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婷《致橡树》与辛晓琪《领悟》

致橡树

舒婷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象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也不止象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相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吹过,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象刀象剑也象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象沉重的叹息,
/又象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连续冲了几个月后,今晚终于彻底放松下来,不想工作,去品读一位朋友推荐的我们中学就曾读过的这首老诗,咀嚼其意境。爱是一种平等、宽容,而非冷漠、回避。重读此诗时我正听着一首歌曲,感觉意境与舒婷此诗很匹配,原来是辛晓琪的《领悟》;试听:这里

文革时期的广交会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609/29_190842_guangjiao.jpg因为在准备广交会的专刊,所以查阅了许多历史资料。左边的图片是1969年春季第25届广交会起义路展馆照片。现在看起来,有没有觉得非常可爱?不过广交会称为“中国第一展”绝对当之无愧,从1957年的第1届,到马上的第100届,50年了,无论天灾人祸,从没有间断过。够强悍吧!

周恩来对广交会有巨大贡献。查到周总理在文革期间为确保广交会顺利进行而给毛泽东、林彪写的一份信(一九六七年四月十四日),遂抄于此。

主席、林彪同志:

  对广州交易会虽有五点指示发出,但据黄永胜报告,情况较紧,而军管会又难于控制。因此,今晨在解决内蒙古问题后,特约外贸部和外贸学院两造反派商谈,他们愿派人去协助解决。考虑到目前各院校和机关造反派多忙于内争,因而影响了广州交易会各公司、各馆的内部领导,并与地方各造反派形成派别(这种情况,现在北京大中学校和机关亦已出现,中央文革正在讨论此事),如不立即劝阻,对明日开幕,极为不利。我现定今晨七时同黄永胜同志飞广州,亲往解决此事。如顺利,今夜可飞回。

  胡老今晨五时抵穗,住从化。如有空,当去看他一下;如抽不出工夫,即为他组织当地会诊,因目前各医院多难互相调动,非打一招呼,不易保密。

谨报。请转中央文革一阅。

  周恩来

  四月十四 六时

十一看房去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609/29_111217_life.jpg第100届广交会,几家报都要出100个版。这种疯狂的举动,确实令人诧异。在广州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想让文字能给人留下点什么,实在是一种奢侈,所以说白了,100个版其实是一小部门人做给一部分人看的“秀”而已。

那天跟L兄通宵没睡,每个人整了四五个版出来。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我们俩去吃宵夜,聊了许多,甚是投机。突然觉得自己挺幸运,虽然隔三五年就要换一个城市,但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总会碰到许多很好的朋友,杯酒之中,无话不谈,甚兴。

我写的“重建圆明园噱头背后的资本暗流”一文,被广泛转载。昨天南风窗的W兄说,他们在看了我的文章后,讨论了一下,已派记者到横店去深入采访了。我觉得挺欣慰。虽然南方日报不打算做这个题,但毋庸置疑的是,这绝对是个非常棒的选材。几天前,一位资本分析师看了我给他的横店的一些材料后,他只说了一句话:横店基本上走到头了。

这个文章之后,我一直没有再动笔,一是黄金周马上来了,二是我又一次陷入了曾经的思考:什么才是真正的财经、商业评论。虽然不能抱乌托邦的梦想,但是确实为自己以前创造的许多垃圾文字表示惭愧。暂时搁笔了,十一的时候好好调整下,希望之后有新的突破与收获。

火车票买不到、机票贼高,国庆哪里都去不了,所以打算期间就呆在广州,好好休息一下。九月过的匆忙,在几个城市间不停地奔波后,心里还真有些疲惫。再说也得好好欣赏一下广州的“好”了,来这个城市三个月了,一直无暇去品味。打算去看看房,提前动手,以免购房时像当初租房时一样呆呆的被糊弄了。推荐大家看最近一期的《三联生活周刊》,其封面专题为“好房子的100个细节”,很有参考价值的。

