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拘谨从个人辞典中剔除出去

这里所说的思索,是那种严肃意义上的深度思考。所以把度假、思索、娱乐三个词摆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矛盾的。因为度假本来就应当以娱乐为主,如果太过严肃了,或许就会有些不伦不类,身体与心情也不至于那么轻爽了。

然而我克制不住自己思索的欲望,或者说把握不好严肃与活泼的界限。回到农村老家几天了,虽说少不了与父母一起聊天、乐呵,但脑子中间总是飘着不少符号。央行贷款利率提高了,从27日新闻联播看到这一消息后,我又关注了第二天的经济信息联播、传媒广场,还有从网上查看各纸媒的跟踪报道(拨号上网),向几位朋友、购房者问询对加息的看法,甚至原来承诺这些天要消停一下、不再写字的,却明天还是禁不住对央行加息评说了几句。

其实我觉得,只要选择了喜欢的生活方式,至于传统的界线什么的,都应该让它们统统见鬼去。虽然余秋雨曾说过,欧洲人度假是把手机、电话关掉,完全地融到休闲中去,而中国人则是工作假期不分,原来外出度假的,可能往往在这段时间中安排拜访商业伙伴、政府要员等(大意),但余其实是在批判一种鱼目混珠的生活方式,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大不必非得分出个四五六来,只要自己喜欢,做什么都未尝不可,特别是年轻人,“拘谨”一词不应当存在于自己的辞典当中。

河南的天气近来特别闷热,这两天已是三十四五度,正好是青岛的两倍多。刚才给哥们打电话,他人已经钻到被窝里了,而我还光着膀子站在风扇下吹风呢。电视也没什么可看的,前两晚揪着一部名字叫《谷穗黄了》的电视剧看了几集,名字与《桔子红了》有些像,许多情节跟《大染坊》有些雷同,但整体来说还是挺不错的。今晚看第13届大学生电影节颁奖晚会,我觉得最“幽默”的莫过于主持人撒贝宁了,就凭他“为理想的翅膀插上了梦想的翅膀”这句台词,就够大家伙儿娱乐的;而幽默过头的,要数孙海英了,反正我硬是没看懂他故装深沉胳膊抬抬放放究竟意欲何为,而最容易被忽略的,应该是夏雨了,虽然自始至终没有上台,但是他的一身休闲黑西装、猛一看像光头的形象,即使坐在台下只被给过一次镜头,足以让我逮个正着了,可爱。

又在胡扯八扯了,推荐两个我喜欢的东东了。一是白岩松主持的《中国周刊》,想来许多朋友都喜欢看,我在这里特指的是他主持这一节目的思维视角,与分析问题的逻辑方式,仔细推敲一下,会有新发现的。二是FT中文网的社评,今天下午我读其今日社评《中国加息只具有象征意义》不下三遍,文章并不是什么经天动地的宏文,但是其文章风格却非常值得去咀嚼与品味,特别是媒体圈与财经界的朋友来说,千字文写成这样,我想基本上已经到家了,我也无法用简洁的语言概括其特质,但是拿我今天发了第一财经日报上的加息评论来说,文章功力离其三分之一还要远一些。

我的生活观是,无论身在何处,都应该以细心的姿态、学习的心态去审视、品味、捕捉、咀嚼身边事,哪怕是身边小事。换句洋气的话来说,思考与娱乐不是相对的,而应当是协同的,哪怕是在度假,在农村度假。

附:FT中文网社评《中国加息只具有象征意义》

加息新政是否会造成房市恐慌

文/东方愚  刊发于4月29日《第一财经日报》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06年4月28日起上调金融机构贷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上调0.27个百分点,由现行的5.58%提高到5.85%。其他各档次贷款利率也相应调整。金融机构存款利率保持不变。(新华社北京4月27日电)

房地产业素来被视为是受宏观调控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其市场走势自然倍受瞩目。笔者注意到,央行加息的消息一出,各界特别是一些专家学者一片拍手称快状,房地产商潘石屹也在博客中称“央行加息让我们都长出了一口气”,那么普通民众的状况与反应呢?

