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转移

够落伍的。2007的贺岁片《爱情呼叫转移》,今晚才看。频频捧腹。特别是黄健翔那一段。宁静扮演的女房客来看房,正好遇上黄健翔扮演的售楼先生,宁静便直呼其名地问他:“健翔,你是哪个圈子的?体育圈的?娱乐圈的?”黄健翔则摇头表示都不是,“我现在要进军房地产圈了!”

我觉得这个时候韩寒同学应该出来客串下,“什么坛到最后都是祭坛,什么圈儿到最后都是花圈儿!”

累了的时候看看电影真是好。清明没过,广州已开始过起了夏天,今日25度,但感觉实际温度有30度,街上穿短袖和短裙的靓仔靓女多了起来。海南现在是33度喽。周四出发,自费到海南旅游。四天三晚,海口、兴隆、三亚三个地方,机票酒店全包,共998元,还挺划算吧哈。

下一个:罗纳尔多·阿拉尼卡

http://img114.pp.sohu.com/images/blog/2007/3/26/4/26/11221c561ed.png上证报上的PK专栏最近一篇是写宗庆后与鲁冠球,话题是外资并购,这一篇的难度超出我的想像,光资料检索就花了一周时间,文章最后出来后,虽轮廓基本清晰,但个人感觉瑕疵依然多多,最主要的基过于技术上分析很少,比如万向钱潮(000559),进入3月以来涨幅近60%。这些欠缺,以后仍需向各方面特别是资本分析师朋友与老师们请教。

下一篇PK文章,初步选定的人物,是托马斯·弗里德曼与罗纳尔多·阿拉尼卡。托马斯·弗里德曼作为《纽约时报》最牛气的专栏作家之一,曾三次赢得普利策奖,显然要比商业分析师罗纳尔多·阿拉尼卡名气大的多,但你又不得不承认,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中,情绪化词藻不胜枚举;先前从网上看了罗纳尔多·阿拉尼卡《世界是平的吗?》片段,觉得许多地方正好弥补了托马斯的一些瑕疵。拿他们俩PK,穿插当下中国经济变革一些特殊的微观景象,我觉得应该是比较好玩的。

今晚在网上看了我的朋友、《国际航空报》总编李礼关于窄化媒体的一个演讲,你不会有质疑,就像你在乘坐广州地铁时,看到《羊城地铁报》疯狂地受欢迎时,你会更加认同窄化的威力,甚至扯远一点,会觉得江南春这佬贼聪明。然而并不是现在所有的窄化的媒体都活的很滋润,其中涉及到的问题很多,但有一条,若以渠道为王而一叶障目,同样可能得不偿失。

所以深夜看到陈春花老师在《销售与市场》上的一个文章时,比较受触动。她在 《控制终端,一定是错误的方向》中,驳斥了家电业的一些自我欣赏与满足的营销之道。她的语言很直白,但包含的意思却给人不小启发。“顾客既没有跟随产品制造商,也没有跟随服务零售商,顾客只是顾客,顾客是在顾客自己那里。”

可以说,只有左右兼听并加以分辨,才能让自己的知识面和思维体系更稳固,稳固未必要求厚度有多高,剥掉许多谬误的东西,反可能更加稳固。这也是在上证报写人物PK专栏最大的感受。见报的文章自然仍有很大欠缺,但在思考或证明的过程中,感觉收获非常大。这种积累的过程让自己受益匪浅。

我觉得这是一个幸运的年代,读书、思考、调查、碰撞、写字,是个快乐的过程,当你沉醉其中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这个时候你可能也会很是狂狷,或压抑,然后事后你会发现,正是在安静的书桌前或壁灯下的这种狂狷与压抑,常常使自己豁然开朗。

在网络时代,最可怕的东西就是自我膨胀的情绪,当把深夜里独自的狂狷或压抑,利用传媒与网络途径自主地去散播并乐此不疲时,性质就完全变了。想着得到认同、理解(哗众取宠、自我炒作者不值一提),其结果往往适得其反。比如现在的房地产问题的争论,现在几乎完全被浮躁、娱乐、功利这三个毒瘤给侵蚀了,这是一种可怕的迹象。

昨天出版的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杂志,封面策划也是房地产问题,多花些精力读一篇好文章,比让情绪化火焰烧上十天的收获都要大。扯远了。

链接: 阿拉尼卡:《世界是平的吗?》
李礼:航空市场的窄众媒体运作思路
陈春花:控制终端,一定是错误的方向 《销售与市场》杂志
《经济学人》最新一期电驴下载
我的PK专栏

http://img.verycd.com/posts/0703/post-342195-1174792841.jpg

新订书单

当当网
编号 货品号 商品名称 原价 订购数量 折扣 销售价
1 9167340 历史的底稿: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II 25元 1 50% 12.5
2 9218519 股殇 48元 1 68.12% 32.7
3 9238561 世界是平的吗?:与弗里德慢《世界是平的》针锋相对的观点 24.8元 1 95% 17.96
4 9243890 成长企业股权融资:操作与案例 36元 1 95% 26.98
5 9255443 小公司筹钱必读:轻松融资42招 19.8元 1 95% 12.83
6 9257946 在金融业的现场 45元 1 95% 33.82
7 9261727 香港金融业百年 48元 1 95% 36.01
8 9262625 在崛起与衰退之间:一个日本学者对中国改革开放的思考 28元 1 95% 21
9 9262847 中国企业病 22元 1 95% 16.53
10 9262925 古今人物逍遥游 32元 1 95% 24.04

