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财经到生活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1/31_035802_huangjin.jpg

(1)晚上下班后,觉得有点饿,照例在单位附近的兰州拉面馆吃了碗炒饭。其实自己家里有菜有米,就是懒得做。炒饭端上来,右手拿筷子,左手翻读刚刚下载的财经时报的“黄金十年”的股市论坛。用A4的纸打出来,密密麻麻,都用了18张。嘉宾有以下几位;其中一些问题的争论值得玩味,推荐朋友们看一下。

何 力:《财经时报》社长兼总编辑
王 建: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中国宏观经济协会秘书长
左小蕾: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谭雅玲:中国银行全球金融市场部高级研究员
彭兴韵: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货币理论与货币政策室主任
清 议:经济观察研究院院长、中国国情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今天(1月31日)的21世纪经济报道,也有一个类似的论坛专版,大家也可以学习下。

(2)看了30日联合早报上一则关于香港媒体的评论文章,对香港的媒体市场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成报》欠薪、香港经济日报、苹果日报、壹周刊盈利下滑,免费的《头条日报》气势凶猛,香港商报打造第三份财经报章、星岛环球网模式受关注、《东方》及《苹果》网络版急速扩张……有人指出,未来的大趋势是,印刷的报纸只是向读者提供新闻线索,而电子版(数据库)将成为报纸内容的全部或主体。尽快实现这两个市场的统一,令印刷的报纸与电子报双赢,是香港报业未来走向。

作者易锐民最后一段话说的很到位:香港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本来是最讲求经济利益的商业社会,但偏偏在最没有经济利益的传媒业中,仍是不断有新投资者加入,大家都无非是想在香港争取到“发言权”。

(3)上周知道何帆老师去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今天才想起到起博客逛逛,得以从许多细节,了解这一全球巨人的峰会。不过最好玩的,还是论坛会场中显示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那个测试器:“输入你启程的地点和在达沃斯呆的时间,电脑就能计算出你来达沃斯这趟排放了多少CO2”。何帆老师从北京,到达沃斯,呆4天,显示出的CO2排放量大约为5.03吨当量!

(4)王正鹏老兄是个杂家。既对IT圈很熟悉,又是财经方面的专业人士,同时对历史与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刚看到他的博客上《BIG BROTHER大众文化之道,让受众成为奴隶一样的信徒》一文,仍然为其文字及视角的犀利与张力叫好,特别是张力这一点,是我一直在学习的。去年6月到北京与老王喝茶时得知他要到英国,现在在博客上写对英国电视王牌栏目的感受,看来现在还没有回国。

(5)总喜欢在做完财经新闻与评论方面的工作后,看些随性的文字。比如枕边放本董桥的集子,还有一些文化随笔等。生活就像人的脾气,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刚看到21世纪经济报道生活专栏上一段文字(作者尘翎),感觉特别细腻,有种久违了的感觉:

所谓的城市气质,其实是很微小的细节堆叠起来的印象与感觉。或许是公共建筑的特殊美学,街道的切割方式,行人的表情,车辆的移动,大众餐厅的装潢与味道,看似紊乱却自有共通秩序。城市的文化风景,书店、咖啡店、电影院是三大重要元素。摆在咖啡店里的免费读物,虽说不足左右大局,却真是不能忽略的配角呢。

链接:财经时报“黄金十年”论坛 香港报章不寂寞
何帆与达沃斯论坛 王正鹏博客 尘翎:咖啡店的细节

要做就做畅销书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1/31_022033_jidangsanshinian.jpg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现在卖的如火如荼。俞雷老兄是在去北京出差的飞机上读完的,雪频半夜里也是读的不亦乐乎。每本畅销书的产生都是某个历史时期人们的心态和社会的生态的集中表现,吴的这本书,与《大败局》一样,没让人失望。

也有人对吴的书颇有微词,说他对传媒资源的整合与运用娴熟自如,臭的炒几炒也会有香味。这显然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味道了。其娴熟自如的前提是,自身获得高度的认可。现在大家看到了吴晓波的惬意,却想像不起他搜集资料与伏案笔耕时的艰辛。

三年前吴确定要做中国企业三十年这个选题后,就迅速成立了一个比较紧密的班子,并请了两个助理,一个是媒体资深记者,还有一个是在上海学历史的研究生。前者对市场及游戏规则相对熟悉些,后者因为地处上海,而上海图书馆的资料在国内是比较多的。加上这位女孩子中英文都很好,详尽的资料就可遇也可求了。吴晓波每两周与他的班子碰头开一次会来讨论选题,边想边调整边写,两三年后,《激荡三十年》出炉。

