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房地产业“金三角”

东方愚 南方人物周刊特约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9/29_003228_jingsanjiao.jpg 房地产业有多处“金三角”景致。“金”字至少有双重含义,一是三者间的关系环环相扣、彼此依赖,二是每个环节皆有黄金万两。

高价拿地、高价卖楼、高频率增发,捞得高收益后再去买地,这是房地产业“金三角”景致之一,这一景致的核心是“比钱多”。

景致之二是,大企业、大速度、大手腕。现在在第一处“金三角”景致中喝酒吃肉的一般是上市的房地产企业,中小房企只有喝西北风的份。规模与实力庞大的上市房企,有与市场及监管部门对峙的资本,所以常视兴风作浪如儿戏。这一处景致的核心是,“比谁快”、“比准狠”。

第三处“金三角”景致是,调控成空、承诺成空、欢喜成空。前两个“空”的行为主体是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部门,后一个“空”的主体是普通民众。此“金三角”的核心是,“比谁易动情”。“空对空”成为中国房地产界一道耐人寻味的风景线,屡次三番,经久不率。可谓“空即是色”矣!

高价拿地、高价卖楼、高频率增发
“三高”:乐此不疲的“双泡沫”游戏

9月26日,上海志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11.04亿元拍得“上海国有土地出让6号公告”中的普陀长风生态商务区4号东南地块,楼板价约16456元/平方米。乍一听拿地成本不低,但如果与苏宁环球相比,则是小巫见大巫。

今年8月24日,苏宁环球以44.04亿元,折合66930元/平方米拍得上海南京路步行街商办宝地——黄浦区163号街坊地块,一举成为内地“单价地王”。

“地王”就像“超女”,出一个两个还那么点新鲜感,但地王纪录不断被刷新,地产商们自己已变得蛮不在乎,而只关心能不能拿到地。要知道,在地产市场紧缩政策频出的背景下,拿得到地才是硬道理,花多少钱是次要的,反正可以通过上市、增发等途径圈钱。

据统计,房地产业是二季度基金增仓力度最大的产业,56家基金公司的323只基金在A股地产股上的投资由475亿元增加到1121亿元,增幅达到136%。

今年4月20日,有“内地地主”之称的碧桂园在香港IPO,融资148亿港元,此前冻结资金3330亿港元,共68万港人参与申购,被市场形容为“万人空巷”。火爆认购景象更引来内地多位房企总裁赴港调研,希望学习碧桂园IPO的“成功秘诀”。

碧桂园(2007.HK)股价在市场热捧下也是一路走高,挂牌首日全天报收7.27港元,较5.38元的招股价上涨35.13%,全天成交72.3亿元。而截止9月27日,碧桂园报收13.24港元,较5个多月前的招股价上涨146%。

更多上市房企选择了疯狂增发。今年以来,万科、金地集团、保利地产、上实发展等房地产业的上市公司频现增发。金地集团日前又公布董事会决议,除发行12亿元的公司债进行融资外,还将通过公开增发募集180亿元左右的资金。

须提及的是,一些公司增发的频率与额度令业界瞠目。金地集团上个月初刚完成44.99亿元的非公开发行,栖霞建设同属此类;保利地产IPO时募集到的资金只有20.18亿元,而它上月完成的增发募资竟高达68.1亿元,泛海建设同属此类。

据悉,今年以来,房地产业上市公司通过公开增发、定向增发和配股等方式,合计募资接近1300亿元。与上市房企疯狂融资再融资相伴随的是股价的迅速攀升。从7月初至今,万科A、保利地产、中粮地产、上实发展的股价均接近或已经翻番。

双泡沫越吹越大,房地产业“三高”式的“金三角”景致可见一斑。毫无疑问,这些疯狂拿地的上市房企是最大的获益者,土地卖得好价钱的地方政府、齐手做高股价的机构们是获利同样颇丰。利益受损的,是为高房价、高股价埋单的普通民众、中小投资者。

大企业、大速度、大手腕
“三大”:巨头房企与监管层赛跑

诚然,单一地块的天价,不代表地产市场的整体相貌,也不能代表拿地公司的全部目标。同时并不排除高价拿地之后的“地王效应”,高价竞得地王称号的同时,品牌价值自然随之提升。但是,我们必须看到,现在高价拿地的,大都是大型的上市房企( 统计显示,今年以来50%以上的大型地块都是由大开发商以及上市公司获得),中小开发商迅速被挤出,大企业在行业内拥有较重的话语权,其行为特征对市场定价有着相当的影响力。高价拿地之后,周边的房价便会迅速上涨,即便有的楼盘没有迅速跟涨,也是捂盘虚售,蓄势待发。

