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纪念日

今天,2009年12月29日,结婚两周年纪念日。贴一张去年今天在巴厘岛的照片。我们的车牌号正是1229,但前几天因为被擦,今天还躺在4S店。遗憾。今天早上还没起床,接到了一个编号为1229的诈骗电话。

这一天不同寻常啊。

本说今天去澳门的。后来想了想,还是呆在家里吧。休息是一种心态,而不是一种形式。何况这个月接连去了杭州上海连云港南京等地,太奔波。湘湘说,蜗居在家里看《蜗居》也不失为一种放松啊。

2009中国富豪微博日志

[2009年12月24日“大国凡民”(“大国蜗民”被否)专题文章之一,这帮富豪看到了,或许会叫屈“我怎么‘被微博’了!”],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  发自广州

  @丁磊(网易CEO)V:就当我是作秀吧,就说丁磊要养一万头猪来“作秀”,而且还会把作秀的结果向外界公布。我也欢迎那些说我作秀的人,也来养一万头猪作秀。(2009年2月19日)

  @评论:养自己的猪,让别人说去吧!猪业前辈刘永好在“两会”期间还力挺你呢。而郭广昌也加入到养猪行列后,说你作秀的人要么沉默,或是改口“做内需梦,发通胀财”了。不过,网易牌猪肉怎么后来没下文了呢?

  @曹德旺(福耀玻璃董事长)V:我其实很孤独的,从来都是一个人打高尔夫。(2009年3月3日)

  @评论:老曹年初宣布要捐出所持福耀股份的六成股份时,市值超过30亿元,到年末,市值将近80亿了。不过你的慈善路似乎不顺畅。如果这一基金审批不下来,也要给大伙儿透个信啊。还有,你不必太为儿子曹晖不愿全面接手企业焦虑了,你不是常对朋友说你早已看空一切了吗?

  @牛根生(蒙牛乳业董事长)V:我和宁总(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都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会员,他是荣誉主席,我是轮值主席。去年,我们的交流比较频繁,所以能一拍即合。(2009年7月7日)

  @评论:可口可乐并购汇源遭否,而蒙牛顺利变身国企。老牛比汇源的朱新礼要幸运得多了,你沾了自己“圈子”的光,他吃了别人“圈子”的亏。不过,同为俱乐部会员的王石,似乎对你的几次表演都不太感冒啊。

  @黄宏生(创维集团创始人)V:我想起了一个典故:一群群美丽矫健的羚羊不断被凶猛的狮子吃掉之后,“苟延残喘”的同伴变得惶惶不可终日。结局是,跑得越来越快的羚羊活下来了,跑得慢或者三心二意的羚羊渐渐被狮子吃光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创维的群体曾经被“天敌”征服过吗?从来就没有过!(2007年8月)

  @评论:听说你终于服刑结束,2009年7月份已回到家中。但你似乎不愿抛头露面了。10年前那个控制欲极强的黄Sir不见了,变成了现在“垂帘听政”、格外懂得激励的黄Sir(高管购买期权,机顶盒业务有望分拆上市便是注解)。创维股价从7月到12月,5个月时间涨幅近300%,火爆得令人眼红呀。还有,黄总还是像以前一样爱看电影吗?

  @刘益谦(新理益集团董事长)V:别人说什么我都不在乎,我要是在乎我就积累不了这么多财富;从小到大我获得的认可就比较少,现在财富多了,认可的人相对也多了。我像大鳄吗?(2009年8月24日)

  @评论:刘总是收藏界名人,又是“增发股大王”,两个身份相得益彰。一位熟悉你的朋友说你的财富大约300亿元(有几个人可以用8578万港元拍下乾隆“龙椅”呢),制作富豪榜的那些人显然大大低估了你!

  @柳传志(联想控股董事长)V:什么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包括中科院、联想控股持股会持有的联想控股的股份。泛海我就不知道了,可能都会由于业务的发展,将来还有新的机构进来。(2009年9月8日)

  @评论:柳总年初再出山,几个月后就与老友卢志强唱了一出漂亮戏,真可谓是“老树新花”。一句“什么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真是意味深长。突然想起你的一位旧时“冤家”———孙宏斌,这几年做融创的他少了昔日的夸夸其谈,潜心做事,今年他悄然琢磨着赴港上市,可就在12月中旬的几乎最后一刻突然宣布暂停IPO。应了一句老话:姜还是老的辣。

  @马云(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V:如果把10年当作一个创业阶段的结束的话,另一个激动人心的新时代即将开启。而卖掉一些公司股票,这样可以给自己、家人一点小小的阶段性成就感。(2009年9月10日)

