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黄俊钦千亿财富神话的幕后推手

东方愚 8月30日 南方日报 财富时评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8/31_084805_jintai.jpg *ST金泰8月30日拉出了第42个涨停,股价已直接攀升至25.31元。按照金泰增发70亿股,黄俊钦持有80%的比例,截至今日,黄俊钦个人财富已达1417亿,账面财富直逼身价230亿美元的亚洲首富李嘉诚。这实在是中国证券市场的一出神话。

是神话,更是游戏。比媒体热捧这一亚洲财富新贵更重要的,是挖掘黄俊钦借壳金泰背后的利益博弈情况。黄光裕当年在国美借壳和股权重组过程中,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惊人折损。其兄黄俊钦今日的神话制造,仍然没能超越这一步。

黄俊钦由其所执掌的新恒基向早先接手的*ST金泰注入近221亿元资产,增发完成后*ST金泰总股本将由现在的1.4亿股飙升到81亿股。这样一来,公众持股比例也将由原先的77%锐减为11.3%,逼近监管层关于股票发行的公众持股底线!

显而易见,金泰涨停不休实际上是以牺牲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为代价,其涨停不休除了极高的观赏性之外,对普通投资者再无多大的实际意义。问题上,*ST金泰在定向增发前,股价出现了连续4个涨停,毫无疑问,有“先知先觉”的内幕人士事先已介入。数十个涨停,这些先知先觉者的坐享的收益不可小觑。

*ST金泰今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个人投资者刘芳此间大幅增仓*ST金泰,累计持有312.24万股流通股,羌英、齐晓军、叶晶、陈崇智4人也分别从二级市场购入*ST金泰160.06万股、129.24万股、76.16万股、74.72万股!

据报道,刘芳提前介入的上市公司还有桐君阁、川化股份、汕电力等,而最近十个交易日,这几支股票的平均涨幅达36%!而就在昨日,大盘大跌,而“刘芳系”却逆势攀升,桐君阁继上一个交易日后,再次封于涨停。今日桐君阁突然停牌,公告中模糊其辞称“股票交易异常波动,股票自8月30日起停牌“。可见,黄俊钦的千亿财富只是一个样板,还有更多暴富神话在悄悄酿造。

我们尚无法得知刘芳等“先知先觉者”的详尽的前世今生。但是,新恒基能否借壳成功仍然存有变数,定向增发需要需提交证监会过会,能否一锤定间仍是未知数。尽管正是这种扑朔迷离,成为*ST金泰疯狂拉升的一支强心剂,但面对市场的质疑,监管层自始至终的失语姿态,同样有失妥当。

当年*ST金泰上市不到半年即被重组,上市一年多即被ST,新恒基在入主后的5年里不得不每年大量注入资金,维持其日常运转。如今乌鸡变凤凰,中国股市增加一个多彩样板的同时,信息披露与监管方面也再次多了厚厚的一层迷雾。“金泰神话”的推手绝不仅仅是黄俊钦高超的资本运作手段。

2006年,黄光裕以180.9亿元个人资产名列福布斯富豪榜上首位。有趣的是,黄光裕上榜当天,媒体关于黄氏当初资金外流的“原罪”问题的置疑被有关部门出面迅速“化解”,如今资本市场的主角成为黄俊钦,黄俊钦亿财富背后,还有多少秘密没被挖掘出来呢?*ST金泰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杭萧钢构?

严介和二度假归隐的寓意

东方愚 2007年8月期《商界-评论》特约评论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9/06_083420_yan.jpg夫退妇进。日前中国商界有一对夫妻很是惹人眼球,即太平洋建设的掌门人严介和与其夫人张芸芹。严介和称自己将彻底淡出太平洋,“张芸芹已挂帅太平洋”。而此前,坊间对太平洋接班人流传着多种版本,比如其子严昊、神秘人物钱小涛等。如今水落石出了。

然而,严介和是真的要隐退吗?

