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Uncategorized

让符号多一些感情

这几天在读一本书,《从符号的观点看》,作者是苟志效与陈创生,两人试图用一套符号理论对社会文化现象进行阐释。在谈到人的身份时,作者说,身份作为人类社会组织活动形式的反映,恰恰是一种典型的社会行为符号。个人对社会的意义,对其它社会成员的意义,都是通过自己的身份表现出来的。仔细琢磨一下,还真是这么回事。

说今天两位朋友对我的建议。一个是北京的彭兄,他建议我把新浪博客上的照片给换一张,问其理由,他说有些随意,“与学者的身份不符”;一个是广州的邓兄,他说我前些天写的关于春运火车临客票价不涨的评论很“昏”,并以张五常为例,称“作为一个学者,首先应当从理论的角度出发,而不是考虑自己的感受”。

两位朋友的建议,都与身份与关,或说与符号有关。他们的建议是中肯的,但却令我陷入了深思。不否认一个人的所言所行应该与其“身份”相符。但是有两个问题却不能忽略。一,如果我们每每做事,都要先考虑一下身份高低尊卑,试想生活将变得多么拘谨。二,人的身份往往是多重的,如果都想兼顾,结果会不会得不偿失呢?

我原本是一个做事追求完美的人。结果发现许多时候事与愿违,为何?皆因太过苛求,时间浪费了许多不说,效率也甚低,精力与心情更落个不爽。后来学着改变,给自己定了个三词诀“简单、积极、从容”,简单是说起点的选择,积极讲的是过程中的姿态,而从容是事后的心态。慢慢发现这三个字堪称经典,甚至有些自恋起来…

今天是2006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我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上午的时候新浪财经专栏周上线,许多朋友都表示祝贺。下午写了一个电煤价格市场化的经济评论,傍晚的时候得知明天的广州日报和东方早报将采用。晚上跟女友跑到学校外面的小摊上,2块钱一碗的混沌,喝的挺惬意。而当我回来的时候,许多条对我的留言又都与身份或符号有关,诸如“东方兄,我原来以为你是个小老头呢”。。。

如果要我细讲“东方愚”这个符号给我带来的不爽,我可能会连续讲上几个小时,问题归结于一点,便是与许多“专家”相比,我有些过于年轻了(不过,我从没想着以后当什么专家)。大部分朋友一开始都以为我是高校的老师,或是研究机构的学者之类的,年龄大约35岁,性格有些偏激,等,结果一看照片或知道我的真实年龄后,都会唏嘘一阵,年纪不相上下的大都萌生敬意,可谓抬举我了,而年龄长者,大都会带有一份不屑地“哦”上一声——上个月12月在新浪博客颁奖会上,一个报纸的老总看到最佳商业评论博客得主这么年轻时,对我夸奖的言语中更含有一丝轻蔑,或许在他看来,他被我“骗”了?

烦。身份这一符号,许多时候没有令自己欣慰,反倒让我们踌躇不前了。真可谓卢梭所说的,人生来就是自由的,却无往不活在枷锁当中。对于突围之道。我宁愿唯心一些,认为只要心中没有枷锁,就不会受到枷锁束缚。结果还真凑效。就像许多人惊诧于我生活的挺快乐一样,或许在他们心中中,写评论的人大都是愤青,或者左倾主义者。

给生活中的符号赋予更多的感情吧。这里的感情,不是优柔寡断的顾虑,不是瞻前顾后的浮躁,而是生活化、随意化的表达,没有必要刻意去向别人传达什么讯息,也没有必要刻意去向人们证明什么。只要时刻懂得自我提升,还是简单、轻松一些为好。(东方愚,1月4日晚)

价格市场化中民营电煤企业的坐标在哪里

国家发改委元月一日宣布取消电煤价格临时干预措施,放开电煤价格。然而在随即举行的2006年全国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会上煤电企业谈判刚刚开始,便出现僵持局面。电力方面的意见是保持目前的价格稳定不变,而煤炭方面普遍要求涨价平均每吨20元-30元。(据1月4日《新京报》)

从来都是价格联动、临时干预,游戏规则突然变了,谁都不想让自己吃“眼前亏”,电煤企业的争锋可谓正常。然而对于煤电企业谈判的僵局,许多人都预测最终结果将是煤价与电价“双涨”, 即像过去一样,电煤企业增加的成本转嫁到终端的居民头上。于是有专家重新呼吁行政干预。在笔者看来,与其在干预取消与否及干预程度轻重上打转转,不如从市场主体的多元化方面寻良方。

欧美的电煤市场化改革史说明了这一点。1996年,欧盟强制开放电力市场,结果各国电价普遍有所下降。如德国2000年批发与零售市场的电价与1995年相比下降26%,居民电价下降了8%,英国工业和商业电价也在1998年到2003年间下降了20%到25%。而美国加州在开放电力市场后,出现了电价飞涨,电力短缺、电力公司破产的危机。美国逊色于欧盟的原因之一,在于市场主体多元化与竞合机制方面的不健全。

回过看来看我国的煤电企业。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国有重点大煤矿被政府列为国企改革的重点,煤炭的生产与定价摆脱了“计划”的藩篱,而民营煤矿也借机获得了长足的发展。譬如如今湖南煤炭经济70%的资源被民营资本掌握着,由于机制灵活,效率较高,其在推动经济发展与社会就业等方面发挥着突出的作用。相比之下,民营电力企业显得有几份“郁闷”,虽然在电力供需方面具在不可比拟的潜力,但由于传统上对电力行业自然垄断的特性强调过多政府管制迟迟不松,加上高门槛等,民营资本只能“望电生叹”。