  @评论:你真够尴尬的!又是45岁生日,又是创业十周年的大Party,外界竟然盛传你与张瑛离婚以及套现补偿的消息。不过你现在背负的东西似乎太重了,如果说开疆拓土、为股东持续创造丰厚的价值是一位企业家原生性的责任的话,俞正声“上海为何出不了马云”的话题,和汪洋“两会”期间向你发出的邀请,则是社会学意义上的责任了。这可是把双刃剑。

  @陈发树(新华都集团董事长)V:83亿元来自我所有资产的45%,股票分红可滚动支持慈善项目,若有分红不足以支付慈善项目时,我可通过减持股票套现来实现。(2009年10月20日)

  @评论:大举套现紫金,火速入股青啤和云药,然后高调捐股。陈老板的“三步走”很男人。都说你和唐骏有兄弟相,当大家看腻了他的那张老脸时,你也出来给大家点新鲜感嘛,不要老担心普通话讲不好!另外,建议你不要夹个公文包独来独往了,还是配个秘书,这样就可以把百货等老本行里的经理人对你的看法和情绪即时传递给你了。

  @李文杰(海鑫钢铁总经理)V:我们现在艰难度日啊。(手机短信,2009年10月23日)

  @评论:有“李家班”在,海鑫哪儿有那么容易被太原钢铁重组,再说还有你的侄子、少帅李兆会在资本市场顶着呢。看看你周围的那些煤老板,你就用不着那么悲观了。你可学习一下你的同行、“国进民退”中的战斗榜样杜双华,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算名义上山东钢铁重组了日照钢铁,老杜却仍是赢家,听说他最近要从中信泰富手中接手石家庄钢铁呢,真是愈挫愈猛。

  @许家印(恒大地产董事局主席)V:富豪榜是评出来的,可是我的财富是干出来的。(2009年11月5日)

  @评论:今年的首富确实多了一点,从沈文荣到刘忠田,再到王传福和现在的你,借用白居易的话来说:“首富渐欲迷人眼”。或许那些机构评的不是首富,是寂寞?哦,对了,12月22日富力雅居乐碧桂园联合体以255亿元竞得广州亚运城地块,你现在不缺钱,咋没去分杯羹呢?

     @余秋雨(著名作家)V:当年我拿到了一大笔稿费,240多万,上海六百(徐家汇前身)那时还是个很小的商场,离我家不远,我与他们熟识,他们彼时希望借我文化界名人的身份参股,以提振一下大家对上海六百未来的信心。前两年我和妻子马兰坐车经过徐家汇,不经意中看到车水马龙,还随口问了一句:我们是不是在里面还有点小投资呢?(2009年11月6日)

  @评论:2009年,李连杰、周迅、冯小刚、张纪中、黄晓明、李冰冰、黄圣依、姚明等当红的演艺或体育明星陆续成为上市或准上市公司股东了,引起的波澜反不及一位作家。这说明了什么呢?

  @王中军(华谊兄弟董事长)V:一个电影像一个房地产项目,他在盖这个楼之前,从地价、当地的购买力、每平方米的楼板价,投资人都已经算得很清楚了,电影也是一样。电影一直被舆论媒体或一些所谓的专家误导成一个绝对高风险,我觉得不是这样的。(2009年12月14日)

  @评论:你当初一定没想到华谊兄弟的股票还要为《蜗居》停牌一天吧!

(本文发表链接:http://www.nanfangdaily.com.cn/epaper/nfzm/content/20091224/ArticelD18002FM.htm

阚治东的救赎

阚治东正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符合天蝎座的所有典型特征:有敏锐的洞察力、相信自己的直觉,强悍而不妥协、非常好胜,富有好奇心、外表儒雅而内心热烈。这些性格浸淫到了他20年个人变迁史的每一个血管。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 发自上海 

  美国经典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银行家杜方入狱后,由于帮狱警们避税,从而为自己和狱友们赢得了啤酒。影片中一群犯人在肖申克监狱天台上享用啤酒的情景给人印象深刻。

  曾参与创建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教父级人物的阚治东,2006年有过类似的经历。由于为上海看守所的狱警们提供了股票信息,阚治东获得了队长专门护送他回监舍的待遇,且还有牡丹烟可抽。

  阚治东与杜方唯一的区别在于,杜方若非日积月累偷偷在牢房里打凿一条令人震撼的逃亡地道,监狱将不止蹲20年。而阚治东尽管蹲完上海的监狱到深圳接着蹲,牢房换了一个又一个,但加起来的时长,也不过只有20天出头而已。

  阚治东说彼时他“度日如年”,若以此折算,倒是能与杜方扯平。但那是霸王逻辑。不过,3年后的他,还是拿20年说事———若以上证指数的基期1989年12月19日(上交所是1990年12月19日成立的)计,至2009年的今日整整20年了。这从他最新出版的回忆录名称《荣辱20年:我的股市人生》即可见一斑。

