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饰

城市画报,最新一期,做的是特刊,十城市的创意聚焦。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0/28_221945_chengshihuabao.jpg

十个城市中我到或居住过六个。直接翻到现在所在的广州,真功夫、时代花生首先跃入眼帘。现在在广州,报纸、电视上,前一个快餐连锁店,和后一个楼盘,都做了铺天盖地的广告,赞助城市画报,并包装成“创意生活代表”,想必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创意”“时尚”“文化”,哪个能真正脱离商业的铜臭味呢。如果你真把城市画报这期特刊,视为了十城市的文化居点代表,那你也未免太过幼稚了。很简单,240P的彩印,凭什么10块钱“贱卖”给你?从一点上来说,城市画报是个大赢家。这期特刊广告收入,盆满钵溢。以后还可像《无间道2》《无间道3》一样,每年都搞一次创意生活评选之类的,不亦乐乎?

惭愧的是,自己永远“文艺”不起来,直白点说,就是老土。以至于毕业好几年后,有个师妹说,师兄,记得你大学的时候,总是穿着一件屎棕色的休闲西装,好像只有那一件衣服一样,好土啊。我大汗,然后狡辩道,你不觉得那个屎色的衣服,配上我那一头小甩毛,很文艺吗?哈哈。

与时尚杂志也曾有过一事之缘。刚读研究生的时候到青岛一家叫《城市视线》的杂志(后改名为《搜城》)兼职,就是做一些所谓文艺的、小资的、典雅的策划。可惜思路老跟老板想不到一致,或说我不会把文艺东西的商业味给包装掉,没到一个月就辞职了,转做一些赤裸的商业活动与策划。直来直去,我的性格是改不了了。

现在还有看一眼看不出商业味的时尚杂志?我不信。

“倒达猛将”李肃今何在?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0/28_155507_lisu.jpg文/东方愚 10月29日 广州日报

娃哈哈与达能之争至今仍然没有定论,不过有趣的是,随着事件的进展,一些“裸泳者”被逼上了岸,和君创业咨询集团总裁李肃便是其中之一。

李肃是半路杀进娃哈哈与达能的纠纷中的。今年6月中旬,李肃向达能发出交涉令,力陈其“妨碍中国经济安全”等罪状,而后向达能发出责令其“改正行为”的律师函;又于今年9月初向国家商务部和工商总局提交申诉报告,要求“审查达能”。期间,作为“焦点人物”的李肃频繁参与各种论坛、研讨会时,均高举民族大旗,大力声援支持娃哈哈、支持光明,讨伐达能,诸如此类。

李肃的原始武器,是其当初持有的100股光明乳业(600597)的股票,这使得他有了光明乳业小股东的身份。当时宗庆后与范易谋正斗的酣畅,光明突然插了一扛子,不知情者以为王佳芬(光明董事长)有意掺合进来,而细心的人则纷纷揣测,这不过是李肃导游的一场戏罢了,笔者也于《“光明与达能之争”背后有玄机》一文中称,李肃之举并非是为光明前途忧,而是在炮制一场商业策划,以达到营销自己及和君创业的目的。

如果当时还仅仅是揣测的话,那么光明与达能日前的分手,则是对昔日李肃豪情万丈的莫大讽刺。10月16日,光明乳业发布公告称,将达能所持20.01%的光明乳业股份全部转让给光明的两大东家上海牛奶和上实控股,且终止与达能在商标及技术许可协议方面的合作。按说,达能退出光明了,曾为光明振避臂一呼的李肃就“胜利”了,然而这个时候他为何却“失语”了呢?

据悉,达能放弃光明,是在兑现去年底与蒙牛签署的“排外”协议,当时业内就有人预言,达能入主蒙牛后,与光明分手是迟早的事。而近日光明的新闻发言人龚妍奇也称,两者分手是“基于各自发展战略的需要”。而这一切,显然是李肃所事先不熟悉的,换句话说,李肃抑或知道达能与光明早晚要分手,但没想到会这么快,以至于他的炒作中场就打了折扣。

假如李肃不是受人所差搞系列动作,那么事实的真相无疑是一场“搭便车”式的炒作。他把达能与娃哈哈、光明的纷争,都当作自己的佐料,后来他频繁上镜,甚至向有关部门提交申诉,都不过是想通过媒体添柴加火,继续烹饪好自己的大餐罢了。

都说搞咨询的善于煽情,李肃这下算是树立了“标杆”。李肃的“聪明”之处更在于,他站对了队──达能与娃哈哈打了无数个会合,政府脸色成为最后的参照物。尽管我方在与法国方面进行相关交涉时态度都比较温和,比如称不干涉企业间并购,但却在无意中流露了对娃哈哈的支持,比如商务部副部长高虎城6月26号批评国外媒体给中国企业抹黑,实则是对娃哈哈及宗庆后的隐性支持。有了这种表态,李肃不屑于“契约精神说”而大打民族产业牌,底气自然足多了。

