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只靴子”或将使市场再度蒙上心理阴影

(这是昨晚央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后,我随即草草写的小文。预测性的文章总是带有一定风险,一不小心就会被痛骂,不过,在现在的大起大落市场中,谨慎为重,权当一家之言一笑而过。)

东方愚 7月31日 南方日报、成都晚报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7/31_111328_dddd.jpg 昨天傍晚,央行决定自8月15日起再次将存款准备金率提高0.5个百分点。屈指算来,这已是年内第6次上调准备金率了。这一紧缩措施显然是承接了前一段时间的宏观调控政策,旨在防止经济过热。然而,投资者甚为敏感的是,日前股指创出新高,昨天沪指最高达4450点。以往准备金率上调后,大盘都是低开高走,这一次还能“继承”这一传统吗?

诚然,单纯去猜测大盘的走势并没有多大的实质性意义。但昨晚央行出台新规却让许多投资者颇感“意外”,一来,11天前的7月20日,监管层刚宣布加息和调减利息税,并且那次紧缩政策被民间称为“另一只靴子”,意外之意是短时间内利空出尽,而这也直接导致此后股指高开高走。二来,周一傍晚央行出政策,这在以前非常罕见,这种“出奇不意”无疑会引得市场竞相猜测。

在这种情形下,尽管央行昨天再一次称本次上调准备金率仍为加强流动性管理并控制货币信贷增长过快。但不少股市投资者在看到新闻时已迅速产生了“利空出尽又来利空”的第一反应。而昨晚不少论坛和股吧里,再现恐慌蔓延情绪,大部分网民与股友都认为一次调控,股市必受牵连,低开高走几无可能性,而反复震荡几成必然;同样也有人认为,股市另一轮的回调或许又将开始。

事实上,监管层最近已以前所未有的密集度,表明了进一步加强宏调的决心。7月26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胡锦涛在讲话中声称要“遏制经济过热”;国家发改委也于最近发出通知,要求各地严格控制政府提价措施的出台,审慎采取价格干预措施,规范市场价格秩序;央行上海总部上周末也首次以相对明确的态度警示涉房贷款的潜在风险;国务院于7月27日批准建立以银监会牵头的“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系会议制度”。尽管除最后一条外,其它措施与股市并未有直接关联,但中小股民心理却仍有可能因此再度蒙上阴影。

股市最近的大幅回升和创出新高同样令许多投资者瞠目结舌,不少踏空者一时间气急败坏。尽管此次回升有金融与地产股的领涨,相对平稳,然而只要市场一有风吹草动,恐慌心理就马上显现。一些股票波幅不大,换手率却奇高,比如昨天拓邦电子换手率就达29%。

尽管有声音认为,只有类似最近的快速反弹,才能有效地使人气回暖,但实际上经过两轮暴跌之后,投资者心理的烦躁和习惯性恐慌的敏感度,已到了一种极致,并不会因一周半周的大涨而持续性地眉开眼笑,何况耳旁的紧缩性调控声音从未消减。

这并不是说特殊时期的一次准备金率上调就能改变股市运行的基本逻辑主线,但由于在两轮的暴涨暴跌中,中国股市之“政策市”与“机构市”的两大特征暴露无遗,所以在特定时间,普通的中小散户宁可付出踏空一两步的代价,也没有必要去跟强势的话语主体较真。

有必要一提的是,现在有不少投资者只信奉一条,即6月份监管层“救市”的日子里,“牛市格局未变”的慰藉声。但要知道,所谓牛市与熊市,都是对过往历史的描述,而不宜作为对未来市场的憧憬。

于是现在面临两种博弈,一是当上市公司中报热潮遭遇频繁的紧缩措施,谁能在心理层面更占上风,二是一旦市场对昨天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第三只靴子”充耳不闻,直奔4500点甚至5000点的时候,即是否意味着股指期货推出时间非常临近,机构在快速抢筹码了?不管这两种博弈的答案将来会是如何,当一种普遍性的心理迷茫与恐慌再一次出现蔓延的苗头时,谨慎一些总不是坏事。

