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号公路》很棒

这几天忙里偷闲,看完了上次从台北带回来的《312号公路》一书。作者是英国人Rob Gifford,中文名齐福德。他从1987年开始,学习了20多年的中文,哈佛大学东亚研究硕士,曾于1999年至2005年任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驻北京特派记者。他耗费两年时间,沿中国的312国道,从起点上海一直走到了终点新疆,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和视角,从细节入手记录和评述剧变中的中国,一个鲜为人知的中国。

这是一部非常棒的作品。我惊讶于齐福德对中国历史的熟悉和深刻理解。他对中国唐宋明清时间发生的一些相关联事件典故信手拈来,旁征博引,而且运用的非常得体。他擅长拿历史感为今天的行走做注解和旁白,譬如回忆完林则徐其人其事后,齐写道,“这个纪念林则徐的花园,除了我之外,空无一人,此刻这里没有一个中国人,悼念一个勇于对抗外国人以保卫中国的人,只有一个洋人,来自使林则徐蒙受羞辱的国度,以尊敬和羞愧兼有的心情仰望她的塑像,读他路过此地所写带有哲学意味的诗词。我也在想,以现在嘉峪关周遭的水泥厂和化工厂,他有什么看法?或者对高速的网路,以及将中国人与人及与世界连接的手机,又有什么看法?”

在我看来,《312号公路》是游记,更是一本纪实类的政论书。我的第二处惊诧,是他在行走过程中,似乎总能碰到最最有意思的小人物,譬如齐福德在描写中国计划生育时,碰到了一位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女子,专门负责打胎,齐这个家伙,欲擒故纵,跟人家聊天,步步深入,特别问到,如果一个女人怀了二胎,而且已经8个月了,是不是还要“下手”的问题。“我们会注射,当然孩子不一定会死,生出来之后,我们有‘别的办法’…”齐当场被雷倒。

看到这里,我的心也被刺了一下。不是我少见多怪,恰恰相反,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的中国,这种事情在农村实在太常见了。我清楚记得,穿梭在我们村的,两类人最威风,一种是打狗的,且打狗方式五花八门,譬如有一种,是扒开狗的嘴,往里面灌100度滚烫的开水,只听惨叫一声,狗就倒地了。第二种是打胎的,此打胎不是我们现在说的流产,而是根据上级指示,帮超生但还未生产的妈妈结束孩子的生命,最惨的一种正是《312号公路》里提到的,就快生了,要让它死,打了针却没死(多顽强的生命力啊),生出来后,把小孩儿放到一个盛满水的盆子中,小孩儿啼哭一声,然后就去了天堂。

多少年后,我偶尔想起狗的惨叫和新生儿的凄啼,以为那只是20多年前的事了,没想到齐福德告诉我,21世界的中国,仍有这样的事情在发生着。这便是我心被刺之处。刀子所到之处,皆为旧日疤痕。

齐福德也是一个可爱的家伙。他描写中国性工作者的生活(齐给他们起名为“青春交易者”),坚持用事实说话,用细节还原,于是在一个夜晚,他去“体验”了,颇费心思,让接待她的姑娘为她敞开心扉。这种可爱的严谨、严谨的可笑,让人敬佩。几年前,我就听说离我不远的香港大学社会学系的女研究生,毕业课题便是性工作者生态,于是自己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去角色扮演,去到不同类型的娱乐场所面试,只为调研。那时我也在青岛读研究生,专业是国际贸易,毕业论文写的是民企跨国并购,但没去过任何一家企业调研,惭愧至极。还好今日做财经记者,把过往的遗憾能补个一二。

《312号公路》的观点我不想赘述。因为鲜有人有齐福德般的开阔视角和思维维度,盲目的援引会显得单薄却冗长。他走完了312国道,其实讲了一句话:1912年和时隔整整100年后的2012年,都是中国历史上最关键的两个节点。这句话听起来并无新意,问题是他的逻辑是与众不同的,且每一个论据鲜活、细微却掷地有声,这就够了。所以读此书我不建议倒着读,那样你会觉得作者是个高谈阔论者,谁让你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呢。