再见了,小泉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609/27_164252_xiaoquan.jpg卸下日本首相职务的小泉纯一郎仍不忘自夸一番。昨天他把领导棒子交给安倍晋三时表示,在他领导日本的五年期间,日本取得显著的经济改革成果,政府在节约开支方面也有亮眼的成绩。

小泉在离职声明中强调了他的经济改革以及节约开支政绩。他说:“在我上任时,日本的经济停滞不前,看不到乐观的情绪。现今,日本人有了挑战新时代的决心、有了努力争取成功的信心,改革的嫩芽开始成长为大树。”

离职日期是小泉自己决定的,他相信,接任的安倍会延续他的改革和基本的外交政策。小泉的任期之长和支持率之高都是日本政坛的纪录。在他任内,日本经济日渐复苏,日本民众也见到他不拘小节的一面。然而,小泉也留下了一段不良的对华与对韩关系给后任,他并没有化解日本同中国和韩国的领土纠纷,而且还每年到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参拜。

在150个党员和高层党领导的掌声中,小泉脸带微笑、神态怡然步出官邸,人群中包括了安倍。然而,小泉也并非一路微笑着走下来的。他星期一晚上对记者讲话时,直接批评北京和首尔反对他参拜靖国神社,他说,中国和韩国为此取消高层会谈是“错误”的做法。

摘自《联合早报》,链接:联合早报《时事漫画》

湖南印象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609/26_224113_yuelu.jpg上周末是我第一次到湖南。原以为湖南离广东还有那么段距离,谁知飞机只用了不到50分钟时间。大巴驶进长沙市区的时候,这个城市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坊间所说的:太“生活化”了。几乎到处都是按摩、桑拿、洗浴、美容中心,真可谓琳琅满目,思维再“正点”的人也会生出几份感叹或是“遐想”来。

我们住在通程国际酒店,应该是长沙最好的酒店了。条件不错,湖南人也很热情,可怜的是饭菜。因为我不吃辣,所以在湖南的两天时间里,当同事们津津有味品吃湘菜时,就是我最发愁的时候了。甚至在周五当晚,我索性自个要了一碗清汤面,你说多惨!

周六去了韶山,老毛的故乡。黄金周未到,游客已络绎不绝。不少人怀着虔诚的心态来参观,但是我无论如何也接收不了影像里关于“日月同辉”的“神话传说”,说93年毛主席铜像运至韶山时,日月同辉的人间奇观出现,杜鹃花也提前几月开放,老江慨叹有加。如此这般,给人一种朝圣的感觉,打破这种凝重气氛的,无疑是当地的小贩,他们指着一大堆“毛铜像纪念品”叫卖,不时有游客问:“这个毛主席多少钱?”

周六晚上跟潇湘晨报的两位老兄喝酒。虽是第一次见面,但一见如故。我们喝了许多,也聊了许多。从中国的评论圈,聊到生活,聊到城市等等;S兄有些喝多,说了许多关于自己的经历,也令我非常敬佩其在人生困境中那种矢志不渝。

周日在长沙玩。去了马王堆、天心阁和岳麓书院。马王堆我曾在探索类节目看到专题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气势恢宏。天心阁也不赖。唯一遗憾的是岳麓书院,不是书院不佳,而是我在这里留下了一大遗憾—-当我进入书院前一份钟,我联系上了高中毕业后就没了联系的一位同学,现在好像在长沙读研。我当然希望能见上一面,于是约了在书院门口见面。我进去草草看了几眼,就出来在门口等。一方面可能我老同学住处距离这里远一些,另一方面我们下午5点多的航班,所以,当同事们出来要前往机场的时候,老同学还没赶到。而就在我们的大巴开始启动的时候,同学发短信告诉我:5分钟内赶到。可惜,我不可能在那里等了……这种戏剧性的事件放谁身上都很不爽。从车里看到桔子州、湘江水,没了来的时候那么恬静。不知什么时候能跟这位老同学见上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