拿按揭贷款的普通购房者来说,加息对其的影响并不算大,4月28日前签定购房合同的,加息一般从明年元旦才开始,而4月28日之后购房的,每户每月多还的贷款也不过十元、几十元。然而要知道,对大多数将购未购的消费者来言,加息对其心理预期的影响远大于多还贷数字的影响;换句话说,加息可能加重房地产市场上各方心理预期的失衡现象。

其实关于此次央行加息的消息,坊间早已流传了半个多月,传媒界、房地产商们,都在扑朔迷离的情景中或观望,或猜测,或未雨绸缪般地寻找对策。正如潘石屹所言“这几天我接触到的房地产发展商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我想,作为乐于追逐利润、善于规避风险的房地产商们来讲,他们“等待”之余,更有一套或几套应对方案,无论政府将用行政的手段还是经济的手段,他们都会趋利避害。

相比之下,普遍购房者或潜在的购房者无论在政策信息获知的时效上,还是渠道上,都处于明显的尴尬境地,即使央行此次加息会使房市上的虚火不再烧的那么旺,但是很多时候消费者们可能已经产生了一种“逆向选择”的心理趋势,即对新一轮加息潮的担心甚至恐慌,他们不但没有暂缓买房,而是纷纷提前出手。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逆向选择”问题往往会导致道德风险。普通民众对房产市场走势的把脉不准,反倒可能成为将来房地产发展商们涨价的助推器。换句话说,房产市场可能会出现短暂的“冷淡期”,但亢奋的状态可能会迅速重现。

这便是市场上多方主体预期失衡导致贷款利率新政效果的弯曲现象。前年10月底央行的那次加息,还有后来的多部委联合行动,以及房贷利率提高等政策法规与举措,无不曾受此困扰。所以,一方面在加息新政之外,应当迅速出台相匹配的管理与调节措施,比如收回房地商们盘踞较久的土地,对“假买假卖”等欺诈性销售的房产商处以严厉的惩罚,只有这样才能不至于让加息新政形影相吊。

而更为关键的,则是加强向市场上处于“明处”的普通购房者们的信息传导、沟通机制。其实纵观近年来水价、油价等资源价格上涨事件,虽然有些时间被质疑为利益集团的强势涨价,但不可忽视的另一因素,则在于消费者难以及时、顺畅地找到了解、谙习、领悟、应对新政消息的“平民式”的渠道与机制,这不能不说是我国经济转轨的一大缺憾。

前一阵子社会学家孙立平在谈到我国住房市场“穷人区富人区”时说,中国现在出现了“上层寡头化,下层民粹化”的苗头与趋势,换个角度来看,孙教授其实道出了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过程中行之有效的上下层沟通机制缺位的事实。这也是笔者现在担心预期失衡导致加息新政打弯的主要原因。只有沟通顺畅了,才能使得消费者远离“逆向选择”,而产生一种理性的长期预期。经济学家奥尔森说,有了长期预期,才有长期投资。

(东方愚4月28日下午于河南农村老家)

没时间读书的遗憾

将近一周了,几乎没有翻读过一页书。特别是这几天赶回老家办事,我想着读书将是很奢侈的事情了。今天早上不到六点就上了中巴,匆匆忙忙赶往县城办事。中午的时候在一个书摊上看到林语堂的一本集子,想买,但到附近饭馆一顿饭的功夫,书摊就收了。

下午回来,倒沙发上就睡着了,可能真是困了。从青岛回来的前一天晚上,我就几乎没怎么休息,然后是两天的奔波,不困才怪。晚饭的时候被老妈叫醒,睡眼惺忪,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尝到了久违的小米粥、煮红薯,我才确信自己就呆在父母身旁,农村老家。

饭后好不容易看了一会儿书,经济学消息报精选文集《经济学帝国主义》的第二本。两周前《中国财富》的天行健老兄在谈到财富分配、民生经济学方面的想法,我们还提到了高小勇老师的经济学消息报,十几年如一日,高小勇创办的国内惟一一份没有广告的报纸惠及了不知道多少人。而我便是受惠者之一。有些书、有些文章、有些报纸,即使“过时”了,仍然值得经常拿出来读一读。经济学消息报便是这样的一份报纸,而精选集《经济学帝国主义》更是一套这样的丛书。

