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被困到海里

连续四天晚上都工作到次日凌晨三四点,前天晚更是通宵达旦,改自己的论文,写中国经营报的约稿。昨天提交完论文后,晚上九点上床,竟然没脱衣服,一觉睡到今天早上九点!

天气晴朗无比,女友的主意,买点吃的东西,沿着海边徒步行走,OH YEAH!我喜欢。十点半出发,走的是东线,因为不想往西走,五四广场和栈桥那边人太多,太杂,海水也脏的不行。我们从徐家麦岛这边,往石老人那边走,海水很干净,空气也特别好。上一次到雕塑园还是前年八月去的,今天去了,感觉还是特别清爽。在海边捡了一些贝壳,海星,还有小螃蟹,很好玩。只是,在海里的大石头上照相时,突然涨潮了,来不及下去,结果呆了不到三分钟,石头就快被淹没了。情急之下没脱鞋就趟过去了,结果。。哎。而最最好玩的,是下午四点我们回去的时候,因为早饭和午饭都没吃,实在太饿了,想打的回去。结果在路边等车的时候,正好我宿舍楼下饭店的小老头骑摩托车过来,哈哈,我们就搭了个便车。哈哈。直接把我们捎到饭店(不是老头的),、饱餐了一顿,满足,满足,哈哈。什么经济评论,什么论文,什么约稿,什么奋斗,什么理想,什么人情世故,今天统统都没想,而是扔到海里喂鳖了,哈哈。

传到下面几张图片,点击图片下的“显示媒体”,有五六张,用FLASH做的,压缩了的图片,质量有点赖,但气氛不赖。有点慢,要耐心哟[heart]

“藏汇于民”应给民营银行足够的延展空间

  文/东方愚

  中国外汇储备总体规模在2月底首次超过日本,位居全球第一。庞大外储在带来诸多好处的同时,也反衬着国内经济失衡的持续(据3月28日《第一财经日报》);在“第二届金融专家年会”上,央行副行长吴晓灵表示,央行将扩展外汇资金运用方式,变“藏汇于国”为“藏汇于民”(据3月20日《经济参考报》)。

  比外汇储备的数字增长更为重要的是结构的优化;大多数发达国家购买海外流动性资产的主力是民间机构与个人,而非中央银行,我国正好相反。或许正是出于缓和这一宏观失衡态势的目的,央行提出“藏汇于民”的理念,即由民间各行为主体与国家一同分享外汇收益,一同承担外汇风险。

  然而“藏汇于民”现正处于 两难困境当中。一方面,人们对外汇的投资渠道比较狭窄、品种单调,虽然外汇理财的收益比人民币存款收益高一些,然而近几年人民币升值因素使其打了“折扣”。另一方面,一些境外金融集团垂涎我国民间的外汇储备,通过形形色色的方式为争夺民间的高端客户摩肩接踵。

  “囚徒困境”的经济学寓言告诉我们,处于困境中的两个行为主体,相互合作则双双受益,然则实际中他们却往往选择了不合作。目前我国民间外汇储备无不情同此景——外汇投资由于体制方面的因素,创新力度不足,对民间外汇的投资诉求重视不够;对境外金融集团抢滩我国民间外汇市场往往“重堵轻疏”,结果造成了“多败俱伤”。

  如何突破外汇储备的这一瓶颈,有专家学者提出开放人民币自由兑换、取消强制性的结售汇制度、开发与国际市场接轨的外汇市场等建议。然而,因为宏观政策执行效果的滞后性,并不能满足民间外汇投资“短平快”的要求。笔者认为,以民营银行的发展为一个基点与契机推动“藏汇于民”的现实步伐,不失为一种良策。

  由于机制灵活、创新性强、亲和力大,近年来民营银行和民间金融机构在引导民间投资等方面的成绩常令人惊叹。诸如我国首家民营银行——台州市商业银行,其盈利水平达到2%左右,高于国际上银行1.5%的平均资产收益率,其对江浙民企海外或国内投资的贡献率受到广泛的关注与认可。如果推动更多信誉优良、绩效较高的民营银行,参与到优化外汇储备结构的大潮中来,势必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更为重要的是,民营银行有有效消除民间外汇投资的“货币幻觉”。“货币幻觉”是美国经济学家欧文?费雪于1928年提出的一个概念,意思是人们只能货币的名义价值作出反应,而淡漠了其实际购买力的变化。我国民众对外汇投资热情不足,除了投资渠道方面的原因外,也与时不时遭遇“外汇口袋鼓腾而购买力降低”的窘境有关。

  当然,目前国内民营银行的发展良莠不齐,然而与抑制国外金融巨头、纵容外汇储备持续激增带来的风险相比,以民营银行为线索之一推进“藏汇于民”的实施,至少是一种“次优选择”,这同时也是国内经济主体多元、结构优化的内在诉求。经济学家盛洪说,制度的变迁,往往由大众首创。

  新闻背景:http://finance.sina.com.cn/forex/forexrmb/20060328/02002451568.shtml

一些有用的财经与其它资源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603/30_024138_dubao0001.jpg

