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曾子墨、广州大道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2/20_211606_kuang.jpg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2/20_212744_zengzimo.jpg过年了,说点轻松的。前几天翻读蔡澜大师的游记散文《狂有何妨》一书,你肯定想像不到,蔡大师竟然在书中还讲起了黄段子,让你捧腹。前几日讲给同事听,更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蔡澜这个荤段子讲的是一个小男孩儿和一个小女孩在床上玩游戏。玩法是,用自己的手指去触碰对方的肚脐眼。小男孩儿说:我先来!小女孩儿答应了。小男孩儿按照游戏规则开始忙活起来…过了几分钟,小女孩儿有些“不适应”地说:你好像不是碰的我肚脐眼吧?!小男孩儿哈哈大笑:我用的也不是手指呀!

前几天在天河跟牛记L兄,及他女友一起吃饭时,我讲这一段子讲给他们听。讲毕,L兄哈哈大笑,而他女友却面不改色,很为不屑。我正纳闷,她转过头对L兄说:“这有什么好笑的,你不是天天碰嘛!”L兄一下子脸红了,那个尴尬啊…

下午到天河的购书中心看了看,看中了几本书,回来后在当当网上订了,实惠嘛。下面是书单。曾子墨的那本书推荐大家看下,她的职业经历本身就够有特色了。

链接:蔡澜作品 子墨在线

知识分子与人民币时代(《文化人的经济生活》续篇) 29元 1 97% 21.83
试错:中国股市十万个为什么 36元 1 62.78% 22.6
宏观经济学案例 25元 1 79.2% 19.8
大变局与狂书生 26元 1 97% 19.79
新文化与真文人 24元 1 97% 18.33
对冲基金风云录 42元 1 66.67% 28 中国企业商鉴 18元 1 97% 13.77
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上册)(吴晓波/著 珍藏签名本) 35元 1 97% 23.67
图书策划学 38元 1 97% 29.1
墨迹——曾子墨 22元 1 97% 16.49 电视栏目与频道策划研究 36元 1 97% 27.55
写电影剧本的几个问题——经典新读 12 元 75% 8.2

昨天听歌,前年的歌曲《广州大道》被我不经意找了出来,这首歌就像写我们的生活,甚为形象。南方报业集团,就在广州大道中289号。点击下面的链接就能听到FLASH版本:

“鞭炮先生”独乐乐广州

昨晚在珠江新城旁边的头啖汤美食酒家吃年夜饭,瞟了几眼央视的晚会,真是觉得乏善可陈啊。
广州是花城,花市我竟然没有去参观,留了一点遗憾,也留下了与广州再会的机缘。春节后,或许马上就要调到北京工作了。

年夜饭归来,看到零点钟声敲响前,央视几位主持人没词找词、互相抢话、面面相觑的场面,真觉得够难为他们了。春晚已完完全全成为一个机械化的程式。刚看到春晚总导演金越在新浪做客时,这一尴尬场景的解释,可谓越描越黑。

每逢佳节倍思亲。不能回老家过年,偶尔确有一丝孤独感袭来。看着广州街头人烟稀少的冷清,会想起老家的热闹与温馨。老家有一习惯,就是在农历新年零点到来那一秒钟,点燃鞭炮,辞旧迎新。小的时候是父亲点,后来是我点,弟弟大了后,是我给他倒计时,他来点。然今年,少了一位”鞭炮先生“。弟弟晚上发来短信,让我很感动:“哥,虽然咱们不在一起,但心连在一起的;无所谓天南海北了,我还是会像往常一样,到零点点燃除旧迎新的鞭炮的,不过这次成我一个人了;哥,属于咱们的一年就要开始了,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起奋斗吧!”

春晚之外,如今春节另一个符号化的东西是手机短信。祝福与问候,在信息化时代,被群发、批发。千篇一律,乏善可陈。之后,或能记住短信内容之别致,却记不起短信发送人究竟是哪位。我春节还是习惯用电话给前辈与挚友拜年,今年更是学会说不少广州话,蹩脚的表达中,增添了一些情趣。

扫了一下这两天的媒体,我觉得特别好玩的是联合早报与东方早报。联合早报昨日的社论标题为《满怀信心共创新丰年》,颇有中国“新华体”与“人民体”的味道,看看最后一段:“在兴旺的狗年之后,我们迎来的是金猪。回顾过去一年,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份满足感;展望未来,我们更有理由充满期待和信心。让我们随着春天的脚步,迎接姹紫嫣红的明天。”而今日东方早报,头条说的是上海领导班子出席春节团拜会的;标题为《展望新年 上海风雨过后是彩虹》,很有味道。

常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但当客观条件不允许的时候,独乐乐更是有情趣啊,可以或盘点一下,或策划一下来年的一些事,哪怕听歌读书逛街,也挺有趣。男人最大的财富,正是孤独。

链接:春晚总导演金越解释春晚零点差错
联合早报社论:满怀信心共创新丰年
推荐文章:中美反差的房价引发的思考
即时新闻:中小型企业的薪酬水平将首次纳入香港政府的私营企业薪酬趋势调查。调查结果将成为香港公务员是否应加薪的评估标准之一。

