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紫荆

下午与我们记者一起去做了个专访,并谈了以后的一些合作意向,基本还算顺利,但晚上时候郁闷了一下。我们记者写的专访稿,对方看后非要把对她的一连串职务中,删去后面两个。之后我才发现,职务之一是常任南方证券结算公司总经理。南方证券是已倒的券商,怪不得。但这一职务在对方现在所在单位的官方网站上还挂着(上图即为截图),似乎也不能完全怨我们的记者“照搬”。我向对方先是道了个歉,然后又写邮件批评了一下,不管你职务有多高,也必须接受批评,凡事必须相互体谅。

工作上的烦,回到家后一切就消散。前两天从家里阳台上拍触手可及的树上的紫荆花,殊不知门前小路上,片片紫荆最喜庆。今天我将拍的这张照片贴上来,你看有多美。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1/29_011209_zijinga.jpg

[高管面对面]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1/28_003611_lisilian.jpg今天下午(11月27日)中大之行,甚是值得。原因就在于,因为是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受聘为中大兼职教授后与学生交流。他以为没有媒体记者在场,所以能畅所欲言。我冒充学生,100%看不出来,哈哈。

与李思廉先生的交流,不少关于房地产问题的疑问让我豁然开朗。正如李思廉所言,只有像他们一样真正做房地产的,才知道一些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一些学者的争论,众媒体的炒作,许多都是胡闹。

而我也知道了一些原先不清楚的事情。比如10月份的时候,市场传称证监会暂停内地房企IPO,后来相关部门又出来辟谣了,说没这回事。今天李思廉先生称,国庆前后国务院着实就上市企业圈地、增发与高房价的关联性向证监会征询意见,证监会的答复相对正面,仍鼓励优秀的地产企业A股上市;不过,在相关审核上多了一些步骤与手续,其中包括属发改委审核范畴的所募资用途符不符合产业政策,以及属商务部审核范畴的有关外资参股等事宜。

富力地产回归A股总是推啊推,6月说9月,9月说年内,今天在场的学生问,还会不会再拖了。李思廉称12月份回归应该没问题。我问他发行A股的主承销商是哪家,他说是中信证券。

对于房价问题,他自己也承认现在房的有些离谱了,但他自始至终没用“跌”这个词,而用的是“稳定”,这并不是因为他是房地产商,希望房价越高越好,而是因为他一直在说地价太高的问题,政府不放地,或放地速度太慢,“面粉贵过面包”自然很正常。换句话说,房价普遍下跌不是没可能,但前提是土地供应相当充裕,可短时间内可能吗?

看得出来,李思廉是个很直爽的人,一些问题说的很坦诚也很直露。他说,诸如“70/90”等房地产紧缩政策,政府没问过富力,没问过万科,自己捣鼓出来,最后发现效果不怎么好,太正常了。而想着物业税能调房价,只能是治标不治本,风险转嫁再转嫁,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而对于限价房,他也承认,暗箱操作难以控制,政府调控可能南辕北辙。

我没有记错,”政府应该多找我们吃饭才对”,李思廉这句话,在一个小时半的交流中,说了三遍。他说公司规模如果太大了,反而与政府打交道不方便了,都得按程序来,现在程序非简反繁,有的时候一个项目两三年才审批下来。

李思廉先生今天到中大,是中山大学黄达人校长亲自颁发的聘书。一开始岭南学院的吴立范教授向大家介绍李思廉及富力,当他提到富力现在的土地储备大约是3300万平米的时候。我注意到,台下的李思廉脸上掠过一丝狡诘的笑容。我想可能是对“3300万”这一数字的反应,这个数字是公开的,但是说是截止8月底富力的土储量,现在三四个月过去了,富力到底有多少地,谁知道呢?要知道9月11日,彪悍的富力可是又当起了“地王”——这一天,保力地产就斥资42亿元在广州拿下了两块土地。同日,富力地产是以楼面价18729元/平方米的天价刷新广州地王纪录;18天后,富力又联手合景泰富以46亿元的总价拿下广州猎德地块……

李思廉先生讲的很实在,很精彩。我很受触动。然而,尽管回到报社后,我灵活处理了一下他的一些说法,但写出的报道,仍然不能见报,原因是,富力地产是我们报社的广告大客户。没有办法。我把不能见报的新闻,链接到下面。

以后我会经常去做一些高管面对面的采访和交流。实际上,这并不是我的工作,而是我的爱好。我是一个财经编辑,没有采写新闻的业务,但我觉得对个人的积累,视野的拓宽很有帮助。所以顺道,采写些新闻,并在博客中记录一些趣事,以及不能在纸媒上看到的事情。足迹的记录,一切皆是兴趣使然。上面的照片是我拍的,我拍照技术很烂的,能看得出来。

