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教育札记

“创造力社交”(Creativity Sociality)

David Kelley教授写过《创造力自信》(Creative Confidence,又译为《创意自信力》)一书。我觉得当《青少年创新的十个面孔》这本书完成后,第二本书名应该叫做《创造力社交》。第一本是关于青少年创造力的解构,第二本,是关于他们通过展示自己的创造力,在自己的圈子当中通过“分别心”,来展开社交活动的一行为和方式。

之所以想到这个词,是今天继续听罗振宇老兄《时间的朋友》的跨年演讲,听到150分钟了,终于有一个点,我觉得讲的还算不错了。那就是交易入口,从以前的流量,再到价格,再到今天的“人格”。不同族群的人,买 一个东西,是为背后的人,或说为这个产品或服务的人格化所吸引,并为了彰显自己的不同,“分别心”。

振宇兄提到“社交货币”一个概念。想起徐志斌《社交红利》(书中也收录了少年商学院的社群案例)一说,两个概念都挺好。或者可以说,社交货币,是社交红利时代的一个交易介质。族群式,人格化,分别心,是三个关键词。

那么针对青少年来说,他们的社交货币是什么?是创造力。少年商学院过去两年接触几百上千甚至数千孩子,这一代孩子,00后,05后们,他们展示出来的创造力,正成为他们展示“分别心”的介质,也就是社交货币。而这种叫做“创造力”的社交货币,是没有国别的区别的。这是与成人最大的不同。成人而言,不同的文化背景,决定了不同国家民众在参与、购买、展示一个东西心态的不同。而孩子,特别是10岁以下的孩子,全世界的孩子都是一样的,他们参加一项创意挑战,完成一个街头采访,画一副画,做一个3D打印模型。。。等等,呈现出来的东西,是全球化的语言,是不需要翻译的。

所以如果罗胖说的“社交货币”,中国最为明显的话(虽然欧美也是如此,但没有像中国“IP”火起来那种社交货币更加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创造力这种青少年的社交货币,是跨国货币,是超越欧元,或传了很多年的“亚元”的一种“世界元”。这也使得我们更加相信,Slogan是“世界是我们的课堂”,定位于国际创新实践课程与挑战的“趣课堂”,会走得更远,甚至可以全球化——全世界的青少年,每周或者说随时随地玩转同一个挑战,他们交流的介质,就是创造力社交催生出的“世界元”。

少年商学院在线教育项目学生作品节选:http://quketang.com/homework/explore

(深夜写完这几段话,随手微信发给了罗胖。我这夜猫子,打扰人不分白夜和黑昼。哈哈。)

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

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

 

周星驰新片《美人鱼》上映4天票房突破10亿元,照这个趋势,总票房应该会超过30亿,创下华语电影票房新纪录。因为是春节假期上映的,所以好多朋友问:带孩子去看这部片子合适吗?

如果就这个话题展开一场辩论的话,正反方的争辩应该会很激烈。反方的朋友一定会说,前面有情色诱惑镜头,后面杀美人鱼的几个镜头更是血腥,怎么可能适合带孩子去看?!

反方的理由似乎无懈可击,但正方似乎大有人在。有朋友说,星爷拍的其实是一个严肃的童话故事,孩子天然是爱童话,并能从中得到启发的。也有朋友说,让孩子从小受些震撼是应该的,也是可以的……

如果要问我的看法,首先要声明一下,我们在这个讨论里说的孩子,基本不包括6岁即还没上小学的孩子,因为实在太小了,可能还看不懂周星驰想说什么。那么6岁以上的孩子当中,我觉得10岁以上,即小学高年级或是中学生看,没有问题的,抛开电影分级制度不说,永远不要低估这些00后的判断力和理解力,也永远不要高估那点情色诱惑镜头,和血腥暴力镜头对孩子的危害

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
(周星驰早期手绘的美人鱼造型。)

看到一位网名为HSCHALEX的朋友,带12岁的女儿看完《美人鱼》后,在网上写的一段话。他说电影刚开始的时候女儿畅怀大笑,再到后来眼中噙满了泪水,在回家的路上,一个人低头不语,一回到家,就坐到书桌上奋笔疾书,“我想她也许是真的读懂了这部电影,给了她以深深地震撼。”

以面这两段话是节选自这位12岁姑娘写的日记:

 地球早已千疮百孔,大自然终究会把人类在地球上犯下的罪恶还给人类。人类为了自己的欲求,无限量地捕杀各种动物,吃鱼翅、穿狐皮大衣、吃熊掌、取熊胆……在人类的“帮助”下,地球上许多的物种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人类不是常说什么人命关天、命悬一发……难道动物的生命就不珍贵,不需要我们去珍惜吗?