《312号公路》和陈冠中的《盛世:中国2013》可以搭配着读,特别对那些热衷尝试不同文体写作的朋友来说,你会有意外发现。

我们不能把齐福德归类于一个悲观主义者,“归类”这种字眼,本来就不应与著写《312号公路》这种文体的作者扯上关系。齐福德在书的最后提到了鲁迅,提到了鲁迅1912年写的《故乡》一文。“鲁迅描写他如何在离开 20年后回到故乡,以及见到儿时玩伴时的情景与思考。他连走边想的,正是我沿着312国道旅行时所想的。是的,现在是有所不同,周遭的问题虽多,有一个理由让人抱有希望:中国人民,开始用自己微小的渐进的方式,主导自己的命运…”

“希望本来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原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是《312号公路》全书的最合一句话。一个老外在穿梭中国著名的312国道,两年间大量的观察采访写成了一本书,最后以中国作家鲁迅的一句话完结,真是有趣极了。我梦想着,有一天,我也可以写出这种有份量的作品。它考验的不仅是一个人的观察力、思辨力,更是耐力和体力。

生活的陌生人

收到许知远新书《祖国的陌生人》的时候,我的父母正从河南农村老家赶往郑州机场,他们要来广州,和儿子儿媳一起过年。长沙的岳母,也整装待发。而岳父几天前,从长沙途径广州,去了他的故乡--广东梅州,几天后他会赶回广州,全家大团圆。

2010年的春节对我来非同寻常。从来没有像这一年一样,10口人济济一堂(包括我的弟弟和我老婆的哥哥嫂子侄女)。记得3年前的2007年春节,是我南下广州后的第一个春节。那时在南方日报做财经编辑,春节值班。一个人呆在这个被称为花城的陌生城市里,满眼皆为五彩缤纷,心里的孤独感却是黑白色。

3年中,我在这个城市结了婚,安了家,购了车,尽管彼时我们俩付完首付后,就囊中羞涩了,尽管在购房合同中按下手印后三个小时,央行再一次宣布加息了,但那毕竟是属于自己的窝。按照俗常的标准,我混得不算太差。

但是,那只是外人眼中的标准而已。其实我从来没有过什么宏愿,也从没叫嚣着要赚多少钱。于我自己的标准中,能有一个最长一年的规划,就已足够;在可预期的一年当中,能将自己应当担承或希望担承的各个角色扮演好,我觉得就可以叫就成功、成熟了。

我在所谓的事业上的前进还算顺利,或者说,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事业”到底应当如何诠释。我只知道,所有人生下来智商都差不多,区别开来的,是后天的勤奋和悟性。我也深信,绝大多数的事情是水到渠成的。

我要说的,是生活范畴的话题。2010年的春节,我的角色除了儿子、女婿和丈夫,更有导游、司机、CFO、心理辅导师等,一个庞大的角色混合体。前几个角色都好担当,而心理辅导师,则没那么好胜任了。从农村来的我的爹娘,他们的心很细,最为敏感,面对城市消费和农村的巨大反差,他们给出解读是基于他们平常世界里的逻辑的。譬如,因为年夜饭我们在家里做的,大年初一晚上我们则到外面吃,价位中等,1600块。而在父亲这位乡村教师眼中,那是他整整一个月的工资,他为此难受了好久,以至于听说全家人随即要到广东的海陵岛自驾游时,宣告退出节目,希望马上回老家。我只好做起思想工作,直到他们打消打道回府的念头。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的快乐里总掺着忧伤。

我记得父亲母亲刚下飞机时的兴奋,我在广州机场给他们拍了张照片。我在那一天的日记中写道:这一天对我们来说是平常的一天,而在父母双亲的生活中却意义非凡,他们在后半生唠叨他们的儿子的时候,可能会常唠叨起这一天。

我也记得母亲看到海时的情景,她的激动就写在脸上皱纹里。在岛上的几天,她的句式常常是“电视上…”好多年前,她以为她一辈子只能呆在北方的那个乡村了。当她的姊妹们这个说去过县城的什么渠,那个说去过邻镇的什么湖时,她总是默默地呆在一旁。这一次,她补上了许多行走的经历,却同样再一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在书房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娘正在厨房和面,准备烙饼。我最喜欢吃她烙的葱油饼和玉米面饼。

我和湘湘累并快乐着。今天早上六点多,我刚到机场送走岳父岳母,明天下午去机场送弟弟回北京。庞大的家庭慢慢重新回到了自己原先的坐标。

我这几天常问自己,春节的这半个月里,如果给自己打分,能打多少分?