严介和“正式”辞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和集团董事的职务是在今年7月1日,在江苏淮安召开的太平洋股东大会暨董事局扩大会议上,他慷慨陈词、去意坚决。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去年5月20日“2006年创业中国高峰论坛”上,他就曾表示,自己已“秘密”辞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

两次辞去同一个职位,严介和的诡秘可见一斑。严介和采取的招术与宗庆后类似,即以退为进,其表现方式必须避实就虚。这源于他在与国资、外资博弈过程中的进退两难。信用危机和逼债风波预示着他与国有势力间的合作出现裂痕,激动中的严介和表示要做一家“无贷款的纯粹民营企业”,但他又不得面对在全国范围内托管大量国企的包袱和“责任”,而太平洋集团从BT(建设—转让)模式向BOT(建设—经营—转让)模式转型又要求其须与政府部门“互信”。

同样,对于与外资的合作,严介和在不同场合的表态不尽相同,曾分别表示过“民族企业不希望国际资本控股”和“将向国际投行寻求融资”;这种骑墙术源于行政势力态度不明朗下严介和的疑虑重重。而据悉,事实上大约从去年开始,严介和就着手引进国际资本,担当财务投资者的角色。

太平洋集团下有投资、工程和工业三大非法人集团,这三大非法人集团管理旗下又有苏商、沪商、粤商、渝商、京商和龙商等六大区域性集团。严介和作如此庞大的架构安排,主要是为防范“风险连带”而设,同时出于 “舍卒保车”之考虑──在严介和眼中,如今飘摇的太平洋集团是“卒”而非“车”。所谓明哲保身,严介和在这一点上的作法与宗庆后异曲同工,不过严介和远没宗庆后“幸运”。

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曾撰文《跨越历史的河流》,直言不讳企业树立现实性政治观的重要性。他选择虞洽卿、荣毅仁与王石三者为民营企业主学习的蓝本,劝慰民营企业家与政治家“同心同德,予而不取”。严介和之前很温顺,而去年初他将苏商集团(原来的江苏长城建设有限公司)从南京迁向上海里,其“胳膊腿往外拐”之举显然令一些政府部门倍感不舒服。这便导致了之后严介和陷入了“越主动就越被动”的囹圄。

于是严介和终于在7月初选择“正式归隐”,8月7日他再次卖房还债。实际上仔细咀嚼严介和在一些场合或接受记者采访时不经意地透露的一些话,倒是更有参考价值。比如今年7月他“二度归隐”后称,如果太平洋管理层有疑难杂症,他愿意“提供咨询”。这实际上是其“假归隐”的信号。而严介和欲擒故纵向媒体透露其在全国范围内托管大量国企业事宜上与政府签有保密协议,则是在于暗示自己“非自由身”的困境。

政商关系进退维谷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特别是倔强企业家们心头永远的痛。事实上行政力量只能降服民营企业家表现的倔强和“叛逆”,而无法浇灭其内心的执著和狂热。所以我说严介和两年二度皆是假归隐──只要政府没有入主太平洋的严辞厉色,所谓的“后严介和时代”就是个伪命题,更何况严介和现在还是太平洋的大股东,如今接替严介和的又是其妻子张芸芹。

后来听说严介和要将自己所持的全部股份转给张芸芹,以示隐退之决心。这让我想起了5年前的时候,张芸芹一次性将1200万元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了严介和,以使其绝对控股太平洋。今日夫妻玩对倒游戏,不伤大雅,但也无关痛痒。

把网断掉,天塌不下来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8/14_005042_bichang.jpg

标题这个句式,套用的是公安部发言人武和平今年上半年“让媒体说话,天塌不下来”的句式。

发这一感慨,源于这几天我家的网络掉了。正好临近周末,索性不急着报修了,休网几天如何?

周五跟几个朋友到酒吧放松了下,周六读书,周日去了番禺,与一朋友驱车去了余荫山房。

新片《天堂口》8月16日全国公映。明天在广州有个媒体看片会,香蕉同学今晚说可以领俺过去看,看来明上午的时间要奉献给刘烨、吴彦祖、舒淇等同学了。

没有网的生活,真好啊。

最近恢复了财经评论写作。虽然觉得有些手生了,但6、7月低潮期的抵触和烦躁心理已逃遁了。真好。

生活可以很精彩,只要你愿意,断网也没什么不可以。

上面图片中这幅字,就是我上周日在番禺余荫山房中拍的,觉得正合我心境,遂拍了下来。

这几天在翻一本书,《广告媒体策划》,媒体策划公司现在如雨后春笋,创意似乎也是信手拈来,但仔细看看,许多时候国内一些小公司的策划案,都陷入了程式化的疲倦怪圈中。如果在一种成熟的模式中疲倦,也还说得过去,但如果在一个低层次的水平上打转转,似乎就需要反思了。读读美国两位老外合著的这本书,以一个新手的姿态去读,不无裨益。链接:这里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8/14_004455_adcehua.jpg