这一处的“金三角”景致比的是谁更快一些,谁更狠一些。第一个“金三角”中,我们领略了地产商在股市圈钱的速度之快,疯狂增发、发债。而未上市的巨头房企显得也不甘只喝汤不吃肉,纷纷加快上市速度。

近日,三家内地房地产企业将陆续登陆香港联交所,包括远洋地产(3377.HK)、SOHO中国(0410.HK)及中国奥园(3883.HK)。尽管内地房地产界日前调控再度加紧,但香港投资者的热情却没有减少,精略测算,这三只新股冻结资金总额超过6000亿港元。

与巨头房企觑觎争先恐后在资本市场挥袖长舞相响应的是,是这些企业在囤地的神速与大手笔。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开发商因土地储备沉淀的资金规模至少在一万亿以上。

中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碧桂园的土地储备增加至约2950万平方米,而截至今年8月15日,碧桂园总可建建筑面积的土地储备约达5400万平方米,这一数字是今年4月碧桂园在香港上市时的3倍!

至今年7月31日,保利的土地储备在一季度内增加了222万平方米,总储备超过2000万平方米;瑞银发布的调研报告指出,富力今年二季度初的总土储储备已达到2300万平方米,而万科董事长王石8月23日参加万科增发网上路演时称,万科至去年末的土地储备已达2050万平方米。

地产界也闹“贫富差距”,高价拿地、高速增发几乎只是富商的游戏,寡头特征进入了最炽热的时候。有人认为,中小房企只有开辟“地产蓝海”路线,才能快速发展。明白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短期内一种聊以自慰的“精神胜利法”罢了,谁都不情愿做地产界的阿Q。

今年8月,郑州市房价比7月份上涨了20.78%,比去年同期上涨了48.5%。河南省住宅产业商会秘书长赵进京表示,在郑州土地拍卖场上,最后疯狂举牌的不是鑫苑,就是建业,或者是正商、新长城、天地等大鳄。虽然外来房企也有参与,但地王的记录仍然被河南本地地产大鳄一再刷新。

可谓一路道破天机。不但道出了地产界的寡头特征,还将“本土化”这一秘密给暴露无疑。“本土化”背后有没有利益输送、相互勾结等寻租行为呢?

我们或许可以从“杭州样本”中觅得这一问题的答案。今年9月26日,新华社曝光了杭州一桩离谱的事件。在杭州市房管局“严查”通知之下,“今日嘉园”楼盘终止“捂盘惜售”行为,于9月24日重新开盘,但与它5个月前申领预售证时确定的售价相比,每平方米涨价5000元左右。

这一现象一时间引起舆论哗然。“今日嘉园”不捂盘了,乖乖放盘了,但将价格每平米上调了5000块,美其名曰“市场价”。看来,“严查”对其毫发不伤,甚至还替其免费做了一次广告。杭州房管局这种“雷声极其大、雨点不出现”的“严查”行为一时令坊间议论纷纷。

稍微细心的人一查便知“今日嘉园”的开发商为浙江发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是“浙江省铁路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根据省属国有企业改革精神,为优化集团隶属的内房地产资源配置,在浙江省浙经房地产公司和浙江金泰房地产公司的基础上共同整合和组建”而来。或许这种浓厚的国资背景,使其有了与与房管局叫板的“大手腕”。

而在河南和浙江外的全国整个房地产市场上,与地方部门及监管层叫板甚至“挟持紧缩政策”的现象此起彼伏,究意是谁给了他们如此胆量,这种胆量背后有怎么样的利益故事,我们不得而知。

调控成空、承诺成空、欢喜成空
“三空”:“居者有其屋”仍是海市蜃楼

据审计署相关人士透露,土地出让环节仍然存在“两份合同”现象。这种现象导致买地客商往往只需支付一部分土地出让金甚至分文未付,就能拿到土地使用权证,而后果则是巨额国有土地出让金收入长年挂账,无法收回。另外有的地方政府不收土地出让金,而以土地出让纯收益代之。有的地方干脆违规将土地出让金专户上的大量资金用于向企业返还。土地出让金乱象依然严重。