可以说,李肃之“成”,在于像宗庆后当初一样,将商业问题民族情绪化,甚至政治化,而李肃的“败”,也正在于此。当宗庆后当初将娃哈哈与达能之争政治化的那一刻,就注定最终的结果是互相妥协。最近上海超市中娃哈哈呦呦奶咖悄然换装,宗庆后将原娃哈哈商标替换为“启力”,这显然是妥协之举;我们尚且不知达能是否也做了何种妥协,但至少预示着原来双方的横眉冷对,向退让一步的格局转变成为了现实。 达能与光明、娃哈哈,都退让一步,尴尬的李肃就没位置了,“裸泳”的真面目暴露无疑,难怪他最近也不出来豪言壮语了。

“搭便车”炒作或许能收获大效果,但蚍蜉憾树却不合时宜,李肃搬起的石头注定要砸自己的脚了。IT领域,最近听说一公司于阿里巴巴公开发售当日,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阿里巴巴,要求其停止使用“阿里巴巴”商标,看来“搭便车”炒作者前仆后继啊,不能不令人贻笑大方。

附:之前关于娃哈哈与达能之争的追踪评论

东方愚:宗庆后与鲁冠球:一样担忧两种心境(上海证券报)

东方愚:娃哈哈与碧桂园:保身总相宜姿态大不同(上海证券报)

东方愚:打民族牌的年代渐行渐远(国际航空报)

东方愚:娃哈哈偷袭营销砸了自己的脚(南方日报)

东方愚:宗庆后面临四种选择(每日经济新闻)

东方愚:企业精神重构:美国精神的中国启示(中国商业评论)

东方愚:娃哈哈VS达能如何看浙江商帮集体失语(广州日报)

东方愚:宗庆后辞职仍是欲擒故纵之举精明而不高明(每日经济新闻)

东方愚:究竟是谁在跟谁抹黑(广州日报)

东方愚:光明与达能之争背后有玄机(每日经济新闻)

东方愚:李东生与宗庆后的舍与得(国际航空报)

瞎扯三则

(1)下午到中山大学岭南堂听讲座,讲者李杰,主持王则柯,内容是评弹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本以为是场公众性的讲座,到了才知道是小范围的学术交流。李杰老师用娴熟的数字模型,和流畅的外语,讲起了博弈论的新进展。

毫无疑问,我像一只木瓜,半懂不懂、傻乎乎听了大半场。读研时也做过方面的功课,但现在看来,那时显然是小儿科了。欣赏中大的学术氛围。

周六晚中大管理学院还有一场报告,广州的朋友可以去听听。这次不是学术交流,是谈实务的,哈哈。链接:这里

报纸上说现在不少白领经常跑到高校食堂去蹭饭,我是不时跑到高校报告厅蹭听;知识也是饭,一样的爱占小便宜啊。

(2)傍晚回家经过书巢,买了几本闲书,黄集伟的《小规模荡气回肠》,第10期的《书城》,另买了一本《我在爱的左边,你在爱的右边》送给了小湘。都是挺不错但不太乏味的读物。

(3)明天是报社改版第一天,前几天就看到改版后专刊的报头,吓我一跳,竟然是英文打头,中文附和,据说是借鉴谁谁谁。但无疑会觉得很突兀,毕竟跟人家的受众不一样,怎能一味去追时髦与所谓前卫。颈骨疏松乏力,再漂亮的羽毛,也只是“看起来挺美”而已。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0/26_001544_gaiban2.jpg

顿悟

晚上没上班,到正佳广场打游戏,跟同事打牌,打牌的时候的聊天,让我豁然开朗,最近的烦闷,一下子散了。感谢骆兄,还有湘湘。有的时候路走的有些压抑,或许并不是因为崎岖,而可能是选择的交通工具不太合适。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0/25_014257_shangshixiehui.jpg

辟谣上瘾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0/23_115853_fangjia.jpg搜房网最新的调查显示,近七成网民认为地产界将有更严厉的措施出台。可见民众尽管对房价高企很郁闷,对宏观调控的信心还挺足。然而,细心的人会发现,最近关于地产界几项严厉的政策出台后,又无一例外地出现了辟谣事件,而这些事件无一不说明,监管部门其实仍然处在犹豫与顾虑的状态。

  先是关于第二套房的新规。今年9月27日,银监会出台提高第二套房首付比例等紧缩政策,市场盛传有关部门还将出台相关细则;然而,10月19日,在美国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相关会议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表示,央行现在还没有得到第二套房贷政策出细则的消息。

  第二个事件是关于物业税的。前不久,有主流媒体称权威人士表示,明年有望在一些城市进行物业税开征的试点。这条消息一发布,市场哗然,当日地产股大跌。然而,10月18日,国家税务总局新闻负责人马方明表示,物业税征收尚无明确的时间表,相关媒体报道不属实。

  第三起事件是非曲直关于内地房地产企业IPO。10月22日,有媒体报道称,作为股票发行政策调整的一部分,证监会已经暂停房地产企业在内地A股市场的IPO申请受理和审批工作。而就在当天下午,经证监会新闻处证实,监管部门从未暂停房地产企业在内地A股市场的IPO申请受理和审批工作,并称“此前相关媒体的报道严重失实,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到底是传媒“扰乱”了市场,还是市场对监管层的期望太高,抑或监管层仍有不少顾虑?答案不言自明。期许房价一时半会儿就能打个六折七折的想法,显然有异想天开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