《历史的底稿》是“补”的,前年只买了张鸣老师的《历史的坏脾气》,看了个不亦乐乎,而《历史的底稿》当时没买。今晚到中山大学旁边的“学而优”书店转了转,人气仍然是那么旺,买了本《基金经理》回来,跟《股殇》一道,晚上有小说可看了。

宗庆后与鲁冠球:一样担忧 两种心境

东方愚 3月24日 上海证券报专栏 http://www.cnstock.com/paper_new/html/2007-03/24/content_52429568.htm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3/24_043258_lu.jpg有两位“互不相干”的浙江老乡较劲较到了人民大会堂——娃哈哈掌门人宗庆后与万向掌门人鲁冠球。在今年两会上,这两位同为62岁的花甲老将,对外资并购的看法截然相左、针锋相对。

宗老先生厉声建议对外资恶意或垄断性并购进行严格审查与限制,他为一些行业龙头、骨干企业被外资吞并或控股而忧心忡忡;而鲁老先生则潇洒地多:“如果自身实力不够,那就被收购嘛”,他认为对潮涌的外资设限或打压是无济于事的,应该靠双方的“融合”来实现“双赢”。

屁股决定脑袋。鲁冠球之所以如此“嚣张”,一方面是因为他财大气粗,2006年万向营收逾300亿元,创造了自1969年以来连续150个月无亏损的奇迹(娃哈哈同期的营收为187亿元)。更重要的是,万向本身更是“外资”——万向营销网络覆盖50多个国家和地区,至今年3月初,万向已收购了18家海外企,如今更是向“中国万向控股”之投资公司方向发展,据传它将收购福持汽车的零部件业务。

娃哈哈业务主要在国内,出口额度很少,也曾想着腾点“闲钱”在国内搞大手笔的投资,但总是不尽如人意。比如宗庆后曾在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能源梦想,在他的设想中,快速消费品始终难以“大上加大”,而如果尝试石油等能源领域,“10年后娃哈哈的销售额也许就是1000亿”,然而就在3月初,经宗庆后证实,娃哈哈放弃了向石油领域扩张的计划。

胎死腹中或不足惜。令宗庆后压抑的是,娃哈哈受外资挤兑之势越来越严峻,去年年底,法国达能与蒙牛乳业成立合资公司,引得大摩、英联和高盛联合注购太子奶,今年2月23日,达能又宣布在汇源果汗IPO时行使优先认购权,增持后者股份至24.32%。有人戏称,宗老先生最“恨”的人中必有达能亚太区总裁范易谋。

鲁冠球的“得意”,还在于他是“顺势而为”,在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鲁冠球的快感溢于言表:“我们走出去配置中国的资源,所以(政府)鼓励我们走出去”;诚如斯言,现在浙江、广东等地大力鼓励民企到海外掘金,商务部在不久前更是宣布对开拓海外市场的中小企业以无偿资助;而宗庆后建设对外资并购设限,虽亦是“大势”,但此大势非彼大势也。

商务部等部委虽磨刀霍霍向外资,大有严查厉限之意,但在实际操作并不能给人以肯定的预期。而薄熙来部长最近对外资的表态似有微妙转变——明言外资并购是“一个重要方式,也是一个好的方式”。在态度有所转变的队伍中,更有地方政府的影子。去年苏泊尔并购案发生时,浙江政府表示高度关注,省发改委对外资并购发出预警,而今年两会期间,浙江副省长金德水话峰一转称:“外资并购属市场行为,浙江政府不会加以干预”。

这话无疑会便宗庆后“难过”。不过或许他也明白,虽然随着凯雷与徐工3月16日签定的一纸协议,凯雷作出妥协,并让出了控股权。但与其认为凯雷是在“屈膝”,不如说它是在搞迂回战术,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房地产市场上限外令“越限越松”(截止今年2月,大摩、美林国际等私蓦基金对中国房地产的投资额已达42亿元)告诉我们,外资绝非一纸协议或三条五条政策就能限得住的,而这也恰是鲁冠球的见解。

宗庆后的第二点担心更在于,将来有一天娃哈哈如果招架不住达能等外资力量的攻击与胁迫,那么自身的利益是否能得到切实保障,从1987年至今整个20年的操劳能否至少“收支平衡”?这便涉及到娃哈哈的股权结构。宗庆后在娃哈哈集团中扮演了三个角色:国资背景的职业经理人、民资背景的企业家、合资背景的公司高管。这种复杂而特殊的股权结构至少牵涉到了杭州政府、娃哈哈、法国达能三方主体。健力宝的宿命会不会在娃哈哈上演?