我很想大哭一场,我的泪水有对人类不耻行为的痛恨,也有对人鱼的怜悯……。我决定每年的春天,我要多种几棵树,我不希望地球失去光泽。我相信世界上有美人鱼,也许在很久以前,她们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广袤的海洋里,后来就是因为人类的屠杀而灭绝了……

我觉得让人钦佩的,不仅是一个12岁女孩的领悟力,更在于她“我决定每年的春天,我要多种几棵树”这句话流露出来的“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的意识。 这是最难能可贵的。我们一直在倡导培养孩子“独立、好奇、未来公民”品格,什么叫未来公民?譬如那位从小想着改良小区垃圾桶以降低人们乱扔垃圾的10岁小男孩(点击阅读《10岁男孩1分钟自我介绍,赢得CCTV英语演讲比赛满堂喝彩》),和这位决定每年多种几棵树以避免地球失去光泽的12岁小女孩。

今天我们不是来讨论电影分级制度的。不过我还是顺便查了一下IMDB(互联网电影数据库),由于电影上映没几天,所以只有新加坡的分级是“家长辅导级”(PG级),强调必须有父母陪同观看。

但我特别想对那些觉得只能给孩子“阳光、温暖、正能量”故事或案例看的家长说一句:你真的错了,你用自己的专断,甚至蛮横,以及居高临下只是站在大人角度,剥削了孩子全面认识世界的权利和新视角。

想起一本畅销的儿童绘本,少年商学院微信早期曾和大家分享过 The Gashlycrumb Tinies,中译名直截了当叫做《死小孩》。这绘本描写了一场恐怖的儿童大屠杀,每一页皆是一幅图,配一句图说,讲的是一个个小孩分别是怎么死的,每个小孩的名字都从A到Z排列,“A is for Amywho fell down the stairs. B is for Basil assaulted by bears. C is for Clara whowasted away. D is for Desmond thrown out of a sleigh. …”

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

这绘本的作者是美国著名插画师爱德华·圣约翰·戈里(EdwardSt. John Gorey),他曾为《小红帽》等经典童话,以及马克吐温、海明威等文字巨擘的名著画过插画。你可以说他是一位“恶趣味”的插画师,但由于他知道怎样用最精确和幽默的方式去表达、执行这种恶趣味,于是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风格。

《美人鱼》中“快关掉声纳,我受不了了,屎都要出来了”,“屎”字出现好多次,这沿袭了电影《喜剧之王》中《我是一坨屎》式插曲的路线,你也可以说这是一种“恶趣味”,前者是一个富豪觉醒前的生理反应,后者是一个小人物的辛酸倾诉。但不管怎样,你会发现你并不是那么讨厌“屎”,就像你终会不那么讨厌插画师戈里说“死”字一样。

回到正题,关于“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的讨论之所以能够成立,还有一个容易被忽略的角度,那就是:在多数人的潜意识里,周星驰一直是拍喜剧的。但现在喜剧里有暴力元素,这种冲突让一些人迟疑纠结。但我想说的是,仔细想一想,从《长江七号》开始(包括《长江七号》在内),周星驰是不是其实已经不再拍喜剧了?或者说,喜剧部分只是佐料而已。

说到底,适合不适合带孩子看《美人鱼》其实是个伪命题。真正需要思考的是,一直以来,我们以怎样的方式在关注、引导、陪伴孩子的成长?解铃还需系铃人,认为一部电影能够摧残一个孩子,就像希望一次夏令营能够改变孩子的一生一样幼稚。但不管你赞同带孩子看也好,不赞同也好,有一点毋庸置疑:这个世界只有更加开放才有未来,每个孩子只有视野更加开阔才能成长。