向朋友们拜年

春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部委们也不让轻松片刻。人民币汇率再创新高,股市冲上3000点,下午央行又来个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让下午和晚上够折腾的。刚刚才忙完。长期以来马不停蹄,除夕和春节两天,确实应该休息一下了。张华在广州向各位朋友拜个早年,特别是一年来,在传媒和财经方面,给予我许多帮助的朋友,以及06年我的感情遭遇变故时,给我安慰与支持的朋友们。感谢你们!我会更加努力的。春节快乐!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2/16_235936_chunjie.jpg

拉开门徒的拉链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2/15_003943_mentu.jpg“原来一切源自空虚”——我刚又学会了这句粤语,从电影《门徒》中学的。

情人节,与几位朋友一起到正佳看德华的新片《门徒》,“一切关于毒品的真相”——这句宣传语牛啊,用营销学上的话来讲,找到了市场的兴奋点。一些场景更是酷,比如在泰国森林的那些画面,有大象和护毒军队作陪,德华老先生和彦祖小同学美美享受了一番。

导演尔东升说竟然让吴彦祖在影片中说了“价值观”一词,既是严肃的幽默,更是幽默的严肃啊。不过正如老尔所言,我们周围的一些人很低调,很不起眼,却可能是个大英雄或大恶人,这是电影化的真实。

曾到俺的家乡(河南安阳)主演《孔雀》的张静初,与在《门徒》中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我觉得后者更可爱。并不是自己非七十年代生人而对《孔雀》感触甚少,而是觉得在《孔雀》《三峡好人》一类的影片中,导演在应该将精神绷紧的时候绷紧了,而在该欢愉的时候,却仍然绷的很紧,虽可理解成身世决定一笑一颦的经纬度,但有时确实有些造作了。

《门徒》中的败笔有二,一是古天乐的形象。他在影片中的形象是一个良心泯灭、毒瘾极大的吸毒者,然而他自始至终的样子,始终是《宝贝计划》中的形象,如此一来,搞的不伦不类,让我们在应该悲伤的时候,竟然因为他的滑稽而伤不起来;败笔之二,其实也算不上败笔,就是《门徒》仍没走出卧底路线,令人在亲切的熟悉中,有了一丝厌烦,《无间道》之后的《江湖》搞卧底,《伤城》也搞,《门徒》接着搞,卧到何时才是完呢?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刘德华宝刀不老,魅力不减当年,不过大家一如既往更为追崇的,仍是他的那股认真劲,在昨天的首映式上,他竟然说自己以前一直为自己的演技感到自卑,想必此话不是作为噱头为《门徒》制造注意力效应的,而是他的谦虚本性使然。

链接:门徒专题

吴英与徐文荣:同乡不同命的财富寓言

文/东方愚 http://www.cnstock.com/paper_new/html/2007-02/15/content_51997462.htm

2月15日 上海证券报专栏(专栏名称将由“愚者千虑”改为“商业PK堂”,专注于代表性商业人物的PK案例剖析)

还是老的辣。被刑拘的浙江东阳女富豪吴英此刻或许正黯然神伤,而她的老乡——东阳横店的徐文荣,似乎正在一个角落里偷着乐。民企之鱼欲跃龙门,徐文荣选择了“上窜”,吴英选择了“下跳”,事实证明,徐赢了。

徐文荣、徐永安父子执掌的横店集团,与吴英执掌的本色集团,在包装手法上有着相似之处,都比较乐于制造媒体效应,去年“200亿元重建圆明园”的轮番炒作,让横店集团更加“驰名”,而本色集团购买东阳世界贸易城700多个铺位之大手笔的新闻,也于去年而9月上旬出现在东阳日报头版头条位置。

相似的媒体策划,其实为了“同一个梦想”——集资与扩张。而在集资策略上,两者手法则大相径庭。

徐家父子采取的是“上层路线”。横店集团打出重建圆明园的招牌,依靠的是浙江华夏文化发展基金会这一融资平台。这个由浙江省文化厅、民政厅等部门共同推动成立的筹资机构,拉上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共同设立了冠冕堂皇的中国圆明园文物保护专项基金,向海内外公开筹集重建圆明园需要的至少200亿元的资金。

吴英采取的是“平民路线”,向江浙一带的民企老板与公众募集资金。据悉,吴英集资时承诺的利息最高超过月利1角,一些民企小老板,以5分利息向民间借贷,再转借给吴英,图的就是未来的高利息。

遗憾的是,伴随着2月10日深夜东阳政府的一纸公告,女大佬吴英的集资策略即告夭折,当初宣称的融酒店业、家居、建材、广告传媒、娱乐业于一体的“本色一条龙”产业链即告断裂。而徐文荣却稳坐钓鱼台,悠哉悠哉。

中国人向来有当事后诸葛亮和痛打落水狗的嗜好,吴英出事后,人行东阳支行随即声称他们早在去年10月“已对本色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吴英十分注意”、“吴英怎么看都不像正常生意人”,一些管理人士则道貌岸然称,“吴英的策略一开始就有漏洞”,云云。这些行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12年前的女富豪邓斌及新兴公司、3年前的孙大午及大午集团等集资案发后,周围何尝没有站满了“明白人”!