最多60分。勉强爬上及格线。为什么呢?因为我发现,我在生活要担承的其实更多,而我似乎没有做好准备。这可能是许许多多80后面对的一个话题。在事业上我们可以信奉种豆得豆、种瓜得瓜,但在婚姻和尽孝等生活领域,情感的弧线需要更为细腻的呵护。而我们未必总是那么得体。就像许知远给新作起名《祖国的陌生人》时所言,人的雄心和能力有时是失衡的,在自己的国度上有可能是一个陌生人。同样的逻辑,在我们自己的生活中,有时我们会突然发现自己就像个陌生人。

我希望2010年我们能有一个孩子。我迫不及待地想给自己加上父亲这一角色。我一直好喜欢小孩儿。我要尽快对自己的生活熟悉起来,因为一个连自己都觉得自己陌生的人,孩子未来一定和你熟识不到哪里去。陌生感总不能代代相传吧。

附:平时上班就是穿梭在广州大道,春节时开车频繁经过广州大道时,突然想起来一首歌,就叫《广州大道》,与大家分享:

《艋舺》

昨天台北的胜宗兄推荐电影《艋舺》,说是春节期间风靡台湾全岛的影片,今天一看,果然不差,丝毫不亚于《海角七号》,强烈推荐。当然,剧情上与海角一样,前松后紧,得有耐心。好片子是得慢慢嚼的,特别是一些细腻的铺垫。

经典台词:“   风往哪里吹,草就要往哪里倒,年轻的时候,我都以为自己是风,遍体鳞伤之后才明白,原来我们都只是草。”

我喜欢这种把台湾史浸在个人史的手法。上次在台北影院看的是《泪王子:清泉一村的故事》。

若补台湾史,最快的一种方式是读《台湾,请听我说》这本书

《艋舺》官方Blog:http://mongathemovie.pixnet.net/blog

下载地址:这里

豆瓣地址:http://www.douban.com/subject/3737102/

推荐安小羽同学很棒的一篇影评:

《艋舺》:拎盃只聽過義氣

文/安小羽

那一年,我们都在青春里挣扎。只要曾经存在过的,就是真实的……一切的悲剧,都只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这并没有错。——《九降风》
  
  记得观《十月围城》后,给妖灵妖老师发简讯:片无甚奇,倒始迷恋滴溜粉嫩的王柏杰童鞋。他记性不知怎好道,侬不是没看过《九降风》嘛。是是是,按说算作台湾控,举凡与之相关,不管政局人文,统统心生欢喜。但冥冥却有一类书,一类电影,总舍不得立即去欣赏,皆因你心头隐隐知道,它必是你的菜。新年连续看完《九降风》和《艋舺》,又一次验证了我“也许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但至少知道自己不要什么”的清醒认识,它必是你的菜,而有一类人,亦如是。
  一部电影优秀与否,自然是由很多因素迭加而成,比方剧本,摄影,卡司,甚至音乐……各司其职各忠其事,才能合盘推出好菜。《MonGa》别的不讲,单从几个关键词来说,就注定了它将是“2010年开山佳作”(当然,参考系仅限国内)。那他的关键词到底是什么呢?钮承泽导演自己解释过,“这是一部有着黑帮背景史诗情怀的青春动作片”,浓浓标题党却恰到好处的涵盖并凸显了本片的存在价值。
  摊头絮繁,且听娓娓道来。
  