35位中国少年让新加坡设计大咖赞不绝口,新加坡游学营的成功令人欣慰

-home-qspace-data-webmailcache-111-1407990672-ZL0414-R9e7nKd0-RUIEkEXZcPwO5a_Attach-09A831D5@699D2F09.6AD31D56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9月少年商学院的新课开展,然后技术平台又在迭代。同时在准备国庆假期新加坡游学营的项目。所以无暇他顾,很少写东西了。

今天打开博客,首先想贴上来的,就是刚刚过去的2015年国庆假期。我们的新加坡学习营的大获成功。这次学习营,由于我家里有事,没有前往,但少年商学院的团队是棒棒的,少年商学院的学员,更是非同凡响,在新加坡的表现,让我们的合作伙伴——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理事长赞赏有加。

看看中间的一些花絮吧。能通过国际教育项目,真正帮助孩子们找到兴趣,激发创造力,提高动手能力,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是我们前往最大的动力。

35位中国少年让新加坡设计大咖赞不绝口丨“创意少年新加坡行”圆满结束

理事长

“Impressive!I want to buy them all!(太棒了!我全买了!)”当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理事长Jeffery Ho看到35名来自中国的中小学生的设计作品时,他情不自禁地发出如此感慨。

理事长指导

(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理事长现场指导孩子们的设计成果)

这是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第一次面向国际青少年开展的设计思维创意课程。这个难得的机会,被中国少年幸运得到。少年商学院作为Design Singapore的中国合作伙伴,组织了本次“创意少年新加坡行”并对报名学员进行了甄选。

设计思维(DesignThinking)是最近几年风靡欧美中小学的一种创造力培养方法。孩子们首先通过采访调研获得同理心,然后聚焦、头脑风暴,发现核心问题,之后动手制作原型,测试,最终呈现自己的“产品”。少年商学院已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创办人和德国波茨坦大学设计思维学院创办人的权威授权和认可(点击查看)

时值新加坡建国50周年之际,作为亚洲设计领域的大咖,以及连接政府、企业界、设计界和社会公众的职能部门的负责人,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理事长Jeffery Ho向少年商学院发出邀请——带领一组中国青少年前往新加坡,加入“未来城市生活”的设计学习。五天四晚的新加坡学习营,同学们不仅系统学习了专业设计导师的独家创意课程,还体验了狮城的多元文化,可谓收获满满。

apt811创始人上市场营销课

(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旗下APT811的设计导师们在给孩子们上课)

让孩子参与到城市设计中来

孩子的能量超乎想象。孩子们在设计思维学习营中,导师们布置下来的议题几乎媲美大学生课程:针对健康、睡眠、亲子关系等6个城市生活领域,解决最困扰人们的问题。

ffffffff

(Jeffrey亲临工作坊,全程指导同学们完成设计挑战)

但同学们解决起来却很得心应手,比如头脑风暴时,导师要求,半小时内,每个小组必须提出100种解决方案时。一开始,所有同学都惊讶了,但在导师一再鼓励下,最终所有小组都想出了30个、40个,甚至50个方案。

新加坡的明星导师组惊喜地告诉我们,这些中国少年们的表现,已远远超过了他们过往学生。要知道,之前的学生可都是新加坡创意设计领域的设计师或专业学生。

dem

(几十个创意经过小组讨论和筛选,只留下了1-2个,成为设计方案的核心。设计思维强调的不是创意本身,而是筛选创意,发现真问题,然后动手,解决问题。)

在新加坡户外双语采访

创意思维课程中,最重要的一环便是走上街头了解城市居民的真实想法。在新加坡周末的商场里,中国同学略显生涩的英语夹杂着中文,向采访对象提出一个个问题:“您日常会做运动吗?睡眠质量如何?”刚开始还有些怯懦的心情,在三四个采访后彻底放开,大小搭配,有的小组在1个多小时内完成了20个对象的有效采访……

dd

(采访也考验小组合作,有人负责提问,有人负责记录,有人负责观察采访对象的职业特征)