    “中国证券业早期开拓者的结局多数是悲剧。”阚治东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称。这位现在拼杀在中国创投业的上海男人,思维时常一不小心就滑落到了过往。他其实并不老,57岁。


监狱里的证券气息
    “几乎可以在监狱里开一次中国证券业的开创者大会了……”

  阚治东是个性情中人,酒喝至痛快时,总对当年到黑龙江插队的日子如数家珍。他烟不离手,所以清楚记得当年时任深圳市某领导向他发出到南方证券任职的邀约时,递给他的是“芙蓉”烟,以及蹲大狱时狱警给他抽过“牡丹”烟……

  尉文渊、阚治东、管金生被称为中国证券业三大教父。尉是上交所首任总经理,阚与管分别曾任申银和万国两家最早的证券公司(后合并为申银万国)的总经理。不过,三人最后的人生轨迹均划出一条开口向下的抛物线———管金生因1995年“3·27”国债期货事件后被判17年有期徒刑,尉文渊引咎辞职。

  而阚治东的运气稍佳,1997年被免去申银万国法人代表等职、被处以5年市场禁入后不久,转战深圳创投业(深圳创新投资公司),2002年重新杀回证券业———南方证券,但最终仍未挡住南方证券关张的宿命,甚至最后身陷囹圄。

  阚治东刚进上海看守所时,上海经侦总队的人对看守说:“关照点,人家过去可是申银万国的老总。”这是一句非常具有时代隐喻的褒奖语。要知道,阚治东入狱前的身份是南方证券总裁,但他常为人记住的却是早年在申银万国的头衔。

    “这是因为早期的中国股市遍地黄金,大多数上海人怀念当年跟着申银、万国及合并后的申银万国一起发财的好日子。”非常有趣的是,阚治东住的第一间牢房,第一个跟他搭话的狱友亦是证券界人士,海通证券北京营业部一位洪姓人士,罪名是涉嫌挪用客户保证金———要知道在当时,券商挪用客户保证金是业界“公开的秘密”。

  阚治东被转关到深圳看守所402监仓后,“同仓狱友甚至比我还熟悉南方证券,”阚治东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因为这里曾关过孙田志、李振伟(均曾任南方证券副总裁)等一批南方证券的骨干及员工,有些员工我甚至并不认识。”而阚治东转到505监仓后,第一个和他搭讪的是创投业邱姓人士———因经济案件被判13年。阚不太熟悉被褥怎么摆放,看守打开铁门让他到502监仓“参观学习”。而刚到502门口,监仓里就有人伸手与阚热情地打招呼———大鹏证券原总裁徐卫国,这时,在202监仓的刘波(与阚同案的原南方证券董事长)也挤过来和徐寒暄……

  这显然是中国证券史上颇具戏剧性的一幕。“置身这样的场景,我百感交集———如果把管金生、张国庆(原君安证券创始人)、陈浩武(原湖北证券创始人)等人也关在这里,那么几乎可以开一次中国证券业的开创者大会了。”阚治东感喟道。

  由于阚治东是突然被拘留的,彼时他最担心的是其家人没做好思想准备。“要知道,我在银行工作期间的老同事,原光大集团董事长朱小华被双规时,其在申银万国工作的妻子在美国跳楼自杀。”而南方证券案闹得沸沸扬扬时,中国证券市场上另一位大佬、彼时中国最大民企集团之一———德隆集团创始人唐万新被拘。2006年4月,唐万新以“涉嫌非法集资罪”被判8年有期徒刑。

    甚为巧合的是,阚治东入狱后,尉文渊等人帮其请的律师之一正是唐万新的代理律师陶武平。“2006年3月底我办理了取保候审时,警方再三关照我出去后要低调,千万防止媒体炒作。直到一年后我申诉成功,重获自由。”阚治东猛吸一口烟说。

旧人新去处
    阚治东具备了天蝎座的所有典型特征。
  当年中国证券业的拓荒者,多数后来遭遇羁绊或身陷囹圄,着实是一道奇特的景观。而他们重获自由后,大都选择了从事VC(风险投资)和PE(私募股权投资)行当。

  阚治东选择与尉文渊合伙,如今他们旗下已有东方现代、奥锐万嘉、河北创业、徽商创业、东方首华等多家创投公司或投资基金。华锐风电等公司是他津津乐道的投资项目,“这得益于我在监狱中无事可干,只好一字一句读唯一一份报纸———《深圳特区报》上刊登的‘十一五规划’的全文时,对国家将在新能源上有大作为的嗅觉。”阚治东说。

