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曾真的死去,也从未真的出生。我们只是度过不同的阶段,没有终点。”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了。“我们不曾真的死去,也从未真的出生。我们只是度过不同的阶段,没有终点。”医学博士布莱恩·魏斯《前世今生》书封上这句话,很契合此时此刻我想说的。感谢过去两周关注和声援我们的朋友。现在不得已的沉默不等于媾和,但所有的抗争和努力终不会白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