  【关键词】黑帮
  “黑帮”交代了背景情境不止,最重要的是它已然向人昭示,此片系讲男人间爱恨情仇的故事。
  历数叫得出名的黑帮片,女人多是被边缘化(《教父》,不解释),常常甚至是被牺牲掉(《古惑仔》中的小结巴)的一抹浮云,除了成为变相证明该片几位老大兄弟们不是或不都是同志的证供外,只剩瞬间扭转剧情的“刺激点”和华丽出场的小小商业价值。毫无疑问,黑帮就是讲兄弟的,兄弟就是指代男人,所以《洪兴十三妹》拍的再好君如姐再帅气也不会令人热血沸腾,也所以窃以为“我混的不是黑道是友情”真是句装滥情的大废话。偏激的说,因为有了这句话,便远达不到《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深度,它可以是青春片的鸡头,但不会是艺术片的凤尾。
  于是乎,妓女小凝(柯佳嬿 饰)的桥段就略显多余,开头我以为她可能最后会死于太子帮的某误局,或成为他们械斗的威胁,后来发现我错了,这个点反而是Geta大叔(马如龙 饰),类亲情而非爱情。小凝只是第一男主角蚊子(赵又廷 饰)手臂偶尔沾染的蚊子血,而蚊子则是小凝挥之不去的胎记,余生挂住半边脸拿着洗澡盆。唯美,但毫无用处;感动,却上不了心。不如花点情节在志龙母亲(希曼宁 饰)身上,倒能不错,但只有麻将戏,几眼就无再多。
  而本片的转折点,则是另一个男人。在学校,蚊子碰到小流氓狗仔子(陈汉典 饰),打赢了以其为首的无赖小赤佬,其实即便没有胜,没有加入太子帮,要忍要逃,也都是容易的;走出学校的庇护,和尚(阮经天 饰)遇见文谦(王识贤 饰),则逃无可逃,聪明反被聪明误。花样少年,情系兄弟,蚊子对和尚的好,我是明白的,和尚对志龙(凤小岳 饰)的好,我也是明白的,但我不明白的是,和尚对志龙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到底他为志龙什么呢?为了让他做大哥的大哥?为了帮他杀父继位重振河山?为了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可外面的还没倒自己便开始挖长城脚。一山容不得二虎,历来只有同吃苦没有共享乐,可见他们还是太年轻。甚至没有弄弄清楚,他们的父辈剁手指争来半亩地的珍贵,是血铺成的路(Geta和Masa对立了半辈子,手下也对立,一旦有外省人介入,他们口吻却相当一致,就是不予灰狼合作,倒似蒋毛当初对外的立场)。他们给“义气”蒙了眼,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殊不知,曾经欢天喜地,曾经千言万语,原来都只有我自己。
  《教父》说,“一个人只有一种命运”;《无间道》说,“出来混,都是要还的”;他们说,好运的命运带着走,有歹势的,命运拖着走;灰狼(钮承泽 饰)说,“风吹向哪边,草就要倒向哪边。小时候,我以为我是风,结果遍体鳞伤后,才发现,原来我们都是草”;我只能说,人在江湖言非由衷身不由己情难自禁。
  和尚一枪打死Geta,志龙捅了和尚十二刀。那句“枪是下等人的武器”,随Geta不可置信的眼神消散于风中。他以为有船而没有局,他知道没有船只有局,他说你走了不就没事了嘛。你以为你混的是友情,谁知是被友情给混了,“这陷阱,这陷阱,这陷阱,偏我遇上”(1985,谭咏麟,《爱情陷阱》)。
  
  【关键词】史诗
  什么是史?历史。什么是诗?美学。史诗就是讲述历史的美学。既是历史大多赋予宏大叙事,既是美学必然也就会精致制作。史诗是通过细节来呈现的,否则难免成了“大而无当”或“长而无当”。
  于此,本片确实相当不容易。比方凤小岳是混血,于是找来较似混血的席曼宁演他母亲,此番小细节,都有考虑到;俗辣的狗仔子脖颈挂的粗重金链对比和尚带的乡土保佑符;在学校里,少年们几近漫画式速写到成功引入写实的地方黑社会,之间的过渡倒也没太生硬;各角头的大拓堵是真找来大小流氓演群殴戏,拜把子五人也是真的喝血对着祖师爷起了誓;甚至是否还体现于至影片开始二十分钟才出现红字片名?另外就是本土化的完胜,我不知道台湾观众看了会觉如何,就我看来,把握的很不错。日日游梭屋戏屋檐碰檐的街头巷尾,夤夜灯笼美轮美奂,市民生活传统勾勒,当铺货摊,鳞次栉比,LOMO色相布满长街。戏里,蚊子问,“这是黑道吗,跟我想的不一样”。白猴(侯春生 饰)答,“这才是正港的台湾黑道,俗搁有力”。若论“史诗”或有夸大,但“史诗情怀”的定位非常精准。一味追求国际视野容易迷失,毕竟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核心价值该不分肤色言语均认同才能得到广泛的鲜花掌声。台湾电影始终默默固有坚持倒也难得,反观大陆某些作品,真正浪费胶片。望豆导坚持台客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嫌繁琐的是上山学艺篇,不知为何总让我想起麦兜……可能并不具有普遍性,但确使个人很出戏。木卫二说,此乃为使后面太子帮变得较为经打所设的铺垫。好吧,那算有点用,仍觉可再缩减。是不舍得剪吧,毕竟不是卡带,每尺皆是花花台币。可要知你不是卡梅隆啊,观众的耐性有限,能驾驭长片的导演,举世也并不多呵。说开去,王家卫就不管不顾,费胶无数的同时也舍得当机立断的剪掉,虽然剪出来未必铁定上乘,但至少应了那句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创作者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生出来的即便歪瓜裂枣都不舍扔,楞使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要舍,才有得。
  
