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力社交”(Creativity Sociality)

David Kelley教授写过《创造力自信》(Creative Confidence,又译为《创意自信力》)一书。我觉得当《青少年创新的十个面孔》这本书完成后,第二本书名应该叫做《创造力社交》。第一本是关于青少年创造力的解构,第二本,是关于他们通过展示自己的创造力,在自己的圈子当中通过“分别心”,来展开社交活动的一行为和方式。

之所以想到这个词,是今天继续听罗振宇老兄《时间的朋友》的跨年演讲,听到150分钟了,终于有一个点,我觉得讲的还算不错了。那就是交易入口,从以前的流量,再到价格,再到今天的“人格”。不同族群的人,买 一个东西,是为背后的人,或说为这个产品或服务的人格化所吸引,并为了彰显自己的不同,“分别心”。

振宇兄提到“社交货币”一个概念。想起徐志斌《社交红利》(书中也收录了少年商学院的社群案例)一说,两个概念都挺好。或者可以说,社交货币,是社交红利时代的一个交易介质。族群式,人格化,分别心,是三个关键词。

那么针对青少年来说,他们的社交货币是什么?是创造力。少年商学院过去两年接触几百上千甚至数千孩子,这一代孩子,00后,05后们,他们展示出来的创造力,正成为他们展示“分别心”的介质,也就是社交货币。而这种叫做“创造力”的社交货币,是没有国别的区别的。这是与成人最大的不同。成人而言,不同的文化背景,决定了不同国家民众在参与、购买、展示一个东西心态的不同。而孩子,特别是10岁以下的孩子,全世界的孩子都是一样的,他们参加一项创意挑战,完成一个街头采访,画一副画,做一个3D打印模型。。。等等,呈现出来的东西,是全球化的语言,是不需要翻译的。

所以如果罗胖说的“社交货币”,中国最为明显的话(虽然欧美也是如此,但没有像中国“IP”火起来那种社交货币更加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创造力这种青少年的社交货币,是跨国货币,是超越欧元,或传了很多年的“亚元”的一种“世界元”。这也使得我们更加相信,Slogan是“世界是我们的课堂”,定位于国际创新实践课程与挑战的“趣课堂”,会走得更远,甚至可以全球化——全世界的青少年,每周或者说随时随地玩转同一个挑战,他们交流的介质,就是创造力社交催生出的“世界元”。

少年商学院在线教育项目学生作品节选:http://quketang.com/homework/explore

(深夜写完这几段话,随手微信发给了罗胖。我这夜猫子,打扰人不分白夜和黑昼。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