浙江民营企业家子女接班问题为各界所关注。鲁冠球已将儿子鲁伟鼎扶上了总经理与CEO的宝座,让其大刀阔斧施展才技。而“宗庆后将传位其女宗馥莉”的消息被媒体炒了一轮又一轮,25岁的宗馥莉虽掌管娃哈哈旗下日化、童装等多家分公司。但由于娃哈哈股权结构的复杂性,能否接班仍难揣测。在我看来,宗庆后将女儿推到前台后却对女儿接班问题三缄其口,这其实是一种先声夺人、欲擒故纵的策略。

然而鲁氏父子也未必也真有那么潇洒,去年12月18日,得知美国德尔司公司决定将其72%股权出售给美国一家私人投资集团时,被鲁冠球称为万向开拓海外市场一次“最好的机会”随之华丽转身。坊间更是传言万向集团在北美业务已陷入巨亏,鲁伟鼎对此也是讳莫如深。在国内,万向在整合产业链时,于资本市场接受遭到竞争对手的狙击。最“疼痛”的一次莫过于2004年德隆系崩盘时,万向集团重组湘火炬成功就在眼前,却被潍柴动力这一同国企分拆出来的上市公司横刀夺爱。

可以说,宗庆后与鲁冠球的欢笑与痛楚,是当下中国经济转轨乐谱上两个最为鲜活的代表性音符。前者在本土市场见外资山雨欲来,急匆匆提议严格审查、限制外资并购龙头企业背后,是宗庆后为股权结构复杂的娃哈哈前途的担忧,后者在本土市场受彪悍的国企力量挤兑,探索出一条海外并购大道,看似是阳光坦途,实却荆棘丛生——与其说鲁冠球反对“限外”源于对目前中国经济转轨有着“清醒”的现实认识,不如说他更是在给万向这一有千般雄心万般胃口的“并购大鳄”打气。

从这一角度来看,宗鲁二位老将虽然分别站在并购大桥的两端,心境亦不同,但他们却为“同道中人”,不同言语与行动,映射的都是多桀年代民企为将来变革及命运的忧虑。国有企业与外资在市场资源及游戏博弈中的竞争地位与收益越来越高,2006年共有54家海外私募基金在中国内地设立了办事处;去年年底,国资委明确声称将加强对装备制造、汽车、科技等行业的控制力度。中国现在落地的改革策略,正演进为以培育一批国有背景的大型企业集团和加强国有经济的竞争地位为主(以求与外资搞衡),而以发展民营经济为辅。

有数据表明,自2002年以来,我国民企平均利润率逐年下降,亏损企业数量连年上升。有必要提及的是,美国及德国最近都出台系列新政策,对外资并购交易加以限制,其中德国财政部的一项做法是,提高收购亏损企业时税收减免的标准,此举旨在保护本国中小企业的利益。想必宗庆后鲁冠球都会为此感到郁闷,前者为我国不及德国对本土企业的呵护而叹息,后者为自己将来在德国的并购受阻表示担忧。

经济学家吴敬琏3年前在上海一次论坛上语出惊人:“(中国)发生金融危机不是幻象,而是现实危险”,他指的是国企在产业及证券市场上得尽天时地利人和,“政府托市、企业圈钱”给中国经济埋下了重大隐患,于是他呼吁,“对外开放前,先对内开放”。三年来,徐滇庆、尹明善等学界及企业界人士频频为民企融资而呼喊,但现实的改良与改进又是何等艰难;

在这样一种现实中,以宗庆后与鲁冠球为代表的浙商,胆子虽大,但同时愈加谨小慎微。娃哈哈集团事无巨细,宗庆后都会过问一二;近些年万向投资部提交给鲁冠球的投资计划书,通过几率微乎其微,甚至一些鲁伟鼎认为很成熟的项目,老爷子也常在最后一秒行使至关重要的否决权。浸淫在这种谨慎里面的,是他们对企业及自身未来命运的忧虑。毕竟,不是谁都能像黄光裕一样“神通广大”,陷入信贷门却有惊无险,3月20日国美又与美国投行贝尔斯登(BSCN)联手组建了一项5亿美元的私募基金,剑指家电之外的零售业,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自造了一个概念——乌龟型企业家——有一张坚硬的外壳,经受过频繁敲打,“有的壳被敲瘪了,有的乌龟被敲晕了,过了一会又醒过来了,有的壳很硬,重锤也敲不碎它…”饱经沧桑的宗庆后与鲁冠球的“壳”显然用再重的锤也敲不碎,只是不知道,在这一次暴风骤雨、形式与内容不尽相同的经济转轨中,如果他们一旦被敲“晕”了,还能不能醒过来,醒过来之后,会不会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关于“11名学者联名声援:迫使易宪容辞职 妨碍学术自由”的声明

(1)我不是什么学者,对“平民经济研究社”未经本人同意,加上本人的名义并称“联名声援易宪容”的行为表示愤怒。

(2)对“平民经济研究社”这一组织的相关负责人未经本人同意、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主观臆断本人的观点表示愤怒。

(3)对私自利用本人肖像制作成各种图片的个人与媒体,表示谴责。

(3)建议有关媒体在转载或采访相关事宜与内容时,不要偏听偏信,在炒作的基础上轮番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