明天约了广东上市公司协会秘书长李光女士,相信同样会有不小收获。

链接:非见报新闻:富力下月回归A股 主承销商中信证券

紫荆花香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1/27_144157_yangtai.jpg

站在阳台上,紫荆花近在咫尺,花香更是宜人,令人陶醉。广州今天开始变天了,19度,凉了。上午在阳台的躺椅上看书,晒着太阳,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敢睡了,马上要到中山大学,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先生在那里有个交流,我要去采一下。

姜俊贤:下一个杜厦?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1/26_104211_duxia0001.jpg文/东方愚 上海证券报专栏
http://paper.cnstock.com/paper_new/html/2007-11/30/content_59823027.htm

姜俊贤和杜厦应该不认识。

全聚德的掌门人姜俊贤现在是资本江湖一大红人,11月20全聚德(002186)上市首日开盘即被临停,当日大涨271.38%,4日内换手率超过200%,令人瞠目,并被人戏称为一只“注水鸭”。杜厦更多被视为“过去时”的红人,他于1988年创建克瑞思集团,即家世界前身,1999年成立家世界连锁商业集团有限公司,2005年家世界以年销售收入92亿元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商业连锁企业,然而,一年后,家世界资本链告急,杜厦以7亿元之将家世界家居卖场业务悉数卖给外资巨头家得宝。

之所以将分属不同领域的姜俊贤与杜厦相提并论,首先因为两者所执掌企业都是连锁加盟模式,都是或曾是行业领袖,全聚德是老字号“餐饮一哥”,而家世界家居曾是内资建材标杆。另外全聚德与家世界都有解不开的上市情缘。只不过,后者魂断上市,而前者的资本之途刚拉开帷幕。

全聚德上市前,笔者曾对姜俊贤先生“不希望全聚德(股价走势)像中石油一样”一言不以为然并撰文称,全聚德很可能会是“第二个网盛科技”。结果一语成谶。虽然全聚德首日只遭遇1次临时停牌,网盛是开盘2分钟后1小时内被3次临停,但全聚德开盘即遭临停的纪录显然也足够彪悍了。

爆炒者踩的节点,是全聚德身后的行政元素。如今内地餐饮企业竞相上市,加上政府近两年对“老字号”企业的倍加宠爱,具有143年历史的全聚德似乎当仁不让,加上首旅股份(首旅集团为全聚德控股股东)今年9月增发收购北京和平宾馆等3家酒店,全聚似乎必须上市,必须加紧扩张。

与全聚德不同的是,家世界2004年力谋上市,完全源于其对市场的嗅觉。物美前一年已在港上市,2004这一年,杜厦又看到国美借壳成功,苏宁登陆中小板,其心甚痒。加上当时建材行业群雄争斗惨烈,百安居、欧倍德等外资巨头虎视眈眈,杜厦想走产融结合的路子不难理解。

全聚德被推着走上了前台。我们看到的是一张虎皮和一张大嘴。“虎皮”是,全聚德的引以为豪的文化属性、道德口碑和旅游资源,近几年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多大的实际收益,“大嘴”是,上市后的全聚德提出的“3年内各类连锁企业超100家”的扩张思路听起来像是玩积木,有大跃进嫌疑。

看一下有关全聚德的数字吧。尽管全聚德最近3年毛利率有所下降,但其餐饮销售收入逐年上升,分别为3.62亿、4.49亿、5.2亿,全聚德招股书将原因诠释为除和平门店和前门店等主力店盈利上升拉动外,2006年其13家子(分)公司中,有6家亏损,而到今年一季度,只剩丰泽园学院路店和中软大厦店继续亏损。这一跨越似乎很漂亮,但却不能不让人对之产生为配合上市有意迅速将报表做漂亮的怀疑。而又言亏损中的称丰泽园学院路店明年将抓住奥运会契机势必营收翻红,显然又是在自圆其说。

另一方面,截至11月23日,全聚德的动态市盈率为76.14倍,而在H股市场福记食品和味千的市盈率平均43.91倍,A股旅游业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也不过50.76倍(以10月30日收盘价计)。而根据公开资料,全聚德最近3年负债额逐年攀升,分别为2.56亿、2.65亿、4.03亿,且短期借款占相当份额。

与此同时,据中信证券研究员赵雪芹分析,去年全聚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为1.23亿元,而由于蓄意扩张,全聚德今年这一条目将为-9869万元,可见现金流之匮乏。

管理绩效优异或许从一定程度上缓解全聚德的资金压力。问题是,全聚德的管理同样乏善可陈。暂且不论其客户群的老化、定位的单乏和营销策略的偏执,单纯从其一直以来只对加盟店进行技术培训而不参与管理来讲,全聚德模式已让不少投资者敬而远之。而全聚德在日前的招股书又无意自曝家丑──招股书中提及的重庆子公司的亏损的原因是“因自购物业经营导致其折摊费用较大”,众所周知,当年全聚德兵改广州,就是因为加盟商用当地的湖鸭冒充北京填鸭引起。六年后同样的漏洞再出现,可见全聚德管理的乏善可陈,其上市圈钱、急于扩张背后的危机可见一斑。

