之路堪称离奇——宋雅红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离婚时,发现自己在七年前就已经“被离婚”了,那个时候,杜双华也算个富人,但真正的“首富之旅”才刚刚开始。

如果要问李杜二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答案很简单,李兆会是“80后”,杜双华是“60后”。年龄段不同,婚姻特征和择偶观一般会有不同。

李兆会娶车晓的时候,已经是身家百亿级的山西首富。海鑫钢铁是他的父亲李海仓创办的,但李兆会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富二代”,因为李海仓2003年1月被人枪杀。当稚气未脱、在海外留学的李兆会回到山西临危受命做起家族企业新掌门,虽说有爷爷奶奶的威权开路,也有六叔李文杰(海鑫集团总经理)等人的辅佐,但李兆会不俗的个人能力和商业技能很快显现。父亲去世到他结婚的7年间,企业规模不但翻番,而且在资本市场上也走得越来越远。2009年5月一次到山西拜访李家,李文杰喝了不少酒后对我说,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他的侄子仍然从资本市场斩获了十个多亿。我不知道这是酒后的胡话还是真言,但他对李兆会的赞许之情溢于言表。

言归正传。对于后来跟马云、鲁伟鼎、王中军等人一起玩耍的李兆会而言,按说对很多事情应该看得开一些,格局大一些。没错儿,他在商业上甚有气魄,但到了婚姻上,一切都回归传统,他希望车晓能够扮演一个在家里相夫教子的贤内助的角色。其爷爷奶奶更希望如此。李海仓被杀的阴霾在他们脑海中消散不去,悲剧不会重演,家族则当更强更壮,他们非常希望尽快看到李兆会和车晓为他们生下重孙,并早早把他培养成一个小男子汉…但对于车晓来说,她太爱演员这个职业了,虽然她只能算做是三线明星,但她在演艺路上的野心不小,出生在军人世家的姑娘从小受到的家教以及潜移默化养成的性格大抵如此:心直口快,不达目的不罢休。记得婚后有次记者问她,你是不是会“息影”啊,她一下子就急了,“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行当,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厌倦了,和我结婚无关。“

生活有时候就是个围墙,就像个悖论。人生如戏,但你总不能时不时来一句,噢,我演得不好,再来一遍吧。再演一遍不是没可能,协商协商再协商,问题是这个快节奏的时代里,耐心是奢侈品。常见的将这场戏继续下去的方式是:换一个演员。车晓和李兆会离婚后,有人说她获得了3亿的补偿,她在微博上看起来很有风度地回应:“3亿人民币?有人想钱想疯了吧。对方的家产是人家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我不要。”

同样是拘谨的婚姻,杜双华走的是另外一条路。他和宋雅红结婚是在1980年代末,那个时候他还是首钢的一个业务员。而那一代人,在彼时的学生风波和几年后邓公南巡的影响下,内心无一不萌生发奋图强、主宰自己命运的强烈愿求。他后来下海经商,如鱼得水,遂愈战愈勇。如果当年没有离开首钢,他的婚姻也许小有波澜,但至少不会大动干戈。现在,他想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这涉及到的环节之一便是对伴侣的重新定位。他希望宋雅红首先成为自己事业上的助手,然后再考虑家庭主妇的角色。但彼时宋在商业上的兴致并不是很高。用后来杜双华在“万言书”中的话来说,就是“贪图安逸、小富即安”。杜双华后来到河北老家创业,两人之间便开始出现罅隙,直到宋生第他们第二个儿子的时候发现杜双华感情已经有了新归宿,这成为压垮他们的婚姻之最后一根稻草。后来杜的生意越做越大,考虑到离婚要分财产,事不宜迟,便“未雨绸缪“,导演了一场“没有女主角”的离婚大戏。2008年9月我在日照调研这位后来成为当年富豪榜上最大的黑马时,有人给我说他是“钻石王老五”,我差点就信了。

财富多寡与社会地位、个人安全感直接挂钩。通向大富的多是男人,这个社会说到底是个男权社会,社会里的另一件稀缺品是妥协的勇气。看到最近海鑫钢铁和日照钢铁都参与了日照港的定向增发,我就想,如果李兆会和杜双华坐在一起,俩人一起拉拉家常,聊聊自己曾经的婚姻,他们一定会尴尬一笑。试想一下,如果两组婚姻标本错下位:车晓像宋雅红一样乐意首先干起传宗接代的活,或是杜双华像李兆会一样不强求妻子在事业上给自己多大帮助,情况会是怎样?

当然这样的假设意义不是太大。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婚姻宿命。就像你也不能据此就说,还是70后的婚姻比较靠谱,因为他们要志同道合,也要家庭和谐。“找个70后或75后的‘高富帅’吧”,我确曾听一位姑娘这样向自己的姐妹们倡议。这个命题首先又回到了原点,外在俊丑和财富多寡决定婚姻幸福与否?似乎有些荒谬。不过我理解当下一些年轻人的择偶观,当“快餐式婚姻”流行起来,和“高富帅”在一起的时间长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边际刺激效应”是最大的。但人总是会老的,你又能边际刺激几次呢,再说十年后70后一定处在与今天的60后类似的一个婚姻坐标。所以说到底,一切外在条件都是浮云,冷暖自知,屌丝的婚姻可能是美满的,首富一样可能包揽原本以为只有屌丝婚姻才享有的各种悲催因子。

 

链接:2009年5月写过的一篇拙文《“山西首富”李兆会七年之痒》 http://www.zhanghua.cn/?p=3108,另,《荷尔蒙经济学:中国企业家择偶与婚姻的秘密》一书已于2012年2月出版,磨铁图书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