脑洞大开的想法,让专业人士眼前一亮

上街采访、头脑风暴、梳理方案、制作模型……期间,孩子们一些脑洞大开的想法,总让专业人士眼前一亮,比如解决人们不爱运动的问题,一个小组便提出,应该发明一台“到点了,就会自动站立起来的床”,让人无法赖床……

99999999999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 hhhhhhhhhh

此外,“心情手环”、“可翻转的餐桌跑步机”,“定时睡眠APP”等硬件和软件产品,也博得新加坡导师们们的一致好评,Jeffrey作为嘉宾评委打趣道:“将来你们把产品制作出来,成为百万富翁,可别忘了老师们呀。

少年商学院的另一个新加坡合作伙伴、专注于提供优质O2O医护服务的新加坡Caregiver Asia集团也派来专业人士跟团观摩,希望从孩子们的创意中借鉴设计灵感。

oooooooooo

(全英文的小组展示,让新加坡的老师们对中国孩子国际化的学习能力赞不绝口)

最后,每个小组都用乐高积木,为自己的方案拍摄了一段广告片。点击下方视频即可观看其中一组的作品:

(如果视频不能正常插放,点击这里观看)

少年商学院致力于为中国中小学生提倡国际化的创新实践项目和课程,有在线学习营“趣课题”,线下设计思维工作坊海外游学等核心产品。旨在让孩子们挖掘自己真正的兴趣,提高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无论未来有出国留学的打算,还是希望提高综合素质,少年商学院都愿成为高知家庭坚实的国际教育助手。

本次新加坡创意学习营的主要上课地点,在新加坡著名儿童艺术博物馆Playeum。最后的结营仪式,在在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Design Singapore礼堂,35位中国少年不负众望,获得好评,并获得由新加坡和我们联合颁发的证书:

jjjjjjjjj

2015年寒假,我们将再次带领中国少年前往新加坡,展开第二次设计思维学习之旅。欢迎10岁-15岁的中小学生预报名,直接微信留言回复“新加坡+孩子姓名+孩子年龄+家长电话+家长邮箱”即可。项目一经推出,我们会优先与您联系。

(点击这里“阅读原文”查看国庆新加坡游学详情)

推荐一个Content Marketing宝藏

QQ图片20150826202521

内容营销学院
http://contentmarketinginstitute.com/
这里既有关于内容营销的系列好文章:首页就可看到。

又有每期电子杂志PDF版免费阅读:这里

还有更多的PDF资源,譬如这篇。75个全球优先内容营销案例PDF,可下载:这里

还有关于一个公司给客户好的内容分享的系统化建议,24种方式:这里

还介绍了全球好的内容营销的企业:这里

另外还有在线教育频道:这里

海量资源。值得一看。

晚上睡觉前用kindle看电子书,看的是《内容营销之父手册》这本。看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本书的作者,这位“内容营销之父”,就是Content Marketing Institute的创始人。这本书是互联网公司内容营销经理必读之书。推荐。

d45015b4bda7f3224a3ea04975918d10
此外,Quora上关于内容营销的问答:这里

“改变世界”和“改变自己”

dddee

这个月初,和少年商学院公司所有小伙伴做一个系统(包括战略、愿景、产品结构、运营、评价体系、资本计划、团队规划等)分享时,我给大家讲了我对“改变世界”与“改变自己”看法的心路历程:

小的时候,因为家里穷,所以有些自卑。只会读书,完全一学习机器,只有一个念头:改变自己,从农村走出去。那个时候,我的世界很小,17岁第一次走出县城。没机会听有人说“改变世界”,偶然听到,也会觉得,哇,好厉害、遥不可及,我能改变自己就不赖。

后来,多少算是改变了自己吧。先不说上大学和读研这些,最主要的,一是性格变得开朗了、自信了。二是,后来没想到自己经济学科班出身,最后做了记者,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并去到近十个别的国家,研究和采访的对象数百上千,从普通工人和市民,到重点专注的企业家群体,以及跨国公司CEO……