这几日捣鼓了一些东东,一些挺有用的,贴出来共享。

个人主页类经济学资源概览 http://www.beiwang.com/a/Article.asp?ArtID=1012

国内财经杂志集锦:http://finance.sina.com.cn/coverstory.shtml

我每天必看的两份外报(中文版):华尔街日报 http://chinese.wsj.com/gb/index.asp, 
金融时报 http://www.ftchinese.com/sc/index.jsp

常去的外文报刊:[Economist] http://www.economist.com/index.html [NewYorker] http://www.newyorker.com/

另外,如果想贴一些比较自由的言论,除了MSN SPACES外,还可以在OPERA社区申请,也很不错的。http://my.opera.com/community

电子杂志下载及制作网站,这两个不错的,http://www.iebook.cn, 
http://maker.poco.cn/  

另外,提前说一声,本博制作、供个人阅读与学习的博客《精品读报指南》将于4月1日正式推出,口号是“花最少的时间,读最好的文章”,很值得期待哦。

税负的社会感受重于数字增长

 文/东方愚
 ——————————————————————————–
 2006年03月29日 10:10   来源: 广州日报 http://gzdaily.dayoo.com/gb/content/2006-03/29/content_2456421.htm

  关于税负增长与税制改革的话题近来连连被提及。国家税务总局的数据显示,虽然我国宏观税负在“十五”期间持续提高,2005年达到了16.93%,但与国际上其他国家比较,我国宏观税负水平仍处于较低水平。近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对我国现行消费税的税目、税率及相关政策进行调整,这可以看作是提高我国宏观税负、促进税制改革的措施之一。

  但是,拿我国的宏观税负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的做法却值得推敲。理论上的宏观税负指的是国家税收总额占GDP的比例,但在实际操作中,税收很难实现“应收尽收”,美国承认税收实际征收入库数仅为实际形成税收的70%,而我国公布的数字是65%。除此之外,由于监管力度与不同地区财富观念的差异,使得测算出来的宏观税负与真实情况差距较大。

  再来看产业层面。在我国现行税制结构下,第二产业税负远高于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而在欧美发达国家,第三产业的税负所占比例相对较高。所以宏观税负的国际比较,不应当忽略各产业的构成比例。同时从企业层面来看,以增值税为核心的税收机制的瑕疵明显,不但抑制了企业的创新能力、更刺激不少企业滋生了通过各种途径寻求偷税漏税及避税的心理与行为。

  笼统的数字比较应当走下“神坛”。如果非要拿税负数字做国际比较,我想更具有警示性的一组数字是,2005年我国税收收入同比增长20%,而GDP增长不过9.8%。形象点说,虽然我国税负水平不算高,但其给各经济主体造成的压力程度已超过财富增长带来的喜悦程度。所以说,比税负的数字增长更重要的,是税制的精细化管理理念与执行力,努力通过微观层面制度变迁与优化,凸现亲和力,从而赢得广大民众的肯定与认可。

  这其实又回到了税收的原教旨层面,即促进节约、调节收入。在税收面前,中小企业特别是中小民企、普通百姓预期、应对税收结构调节与变化的能力处于相对劣势地位。即使税制调节的初衷与政策措施,都遵循并顺延这重新分配资源与缩减财富差距的主线,实际效果仍然可能是一些强势行政或市场力量的阻碍而打了折扣。从这一角度审视,笔者认为我国减税的空间仍然很大。

  这使得我想起了经济学中的“拉伐效应”———美国经济学家阿瑟·拉伐1974年提出:税率相对较高的国家,其实就等于在鼓励人们少工作。而减税则给人们以适当的工作激励,这种激励使得企业提高效率、加速生产,并一定程度上提高经济福利,甚至可以增加税收总量。

  美国《福布斯》杂志发布的2005年“税负痛苦指数”调查报告,由于其对中国国情的不够熟悉,将中国内地税收痛苦指数列为第二,结果引来了一片质疑与批评声。然而,“痛苦指数”这一创意也给我们如今的改革提了一个醒———我们应当淡化宏观税负及税收增长的数字比较,强化微观层面的精细化管理,优化税负增长与税制改革中的社会感受。

挑灯夜写

这两天MSN签名是“尽快把生物钟调回来”
然而,在被学位论文折磨了十多天之后
我竟然习惯了这种“黑白颠倒”的状态
直到今天晚上
从家乐福购物回来
进屋坐到床沿
竟然很快睡着了
而且还打了呼噜(以女友的手机录音为证)
我才意识到
今天应该早睡了
可是
还有北京晨报“藏汇于民”话题的一个约稿要写
只得继续挑灯夜写
我一直期待四月一日的到来
愚人节--东方愚的节日
明天还有中国经营报和国际先驱导报的约稿要写
后天是南风窗
我还得看书。。。
又都赶到一起了
或许紧张了好
但愚人节一定要给自己放假
好好轻松一番
《首席财务官》的柳编说
“夜猫子可不好”
《南风窗》的小屈问
“会不会有一天写的江郎才尽了”
我无语
我感觉我肯定能招架得住
因为
写作本身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更能促进自己去读书
只是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一定好好珍惜
好了,不说了
开始写稿
明天还得早起
给凤凰周刊的姐们寄石竹茶
希望她的朋友的病能尽快好起来
读书写字要紧
身体要更紧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更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