  阚治东正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符合天蝎座的所有典型特征:有敏锐的洞察力、相信自己的直觉,强悍而不妥协、非常好胜,富有好奇心、外表儒雅而内心热烈。这些性格浸淫到了他20年个人变迁史的每一个血管。

  一如他从申银万国退下并遭到处罚的同时,就急冲冲寻找自己的新归宿,对于扑面而来的工行上海分行、宝钢、新鸿基、深发展、上汽、上海国资经营公司等邀请,他无一没有尝试的冲动,他一方面对体制心有眷恋,一方面又常揣“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担忧,最后却是阴差阳错到深圳做起官办的创投业。

  同样,在深圳他不满足于VC业务,这厢急欲打造一个庞大的金融王国,那厢又对北京方面抛来的筹备中的“中国银联总裁”一职的绣球亦生好感,结果没想到此后又一次阴差阳错,改任南方证券总裁———其中既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宿命成分,更是阚治东试图重出江湖、证明自己的野心驱动。只是他再一次赌输了。

  相比之下,与阚治东搭档、小他3岁的尉文渊性格要内敛、沉稳许多。当阚治东拿着自己的回忆录,像一位老者触摸过往岁月的脸庞而难以释怀时,尉文渊一边是小心翼翼地呵护自己的老哥,一边向记者表明姿态:“我那点旧事,不值得重提或出书。”尉文渊和管金生是1995年折戟的。这让人想起电影《肖申克的救赎》的另一个中译名《刺激1995》。

    管金生,这位江湖大佬、阚尉二人的大哥,先是入狱,然后是保外就医、随后在北京过起隐居生活。“管金生的酒量还要胜我一筹,他刚出狱时我们哥几个一起畅快地喝过一次酒,后来又和他一起陪一些领导喝过一次酒。此后就没跟他谋面了。”阚治东说。

  原君安证券创始人张国庆、总裁杨骏,深交所第一任总经理王健等,淡出证券市场数年后,同样选择私募业作为再征战的原点。令人扼腕的是,44岁的杨骏于2009年6月英年早逝。其讣告上第一个头衔是“前君安证券有限公司总裁”,他的一些旧友不免发出一番唏嘘。

  尽管阚治东现在忙得不可开交,且要频繁地四处出差,但没有了“官衔”,他的精神状态倒是比以前好了许多。

乐观的自我救赎者
      正是“亦官亦商”的身份成就了他们当年甚至今天的江湖地位和丰润不竭的资源。

  “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阚治东说的这句话隐喻了一代证券人的悲怆。当他们抽身而出,拍拍身上的灰尘再战江湖时,对“亦官亦商”唯恐躲之不及。不过,连他们自己也不否认,正是“亦官亦商”的身份成就了他们当年甚至今天的江湖地位和丰润不竭的资源。

  这就像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22年前送给尉文渊和王健的警言一样———“股市就像一个潘多拉魔盒”,这个魔盒带来了魑魅魍魉,却也是中国经济增长的见证者和助推器。

  阚治东说他没有看过《肖申克的救赎》,不过他说新中国20年的证券史,是一部以救赎为主题的超长纪录片。

  他虽然几经浮沉,但对中国经济和证券市场充满乐观。这并不是一个悖论,也不是一种敷衍。而对于当下坊间热议的“国进民退”话题,阚治东亦是一鸣惊人:“‘国进民退’我是反对的,问题是许多领域表现出来的未必是真正意义上或说是持久的国进民退,譬如房地产业。我们要从土地等环节运作机制的积弊上找原因,而不是对国进民退一棍子打死。”

    阚治东如今一方面要跟进分布各地的项目、与当地政府部门和企业沟通,一边仍要应酬来自国内外各路机构的合作甚至加盟邀请。这一次,他的应酬术和定力异常娴熟,往日的赌性已微不可察。他的一位朋友引用正流行的美国作家鲍·柏林罕(BoBurlingham)所著的《SmallGiants》(中文名称被译作《小,是我故意的》)书中的一句话形容阚:“看清了边界,故意限制自己的成长,未必不是一条通向伟大的路径。”

    “我深爱着北大荒,怀念那时的知青饭馆。”12月12日晚,喝了不少黄酒的阚治东半醉不醒地说。坐在一旁的一位故交指着阚治东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老阚没醉,他比谁都清醒!”

    (本文发表链接:http://www.nanfangdaily.com.cn/epaper/nfzm/content/20091217/ArticelD20002FM.htm

转载:奥巴马和谷歌(一个爱情故事)

www.fortunechina.com    2009年12月11日
 

总统依靠谷歌高管们在技术及经济方面出谋划策。然而,奥巴马自己任命的监管者正在审查这家在线广告大公司:这段罗曼史开始变味了吗?