清雅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7/30_022611_shuchaoha.jpg

这一周天气实在太热了,自己也浮躁起来,抑或与朋友们喝喝茶,抑或在自家附近的小巷里散步。发现几处酒吧,还有照片上的这家书店,都很清雅,给人很舒服的感觉。逛了一圈,看中了几本书。

1、《民国年间那人这事》,傅国涌 著,珠海出版社,2007年05月
2 、《广告媒体策划》,西瑟斯 著,闾佳,邓瑞锁 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04月
3、《中国的新革命》,凌志军 著,新华出版社,2007年04月
4、《少有人走的路》 ,(美)派克 著,于海生 译 ,吉林文史出版社,2007年01月
5、《报界旧闻:旧广州的报纸与新闻》,蒋建国 著,南方日报出版社,2007年05月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7/30_130226_gdbaihua.jpg傅国涌的短文我是喜欢的,月初在海口机杨读完了他的《历史深处的误会》,现在又买了《民国年间那人这事》。随手一翻,看到一个段子:

胡适他们不愿意和梁启超他们的研究系合作。林长民说,“适之我们不怪他,他是个处女,不愿意同我们做过妓女的人往来。但蔡(元培)先生素来是兼收并蓄的,何以也排斥我们?”

《报界旧闻:旧广州的报纸与新闻》令我大开眼界,我脚下的这个城市,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竟然创办了近百份报刊,有的报刊新闻的策划与创意,令我们当下的新闻人都自叹不如。

周五到电影院看了《每当变幻时》,周日晚与阿飞喝茶,聊的颇为投机时,总会重复一句话“都是经历”,而这也正是杨千嬅在电影末重复的一句话,“我并不是失败了,而是成功的发现,这一切都是经历……”

链接:民国年间那人那事 报界旧闻:旧广州的报纸与新闻

斥责集资之“鱼”不如授人以“渔”

东方愚 7月30日 广州日报专栏

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常识,即不可能有100元的大钞平白无故地躺在地上等着你来捡。但又有许多人坚持认为,地上总是有零钱而且是很多零钱可捡的,于是,他们试着以自认为最有效的方式去捡这些钱。投机于是产生了。打击投机也随之而来。问题就在于,连打击者也不明白,怎么样去捡钱最有效。

“非法集资”可谓屡禁不止,去年平均每天都有超过5起的非法吸储和诈骗案被查处。但是直到今年7月27日,国务院批准建建立由银监支牵头成立的“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时,公安部相关负责人谈及民间借贷、私募基金与非法集资的区别时,依然是含混其辞、隔靴搔痒;特别其以“不是为了排忧解难”为判定非法集资的标准之一的“友情提示”,实在让人贻笑大方。

近些年被查处的所谓非法集资的代表人物,或许不少人一口气能倒出一大串:孙大午、唐万新、吴英、带头大哥等。尽管有的是“大非”,有的属“小非”,但有一个明显的特征是,案件被查处后,不少人为之“惋惜”,或道上一句“运气太差”的评价语。这种舆情一方面折射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软肋,另一方面则道出了非法集资的“二八现象”。

所谓非法集资的“二八现象”,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20%的人掌控了80%的非法集金额,二是仅有20%的集资案件被查处。换句话说,部委与传媒所爆出的查处案件,只是整个灰色金融链中的九牛一毛,一些真正的大案要案,或因为特殊的原因回避,或仅是雷声大、雨点小略做震慑,到最后不了了之。

既然查处非法集资的交易与扯皮成本如此之高,民间有声音认为,一种制度既然能稳定地存在数十年,应当是各方面力量均衡的结果,也许眼下并不存在更好的制度安排了。这种说法尽管有一定道理,但它掩饰了促使非法集资愈演愈烈的根本原因,即合谋。事实上非法集资已陷入“囚徒困境”──合谋(比如官商勾结)既使非法集资成为一种相对稳固运行的制度安排,也使中国金融安全越来越受百虫之侵。