  【关键词】青春动作片
  没有把“青春”和“动作片”分开来作两个关键词的原因——这是豆导给大家首开先河建立的新语词秩序。青春片,以前有吗,有,动作片,以前有吗,海了去了。但“青春动作片”呢,没有,一马当先抢占了解释权,以此区别于其它各种“青春片”。在此之前,并没有听说过有将《古惑仔》称为“青春动作片”,虽然那年,他们也曾拥抱过青春。抢占制高点,开创新派别是极妙的,往后要有人问,什么是青春动作片,怎样拍青春动作片,就只能来问豆导了。
  其实魔幻类型电影难道就不青春吗?当然不是,典型犹如《哈利•波特》,霍格沃兹学校里的魔仔巫女哪个不青春逼人?但为什么就没有“魔幻青春片”一说,原因很简单,未开先例呗。我丝毫不怀疑以后会出现更多“混搭”,什么“青春侦探片”,“青春西部片”,青春就那么几件事几种情绪,翻来覆去讲总有讲完的时候,聪明的导演就需知怎样用新瓶装陈旧,看前阵子“青春歌舞片”的大行其道就知。电影需要注入新的血液,促进循环,这个新,可能有很多种方式,譬方讲《阿凡达》,剧情旧,技术新。有些网民认为他除了技术好之外无一所好,这句话的可笑程度大约不下于“美国除了民主制度好之外再没别的可好”。这是从此岸到彼岸的跨越,为了这个跨越,很多人付出了十几年的功夫,是很实实在在的进步。但不排除还有很多时候的创新,不是凭空捏造,也不是此岸彼岸,而是把熟悉的东西打碎了重塑,也就有了新的价值,而这价值的解释权归您所有。
  卷子面对方便面说,别以为你烫了头发我就不认识你了。就是这个道理,道理总是简单的,但你没做,豆导做了,他就赢赚满贯。
  反过来说,青春的印记各自不同,但对青春的回溯大体相似,台湾文化界对于“青春残酷物语”过分虔诚不同又不断的诠释,几乎要让人错意这是个集体跌进记忆深渊拔不出来的地方共性。也许你还可以很容易将其标签为,“黑道版九降风”(不奇怪噢,林书宇在《MonGa》是副导,难怪蚊子撞车,后山洗澡感觉均似《九》),“艋舺未央歌”,“华西街少年杀人事件”,“击壤歌:太子帮三年记”等等诸如此类,无论符号如何被解读,青春仍然在那里,它值得被人们一再拍摄一再重温是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份独有解释青春的权利,恰如席慕容经典诗云,“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 是一本 太仓促的书”。
  
  新年伊始,你会记住《艋舺》的,记住志龙那贵族式的优雅与和天性里的懦弱,“你为什么要逼我啊,啊,干拎娘”;记住和尚聪明脑袋下面野蛮伸张的体魄,五岁,算命的铁口直断他是“兄弟命”,至尾却发觉并不亚于讽刺;记住蚊子,他是多么像你初中时代暗恋过的他,分明是张乖乖牌硬要打成坏男孩,可你爱他的好呀,更爱他的坏;记住阿伯(黄镫辉 饰)与白猴对“义气”两字始终身体力行的诠释;记住特别能抗顶的Geta和Masa(邢峰 饰),他们不成调的K着歌,“踏入七逃界,是阮不应该,如今想反悔,谁人肯谅解”(1982,沈文程,《心事谁人知》),煽将玩溜溜球的孩子一跃挤进成人世界的你死我活,“你今天不弄死我,明天就会被我弄死”;记住庙口、后壁厝、宝斗里、龙山寺……记住樱花雨,记住《MonGa》,记住它顺理成章地告诉你一个理,“千万别跟人说事儿,说了你就会想念起每一个人”(J.D.塞林格)。
  