日前不少上市房企公开声称,自己的土地储备足够开发10年、20年,显然,将自己的天量囤地曝光,看来,这些企业对深谙地方政府的进退两难──既不想舍弃一块块肥肉,又面对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的压力,抓住并利用了这一软肋,胜似不断增加了自己的现金流。

而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的研究表明,目前国内土地价格过高,已严重透支未来的房地产价格,未来三年内,房价必须保持15%~18%的增长率,才有可能支撑目前的地价。

以广州为例,房价“跑步向前”的迹象甚为明显,2003年广州住宅均价为3888元/平,2007年8月均价已升至9905元/平方米,上涨158%,个别地段(如珠江新城)住宅均价涨幅超过300%。

必须提及的是,近几年在房价节节攀升的背后,是中央各部委紧锣密鼓的调控行为,建设部、央行、国税总局等部委不止一次示以严姿态,颇有将房价飞涨抑制下去的决心。“国六条”“国八条”接二连三,民众的耳朵都听出了茧子,但房价却是一路飞涨。统计局最新的调查数据显示,今年8月份,我国 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8.2%。

导致调控成“空调”的原因已为坊间谈的磨颇了嘴皮──由于没有摆脱“土地财政”的观念,片面追求GDP指标与政绩的陋习不改,地方政府往往“挟持”中央部委,而当地的巨头地产商又“挟持”了地方政府,于是权钱交易盛行,房价按照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合情合理”地飞涨。

有必要提及的是近两年部委一些紧缩措施,往往伤及了原本想“保护”的群体。比如9月27日,央行、银监会发布通知明确将第二套房贷首付提高到至少四成,贷款利率提高至少一成。由于对“第二套房”的解释乏善可陈,这些措施犹如隔山打牛,甚至产生逆向激励措施,更加促进了投机者的投机。

比如,农行近日在调整房贷政策时明确提出,“对于优质客户,可在基准利率的基础上进行一定程度的下浮。但对于明显属投机炒作购房行为的,将拒绝向其贷款。”这一左新规着实令人忍俊不禁。要知道,不少炒房投机者,正是银行乐打交道的“优质客户”,再向这些人降低贷款利率,为的是抑制房价?左手打起右手,荒唐。

有关部门是否真的下决定抑制房价疯涨?早在9月27日央行与银监会出台针对第二套的新规前的今年上半年,市场上盛就传银监会可能将房贷首付提至五成(包括第一套房),此后不久央行新闻处有关人士出来辟谣称“央行没有酝酿五成按揭政策”,并称“房地产业是支柱产业之一,希望房地产健康有序发展”,诸如此类。显而易见,监管部门并不希望房地产市场突然“变脸”。

监管部门如此,地方政府部门就更会“作戏”了,而且往往非常感人。再以广州为例,广州市长张广宁也曾劝市民“不要急着买房”,言外之意是有决心、有信心将房价给调下去,然后广州房价却扶摇直上,没有丝毫减缓的迹象;去年5月初,时任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林浩坤针对房价高企,建议市民“三年后再买房”,当时广州一手住宅均价为6097/平方米,一年后的今年8月,广州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不知林浩坤如今做何感想!

“空对空”俨然成为房地产界“金三角”景致的一大特色。监管层对土地出让环节缺乏真的严查厉治,对土地一级开发及农地入市政策的调整步履维难,对逐步、谨慎出台物业税及地方政府发行债券等事宜顾虑重重,这些因素构成了房地产调控隔靴搔痒、治标不治本的原因,也是业界嘲讽其作法避重就轻的源头。

这是一个让人大哭大笑的年代。在房地产业的多个“金三角”中,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笑者畅其潇洒,哭者痛其苦涯。普通民众一次次失落,“居者有其屋”似乎永远只是镜花水月,这绝不是这一个群体的悲哀。

而谁又将是下一次顺驰呢?