清末重臣李鸿章对盛宣怀当时经营公司的评价是,“通过‘办大事’进而‘做高官’”。而盛宣怀为了在各种集资行动中获维护形象,最初“不经手银钱,亦不领局中薪水”。“盛氏风格”成为红顶商人的一面旗帜,合谋也成为光明正大牟取私利的不二法宝。百年之后,中国商界被查处的非法集资案,依然大都带有合谋的色彩——唐万新出事是因为纸里包不住合谋的火,而孙大午出事则是由于心中受不了被劝合谋的堵。

一直到今年以来的合作建房事件、吴英事件、“带头大哥”事件,以及最近媒体爆出的“权证一哥”事件,民间集资可谓如涌如潮。然而,面对投资者情愿将资金交付给或许素昧平生的集资人的情形,监管层总是习惯性地摆出给民众灌输“风险教育”的姿态,而丝毫不能给出略多一点的、真正符合民间风格的投资选项,这是金融转轨过程中一道不甚和谐的风景线。

监管层亟待对民间集资的态度亟待转变,要学着既当“严父”又做“慈母”。“严父”不仅仅是表示在建立部际联席会议制等形式上,而更应表现在对官商合谋、公私募基金勾结等严查厉治的内容上。“慈母”则首先应试着以自下而上的目光,帮投资者开拓与疏通新的、回报率适宜的投资渠道,同时对一些并未违规但模式较优的民间借贷行为给予适当宽容及支持。两者缺一不可,相互映衬。

随着股市的持续回暖和经济的持续走强,如今民间集资行为在金融领域与非金融领域“齐开花”,手法也更为多样化,非法集资或许是不可避免的,但可以避免的是,仅斥责集资之“鱼”而未授人以“渔”。

(后记:命题作文,苦思冥想半天找不到好的角度。最后成此拙文,唯让人贻笑大方)

惜垫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7/26_231146_xiesian.jpg

无意间在电脑里看见了这张照片,就给两个朋友看,一个说,哇,这是在哪个摊点拍的啊,另一个朋友说,这种鞋垫有没有防臭功能啊。

我笑破肚皮。所有的鞋垫都是妈妈亲手纳的,所有的从来都非拿来卖的,而是她老人家闲着的时候绣的。妈妈尽管只读过五年小学,但年轻的时候非常手巧,记得那时给我们打毛衣,样式多不说,速度更是快,令我们诧异。

有意思的是,从老家回广州的时候,我向妈妈索要几份鞋垫,她却有些舍不得。问其因,他说她要送给将来的儿媳妇。我很没脑子地说,老天,人家看花了眼不说,可能不喜欢这些东西啊。

妈妈没有再说什么。我一下子就好恨自己了。我知道她的心思,尽管不能强求别人接受什么,但她希望朴实无华的家风,能够存续下来。一针一线之间,一米一麦之间,皆是真情真心。

李东生与宗庆后的舍与得

东方愚 国际航空报 人物专栏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7/26_122402_lizong.jpg七八月交替时分的李东生与宗庆后都无法平静。前者所执掌的TCL集团近日有大批高管陆续离职,TCL电脑总经理杨伟强已于7月25日提出离职;后者所执掌的娃哈哈集团与法国达能的争战日前也进行到了白热化程度,这厢是宗庆后自言娃蛤蛤商标“势在必得”,那厢是达能气势磅礴的诉讼请求。

李东生与宗庆后,一个欲“舍”,一个求“得”。李东生欲“舍”——其有意出售TCL电脑业务的苗头,从其在电脑业务上频频采用紧缩招术就已显现,这或许也是杨伟强倍感拘谨直至日前离职的主要原因之一;或许在海尔、联想、惠普、戴尔等筛选对象中,李东生心里早已选中了心仪的并购者。宗庆后求“得”,尽管其在与达能合资品牌上的出尔反尔为业界所诟病,但他显然不愿为当初的“瑕疵”而付出全盘(特别是销售渠道)的代价。