而放宽民营资本在电煤行业准入条件最大的好处,在于催熟一个由多元化主体参与竞合的中国电煤市场。专家学者常为价格涨落而争论不休,平民百姓亦为电价上涨而心痛不已,但政府干预可以缓一时之急,解一时之痛,却不能治本又治标。而如果有更多更广民营资本入主电煤领域,加上具有多方制衡功能的行业协会的持续发力,电煤价格市场化势必向良性的方向快速发展。

尴尬的是,在电力市场上,不但民营资本常望而却步,连一度投资热情高涨的外国资本,也纷纷撤离中国市场。 全球第三大能源巨头美国迈朗公司、赛德能源公司、美国电力公司、德国西门子等近年来陆续选择从中国电力市场退出,这在很大程度上都源于他们对中国电力投资环境或多或少的失望,特别是准入与审批程序方面的瓶颈。

真正的电煤市场化改革,着力点在于促使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外资三方主体融入到电煤市场竞合格局当中。政府部门取消了对价格的临时干预,不等于不再有作为,相反,它更是一种行政作为的变迁──对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制度性壁垒与准入性限制进行再松绑, 协助引进煤电市场的新技术与环保设备,对安全隐患大的企业进行处置等,这样才能一方面保证电煤市场化改革质的变化,另一方面保证煤炭价格与电价的良性调整,以及民众福利的不受损失。

新闻链接: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b/20060104/08002246542.shtml

(东方愚2006年1月4日于青岛浮山公寓)

2006年元旦?写给自己

说起来惭愧的是,2006年的头一天,几乎全被我“睡”了。青岛的雪不大,但风够猛,特别是我的寓所前面不远处就是海,海风发起彪来,真够人受的——呆在屋里睡觉还真是不错的选择。

从当当网订的书中午的时候送过来了,有雷蒙?阿隆的《知识分子的鸦片》,汉默顿的《思想的盛宴》,林达的《一边走来一边读》等。从送书师傅手中接过沉甸甸的这沓书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的思想能否将来有一天像这些作者一样变得深刻、睿智。

2005的最后一个晚上。跟女友跑到电影院看谋子的《千里走单骑》,多次两泪纵横。出来的时候我给女友说,05年最后一天我们花50元来买哭,将来回想起来肯定很有意义。回来后在MSN上给上海张翼轸兄说时,他更感兴趣的是青岛电影票真是实惠,哈。

说到这位本家老兄,他的文字常令我眼前一亮,最近他写的一个随笔《寂寞郎咸平》亦如是。翼轸兄研究生是在香港中文大学读的,也就是郎咸平所在的“单位”。他习惯从生活点滴小事中捕捉灵感、评述斯人斯事,反比其他作者的许多“宏论”大气的多,也亲切的多。

相比之下,前些天我对“郎赵之争”的探寻,显得浮躁了些。虽然到后来感觉郎、赵、媒体都变得扑朔迷离、不可信任时,我宁愿用调侃的方式来求得一丝快慰。但浮躁终归是人的天敌,特别对于一个经济学人、一个评论员来说,如果常被浮躁侵蚀,很难想象其文字与思想能够令人信服与敬佩。

顺手翻开《思想的盛宴》,读到17世纪法国政治家拉罗什富科《箴言集》中的一段话——

思想总会欺骗心灵。

了解自己思想的人,一般不了解自己的心灵。

杰出的知识分子的特征就是用只言片语解释很多事情;思想狭隘的人总是滔滔不绝,却说不到点子上。

有一种顿悟的感觉。经济学的显学特征越来越明显,有人说经济学界的话语霸权十足,由此引发“经济学帝国主义”的争论也此起彼伏。社会问题的争论不会迅速水落石出、一分高下。不过一个明显的痕迹是,如今一些学者与评论家常将宏观的社会责任挂在嘴边,而对疏忽了对个人责任的思考与评判。

社会责任感被提及的多了、滥了,其价值便会被削弱,正如哈耶克在《自由秩序原理》中所说,“在现代社会中,责任感之所以被削弱,一方面是因为个人责任的范围被过分扩大了,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个人对其行动的实际后果不需负责”。

老哈开的什么药方?他接着说,欲使责任有效,责任还必须是个人的责任。可谓一语中的。对自己负责,便是实践社会责任感最好的方式,而拒绝浮躁,则是第一步。

马克思?韦伯有个词叫“祛魅”,即指对事物神秘感、神圣性、诱惑力的消除。原来我将之理解为理性化,而今天,我更愿意将之理解为一种淡然的生活观,一种对自己负责的价值观。有时想想,我曾撰文《不可将经济学娱乐化》称给经济学家道德排序是一种文化浮嚣,岂不知有时内心的自己比笔下批评的对象更浮嚣,真是惭愧致至。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602/12_224920_1110001.jpg

当我将2006的基调定为拒绝浮嚣的时候,这一年的第一天也行将结束。拉罗什富科又说,人最大的智慧在于意识到自己的愚蠢,我索性拿此聊以自慰。我又想起了《千里走单骑》,没有什么比淡然与平实的生活更能震憾心灵、令人欣慰了。(东方愚2006年1月1日晚

东方愚其人

     

东方愚

    本名张华,《南方周末》财经记者,《上海证券报》《东方企业家》专栏作者,FT中文网、《南方人物周刊》特约撰稿人,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与中信出版社签约作者,专注于财经人物报道和财富群体研究;现居广州。
    Blog:http://www.zhanghu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