  相关链接:
  2007年地王创设录

   9月11日 广州富力地产以18729元/平方米的楼板价刷新广州“地王”纪录,夺得广州白云区云祥路地块。
  8月24日 南京苏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44.04亿元竞得,折合66930元/平方米的楼板价拍得上海南京路步行街宝地——黄浦区163#街坊地块,成为内地“单价地王”。 
  7月26日 上海郎达和宝静置业以17.85亿元总建筑高价竞得面积近60万平方米的南京市江宁区牛首山地块,而此前该地块5.82亿元的挂牌价已经创下了江宁单幅地块出让价格的新高。
  7月24日 国内最大金额单宗土地——湖南省长沙市新河三角洲地块被北京北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城市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92亿元联合拍得。46.38亿元的起始价,使这一地块的“王者风范”十足。
7月19日 香港嘉华集团下属公司以10.9亿元竞得广州市珠江新城一地块,最终价格比2亿多的起拍价高出近5倍,以11912元/平方米的楼板价成为当时广州“地王”。
7月12日 万科取得广东省东莞市塘厦大坪村地块使用权,其以15243元/平方米的楼板价跃居为广东省新科“地王”。

5月22日 南京圣和科技以3.85亿元的总价、28865元/平方米的楼板价拿下南京市汉府街地块。
3月12日 和记黄埔以24.5亿元拿下重庆市南岸区杨家山片区,土地面积近2500亩,这也是当时国内所出让的占地面积最大的土地。
2月6日 世茂房地产以8.16亿元摘得杭州市下沙钱塘江地块,这是杭州自开始有土地挂牌交易以来所出让的建筑面积最大的项目。该地块占地面积逾28万平方米,总规划建筑面积约72万平方米。
1月31日 上海豫园商城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以总价35.02亿元、楼板价3290元/平方米拿下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47号的武重地块,成为武汉“地王”。

(9月28日凌晨于新和浦公寓)

4季度广州各类演出汇总

演唱会 话剧 歌剧 音乐会 舞蹈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9/28_022236_zhangxueyou.jpg

张学友2007中国巡演广州闭幕演唱会 广州天河体育场 12月29日 180、280、380、680

2007陶喆广州演唱会(待定) 待定 待定

李宇春2007全国巡回演唱会广州站 广州天河体育馆 11月3日 180、380、680、980、1280、1680

2007张学友好久不见世界巡回演唱会·顺德站 顺德体育中心体育场 10月21日 180、280、380、480、680、980、1280

卫兰my first2007广州演唱会 广州天河体育场 9月30日 100、200、300

ROCKING国际流行音乐演唱会 深圳根据地酒吧 10月5日 380、580、880

2007蔡琴佛山演唱会 佛山市岭南明珠体育馆 11月23日

2007谭咏麟广州演唱会 广州天河体育场 12月1日

世界著名童话剧《三只小猪》 星海音乐厅(交响乐演奏厅) 9月30日-10月2日 60、80、100、120、160

《这一夜,WOMEN说相声》 中山纪念堂 10月2日 100、180、280、380

音乐剧《猫》 广州天河体育馆 08年1月5日-1月10日 120、280、480、680、1080、2008

俄罗斯蒂米特·伊格尔丁钢琴独奏音乐会 天河区文化馆小剧场 12月9日 180、300、360

玛蒂斯三重奏音乐会 天河区文化馆小剧场 11月11日 180、300、360

维也纳大师三重奏音乐会 天河区文化馆小剧场 10月28日 180、300、360

完美爵士风-广州交响乐团2007-2008音乐季 星海音乐厅(交响乐演奏厅) 10月12日 80、100、120、150

维也纳童声音乐会 星海音乐厅(交响乐演奏厅) 10月21日 80、180、280、380、480、580

汉调粤韵奏新声——饶宁新古筝艺术赏析音乐会 星海音乐厅(交响乐演奏厅) 10月27日 60、80、100、120、150、180

广东歌舞剧院民族乐团07-08乐季——音乐养心spa 星海音乐厅(交响乐演奏厅) 10月13日 60、80、100、150

新加坡华乐团2007中国巡演-广州音乐会 星海音乐厅(交响乐演奏厅) 10月19日 80、180、280、380、480、580

NOTCH07 北欧中国音乐节iDEAL完美留声音乐会 星海音乐厅(交响乐演奏厅) 10月5日 80、100、120、150

“中国风,古典情”-殷飚·吉他名家音乐会 星海音乐厅室内乐演奏厅 11月4日 60、80、100、120

琴醉典雅时-广州交响乐团2007-2008音乐季 星海音乐厅(交响乐演奏厅) 11月10日 80、100、120、150

芭蕾舞晚会-芭蕾精选 中山纪念堂 10月5日-10月6日 20、30、40、60

链接:中国票务网(广州)

谁为黄光裕的中关村迷局埋单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9/27_022446_huangguangyu.jpg文/东方愚 国际航空报 人物专栏