李宗二人其实都为了夯实自己的基业大厦,但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战略,原因则在于两人所需“负责”的对象不尽相同。李东生旗下的上市公司已“披星戴帽”,今年亦是*STTCL扭亏的关键一年,如果再不盈利,则可能被直接“罢黜出市”,从这一角度出发,瘦身或许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之一,要知道TCL电脑每月销售量一直徘徊不前,去年又出现了亏损。而娃哈哈不是公众公司,加上杭州上城区政府参股娃哈哈集团,这种混沌不清的股权关系决定了宗庆后在与达能大战的舞台上,有充分“施展才华”的空间,甚至有牺牲企业眼下利益的权利。

也正是这种立场上的不同,决定了两人的价值取向大相径庭。今年6月中旬,*STTCL(000100.SZ)发布的定向增发新方案中,TCL集团就取消一笔金额达1.5亿元的增资TCL电脑业务计划。用李东生的话来说,“(TCL)集团比TCL电脑更需要资金”,有意思的是,这一方案正是杨伟强提出来的。而娃哈哈这边则要热闹的多,暂不论宗庆后在与达能的几轮口水战中所用“达能阴谋”“揭露真相”“我们中国人”一类措辞的煽情色彩有多浓、法律意识有多淡,7月初宗庆后召开的一场记者招待会上,《保卫黄河》、《团结就是力量》、《智取威虎山》、《中国心》等节目的演出,让人不能不对宗庆后的“创意”瞠目结舌!

李东生能够及时从商业的宭境和媒体与公众的讥讽中顿悟。今年7月4日,《福布斯》(中文版)发布的“中国上市公司最差老板”排行榜中,李东生赫然名列第6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同时以155万元的年薪,名列“上市公司最贵老板”第4名!股票市场上,5月29日*STTCL股价最高达8.12元,而7月17日则低探4.06元,整整打了“半价”!不过这似乎并未能影响到李东生断臂求生的胆略,相反,如果TCL电脑业务出售模式恰到好处,不但就使TCL集团走出低潮,更可能引发中国PC产业新一轮规模整合热潮──真到那时,或许会有不少投资者感慨“此李东生彼李东生也”。

宗庆后是“项羽式”的企业家,走错了关键一步,其后如果不振臂一呼则只能等死,折腾几下或许还有起死回死的可能,更何况宗庆后的“折腾技巧”着实超群。事实上他硬着头皮的折腾起到了很大的收效,一方面使达能四面楚歌,一方面间接地博得了商务部的口头支持,另一方面“逼迫”法国政府出面协调——法国驻华大使苏和7月24日还表示,法国希望达能与其娃哈哈之间的争端“友好解决”。

不过,宗庆后付出的代价与社会成本未免太高了些,一则因为“恋战”,娃哈哈曾经最有优势的包装水市场正遭到茶饮料龙头企业康师傅的挑战与狙击,而可口可乐也胃口大增,日前称“不排除并购中国饮料企业的可能”,二则中国企业家的信誉因娃哈哈事件而在国际上大打折扣,三则他或将成为不少民营企业家暗中模仿的“反败为胜式”榜样人物。

李东生与宗庆后各有各的悲壮,不过,李比宗显然要“幸运”的多、代价也要小很多。李东生与宗庆后“舍”与“得”的区别与背后的玄机由此可见一斑。如果要说两者共同的瑕疵的话,就是中国企业长久以来欲治难能的一项通病,即企业的强势治理风格,一个企业靠某一个标杆或某几个领军人物突围,规则就会显得弱势,企业由此往往会走“大成”与“大败”的极端路线。但这仅仅是企业家本身的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