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提议征收“富人税”,郭台铭为何没巴菲特有耐心

郭台铭最近有点烦。6月13日,又一名富士康(成都)员工再跳楼自杀;5天后鸿海(富士康母公司)的股东会上,郭台铭谈及台日关系时一句“愿意出资买下钓鱼岛,与日本一起开发”在民间特别是在中国内地引起争议,郭台铭很快成为众矢之的。

真可谓“祸从口出”。暂且不论郭台铭所言钓鱼岛话题的真伪,如果他是内地的企业家,早就被口水淹死了(当然大陆企业家绝不会在股东会上谈政治)。幸亏他代工的是苹果公司的产品,骂他们的众网友们不可能也舍不得抵制iPhone或iPad。事实上他说这句话是顺着鸿海参股日本夏普的话题一时兴起说的,而他再谈夏普,则是通过描述未来图景以给鸿海的投资者们打气,要知道鸿海第一季度毛利率只有6.64%,创下历史新低。

但这些都不会太过影响郭首富的心情。他最为记挂或说最在乎的,是以马英九为首的台湾当局的所作所为是否符合自己当年投票时的预许,而这也是鸿海这艘大船能否顺利航行并走得更远的关键因素之一。

现实是令人沮丧的。6月中旬,据台湾智库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69%的台湾民众认为马英九已经“失去民心”,连任才一个月的马英九因为在美国瘦肉精牛肉、油价和电价上涨、证券所得税(证所税)等民生问题上的拙劣表现而导致这一结果。

郭台铭此前一直是马英九的忠实支持者,尤其在台湾超级富豪们因担心被外界贴标签及政治献金等话题而对“站队”问题很是避讳时,郭台铭最早公开支持马英九,且称“选情绝对不会有变数”,令马英九小小感动了一把。当然郭氏也有自己的算盘,即一如既往深信“稳定压倒一切”。关键是他赌对了。

现在马英九的民意支持率降到冰点,郭台铭应该怎么做?当年他的前辈、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在遇到此类问题时的作法是:沉默。另一个大佬、香港首富李嘉诚在今年香港特首选举伊始即支持唐英年,当唐大势已去时李仍然声援。当然他也有自己的考虑,一来这样做彰显气节,二来马上就要隐退,儿子们以后和新特首梁振英相处融洽就行了。

郭台铭最后选择的是批评马英九。所谓“哀其不兴,怒其不争“,在鸿海股东大会上,郭称“学者没有实务经验,学者治国一定误国,现在(台湾)是律师治国,做事思维没有弹性。“说完后他回头看了一下身边的律师,说“你不姓马”,继而称,“台湾面临内忧外患,大家都知道‘笨蛋,问题在经济’,但是‘问题也得要笨蛋听得懂。”这种非常直接地嘲讽和揶揄马英九的事无巨细与死板,于郭台铭而言是第一次,这令台湾各界投来赞许目光,兴许一些先前看不惯他和马英九“走得近”的其它富豪这会儿竖起了大拇指。

这样便不难理解6月初的时候郭台铭提出“富人税”(又称“分配正义税”)的初衷和含义。 他的意思是,别征什么证所税了,对我们这些超级富豪开刀好了,而据其方案,对全台湾前300名富人征税,依比例每年即可征得180亿元新台币的所得税。

台湾前“财政部长”刘忆如指责当年郭氏套现鸿海股票10个亿才缴了348万元的税。但我们却不能简单地认为郭氏提议“富人税”是“良心发现”。要说良心发现,早在2008年他宣布将捐出自己九成的财产做公益时就开始了,今年2月他又联合张荣发、尹衍梁和戴胜益等台湾超级富豪宣布捐款共3000亿新台币的高调豪捐,行为。

一切与政治有关。彼时3000亿新台币的豪捐决定更像是在驳斥民进党“国民党代表大富豪利益”之戏谑之辞,而如今的“富人税”从召开新闻发布会等形式来看像是在“救马”——“立法院”有三个证所税的版本,讨论到最后成为一锅浆糊,甚至刘忆如因此而辞职,马英九事倍功半、一筹莫展。

但仔细想一下,简单粗暴的“富人税”压根不具有可行性,暂且不论富豪标准的厘定和其它一些富豪“被代表”后的情绪,而如果当局就此采纳,可能会被认为是接受“施舍”而更为凸显出自己的无能。

如果真的是在“救马”,那么郭台铭应该学习下巴菲特在美国呼吁和推进“富人税”(又称“巴菲特税”)的策略和有条不紊的风格。巴菲特甚至在《纽约时报》发文,标题赫然为《停止宠爱富豪们》,并透露他缴税的税率是17.4%,比他秘书甚至公司其他雇员的税率都要低。2012年2月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顺应“巴非特规则”,提议向年收入达到或超过100万美元的美国人,施行至少30%的税率,取代之前15%的收益所得税率。

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郭台铭等不了那么久了,他急冲冲地想把跌入谷底的马英九一把拽上来,同时使鸿海投资者们不必为证所税所惊慌。但没想到拽上来的只是一件衣裳。而“证所税”从提出至今不足一月,台股市值已蒸发超数万亿元。现在证所税没有开征,人们却担心更大的惊慌还在后头。

而郭氏的行为透露出来的一个重要信号是,他现在对马政府的信心几乎全失。未来四年,鸿海或会未雨绸缪,无论在海外还在中国大陆,频有大动作,以便早日完成全球化产业布局。

而就提议“富人税”事件本身而言,也不必斥责其“帮了倒忙”,一个国家或地区拯救中产阶级,富豪“自残”虽说治标不治本,但如果整个富豪群体都“选择性沉默”,更是一种不健康的生态。从这一点来说,郭台铭的高调和急躁有其可爱和可敬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