而总是痛斥与批判民间集资等金融制度的缺陷,仿佛也无济于事。在中国特殊的政经环境下,我们从不缺少批判与呼吁,我们缺的是换位思考——既然吴英式的“下跳”之策是下策,那么,徐文荣父子的“上窜”之策就一定是上策吗?

事实上,横店集团及浙江华夏文化发展基金会,打着公益旗号为圆明园及民族感情计的作法,不过是障眼法而已,实为横店集团通过公益基金跑马圈钱的阴谋服务。暂且不论浙江华夏文化发展基金会由徐文荣发起成立并担任理事长之作法之责权不明晰,问题的关键点在于,谁会为这一“公益基金”慷慨解囊?

投资机构显然不可能稀里糊涂地向这一项目烧钱。事先要核算成本与社会效益的慈善基金也不会盲目投入,中国在环保、贫困人口、教育、医疗方面还需大量投入,巴菲特们不可能弱智到把钱投给圆明园这个假景观的地步。再说,在公益资金的募集管理方面有一整套国际惯例。比如由花旗、汇丰这一级别的银行为受托保管人、普华一类的会计师全程监督、审计。现如今徐文荣操控的华夏文化发展基金会虽以公益旗号募集,但200亿的投入、建设必然与横店关联重重。建成后还将以为横店创收为首要任务。这样的模式根本不会被投资人接受。

如此一来,甘愿为重建圆明园埋单的“英雄豪杰”已渐渐清晰,即:横店集团的关联企业、“拉郎配“的国企及银行、甚至政府部门。俗话说,高处不胜寒。但别忘了另一句俗语——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或许在徐文荣们看来,曾一度引起广泛关注的贵州微硬盘项目(多家商业银行累计发放的11.75亿元贷款,就有8.7亿元成了不良贷款),只不过是运气差、动作技术不足够高超而致。

至此为止,徐文荣的老道之处可见一斑,即绝不轻易在法律模糊的民间集资地带行走,而是要行走在“高处”。而这恰恰是女富豪吴英的软肋,即与当地行政部门及银行的关系不够融洽,东阳的金融机构要么不肯放贷给吴英,要么只收不贷,甚至不时讲一些“坏话”出来(人行东阳市支行某科室的负责人言)。

不久前,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撰文《跨越历史的河流》,直言不讳企业树立现实性政治观的重要性。他选择的虞洽卿、荣毅仁与王石三者为民营企业主学习的蓝本,脾气无一不温顺,与政治家关系“择高处立”、 “同心同德,予而不取”。

同为东阳人,命运迥相异。从企业家角度而言,战略无所谓对错,只有优劣之别。吴英战略之劣,在于没有选择“择高处立”,或者欲立而不稳,而徐文荣战略之优,在于选择了“择高处立”,不但立出了模样,甚至携圆明园与民族感情为基石与噱头。

不过,老徐也未必有媒体想像中那么风光。正可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横店集团滚雪球建景区、造噱头招眼球、花大钱引剧组的做法,收益与成本并不成比例。2006年中报显示,横店集团今年上半年盈利能力依然有限,财务费用也有所增加,利息保障能力有所下降,偿债能力仍旧不足。

然而吴徐二人的财富寓言却给了我们鲜活的教训。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中说,最好的企业是善于合作的企业,企业在平坦的世界要学会采取大手笔,使自己扩展的力度更大、速度更快、范围更宽、程度更深。弗里德曼主要谈的是企业与企业、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事实上,在经济急速转轨的中国当下,最先、最应当考虑的合作伙伴是政府,笔者在此前的专栏文章《妥协浮世绘》中曾表达过类似观点。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当鼓励“上窜”狙击“下跳”,而是在权衡哪一种路径更可行、更“安全”。现在看来,似乎只有“上窜”才有可能鹤立鸡群,而“下跳”则可能踏入非法集资的雷区继而被冠上原罪之骂名。我的朋友梅新育每每见到有人大声疾呼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或为民企原罪“开脱”时总是气不打一处来,我能感觉到,他“恨铁不成钢”般的生气中,更透着一丝为民企崛起路径无奈遭遇瓶颈的惋惜。

笔者去年11月在《中国商业评论》撰文称,横店资金链必定断裂。换言之,“上跳”可为缓兵之计,但绝不是长久之策。而对于吴英及本色集团如今之落迫下场,我们最应当密切关注的是本色集团的清产核资进程(先不说行政部门匆匆入主是否合理合法)。曾是中国最大民营企业集团的德隆集团处置后,实业资产大几乎悉数落入了国企口袋。本色集团无德隆之雄厚,但会不会遭德隆之宿命呢?

(张华 2007年情人节下午于南方日报社)

附:之前在上海证券报专栏的商业人物PK文章: 李允成PK尤努斯 黄光裕PK盛宣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