  注:戏里提到的三部电影,也是本片时间立足点。
  1.《A计划续集》(1987,成龙),成龙在里面饰演一个警官,警官的名字就叫“马如龙”。
  2.《致命吸引力》(1987),又名《孽缘》。(感谢rounder提点)
  3.《大头兵出击》(1987,朱延平),又名《痴线特警出更》。
  
  原文地址:http://blog.stnn.cc/anxiaoyu/Efp_Bl_1002746992.aspx

李连杰谈竞争

一边是从不在乎别人给自己功夫皇帝、慈善家或是社会企业家等一切名号,一边声称壹基金从成立第一天起,就是要和世界上最牛比的基金会们“竞争”,李连杰的退与进,说到底,就是做人和做事的区别。

访谈(上)

访谈(下)

冬日碎语

1、2月4日晚上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天立春。第一反应是,想起来2008年的立春也是在春节之前,中国人习惯把这样的年份称之为“寡妇年”(每隔两年一次,哪儿有那么多寡妇给你当!),所以我们2007年12月把婚结了。现在掐指一算,如今都是第4个年头了。时间过得真快。感觉恋爱还没谈完,就过了1000多天了。

2月6日是腊月23。在北方,这一天被称为“小年儿”的,意思是说,从这一天开始正式要过年了。一直到元宵节。今年春节就在广州过,我们俩的父母等都要来。庞大的接待工程就要拉开序幕了。繁重并快乐着。贴一张去年春节在农村老家村里的山头的照片。

2、2月5日去了一趟深圳。深圳的空气比广州好多了。亚运前的广州,就像个大大的烟灰缸,2000多处地方在开工或是挖挖补补,乌烟瘴气。晚上去了深圳一间酒吧,于我,是很不习惯到酒吧的,最近十年,去酒吧的次数不超过十次。这一次感觉挺好,也才明白,之前之所以拘谨,其实是因为没有喝酒给自己壮胆。哈哈。

3、前些天我到火车站后看到就像纳粹集中营的场景,特别是火车票实名制后增加的繁琐和荒诞,只想骂人。几天后,我在广州的出租车上跟刚刚打电话订回乡车票的司机聊起来,他订票也订不到,但并不着急,他的看法是,实行实名制,短时间内不会对人们回家难的情形有实质性的改善,但至少增加了黄牛党们倒票的成本和风险,那么以后几年,他们就不会像先前那么疯狂,他们让出的那点空间和车票,便将是返乡人的福音。我听后愣了半天──这已不是能不能回家的问题,而是一个人乐观还是悲观的话题。对我启发良多。

4、2月6日晚去掏碟,买了一些经典老电影。《总统之死》《非公平竞赛》《靖国》《八月照相馆》《两生花》《罗丹的情人》等。在烈士陵园附件一个地方掏的,碟片质量很棒,7元一张,非常划算。还顺便买了几本书,《好莱坞的叙事方法》《等云到:与黑泽明导演在一起》《1984》。听起来我是在研究电影。我没那能耐,不过用心去玩,倒是不俗的态度。前些天还在乱翻几本相关的书,《观看之道》《认识电影》《影像艺术批评》《影像思考:电影与电影史》等。

5、睡前重翻《高效能人士的7种习惯》,我看过好多遍,但还是要看,一个人想医治自己劣根性的难度是很大的。我向来对书的封面的口号反感的,这本书中文版书封上写道:“在美国,这本书的影响影响力仅次于《圣经》”,这话有些言过辞了,不过有那么点味道,或许可以说:如果你养成了这7种习惯,你将比耶稣还受人瞩目。

6、好的文章,推荐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每个人心中都有座孙中山?》可以看看。1911年和2011年,都是非常具有戏剧性的年份。好的视频,推荐凤凰卫视周立波在北京和爱乐乐团《谁动了我的指挥棒》的演出花絮等。清口与交响乐杂交早已非常吸引眼球。杂交,或文雅点儿说混搭,将是未来各种艺术或专业技术的一大趋势。就我的方向来说,相信未来财经电影(绝不仅限于《华尔街》《华尔街2》这种),财经评书、财经音乐,财经快板,财经芭蕾(怎么个跳法呢?)都会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