做财经记者的那些年,是我在社会熔炉这座大学中快速成长的第一个阶段。我不卑不亢,以认真和平视的态度去接触每一个人,去做每一件事情。我收获满满。我一直相信脚踏实地的力量,相信点水穿石的力量。但是,我毕竟变得世故了一些,当我听到有人说“改变世界”,我的第一反应变成了:好高骛远吧你,吹牛吧你。

但2015年的今天,我选择创业这条路20个月后的今天,我想说,我们要改变自己,同样要相信可以改变世界。不是自己现在也开始“吹牛”了,是我发现过去我的愚蠢,对要改变世界的声音太过怀疑,一棍子打死。

今天相信改变世界的力量,一方面,源于创办少年商学院后,专注做青少年线上和线下结合的素质教育,一位又一位少年,让我看到我们做这件事情的价值。我对来访的几位记者朋友一句话:创业之前,我相信“孩子的能量超乎想象”,但那就是一句宏观的话。但创业之后,无论是线下的设计思维工作坊,还是线上的趣课题学习营,孩子们的想象力、同理心、动手能力等,不断涤荡着我的心灵。许多人可能都会说:不就是10来岁的小孩子吗,他们再厉害,又能怎么样。我会马上纠正,就像我当初纠正自己一样:你错了。感觉小孩子有局限性,恰恰是成年人有局限性的表现。

另一方面,源于商业模式的力量。少年商学院的愿景,就是让世界真正变成孩子们的课堂。让全世界所有好玩的场景与资源,变成孩子体验学习的地方。我们不断迭代,特别是过去过去十年月的尝试,线上的游戏化课堂与线下的自主实践结合,获得了非常好的反响,也将创新实践教育,不再拘泥于大城市的家庭,而深入到了国外华人家庭及国内二三线城市。今天我们深信,我们的每一次努力,都是离接近梦想,接近改变自己同时改变世界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好了。扯了这么多,讲了我自己对“改变自己”与“改变世界”理解的三个阶段。我们在美国的特约撰稿人南桥老师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别再对孩子说“改变世界不如改变自己”》

他在文章的一段话这样说:

一个名叫Zach的小男孩,看照片大约是九岁十岁左右,却早已走遍美国,筹钱帮助欠发达国家建造学校,还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叫Pennies for Peace (硬币换和平)。基金会有董事,所有“董事”年龄都在十八岁以下。
美国很多小孩子,从小志气很大,要make a difference in this world(影响世界),或者直接说go changethe world(去改变世界)!这里面不无西方人自信甚至傲慢的成分。我以前上一研究课,老师让我们出去找地方做项目,一个国际学生说自己初来乍到,找不到地方。老师笑说:“你们怎么不跟我们西方人学学,我们跑一个地方呆上几个月,不但回来会写书,甚至还可能把这地方搅个天翻地覆。”

前两天看到南桥的微信朋友圈里有一段话,同样很有意思:

我发现,在美国牛逼的公式,就是niubility = professional ability(专业能力) + upward mobility (向上流动的能力)。和国内纷纷嘲笑凤凰男、凤凰女的倾向相反,这里从升学到选举,你得证明你是“凤凰男”、“凤凰女”,亦即你是否具备超越个人处境的能力,这让人可以大略预测日后你还有多少折腾的空间。

想想很有道理。我们的俗语是这样说的“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等,我们还有个包罗万象的词汇叫做“炒作”。这两句话和一个词,压抑了无数想勇敢表达自己主张的个性和生命。他们本来应当灿烂,至少应该有选择灿烂与否的自由。

昨天上午麦淘亲子游CEO谢震来访,午饭时我们聊到90后,聊到“同道大叔”,一个从清华美院毕业,干过高考培训无疾而终,现在却依靠主打星座段子与漫画的几个微信微博账号,年收入2000万。他91年生的,很真诚,不装,在中欧创业营课堂上分享,展出自己到韩国整容前后的对比照片时,很自然。他也对粉丝们说,我懂星座,还懂如何变漂亮。

这个时候我就想到了南桥上面那段话。他说的是对的,但又不全对,因为从90后这一代开始 ,他们的niubility普适公式,与美国人变得相同:勇敢地去做一个有内涵的凤凰男、凤凰女吧,那是你的自由,也是你自己具备超越个人处境能力最好的证明。

兴许还能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