杜厦如果看到看到全聚德此情此景,想必会为姜俊贤捏一把汗。因为,杜厦的滑铁卢,正是上市梦鼓动下的扩张欲。只不过,杜厦在欲上市前,对家世界的发展思路与全聚德截然相反。那时杜厦采取的是一种集约式的发展思路。他将几乎所有的资金、资源集中在一所城市(天津),并充分利用当地熟悉的物流体系与资源来降低成本。天津的数十家店饱合后,杜厦进军西安,同样采取了在天津时的策略。他对连锁业把捏的心得是“放慢速度”,“年增长30%-40%已相当可怕”。他的这种策略为其赢得了2005年中国零售业十大风云人物的称号,也为业界公认为曲线对抗沃乐玛、家乐福最好的方式。

然而,2004年,杜厦在为推动家世界上市,突然改集束式发展为开闸放水,一口气在沈阳、石家庄、郑州等地建立子公司,一年内8省16城皆可见“杜氏世界”。家世界异地开店成本甚高,第一个店的投资就总将近1亿元,这无疑占用了家世界不小的现金流(多数为“借”供应商的钱)。本想着忍一时之痛、做大规模好上市,天堑变通途,没料到2005年初,股权分置改革启动,新股暂停审批发行,站在门口的杜厦被关在了外面。募资39亿港元的计划打了水漂,不久供货商逼债频发,资金链告急,最终于去年9月,杜厦难逃厄运,忍痛将将家世界家居卖给了家得宝。业内无不为之惋惜。

如今的杜厦肯定很羡慕姜俊贤,如果他的扩张征程晚两年到现在,或许天时地利人和,家世界长城不倒,资本市场上仍会有一番作为。事实上,姜俊贤现在也不乐观,他更处在一个尴尬的位子上。就算姜俊贤意识到了全聚德商业模式的危机,但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其实也是一个被动者,全聚德在行政因素助推下走上上市和扩张路是不可能回头的。而就算全聚德有一天被ST了、出售股权了,姜俊贤也不可能像杜厦一样,从家世界家居获利40亿元退出,成为2007胡润套现富豪榜探花。当然,全聚德是国企,背后又有首旅,不会像家世界当初一样身陷囹圄。

杜厦的前世和姜俊贤的今生,映射的是民营与国营连锁企业各自的喜忧交加,更映射出中国连锁业态的各自为政、自以为是的不成熟。姜俊贤成不了下一个杜厦,但有必要从杜厦身上照亮自己。尽管时过境迁,但浸淫在连锁业中的商业道理不会变,弃集约发展为全面开花,重资本途径轻公司治理,都是头重脚轻的非理性表现。全聚德的蓝筹泡沫暴露无疑,只有高位套现者怡然自得了。

有意思的是,19年前,李宁从汉城奥运会的吊环上摔了下来,他回到国内,想做一场个人运动生涯告别晚会,辗转找到杜厦,那时任南开大学教师的杜厦正好痛恨“一个月的工资只能够支付一杯咖啡”而从准备弃教从商,于是答应了下来。这一个晚会,杜厦赚到了第一桶金──40万,随后创建克瑞思集团即后来的家世界。说来也巧,19年前杜厦与李宁第一次见面,就在崇文门的便宜坊烤鸭店──也是烤鸭;19年后的全聚德,鸭王姜俊贤有必要学习下杜厦先前保守而又保险的集束式发展策略了。

(2007年11月25日凌晨于广州新和埔公寓)

藏匿

http://www.mrzhang.com/blog/uploads/200711/24_031254_hide.jpg

湘湘开始限制我上网时间,她说现实生活比虚拟生活更精彩,我何尝不是这种感觉,我觉得在阳台上晒太阳看书的感觉,要强于在网上看文章一百倍,现在我看一些研究报告,四十五页,也习惯打出来看。虚拟世界的另一个弊端是,你一直以来以为给你带来许多灵感和收获的Networking,已开始让你变得焦虑、压抑,对你的正常姿态与思考带来干扰。

无意中翻到上次从香港带回来的 Financial times weekend,其生活版上一个文章如上图,No place to hide,谈的就是这么个问题。到处都是蜘蛛网,到处都是皮条客,我们无处藏身。

似乎中国要比欧美慢上半怕,现在更多的人是喜欢被皮条客盯上,谈何藏身。

电视剧《大染坊》中家驹他爹教给陈六子一个一生好用的词,藏匿。当然是指性情上的。尽管陈六子后来仍然性子很急,有时分寸把握的也不太精准,但他把这个词演绎的颇有韵味。

藏匿。我们大都没读懂这个词。翻开小学词典,查“藏匿”,结果是“匿:藏起来。藏起来不让人知道:藏匿赃物是犯罪。”这样的解释夸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