黄光裕近日再度成为焦点人物,并且他同时演起了“黑脸”和“红脸”。一边是黄光裕旗下上市公司中关村(000931)遭遇逼债危机,中关村总裁鲍克、副总裁佟锋日前已提出辞职,而财务总监王志国已于近日去职。一边却是黄光裕旗下的北京鹏润地产日前频繁出手,为土地储备未雨绸缪,比如9月26日,鹏润参与竞拍上海长风地块,并有意将之建为国美电器与鹏润地产的华东总部。

一黑一红,将黄光裕运作思路的轮廓给勾勒了出来。原先关于“黄光裕将向中关村注入优质资产”的传言,现在可以被认定为捕风捉影。尽管黄光裕曾力挺中关村,但31.2亿元巨额贷款的逼宫,和中关村萎靡不振的业绩,所谓时过境迁,黄光裕退意萌生,将自己的得力干将即中关村的几位高管撤回,便是微妙的佐证。

黄光裕日前在香港减持1.7亿国美股份,套现近24亿元。市场给予了各种猜测,有传言称黄光裕此举意在拯救中关村,这种猜测听起来挺“合理”,如果对中关村债务重组,加上套现国美的这24亿,中关村起死回生便无悬念。但国美总裁陈晓日前却说,黄光裕减持是为筹集资金,准备将母公司旗下的地产项目在A股上市,与中关村没有任何关系。

可谓一语道破天机,中关村再度被冷落,而黄光裕大幅套现也是对日前鹏润地产频频买地的最好的注解。一个甚为直白的事实是,中关村今年上半年亏损5349万元,每股亏损0.0793元。。而国美并购永乐后,其在全国的网点星罗棋布,现金流充沛,加上品牌效应,国美回归A股直接挂牌显然比借壳中关村上演“乌鸡变凤凰”的寓言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然而,风雨飘摇的中关村却频频招人青睐。8月15日,中关村同时发布了两则公告,一则是预亏公告,预计前三季度亏损7000万—8000万元,一则是称因为合同纠纷,法院查封中关村建设30套房屋。然而,在双重利空的情形下,中关村的股价从8月15日的9.52元开始扶摇直上,至9月3日创出17.79元的纪录,13个交易日涨幅达87%!

资本市场总以诡秘的姿态示人。中关村的这种“怪现状”的出现,显然是在对于黄光裕可能进行救急的猜测下,市场进行的疯狂炒作行为。一些机构甚至翻出了老皇历,将去年黄光裕刚从段永基手中接过中关村掌管大权时,进行的系列动作旧事重提,比如大提特提当初转让光大银行、云水山庄和深圳中关村创业投资管理公司的股权,以及今年6月进行的重大资产置换等事宜,而对今年8月因建行不进行贷款而致使中关村债务重组流产等事宜轻描淡写,这种炒作在传媒的放大效应下,迅速博得不少投资者的“好感”。

有必要一提的是,今年8月底,关于深圳明年将设立创业板的消息被放大,中关村也被一些机构贴上创投概念而一时间变得炙手可热,财经媒体对“创投概念一飞冲天”式的报道又起到了煽风点火的作用,中关村股价接连涨停。事实上,明白人都清楚,这是明显的“搭便车”式炒作行为,中关村里确实在不少符合登陆创业板要求的公司,但这与做地产的上市公司中关村,并没有多大关联性。

目前伴随黄光裕的套现和国美将自己回归A股而非借壳之思路的明确,所有热炒中关村的泡沫褪去,而中关村股价于9月3日创下最高位后也迅速放量回落,不排除主力出货的嫌疑。炒作中关村的主力获益丰厚。那么,谁又是这场游戏的最大受损者呢?

黄光裕显然不是,从其红光满面到四处圈地和备战回归A股即可看出,而中关村的债务问题,黄光裕或将梅开二度,用其诡异的手法给“转嫁”出去,中关村高层也毫发无损,撤回黄光裕身边后照样被重用,而中关村副董事长段永基则在一边为史玉柱增持自己执掌的四通控股而开心。毫无疑问,游戏最大的受害者,是那些盲目跟风炒作中关村的中小投资者。故事的每一次波折,都可能伴随着不少人被套。但谁又会在乎这些人的利益呢?

http://image.sinajs.cn/newchart/fq_daily/n/sz000931.gif?1190831074968

追忆读书时代

无意中翻到这张照片。是当初在青岛读研究生的时候,给媒体写一些小文字和小专栏,寄来的样报取出后的空信封。日积月累,就堆积如小山。看着照片想起自己昔日伏案写作的情景,有一种复杂的感觉。