作者:Jia Lynn Yang, Nina Easton

 没人能指责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拉拢美国商界。从对华尔街贪欲的公开谴责到对汽车制造商的批评,奥巴马和他的团队毫不掩饰他们对大公司的不信任,但唯有一家规模庞大、极具影响力的技术公司例外。

 在谷歌公司(Google)这个每年在线广告收入达到 220 亿美元的巨头身上,奥巴马似乎发现它与自己志趣相投。由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及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拉里•佩奇(Larry Page)率领的谷歌公司高管们才智过人,并且极度自信(这一点与总统本人很像),尽管公司的影响力不断增长,他们还是把自己描绘成倡导用户权益的人士。

“我们的共同点是相信改变世界应该从下而上,而非从上至下。”奥巴马在 2007 年访问谷歌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总部时告诉职员们。事实上,奥巴马的经济原则中的两条─为在美国受教育的工程师提供支持及向贫穷地区和农村地区扩大互联网服务─就形成于 2004 年访问谷歌公司总部的时候。奥巴马在他所着的《无畏的希望》(The Audacity of Hope)一书中,提到了这次经历。

谷歌公司的经理及职员们是候选人奥巴马最坚定的支持者,根据 OpenSecrets.org 网站的说法,他们为其总统竞选捐助了约 80.3 万美元。以公司职员来说,只有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和微软公司(Microsoft)的数额超过它。首席执行官施密特积极为这位候选人进行游说,并在其竞选期间担任非正式的经济顾问。奥巴马当选后,施密特和其他谷歌公司高管还每人拿出 25,000 美元资助就职典礼。

鉴于公司和本届政府如此心灵相通,所以对于谷歌公司的高管们很快就开始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角色,我们应该不会奇怪。然而,谷歌在美国政府中新开辟的渠道还是十分引人注目,原因有如下两点:奥巴马和他的团队一向以与公司保持一定距离为豪─在就职前,总统许诺关闭行业高管的“旋转门”,因为这些人管理的就是他们以前的公司同行。同时,谷歌公司喜欢把它在政府的活动称为超越政治争斗的半学术活动。政客及其职员“有时会对我们跟别的公司不一样的做法感到惊讶。”克林顿时期白宫演讲撰稿人鲍勃•博斯汀(Bob Boorstin)说道。如今,他在谷歌公司华盛顿办事处负责言论自由问题。“我们提供的是技术专长……它是一家智囊团型的公司,或者说是一家公司型的智囊团。”如此看来,谷歌不是对政府的运作想得过于天真,就是把其他人都当傻子。

不过,不管是奥巴马的反大企业倾向还是谷歌公司的反“常规政治”文化,都没能阻止这两个阵营的紧密协作。施密特在奥巴马政府的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dvisers)中占有一席之地。谷歌公司职员还担任奥巴马过渡团队的顾问─索纳尔•莎阿(Sonal Shah)事实上还亲自主持召开了一次会议,这让不少人感到惊讶─还有不少谷歌公司前职员在政府中担任各种职务。最知名的是谷歌公司前全球公共政策主管安德鲁•麦克劳林(Andrew McLaughlin),他在 6 月被委任为副首席技术官。麦克劳林的任命令人惊讶─他在担任前一项职务时捍卫了谷歌公司的政策目标,而现在他能够左右影响谷歌公司对手的政策。白宫发言人尼克•夏皮罗(Nick Shapiro)表示,麦克劳林的受命符合奥巴马在执政中主张的道德标准的字面意义及内在精髓。

谷歌公司和白宫之间的关系本来也许不会引起注意,因为与在前几届政府中担任高层职位的公司同行相比,他们的级别相对较低,然而它下了大赌注:成立才 11 年的谷歌迅速成为全球商业最具创新和破坏性的力量之一,并且它还将涉足范围广泛的各种技术。尽管它仍主要是一家帮助消费者在网上寻找信息的公司,97% 的收入来自广告商用于接触这些消费者的费用,但它已经迅速进军从电信、数字化图书到发送优质视频内容这些完全崭新和多样的经营领域。它的技术几乎无处不在:它的服务器一直在收集、储存、丢弃和散发有关消费者的信息。

谷歌的扩张,有可能会加速它已经非同寻常的增长。去年,其收入攀升 31%,并且惊人地将在线搜索的美国市场份额增加至 65%,从而占据统治地位。最近,得益于第三季度创纪录的营收成绩,它的股价一直徘徊在每股 550 美元左右。

然而,谷歌的野心招来了技术、媒体和通讯行业大型竞争者的怨恨,而且私营界的好战分子开始对公司日益增长的市场影响力及其老大哥式的信息库感到焦虑不安,如果对这些信息不加控制,它们可能会被用在各种存在争议的方面。谷歌公司的仇敌,其中包括在法规方面久经考验的老手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毫不顾忌地提醒他们在政府中的朋友要给予关注。

