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的一个专访,写得有点意思

0611_1 (1)6619251314235564203
摘录几段话:

  • 十年媒体生涯,他曾写过许多企业家报道,观察过太多起落兴衰,旁观了欲望、野心与梦想。21岁国际贸易专业大学毕业,之后在《南方周末》当财经记者,给财经媒体写专栏。经历过中国教育体制的荒诞,又发觉牢骚无益,他想,不如做一场“教育实验”。
  • 十年前,如果要去游学,公司是否够大,是否在CBD,注册资本是否过百万,是否有分公司,都是考虑要素。今时,不能说是瓦解了,但至少改变巨大。张华将这一原因归结为“家长变了”。70后、75后这些人不太在意外在的东西,对产品的分辨力、对公司正规性的判断大多数人具有。依靠微信内容建立的用户粘性、信任感,互联网生态对游学模式的重塑,使经典、秩序、仪式感的规矩,逐步被消解。
  • 他不停歇,持续发力。引入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创造力培养体系;设线下设计思维工作坊(CityX拯救城市计划);开展在线教育项目“趣课题”(“拯救书店计划”等);八月份还要做海外游学,在这个红海市场找准立足点。但因为“做熟了,顺风顺水”。重心这半年主要放在在线教育项目,融资也靠这个,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跟得上未来的节拍”。
  • 在张华看来,自己是“二八定律的那20%里面的一份子”。从媒体思维到用户思维到产品思维,这个转变,并非易事。有人久,有人短,张华说自己“还好”。
  • 一年功夫,从两人到十人。四五个月,从十人到二十人。作为创业者的张华组建了一支团队,其中不少是跨界者——动画达人、军事迷、统计学高手、财经记者、环保主义者、校园歌手、美籍老师,以确保讨论产品开发时是多维的。
  • 野心不止于此。团队近期已完成Pre-A轮融资,原本拿了一大笔钱,几乎确定的时候,改变策略,只拿了之前资金的一半。想的是,少拿钱,可以少出让点股份,给自己点信心。“半年或九个月时间,如果能上到另外一个台阶,再去融资的时候股份就更值钱了。”
  • 这拨人虽离开行业,但在传媒上的经验均“在几个点上发挥到了极致”。对张华而言,“资深前财经记者”不只是标签,他明白自身优势。用传播,让内容有服务属性;拼内容,体现在产品的把控上;凭特征,嫁接社会资源。创业潮易使人躁动,对于“盲目的一小撮人”,张华心存担忧,觉得“得稍微淡定一下,想清楚自己的坐标。”
  • 创业者成成一个被用烂了的词,无名者被命名,将自身短暂起落并入创业洪流。很多人创业都有一个仪式感,很难被集中描画。在张华眼里,大致是,“我离开了,明天就要创业了,今夜有点辗转难眠。”兴许朋友喝个酒,盈热泪,诉衷肠。但张华没有,他“迷迷瞪瞪就走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