“时髦”一把,模仿所谓诗歌界“梨花教”教主(又可称诗歌界“芙蓉姐姐”)赵丽华的“名作”《一个人来到田纳西》来描述这种感觉,借古讽今:

毫无疑问/那时的我/是全天下/最勤奋的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9/27_020345_yangbao.jpg

城商行退出机制不应被抛之脑后

东方愚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09/27_015552_mianyang.jpg伴随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和北京银行率先登陆资本市场,合并重组和上市俨然成了今年我国城商行的两大风景线。在示范效应的刺激下,眼下更多的城商行日前跃跃欲试,条件不具备的甚至也在考虑创造条件上市。这个时候,我们似乎有必要再次将城商行的退市机制摆到台面上来。

三年前银监会就提出了城商行的退出机制问题,去年7月,银监会宣布成立独立的研究机构,重点研究课题之一便是银行业金融机制市场退出机制。去年年底银监会再次加以警示。然而进入2007年后,“退出”这一关键词慢慢淡出人们视野。事实上,不但原先触及退出底线的一些城商行仍为当地政府所兜着,一些所谓质优的城商行,因为融资冲动,风险也在累积。

之前的旧问题是,地方政府大都是城商行的大股东,由于城商行的改制与重组是围绕必须满足资本充足率这一硬性监管指标,一方面重组需要地方政府来主导,另一方面却必须降低政府的持股比例, 这种矛盾持续不休。现在的问题是,地方政府可以减少持股,但是,在政绩主义的理念和跑步融资的冲动下,他们改换思路为“钦定”参股对象。

这种“钦定”,一方面表现在政府有意无意希望哪家公司参与城商行的重组,比如最近四川省国资委、绵阳国资委、绵阳市政府多番撮后,使长虹全资控股绵阳市商业银行尘埃落定。另一方面表现在极强的“排外”意识上,比如今年9月初,獐子岛放弃增资威海市商行,原因是对方表示增资扩股“不考虑省外企业”。

授意性质的参与重组,可能会存在一定的利益输送或题外承诺,而“排外”则颇值得思考。现在不少城商行纷纷表示有意跨区域经营,银监会2004年9月就曾表示支持中等以上水平的城商行,可考虑逐步跨区域经营。但现在我们看到,不少城商行发展过程中的地方保护主义现象明显,一方面想着去赚兄弟省市的钱,另一方面却不愿意兄弟省市的企业参股,这显然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死循环。

可以说,现在城商行跨区经营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其监管指标综合评分是否达到了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以上,也不在于资产规模,而在与不同地方政府之间在利益竞合方面能否形成一种共识。地方保护主义会导致损兵折将,即使暂时委屈成行,城商行也会考虑将成本转嫁,而小范围的“结盟”同样不可取,这种勾结实质是另一种形式的排外行为。

同样,在引进境外投资者事宜上,由于“境外投资者”本身的定义模糊不清,所以直到现在为止,仍有不少地方的城商行东施效颦,着急着开门引外资。他们的逻辑是,上海银行引起国际金融公司和汇丰,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分别引进巴黎银行和大华银行助其迅速更枪换炮,管理水平也上了台阶。他们恰恰忽略了这些大型城商行的风险抵御能力。

事实上,一些垂涎城商行“蛋糕”的外资,他们往往盯上的正是二线甚至三线、四线的城商行,这些城商行及所在地的政府,在城商行参股机构遴选上机动性极大,这正好给其投机提供了莫大的便利。其改制与重组看起来日新月异,实质上可能伴随着风险的与日俱增。同时,外资对择机退出的时点把握往往比较灵敏,一旦危机发生,他们会在第一时间撤离,剩下的烂摊子谁来接盘呢?

一言以蔽之,城商行的退出机制必须再次重视起来。优质的城商行需要鼓励,但是在跨区域经营上须慎重,同时,尽管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结合起来有裨益,但在参股对象的选择上应改掉过往“钦定”或“准钦定”的行为。而对于,风险越积越大的城商行,要么尽快考虑改制为社区服务机构,要么考虑为大型金融机构兼并收购,地方政府吃不消却硬兜着走的怪现状,需有所改观了,因为那背后是寻租行为的大盛其道和社会资源的无休止性损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