因此,这家曾经在政府中看不到踪影的公司现在发现自己成了监管和立法部门的瞄准目标。公司竭力推动图书数字化遭到众多议论,并引发了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反垄断部门就创立全球性电子图书馆的计划能否算是一种垄断性在线地盘抢占进行调查。与此类似,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对隐私问题十分关注,已开始审查行为广告─一种基于你最近在线行为的广告─一些立法者意图规范网络广告。关于互联网管理的一场战斗即将到来,由于谷歌支持禁止电信供应商和有线运营商干涉网络上任何内容的政策,因此这个技术巨头将面对康卡斯特(Comcast)和 Verizon 等公司强大的游说力量。

这些形形色色的战斗必将考验谷歌公司与奥巴马之间的纽带关系,因为政客们会试图监控、指导和规范这家公司。然而,对谷歌来说,问题并不在于它与奥巴马的关系是否能保护公司免受调查和新规则的伤害(而它很可能无法幸免:想想吧,奥巴马自己任命的人就在领导这场反垄断运动)。谷歌在华盛顿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和华盛顿那些拥有更优人力和经验更为丰富的管理者、立法者和公司游说人士开始这场暗藏敌意的战斗之后,仍努力保持它维护消费者利益、未受污染的“智囊团”形象。“谷歌公司仍受困于自认的独特性。”奥巴马过渡团队的科技顾问罗布•阿特金森(Rob Atkinson)说道。他同时也是华盛顿一家无党派研究机构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主席。“然而,它的行为越像个公司,它的威望就越受损。谷歌是一家公司,有公司利益,这就是华盛顿对它的所有意义。”

就在四年前,谷歌在华盛顿几乎没有据点,当时只有一名在华盛顿负责公共政策的高管。然而,到了 2008 年,公司在这方面开始变得热衷起来:它开设了空间不大但色彩明亮的新办公室,还在那里悬挂平板电视机。它更像是硅谷而非 K 街(K Street,华盛顿一条街道,被称为游说一条街─译注)的公司。如今,它拥有 20 名负责政策的职员,包括一位前众议员斯宾塞•巴库斯(Spencer Bachus,阿拉巴马州共和党人)的幕僚,他受聘改善与大老党(GOP,指美国共和党─译注)的关系,还有一位顶级电信助手曾是参议员拜伦•多根(Byron Dorgan,北达科他州民主党人)的职员。

公司仍然公开坚称自己是政府解决技术问题的首要及最佳资源,为想要学习更多在线应用程序下载和其他网络服务的立法者和部门提供实际的技术支持。“我认为,从长期来看,这是在这里获得成功的正确方法,那就是保持对大局和消费者利益的关注。”谷歌公司驻华盛顿的公共政策主管艾伦•戴维森(Alan Davidson)说道。

谷歌试图拿其技术专家的地位当赌注,换取能创造实际经济回报的途径。9 月,在位于山景城的美国宇航局(NASA)阿姆斯研究中心(Ames Research Center)举办的一场活动中,联邦首席信息官维维克•昆德拉(Vivek Kundra,负责政府在技术方面的支出)宣布了一个新站点,联邦机构可以购买在网上运行的应用程序(称为云计算),而不用在他们的电脑上安装软件。根据《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一篇报道,当时来自微软公司和 Salesforce.com 的高管们都在场,谢尔盖•布林开特斯拉(Tesla)跑车姗姗来迟。就在该计划宣布后没多久,谷歌公司就表示它将推出一个针对政府机构设计的“政府云计算”数据中心。谷歌向企业销售云计算软件的努力并没获得多少青睐,而“我认为美国政府可能是最大的企业”,布林说道。

由骑士基金会(Knight Foundation)和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共同负责撰写的互联网和信息前景的新报告覆盖面很广,谷歌的印记清晰可见。这份文件呼吁扩大宽带调配和实行“开放获取政策”。美国通信委员会(FCC)主席朱利叶斯•格纳考斯基(Julius Genachowski)和政府首席技术官安尼什•乔普拉(Aneesh Chopra)盛赞这份报告,并表示它将为奥巴马的网络政策提供指导。撰写这份报告的委员会的联合主席是谁呢?是谷歌公司的副总裁玛丽莎•梅耶(Marissa Mayer,有关梅耶、布林和佩奇的更多信息,请见《财富》网站或本刊明年 1 月号《40 位 40 岁以下商业明星榜》一文)。

