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戈”牌馒头好吃不

有句俗话叫做“有想法的人不愁没饭吃”,看来现在得改为“有创意的人不愁没馒头吃”。胡戈因为“馒头”出了名,以后不愁没馒头吃了,开个策划公司的话,还不日进斗金!我看叫“胡戈馒头策划工作室”就行;这个工作室肯定是卖“点子”的。那么,有人想过卖真实的馒头吗?

当然有。2月24日,苏州某公司抓住商机,一次性注册了包括“胡戈”馒头、“胡戈”花卷、“胡戈”咖啡饮料等在内的30个类别,其中“胡戈”馒头的广告语是,“馒头不能好吃到这个地步!”据悉,“胡戈馒头”的商标已经被某著名餐厅搞到手,想来“黄金馒头”不久就要大行于天下了。

又是生动的一课。当大众为胡戈的创意津津乐道的时候,孰不知任何一个人原本都有机会与之同行的,甚至机会仍然在继续,关键看你有没有挖掘的意识与能力。想到这里,我赶快查询相关域名的注册情况;靠!huge.com肯定没得想的,而hugemantou.com,hugemantou.cn也都被注了!mantouhuge.com没被注,可是商业价值已大不如前几个,哎。。。 [sad]

下一次机会来临的时候,我能不能冲到前列?

茶道即心道

帮刘君搬家之后,晚上有幸观摩茶道。做了一个茶叶的门户网站和一本DM杂志,想必对茶道也深有研究。果不其然,刘君的动作甚为娴熟,精致的茶具与周围的气氛又相得益彰,可谓美哉。生熟普洱、龙井等茶,数杯接连下肚,舒畅至极。白天搬家时的疲惫而逃遁无影,只剩下沁人心脾的芬芳满屋。好茶是慢慢斟、细细品出来的,它考验的是人的性情与心态,来不得半点急躁,这与为人处事同出一辙。有人说茶道的核心是“品”,茶道的终极追求是“真”。我没有将品茶上升到宗教与意识形态层面的能耐,但是的确体味到了其中的隽永、细腻与不愠不火。有点喜欢品茶了。

晚上回来,北京晚报的侯江编辑加了我的MSN,我第一句招呼语是“侯兄好”,得到的回答是“也可能是侯姐哟”,呵呵,又一个给人错觉的美女编辑。她负责“北京论语”版,向我约稿,并想采用我昨天调侃朱军等央视主持人的段子( http://www.mrzhang.com/blog/article.asp?id=66),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原来只想是用黑色幽默一下的。不过那个段子如果放在纸媒上,就有些太火药了,所以还得费点心思改一下。我看了北京论语的几个小文章,感觉风格与我近日的嬉笑怒骂姿态甚为吻合,既然都好这一口,说不定可以长期合作;愿意给我开专栏的话,我自然没意见,嘿嘿。

林行止的”不怕错“是一味妙药

忙活了一天,晚上顺手翻读张五常《学术上的老人与海》一书,他在谈到“香港第一健笔”林行止的写作史时,深为敬佩他二十多年来周一到周五坚持每天写一篇2000多字的经济(学)评析文章,且篇篇为宏文,“别的不说,每周能选出五个论文题材的作者,其观察与触角必定很超凡。。。选题材的触角性能,在今天的中文作家中,林山木可谓独步天下。”

林的这种数十年如一日的耕耘精神我早有所闻,只是张五常在分析林行止的为文“秘籍”时提到的一点令我耳目一新,即”不怕错“(张在说这个词时用的是感叹号)。“不怕错的人写论文,其观点是特别明确的。怕错的作者,凡事要给自己留一点余地,其论点就不容易明确。。。不可能错的论点是不可能写的明确的”。

虽然这种说法不一定能赢得所有人的认可,但我仿佛在突然之间找到了走出阶段性写作混沌状态的法宝。近日我写作状态不佳,心里有些不爽。现在看来,与自己的较真不无关系。每每下笔,总想成就一篇宏论,于是处处小心,结果步步艰辛。搞的身心疲惫,时间与精力浪费了不少,收效却与初衷南辕北辙。这一点在我写专栏文章过程中表现特别明显,因为有约束,所以倍感拘谨,反而没有随手写的一般性文章好看了。

好文章的出炉,未必与花费的精力、时间正相关,它更与写作的心态有关。观点与逻辑一旦确实,轻松、大胆下笔,不拘小节,必成气候,而且搞定后异常快乐。写文章如果不快乐,文章的品质与气度就提前打了大折扣。我看到今天有位网友在本博客上留言,说希望我写作的幸福感觉多一些,沉重与无奈少一些。说无奈有些夸张了,但是因为我的较真,沉重却为事实。真是惭愧,幸亏今日得到”不怕错“这一味妙药,想必如果每天写作前服上一粒,效果肯定奇佳。张五常说他那一代的经济学者有一句格言,大胆的对比精确的错更为可取(Roughly right is better than precisely wrong),我觉得这一格言在任何时候都适用。

下一个被声讨下课的央视主持人会是谁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602/25_003833_hahazhu0001.jpg

暴露狂满足了个人欲望,却成了众人口水的殉葬品。央视便是这样一个自我暴露的舞台,主持人脸上一颗痔的经纬度都能被准确地测算到小数点后两三位,于是他们从进入央视伊始就面临着受到口水侵袭的危险。2005年崔永元不爽,《小崔说事》的窘境让人生出诸多猜疑,不过后来的风生水起,都基于一种被动的澄清,或许他压根就没想到“收视率是万恶之源”也能成为一句旷世名言。相比较而言,朱军更爽朗一些,不过现在许多人把“朗”字一改,说朱军其实是“爽浪”,爽了就浪,浪了更爽,一种乐此不疲、循环不止的新陈代谢。浸淫在“就这是朱军的魅力”中的超级自恋如今深为大众所诟病,崔永元“有些人根本不配当主持人,他们没有这样的人格”在混沌的语境中仿佛又一次找到了佐证。不过我不大苟同引发“上万网友要求朱军下课”这一事件的网友名岂符的一个观点,他说朱军如果到了凤凰卫视,抑或成不了大器,我看未必。什么样的鸟窝蜗居什么样的小鸟,即使有一天鸟巢迁址了,众鸟必将急中生智,现在的鸟可是没几个具有“恋母情结”的啦。

其实我们一开始就不应当围绕着具体的某个主持人打转转,而应当将眼球聚焦在央视这一个”大鸟窝“身上。要想鲜花永远鲜艳,首先得保证花瓶里的水不是污水,否则一切都是枉然。别误会,我绝不是可爱的小朱同志的托儿,不过我仍然又必要提醒一下李咏同学,崔永元与朱军过后,说不定就轮到你了呢!另外一个对央视主持人的善意提醒或说是友情建议是,无论网友或大众声讨你们下课的场面有多热烈、情绪有多激愤,千万要顶住,甚至不用去做丝毫的改变;想想敬一丹多年前在央视评论部一次内部的晚会上的那句名言吧,“春,从来不是叫出来的,而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实干是一种美德啊,同志们!

附:天涯社区上引发声讨朱军下课的原始贴:《朱军现象--央视独特的风景》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flag=1&idWriter=5672571&Key=546164948&idArticle=141671&strItem=fun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