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版

http://photocdn.sohu.com/20051027/Img240608284.jpg

不久日报将增投上市公司版,我可能调作这一版的编辑。以后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都要与上市公司及相关机构打交道了。

刚商量了要做实盘赛、机构专栏、红黑榜、财经博客、人物访谈等栏目。压力很大,但我想,是挑战同时也是机会。

至少空间比较大,栏目可以不断修正,可以大胆去想去做,形式与内容都可突破原先的囹圄。我将十分努力,也会倍加珍惜这机会。也希望朋友们多支持,也可考虑合作。

再次推荐 湖南投资(000548)。

学拉丁舞

(1)跟朋友在MSN上聊天,听到他说一件很惊奇的事情的时候,我想说“老天!”于是打了三个字母——GDP——本应打“GOD”的,职业习惯,竟然打成了GDP,真是脸红。

(2)股市最近震荡的厉害,震荡最主要的原因,莫过于各种传闻。统计局刚为CPI解了围,现在又传出人民日报的社论说要打压股市,这无疑是有人故意在设套——想一下,政府怎么可能在黄金周前给老百姓泼冷水?格力斯潘曾半严肃半玩笑地说过,“圣诞,上帝不允许加息”;放在中国,用形而上的话来讲,黄金周前加息显然不符合“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要求。总之我是看多的,现在仍是满仓。推荐股票:原水股份、湖南投资。

编造人民日报社论的哥们真是天才。竟然引经据典,拿出199612月15日、16日,《人民日报》连续两篇关于股市的社论《正确认识当前的股市》、《坚定信心规范发展》来唬人,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好玩的是,这个伪社论还指出11年前的社论导致沪指四天暴跌接近30%,这无疑是说,同志们,回头是岸啊。好玩,哈哈。

(3)晚上在广州和佛山搭界的地方与朋友喝茶,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广东,特别是这种泛珠三角的格局,包括香港和澳门,大家仿佛都是在一个院子里玩的,到哪里距离都不远,很亲切,而南方人又比较务实。

(4)朋友送了一张舞蹈培训班的票,可全程免费学拉丁舞。明天就要开第一课了,听说男少女多,哈哈。晚上俺查了一些拉丁舞的基础知识与技巧,明天要用啦。拉丁舞很彪悍,很难学,但我喜欢这种彪悍;退一步来讲,彪悍不出品质,至少能将身上的膘肉给甩去十斤八斤吧,哈。生活乐趣多多,我们生活在这个年代真的好幸福。

链接:拉丁舞的5个舞种:伦巴、恰恰恰、桑巴、斗牛舞和牛仔舞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4/26_032130_lading.jpg

照片上的小帅哥可不是我,我没那么苗条的 [razz]

八卦财经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4/25_025301_11.jpg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4/25_025314_12.jpg好累啊,今晚跟几个哥们打牌的时候,不约而同感慨最近的状态。

其实最近很懒,从上海回来后,我基本没干什么活,像蔡澜说的一样,人生就是吃吃喝喝,好不容易周一晚上跑到中大去听微软全球副总裁的讲座,结果全场英文,我听了一知半解。想想两三年前还曾做陪同翻译带外商到长三角考察,现在却听不懂一场面对大学生的报告,真是脸红啊。

于是乎,仍是吃吃喝喝。今天晚饭毕,与L兄说,散步去?问:到哪儿?答:要不“考察”一下杨箕村?

杨箕村是南方报业集团北边的一个城中村,我们在南边的五羊新城小区,虽然离的近,但基本上不过去,主要是那边太脏太乱治安又差。今晚我们饶有兴趣,就去了。结果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转出来,拐来拐去的胡同没有尽头,到处是出租屋里的人声鼎沸。“考察”过程中,两个反差极大的场景,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一是如你所知,杨箕村的站街女真是够多,你如果走的慢,她能把你拉进屋;另一场景你可能想像不到,在一个路灯下,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子,拿着课本,在读英语,我听了几句,发音还挺标准。

这就是生活,一切为了生存。在城中村里面,一切关于财经的高谈阔论,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站街女不会关心汇率,而只关心能不能拉到客、小费能不能高点再高点。同样,在城中村里面,一切关于爱情的风花雪月,都显得那么平淡无奇;恋人们不关心名牌,而只关心以后能不能少加班、加班费能不能按时按里拿到手。

一激动,我想,我以后要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些专栏性的文字,就叫“风月财经”,我把它简约地解释为——不装B的财经,很形象,很直观,很有切肤之感的财经杂文。这样好玩性,也更真实些。