奥巴马和他的技术管理者们长期以来都支持谷歌公司的一项重点政策,其中包括格纳考斯基在内,那就是制订“网络中立”规则,以禁止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和 Verizon 这样的网络供应商及有线运营商对他们的网络流量和内容进行优先次序的区分。举个例子,谷歌想让立法者或管理者确保康卡斯特公司无权因为视频内容公司 Hulu.com 出的费用更多,在网络上放的东西就比 YouTube 更多。谷歌及其支持者表示,他们正为消费者争取获得任何他们想要的网络内容而不用担心电话公司会决定何时或多快进行内容发送的权利。反对者称,网络中立将会阻止他们限制占据带宽的大程序,因为它们会减慢所有人享受的服务速度。电话公司还会告诉你说,这些是他们花了数十亿美元维护的私人网络,如果他们找不到从中盈利的方法,那么他们将停止投资。

谷歌通过为网络用户提供优良的工具而赢得了用户至上的美誉,而且这些是免费的。大多数美国人都用它的搜索引擎,这项服务通过广告提供资助。它的电子邮件服务、视频网站及其他服务也是如此。“它如此慷慨,还怎么可能有人会生气?”哈佛大学商学院的助教,同时也是谷歌公司对手微软公司的顾问本•埃德尔曼(Ben Edelman)开玩笑地问。“这很聪明。”

事实上,一些消费者团体和管理者开始质疑这家看似乐善好施的技术公司。去年年末,布什政府的司法部劝告谷歌公司说,如果它与雅虎公司(Yahoo)达成广告交易,那么它将发起反垄断起诉,因为这种局面将对消费者不利。谷歌和雅虎放弃了这笔交易。如今,奥巴马的首席反垄断官员克里斯汀•瓦尔尼(Christine Varney)可能会更加强硬:上任前的几个月,她暗示谷歌可能成为继微软之后下一个反垄断审查的对象。

“谷歌公司在几乎所有基于网络的市场中都能做出高明的决策。”反垄断律师加里•瑞贝克(Gary Reback)说道。他参与了对谷歌图书搜索(Google Book Search)的起诉案。他还补充说,“而且它能在别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做到。”Mapquest 和《财富》杂志(Fortune)一样,都是时代华纳(Time Warner)旗下的公司,和谷歌公司在众多阵线都有竞争和合作。由于谷歌公司在用户进行地点搜索时,总是把自己的地图服务放在首要位置,Mapquest 因此遭受不少损失。瑞贝克还说,“对网络企业唯一的保护就在于搜索引擎市场的竞争。”谷歌公司同意这一点,并表示它的搜索引擎对手总是离它只有“一步之遥”。然而,在很多情况下,它在网上并没有碰上任何对手。想想谷歌公司建立全球数字图书馆的计划吧。瓦尔尼正在调查这项计划,尽管公司已经跟出版商谈妥了有关数字图书馆的条件。也许是受反垄断审查的触动,许多作家和大学目前开始担心将会出现一个大垄断者,控制全球图书和它所能积累的大量读者信息。

 “谷歌将会知道你看了哪几页书,以及你多久阅读一次。”电子前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法律总监辛迪•科恩(Cindy Cohn)说道。该机构代表作家与谷歌公司进行协商。“谷歌公司已经想出了一种能保护我们隐私的政策,但它还没有做出具体承诺─这可不太靠谱。”

谷歌的搜索引擎有条不紊地积累有关美国公民的大量信息。如果你用 Gmail 告诉一位朋友你打算去滑雪,那么你可能会很惊讶(或高兴,也许不会)地看到有关滑雪胜地的广告蹦到你的屏幕上。如果你用谷歌地图定位你朋友在田纳西州的住址,纳什维尔(Nashville)餐馆的广告可能会跳出来。谷歌对这种隐私忧虑的回应是,这不是所谓的监视,而是一种自动的软件扫描(与病毒过滤类似),向用户传递的是相关而不是随机的广告。

谷歌公司无法撼动与无从加回避的性质,即其主要业务的优势,现在已经开始使一些人焦虑不安。“我们能通过你的搜索习惯猜测你的思想。”美国民权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法律顾问克里斯托弗•加拉布雷西(Christopher Calabrese)说。他对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迫使谷歌共享记录或其他信息感到担心。在联邦法律之下,政府和执法部门可以使用授权证强迫谷歌公司交出 181 天之内发送的电子邮件信息,在这之前的任何信息都要求有传票,没人知道 Gmail 内容被传审的频率。“他们正在收集许多信息,而这些信息没有受到现有法律足够的保护。”加拉布雷西补充道。来自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里克•布歇尔(Rick Boucher)正在酝酿通过立法管理在线广告。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在非正式地审查谷歌及其他业内公司的行为广告。