广告媒体策划(第6版)

作者:(美)西瑟斯 著,闾佳,邓瑞锁 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6年04月

给20万亿市值泼盆冷水

东方愚 8月9日 南方日报、国际先驱导报

8月初,沪深股市总市值一举突破20万亿大关,传媒与市场中欢呼者甚众──去年我国GDP总量为21万亿,如今两市20万亿元的市值意味着经济证券化率接近100%!然而,我还是要在这里给这些盲目的乐观主义者泼一盆冷水,如果投资安全感没有相应大幅提升,虚拟经济的增长也只是一种缺乏坚实根基的虚增。

短短两年间,总市值增加了将近6倍。这不能不说是全球资本市的一个“奇迹”。不可否认,两年间,非常多的中小投资者都从股市的财富效应中分得了一杯“肥羹”。然而,事实上流通市值只有6.88万亿元,只是两市总市值的34%,居民储蓄的43%(以2006年底居是储蓄计)。也就是说,中国实际的经济证券化率其实很低。另一方面,据2006年底的数据,美国资本市场上市公司的平均市值为32.59亿美元,日本股市上市公司的平均市值为22.17亿美元,而中国股市上市公司的平均市值为8.06亿美元,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显而易见。

更重要的是,比上市公司数量多寡、平均市值高低,以及近来我们热议的投资渠道宽窄更值得关注的,是投资安全感这一软元素。投资安全感是指投资者在实物市场或资本市场上的一种求稳求安的心理诉求。换言之,市场风险引起资本波动,正是通过投资者因势作出的某种心理回应这一“杠杆”完成的。

但是反观这两年A股市场的情形,以“5·30行情”为分界线,前后市场上形成贪婪与恐惧两种风格迥异的流行风。之前A股开户数曾一度达到一日40万,似乎遍地尽是黄金,市场处处弥漫着兴奋情绪,这一兴奋绝非普通意义上的投资快感,而是与各种投机势力共舞时的一种刺激。而之后两轮低暂调整期间,开户数又一度跌至几个万,市场情绪甚为萎靡,尽管八月初沪指一举登上了4500点,但多数中小投资者心里却异常不踏实,这一不踏实绝非普通意义上的风险厌恶,而是对于整个股市缺乏安全感的特别反应。

造成这种两极现象的原因,并不全在于投资者本身的过激反应,而更在于一种不成熟市场体制的隐性推动。这种不成熟表现在尽管监管部门三令五申警示并打击内幕交易、老鼠仓等事件,但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要么雷声大雨点小,要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做为市场链条终端的普通投资者,能动性、信息、权力诸多方面于是全线陷入被动,基于本能,他们在股指攀高时显现出“传染性贪婪”的特征,而在大调整时又极易患上“传染性恐惧症”。

权力的不断集中是全球证券市场的一个共同特征。50年前,华尔街90%的上市股票为个人所持有,1998年,个人持有股票只占股市的41%,今天这一比例只有30%多一点。然而尽管如此,除了安然等少数案件“令人愤怒”外,一项抽样调查表明,美国股民对美国证券市场秩序和环境的满意度超过八成。而在中国资本市场,权力过分集中导致的控盘、爆炒、内幕交易等事件层出不穷,以至于如今上市公司高管违规事件被暴后,一些投资者认为“很正常”。

导致这种反差的根本原因在于中美两国证券市场违规的机会成本大不相同。安然事件之后,2003年轰动一时的美国玛萨·斯图尔特案中,家居公司董事长玛萨因为得到内幕消息而抛出股票,少赔10多万美元,后被指控犯有串供、作伪证、妨碍司法公正、证券欺诈等罪名,并由此被判坐牢。而于去年开始实施的萨班斯法案,上市公司造假,高管就可能面临10到20年的监禁,以及100万到500万美元的罚款,同时,如果交易所等监管部门执法有瑕疵,便会受到美国国会的指责。

对比之下,中国证券市场自2007年以来有多少家上市公司和基金公司被查出违法违规,但最后的处理结果却“不约而同”地乏善可陈,难以服众。当恶风难以真正消减,普通投资者的利益和安全感就难以有着落。一言以蔽之,对于沪深股市总市值一举突破20万亿大关这一话题,20万亿是一个新数字,但绝不代表中国证券市场进入了所谓的新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