既然如此八卦,我又想起了去年我就一直想业余搞的另一门八卦东东。就是当初人民币汇率破八的时候,我有一天蹲在厕所的时候突发奇想,要搞“音乐财经”。何意?比如,人民币汇率破八了,我可以模仿刘德华的《男人哭吧不是罪》,填写歌词为《汇率破八不是罪》,用最直白,也最通俗但很有趣、幽默的语句,唱出人民币升值给百姓生活带来的利弊,诸如此类。以后有相关的重要的财经事件,都可找到适合的歌曲,我们改写歌词、重唱,产品可以搞成播客形式,甚至制成彩铃……这或许比那些冠冕堂皇的专家评论更好玩,也更受欢迎。

作为音乐财经这一项业余爱好,去年的时候我们就搞了一个Team,有财经方面的,有音乐方面的,还有一网络方面的朋友,结果因为当时都太忙而搁浅了,现在我们正重拾刀斧,第一首曲子五一后不久就会出炉。

一切都是八卦,一切为了好玩。我们常批评如今的新闻都娱乐化了,财经新闻也都娱乐化了。事实上,娱乐化本身没有错,错的是娱乐的无聊,娱乐的低级啊。“风月财经”和“音乐财经”,我们未必能做的多高级,但一定会做的很有品位。

哈,见笑了,逛了个城中村,回来唠叨这么一大通。不过俺们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加盟啊,特别是音乐财经这一块,共切磋共碰撞啊,反正谁都有无聊的时候。可在这里留言,或发邮件到我MSN信箱,qdzhanghua@hotmail.com。嘿嘿。

邹涛的去留不是一个真问题

东方愚
?
“不买房运动”再起波澜。据媒体报道,早在去年发起这项运动的深圳市民邹涛,近日决定转让自己在深圳的财产,并“返回家乡湖南邵阳以务农为生”。这一事件一时间引起了强烈的关注,许多支持“不买房运动”的民众们纷纷表示遗憾,还有人甚至发出了“谁是下一个邹涛”的呼吁。

支持者的心态不言自喻,当政府治理房价虚涨收效甚微,甚至“越调控涨的越快”的情形下,想着自下而上地发起集体性的不买房运动,来抵制或是震慑房地产商。但这种想法显然是一厢情愿的。先不说集体行动能不能组织起来,组织起来后会不会心往一处使,你何时见过房地产商对草根的行动表示过忧虑?

更重要的是,虽然“不买房运动”有大量的积极拥护者,但这类群体,却未必是“邹涛们”所真正希望响应其倡议的群体。特别是在网络上,反响最为强烈的,要么是购买力尚可但情绪化的网友,要么是没有半点购房能力的网友,把响应这一运动当成了发私愤的通道。相反,有些许或三成以上购买能力的民众,往往不会太过投入类似活动,而是考虑所在城市哪一个小区的房子性价比比较高,诸如此类。

所以我们看到,即使官方发布的数据称广州3月份房价降了几百块,仍然引起了相当的质疑,最为通俗的质疑是,低价房多卖出一些,均价自然下来了,但均价不能笼统说成是“房价”。人们似乎没有理由相信,房价会突然降下来,而且是以最快的速度。无独有偶,在日前的博鏊论坛上,房地产商任志强再一次提到,政府不可能把房价压下来的——他显然说的是大实话。

可见,民间的“不买房运动”可以作为表达自己愤怒的机会,但绝不可能对真实的市场供需起到丁点刺激或调节作用,即使最近关于邹涛要彻底放弃“不买房运动”的消息不是炒作,邹涛的去留也不是一个真问题。而个别官员对民众发出“不买房运动”的呼吁,则未免有政绩色彩在里面,数据由官方发布,统计方法又不健全,难免有一些众所周知的枝节行为发生。

现在的情形已很明朗,民众心理预期仍然是看涨房价。而国家统计局最近在公布一季度宏观经济运行数据时,姿态明显,虽然提示经济有过热的危险,但同时更认为“宏观调控措施不宜过大”,这无疑给房地产投资者吃了一个定心丸,而对普通的有购房需求的民众来言,显然不是好消息。

俗话说,穷则思变。买房没钱,于是想着投资股市,赚个首付再说。这是现如今许多小股民的心态。一些民众把之前响应“不买房运动”的时间,和批评地产商潘石屹、任志强的精力,挪到股市上。这自然无可厚非,从一定程度来讲是“理性的”。问题就在于,证券市场游戏规则的不明朗和一夜暴富的故事,让更多的小股民产生了盲从心理,以至于把在股市上赚得的纸上宝贵,等于于买房所要交的真金白银。