当立法者、对手或记者开始质疑谷歌公司在华盛顿或市场上的动机时─这种质疑声越来越多─谷歌公司的高管几乎一直都非常温和地暗示质疑者是在对他们冷嘲热讽。(谷歌高管很少为自己辩护。)埃里克•施密特最近向一群记者表示,谷歌公司的文化是防止其出现反竞争行为的最强大力量:“如果我们不明就里地进入了一个充满邪恶的房间,如果我们就此宣布一项害人的战略,那么我们会被毁灭。”他说。“在谷歌公司及其用户之间有基本的信任关系。”根据《连线》(Wired)杂志报道,他曾向瓦尔尼在司法部的前任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施密特利用“信任”作为力推雅虎和谷歌交易的合法理由说服了后者。

然而,一些政治团体就是不信任谷歌公司。一个名为 Live Action 的反堕胎组织正在散发针对谷歌的请愿书,反对它将其贴在 YouTube 网站上的一些视频去掉,其中包括一个描述一名年轻女孩试图预约堕胎的视频。“他们不会专门说明为什么某个视频被删掉。”该组织的发言人大卫•施密特(David Schmidt)说道。谷歌公司指出 Live Action 还有超过 30 个其他类似视频放在 YouTube 网站上,并称每分钟都有 20 小时的视频内容被上传到 YouTube 网站,因此它每天要根据网上社区准则对它们进行数万次评判。

谷歌公司对左倾团体是否一视同仁,人们也无从得知,尽管谷歌高管对奥巴马的支持只是换来审查。当然,我们也无从得知它对我们在线阅读和观看的一切内容的强大控制力。如果谷歌把一个搜索结果放在最优先的位置,那么我们就会点击它。如果它被深埋,那么这个站点可能也就随之消亡了。“我们不会(也不应该)试图阻止匿名的胡乱言论。”今年年初谷歌公司的一位资深副总裁乔纳森•罗森伯格(Jonathan Rosenberg)在公司的一篇博客中写道。“但是,我们可以把它移到舞台的后排。”

 这对一个公司来说是很大的权力,而且华盛顿的人们也开始注意到这一点。随与监管部门战斗的迫近,谷歌公司与奥巴马之间的罗曼史像许多恋情一样,看起来不会持久。

译者:陈晔

 

华盛顿的战斗的关键点

网络中立

    谷歌公司想要制订法律或规范,以防止网络运营商对它们系统上运行的信息进行干涉或作出优先次序的区分。谷歌也许在这一点上会赢得胜利:奥巴马、其通信委员会及副首席技术官都秉持谷歌公司的中立观点。
 

隐私

    谷歌的业务涉及收集有关用户的众多个人信息,这让隐私权卫士甚为忧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已经开始对行为广告商开始隐私审查,而众议员里克·布歇尔(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人)呼吁通过立法对数字广告进行规范,这可能会影响谷歌公司通过搜索引擎和 Gmail 盈利的能力。
 

垄断

    奥巴马新任命的首席反垄断官克里斯汀·瓦尔尼就谷歌建立全球数字图书馆的计划是否会造成对竞争的威胁展开了调查。

    这项举动在“单方行为”调查方面开了先例─不涉及并购的反垄断案例。

共谋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一直在调查谷歌公司与“友敌”苹果公司之间的密切关系。自调查开始以来,谷歌已有两位董事会成员从苹果公司董事会辞职。还处于调查中的一项指控是,这两家公司曾达成协议,互不聘用对方的职员。

    ——Maha Atal

恋爱日记

2007 年 11 月 14 日

    候选人奥巴马访问谷歌公司总部。谷歌政策高管,后被奥巴马收入麾下的安德鲁·麦克劳林在公司博客上称赞了奥巴马的讲话。

2008 年 7 月 28 日

    施密特和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罗伯特·莱希(Robert Reich)及保罗·沃克尔(Paul Volcker)一起参加了奥巴马召集的经济大师峰会。

2008 年 11 月 4 日

    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参加了奥巴马在芝加哥的选举夜集会。那一周的晚些时候,施密特被任命为奥巴马过渡团队的顾问。

2008 年 10 月 20 日

    施密特正式支持奥巴马竞选。他还出现在 10 月 30 日黄金时段播出的奥巴马专题广告片中。

2009 年 1 月 20 日

    谷歌公司为奥巴马及一场有 2,000 名宾客的舞会提供资金,这场舞会只限受邀者参加。

2009 年 2 月 23 日

    白宫任命谷歌公司业务发展经理凯蒂·史坦顿(Katie Stanton)为公民参与度主管。

2009 年 4 月 16 日

    白宫任命负责 Google.org 全球发展的索纳尔·莎阿为社会创新主管。

2009 年 4 月 27 日

    施密特加入总统的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

2009 年 5 月 29 日

    谷歌的政策高管麦克劳林协助公司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为奥巴马竞选筹集了超过 20 万美元资金,后成为副首席技术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