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要止疯更要反恐

东方愚 国际航空报专栏

http://cimg2.163.com/cnews/2007/5/31/2007053108475652d37.jpg

股市的“五卅惨案”,惨不忍睹。小股民们股票账户上的数字,突突地往下掉,像是被抽血割肉,心疼啊。数字游戏像最近几天这样玩的,近两年还是第一次。如果站在宏观面上看,也不过是次“正常”的调整,股指疯涨、垃圾股被爆炒,总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就调整的手段来说,确实匪夷所思。财政部几天前辟谣就没听说要加印花税,29日半夜里又突发通知说第二天开始上调!

不能不提的是,在股市“4.19”大跌的时候,同样也是统计局轻轻地“涮”了股民们一把,发布CPI数据时“出尔反尔”,为的就是为当天的股市大跌温柔止慌。时间过了刚40天,财政部杀了个“回马枪”。

转变的是态度,不变的,是浸淫在这些行为中的鲜明的“政策市”特征。有人说这是不得已而为之,或以温柔之举平抑恐慌,或以猛烈措施来狙击疯狂。此言不无道理。并且短期来说,效果还真是明显,比如5月31日蓝筹股飘红,而垃圾股仍然无力抬头。但长期来说,这种调控行为却可能将最想关爱的人给伤了,而让想压制的对象给溜之大吉!

比如“五卅行情”,两市900多支股票被钉死在跌停板上,这或许是很好的“风险教育”方式。但是连续来几个跌停,就能震慑住投机吗?就能让内幕交易止步吗?不能。昨日好多股民感慨,还是投资绩优股好啊。这种感慨能持续很久吗?未必。中国股市的发展史证明,如果不能治标又治本,那么在大牛市中,涨的最快、投机最疯狂的,仍然是题材股和消息股。

如何治标又治本,这恐怕是个令高层都发难的宏大课题。从一些细节上来讲,暗箱操作、内幕交易的源头在哪里?套用一句俗语来说,羊毛出在羊身上,证监会立案调查、罚款、设限,都不能阻止杭箫钢构型股票的疯狂蹿升,个中的原因不言自明。证监会最近通告了广发证券借芝壳吉林敖东、延边公路涉嫌内幕交易事件的处理结果,有业内人士调侃称这是“利好”,就是说此事到此为止,不再继续追究其他人啦,此间的隐喻同样值得玩味。

政策市最大的陈弊是,在改变人们心理预期的同时,刺激并放大了人们疯狂或恐慌的心理。“4.20”是疯狂,“5.30”是恐慌。疯狂能将利好放大一百倍,同样恐慌能导致杞人忧天。比如前两天,一些中小散户几近“闻风丧胆”,纷纷抛盘。孰不知QFII们等的就是这一刻,好从暴跌行情中事半攻倍地“捡便宜”!

政策市中中小股民只有充当“玩偶”的份儿,这简直是条铁律。既然从政策市中得不到“稳定”的信心,那么在暴跌的时候,似乎也不能太过自己吓自己了。“五卅行情”确实警示我们应该重新思考投资策略了,但是万不必因为暴跌而夜不能寐、股不敢碰;形象一点讲,我们应当学会“自我反恐”。

有消息称,上调印花税的政策出台前,政府社保、房屋基金等,已悄然撤出,为的是不受冲击。此言如果为实,势必令监管层的公信力大打折扣,此言即使为虚,至少也证明政府决策与颁布的程序有失偏颇。毫无疑问,这都是“政策市”留下的阴影。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中说“美国仍将胜出”,理由是美国的信任度高,“人们可以依赖某些规则和原则框架来管理他们的个人和商务生活”。相比而言,由于缺乏信任,中国的资本市场充斥着内幕交易和谎言。小股民们永远是最受伤害的,特别是那些心理承受能力差而又不懂得自我“反恐”的民众,充当“炮灰”的路依然漫长,这绝不只是他们一个群体的悲哀。

讲座预告(广州)

儿童节(周五)下午的两个讲座预告,发到这里,在广州、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起去听一下。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5/29_085037_hang.jpg主题一:资本市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扮演的角色
(The Role of Capital Market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主讲人:黄朝翰教授(Prof. John Wong)

演讲嘉宾简介:黄朝翰教授,1939年生于广东。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学术所长。1990-1996年 期间曾任新加坡东亚政治经济研究所所长。1962年获香 港大学文学荣誉学士,1966年获英国伦敦大学博士。 1966-1971年执教于香港大学经济系。 1971-1990年任教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曾任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东盟客座教授,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耶鲁大学经济成长研究中心、英国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担任客座研究员,美国史丹佛大学任访问学者。1970年以来曾在国外50多所大学和研究机构作学术专题演讲,参加过200多个欧美亚太各国举办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担任联合国亚太社会经济组织、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国际劳工组织、亚洲生产力组织、亚太发展研究中心、亚洲发展银行、巴黎国际商会等多个国际组织顾问。