今天其实也仅是又一次翻了翻张五常、樊刚、高小勇等人写的序与自序,但许多话仍然值得回味。张五常说:“二十多年来,博弈理论的盛行更令我失望。不是说人不会博弈,也不是说这些理论言不成理,而是得个‘讲’字,无从验证。”又如樊刚说:“…经济学家在做政策建议的时候,也要尽可能地意识到其他角度的存在、其它学科的存在、其它逻辑的存在,无论你是否认为那种逻辑不成逻辑。”高小勇说:“…认为文章写得可以让更多人看得懂就是一种普及,那是一种误解;应用是通过经济分析让人理解某个真实的现象,而普及是用真的或创作的故事来说明某个原理…”“…判断一篇文章是不是真的研究,断定的事实关系的真假如何、有多少科学性,主要是看它是否遵循了猜想与反驳的生产程序,而不是数学…”

其实这些话都是老生常谈了,但是过一段时间再拿出来咀嚼一番,还是很有收获的。对于我来讲,现在经济评论的写作面临转型,思考一些相关的问题,肯定是大有裨益的,而多读一些好书,再是受益无穷的。可惜现在读书的时间少,好遗憾。不过这几天如果能把这本精选集和《伟大的博弈》给读完,想来也会收获连连了。

旅途?思维?民粹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604/27_005613_zhengzhou.jpg15个小时的火车,感觉挺闷。幸好下铺有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是跟他妈妈一起到武汉的;小男孩儿聪明可爱,我的旅途这才添了不少乐趣。随手带了一份本期的中国经营报,可怎么都看不进去,只是看了看 "卖铲子的校园淘金者”杨勇兄的那个商业故事,他加我的MSN好多天了,只是很少聊,前天他把经营报上关于他的报道贴给我的时候,我才知道杨兄是如此之忙——策划筹备“象牙塔内外精英对话“几十个论坛,那可是需要大智慧的。看专栏版和财经观察版,感觉头大,想必我的文章在上面发表时,读者也是跟我现在同样的感觉。而编辑陈大哥是谦虚的、严谨的——刚才跟他说起我在火车上读他的版上的文章时的感觉,他说”文章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

上午11:20到的郑州。一下车就感到天气的闷热,可能是在青岛呆惯了的缘故吧。郑州爱美的女孩儿们许多穿着短裙短袖,如果放到现在的青岛,绝对是另类了。一哥们来接我,我们一起找地儿喝了两杯,其中难免感慨岁月流逝之快。聊到大学的一些趣事,感觉还是那么亲切。中午1:40上了汽车,四个小时后,回到了老家。

一切都是那么亲切、温馨。老妈嘟囔着要给我做饭,我说中午喝的酒还没消化完呢,不急。给老爸拿出来新手机换上,他那个老波导早应该退伍了,他还有些不舍得。进屋看电视,感慨没什么好节目,东方时空关于王鹏被绑架的事情竟然分四期播出,真是让人有些呕了。上网浏览了一下,发现新浪博客上随手写的关于青岛搬家公司的那个短文,点击量竟然达16000多,跟贴者甚众。响应者不少,批评者也挺多,其中一些批评不伦不类,荒唐而可爱。我将链接发给了经营报的陈大哥,问他对网上一些无厘头的恶意指责怎么看,他很深沉的说”现在的民粹主义太猖獗了“,是的,总有那么些人,无论你做什么事,他都会看你不顺眼。民主与法制时报的崔兄说,一个关于搬家的”小事情“其实是个大问题,他说明政府的调节手段和宏观调控在现实中失灵,被利益集团打弯了。陈、崔两位老兄的观点其实正好是社会学家孙立平老师前些日子在中国”穷人区富人区“争论中的观点——”上层寡头化,下层民粹化“。

晚了,明早还要五点半起床到办事。用崔兄诙谐的口气作结吧——”空谈误国“,呵呵。末了,祝贺女友的博客将投放广告,我不在青岛的这些天里,切毋暴饮暴食 [lol]

马上上火车回老家

早上七点,父母从老家打来电话,说家里有急事,问我能否马上赶回去。我说应该可以。
还好,上午顺利买到了到郑州的卧铺票;估计如果晚上三天,就难了。
晚上七点半的火车,第二天中午到郑州,还要再坐四个小时的汽车。
又能见到农村老家老是惦记着我们的父母了。
还有历历在目的砖与瓦、人与事。
每一次回老家,都有许多感动。
远离都市的浮嚣
体味农村的静谧
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享受

今晚动身,大约5月4日返回青岛。期间暂停经济评论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