现在经常有人会说,写本书吧。感觉写本书就像撒泡尿一样容易。当然不是不可能,自费出上一两万搞两千本自己自慰一下可以,除此之外还有何用呢。要做就做畅销书,其含义是,要付出巨大的艰辛。去年11月底我回青岛的时候,前往拜访我曾经任教过的一所院校的陈校长,他是沈宏飞父亲的朋友。他讲起印象中的沈宏飞,总是吃饭后,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查阅大量资料,伏案到很晚…这些或许都是我们未曾想过的,我们看到的,是在电视上津津乐道的美食家沈胖子,是用“大熊猫看小电影”等诙谐词语作书名的大作家…

今年下半年,广州两位朋友要开始编著一本书,我是策划人之一。谨以上文所列的人与事,鞭策与激励自己,多从自身找原因,多做些实事,少些浮躁与抱怨。

十年

(1)大学已放寒假,弟弟从北京回到了河南老家,而且正好赶在了腊八傍晚。去年的腊八,我在青岛,一天两次走进一家叫“外婆桥”的粥店,品了个不亦乐乎。今年腊八,在广州王府井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粥店,却只有味道既淡又涩的玉米粥。

(2)周末到商场闲逛,昔日一大学同学来电,让我密切关注下尼日利亚中国石油工作被绑架一事。我们班上的一位同学不久前被派往了尼日利亚,最近发生9位中国人被绑架事件,没有公布9人的名字与身份,大家都为他捏一把汗。希望L君平安无事。

(3)好哥们、摄影记者杨曦让我愈加感动。他如今早出晚归,只为捕捉一个个精彩或震憾的场景。刚才看了他的博客,今天广州发生山火,他一天走在现场。刚才对我说:“终于找到了一点战地的感觉。”真的很佩服这位兄弟。正如他在博客上引用罗伯·罗迅柏格的话一样:“摄影就像切割钻石,若是有所闪失,那就闪失掉了。”

(4)在济济一堂的南方日报迎新春晚会上,一位老兄的诗歌朗诵让台下无数同仁触景生情。诗词内容是讲一个传媒人南北飘泊的情景,南南北北,灵魂在激情与奔波中寻找栖息地…正像我的博客标题一下,“南漂北移”。颇具戏剧性的是,晚会第二天早上,我得到消息,上面有意将我派往北京。我在思量一番后,婉拒。我想在一所城市呆的尽量久一些,直到不得不离开为止。真的不希望那么频繁地南漂北移了。

(5)周末跟同事C君聊天,聊起儿时以及中学时的许多情景,历历在目。之后我们面面相觑,用一句电影流行语自嘲道:“这个社会已经不适合我们了,因为我们太怀旧了”。然而,不管怎么,在阶段性的疲乏与休息之后,我们一定得重新振作起来,为了一个目标不断往前看;遇到瓶颈不可怕,可怕的是像个娘们一样老在那里犹豫不决。

C君不经意翻开其当年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上面赫然写着“一九九七年…”,一晃已十年……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1/29_023913_tongzhishu.jpg

链接: 尼日利亚中国9石油员工遭绑架 杨曦的摄影博客

惊涛大冒险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1/23_173640_maoxian.jpg

电视新闻画面里我们看到过大水肆虐的新奥尔良市区里,有不停穿梭的海岸防卫队海上救难人员舍命救人的场面,安德鲁·戴维斯把这一场景实现成了电影《惊涛大冒险》。

上午去影院看了这一影片,感觉挺棒。特别是影片结尾时,当兰德尔获批退休时,我以为最后的场面要留给杰克去“表演”,去打破记录,结果没想到会是那样,在惊涛骇浪中,又让我们多了一份震憾与感动。推荐朋友们也到影院去看,效果不错。

知识分子精神重建与股市黄金时代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1/23_100906_zhishi.jpg现代中国是一个崇尚批判的社会,知识分子批判制度顽疾,大众批判知识分子的“堕落”。一个批判的怪圈形成,你我各执一辞,互不相让。法国社会学家雷蒙·阿隆对批判的三种描述——技术批判、道德批判、意识形态批判被我们发挥到淋漓尽致。这显然是一种陋习。

西方自由社会早已不把批判当作是有勇气的证明,公众更需要在报纸上找到可以证明他们的不明或需要的论据,而不是人云亦云般牢骚满腹。我们应当从中得到借鉴。这就像当下中国的股市,与其对“疯牛”的风险批判一通,不如切实教给人们寻找真正大牛股的方法。

社会能量不能消耗在制造和回应对认可的需要上。“知识分子”从来都不是一个封闭的概念,非要给具有这样或那样特征的群体冠上知识分子的头衔顶礼膜拜或臭骂一通,都是情绪而为。而一个人要想成为任何形式的公共知识分子,就必须不惧怕被指责为精英主义。

知识分子不可能边缘于财富。而对于实用主义导致的知识分子向权贵折腰或勾结的行为,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曾经发生过。正如中国股市向黄金时代迈进过程中需要得到制度与市场的呵护一样,中国知识分子精神的回归或重塑同样需要一个过程,更需要呵护;呵护不排斥纠错,不等于纵容。我们期待着中国知识分子黄金时代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