主题二:从东亚经验看中国目前股热

主讲人:杨沐博士

演讲嘉宾简介:杨沐博士,1946年生于江苏,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访问高级研究员,主要研究中国经济、中国金融市场、中国产业竞争力、企业购并等。1981年在比利时鲁汶大学获MBA学位。1982-1988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1988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获经济学博士学位。作为当时国内著名青年经济学家,参与马洪、吴敬琏等组织的国家改革和经济政策研究,主要研究新技术革命、工业发展战略、产业政策、国有企业改革。论文《全面正确地执行外向发展战略》1988年获孙冶方经济学奖。1988年由三联书店出版专著《产业政策研究》。1989-1992年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92年以来先后担任新加坡东亚政治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瑞士联合银行(UBS)新加坡分行高级经理、新加坡申新国际有限公司总经理、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办硅湖大学执行校长、香港裕兴科技首席执行官(CEO)、香港上市公司裕兴电脑副总裁、上海法国欧罗福集团常务副总裁等。

时 间:2007年6月1日(星期五)15:00-17:30
地 点:中山大学管理学院M201

疯狂的美的

http://photo6.hexun.com/p/2007/0527/99752/b_3924F91B4C96A70901B2F9514C64578E.jpg

上面这张图片是昨晚上班的时候,我让美编制作的,同时配的图片说明是:美的电器(000527.SZ)一路蹿升的股价背后是董事局主席何享健复杂的心情。

然后最后上版的时候,何享健的“人头”还是被领导撤了下来,图片说明也做相应修改。情有可缘,美的是我们的主要客户之一。

美的的股价今年以来已暴涨了300%以上,听说高层如今四处公关,试图通过传媒的途径,让中小股民明白:股价暴涨是因为业绩好,是“市场行为”。

此举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一两个月再拉到70元?80元?100元?
————————————————————————————————————

不过今年的大行情格局是不会变的,这一点我比较认同。周六我们请大成基金的投资部副总监、基金景宏的基金经理刘明(下图)来“南方财富大讲堂”为股民们做了一场报告,他也持相同观点。

我们的上市公司版6月5号正式开张,我做编辑,希望朋友们多支持、多指点,也期待不同形式的合作。

http://photo6.hexun.com/p/2007/0527/99752/b_81EE16DD0B6A166BF314F11E9E445944.jpg

梁静茹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5/24_184827_11.jpg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5/24_184855_12.jpg

下午,我们跑经济线的摄影记者在中华广场,给MOTO全球总裁布朗先生拍完照后,看到其它年轻的记者蜂涌着在采访一个年轻女子,问我:这女孩儿是谁啊,大家都在拍她作甚?!

惊愕。看来30岁以上的人,对梁静茹要么“相对陌生”,要么“绝对陌生”。她化妆浓了些,不过气质不错,可能还沉浸在前几天在红馆演唱会的兴奋中。听她说,可能马上要拍电影和电视剧。

MOTO全球总裁布朗先生的镜头全让静茹同学给抢去了。不过布朗显然丝毫不在乎,还不忘赞一句“You are beautiful!”

上面两张照片是我拍的,一看就知道是小学一年轻摄影水平。

股影随形

1)周六晚,一小撮人在北京农展馆附近一家广东风味的饭馆吃饭,少不了谈到股票、基金。我突然听到背后一桌有人说:不要太犹豫,大胆买进就是了!原来也是在聊股票。

那个饭馆墙上贴了一张大的字画,一个大字,“忠”,落款是孙文。朋友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我说,你还记得电影《独自等待》上,夏雨所扮角色开的古董店墙上挂的那条内裤吗,说是周润发的。

2)周日中午在中关村图书大厦附近一茶馆喝茶,想着淡雅的环境,就免谈股票了吧,谁知跟朋友聊没几句,在广州的领导发短信,要我约一篇关于坊间近两日对央行紧缩政策反应的评论,于是只得打一圈电话,最后庆幸复旦一朋友有空写;长舒一口气,刚重新端起茶,突然听到不远处一个老头对另一个老头说:宏观调控?丫的会有什么用呢,周一股市估计照涨不误!……又是股票。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5/22_022338_qfii.jpg3)在北京奥体东门附近十来位学界和媒界的朋友喝酒,自然少不了喋喋不休大谈一通股市,其中PK时而有之,不过大都认同的一点是,周一股市不可能低开高走了,低开没错,应该稍反弹后,继续下行,“机构至少得给上面一点面子啊”。结果周一的实践证明,丫的上面那个老头是对的,“专业人士”的观点或判断也常会是错误的。

4)航班,北京-广州。早上9:30登机,刚站起来,收到一条短信,只有一句话:兄弟,低开127个点啊!
下午1点到了广州,飞机还要跑道上跑着,不少人都打开了手机,其中一个急急忙忙在打电话,我听见一句:上午收市多少点啊,现在呢?

还是股市。

5)到了广州后,打车回家。路上我无意问出租车司机:你炒股不。他漫不经心地说,哎,炒一点,不过我那点钱,不值提了,是小股民中的小股民。我接着问:你现在拿的什么股。答曰:只拿了1万股的深发展。

我愕然。上周五000001收盘价是27.85,二三十万元扔在那里,却给自己贴了个标签,“小股民中的小股民”,看来即使全民皆股,南北也有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