这并不是说不赞同购房者炒股,在大蓝筹排队上市,和外资并购如潮如涌的背景下,中国股市所肩负的责任显然不会令拿买房钱炒股的民众太过失望。而是说,当普通民众仍然“望房兴叹”的背景下,政府部门开拓更多的投资渠道,引导人们理性投资,同时采取有效方式驱散假消息泛滥等投机元素;而民众自然也应有相应的风险意识,特别是在股市上,牛市不等于没有输者,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了。

从乌托邦式的“不买房运动”扯到一路飘红的股市,无疑想表达的是,热衷于情绪化和没有根基的集体行动,是一种陋习;邹涛是去是留、下一个邹涛是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为买房而去筹措资金的渠道是不是畅通,有没有一个引航者,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的。

(4月23日下午草草写于南方日报社)

红包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4/23_023118_du.jpg一份报纸的采访部主任在自家报纸上赫然写下一篇近似宣言的文章《我们拒收红包》,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正常的反应是“不会是中国的报纸吧?”猜对了,这是4月22日,马来西亚《星州日报》上的一篇短文,作者是星州日报在印尼的采访部的主任陈莉莉。

可能在中国读者看来,陈文最后“身為星洲日報的記者,決不讓金錢腐蝕新聞專業操守和道德,更不能讓星洲日報的信譽因我們的貪小便宜而招損。”的信誓旦旦状,显得有些“逗”。但换个角度来想,敢于在报纸上如此承诺,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尽管就像陈在文中提到,有印尼本土记者告诉她,送红包是說明“印尼華社的文化”,让她遵守,但她还是做出了拒收的承诺,并且是作为一个团体的代表发出的声音。

没有人会认为陈莉莉是在装B;就算是在装B,在中国,也没有任何一家报纸,有胆量如此装B。

这使我想起了最近我的浙江横店之行。因为在专栏文章中质疑横店集团的资金链,被他们高层看到而邀请我过去“看看真实的横店”。去之前朋友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要经得起金钱与美女的诱惑啊”。从横店回来后,有不了解我脾性的网友,看到我在博客上没怎么提及横店的问题,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我是不是被人家用红包给“堵住了嘴”。这显然很荒唐,我虽然不会像陈莉莉一样慷慨激昂,但轻重缓急还是非常明白的。对于成长中的年轻人来讲,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品格和能力得到你的“对手”,特别是力量悬殊的对手的尊重更值得欣慰的了。

在横店呆了一天半,除了到影视城草草参观了几眼后,其它时间就在宾馆呆着(当晚还针对娃哈哈事件写了《宗庆后面临四种选择》一文 ),期间与横店集团负责资本运作的副总裁徐文财老师(集团中层和普通员工对其的称呼,因为他之前在浙江大学教书的时候就曾来横店做报告,人们习惯了称他为徐老师)交流了两个多小时。徐文财是学者下海,虽然现在是风云人物,但仍然有学者的影子——直率、朴实,所以交流就显得很务实。包括横店现在正在上马的一般民企无法企及的军工项目,他都一一相告。

令我欣慰的是,我之前在文章中质疑横店集团“200亿重建圆明园”之资本运作,所做的分析是对的。这也是我在与徐交流时,他唯一避开的话题,不过他说了一句,但恰恰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句,就是重建圆明园所用的地,到现在都还没批下来。

之所以没有再就横店集团撰文做案例分析,是因为现在做的一些技术分析,还不到位,我肯定还会写的,个人认为,横店集团运作手法的特殊性,从一定程度比娃哈哈还具有代表性,借鉴多多,阴霾亦不少。不过此此横店之行,无论横店集团的高层,还是普通职员,给我的印象均是务实、干脆。有朋友说,之所以他们没有试着送红包,是因为觉得我不是那种对红包感冒的人。我想不排除这种可能,毕竟大家都有个试探的心理在。

不扯了。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与朋友们互励共勉,多读书,多读好书,学会鉴别好书。这几天在完成此前搁浅的一个工作,就是对比《世界是平的》《世界是平的吗?》写个PK性质的书评,仍放上海证券报专栏上。五一期间玩乐之余,要读一下《香港金融业百年》。一是全面了解一下香港金融业。二是熟悉一下作者—冯邦彦。书买来后才发现冯是暨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不禁窃喜,五一回来后,一定要到暨南大学“采了他”——作一人物专访。

链接:陳莉莉:我們拒收紅包 冯邦彦:香港金融业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