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当当网赴美上市账单里的秘密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 发自广州  

2010年赴美IPO的34家中国公司当中,32家公司支付给国际投行的佣金率皆为7%,另外两家是软通动力和当当网,前者IPO的佣金率为7.3%,为最高者,当当网以6.66%的佣金率成为“最会省钱的IPO”,同时也是唯一一家连续两次上调发行价的公司,可是,这并没能阻止李国庆的愤怒和谩骂。

“只有达到100倍的估值当当网才会考虑上市。”李国庆说。

这是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2009年10月对媒体说过的一句话。那时,李国庆和俞渝已经开始与投行接触,对于当当网IPO(首次公开募股),他们有自己的算盘,以及决心。

尽管有人笑李国庆大言不惭,可是14个月后,他的愿望还真的实现了。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在纽交所挂牌,以发行价16美元计,其PE(市盈率)达103倍,融资金额为2.72亿美元。最引人注目的是当天收盘价约30美元,涨幅近87%。

2010年赴美IPO的中国公司一共有34家,数量之多创下历史纪录,之前三年,这一数字分别是29家、5家和10家(4家为分拆上市)。34家公司募资总额为36亿美元。

34家公司当中,首日涨幅在50%及之上的有6家,分别是学而思(50%)、麦考林(56.9%)、搜房网(72.9%)、当当网(86.9%)、蓝汛通信(95.3%)、优酷网(161.3%),当当网名列第三;发行市盈率超过100倍的有4家,分别是汉庭酒店(102倍)、当当网(103倍)、诺亚财富(120倍)、软通动力(130倍)──当当网同样是“老三”。

当网最会省钱
  34家IPO公司当中,32家公司的佣金率皆为7%,软通动力IPO的佣金率为7.3%,为最高者,当当网6.66%的佣金率为最低者。

标准普尔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按2011年的盈利预期估算,标普500指数目前的整体市盈率为13.3倍,比一年前的15.1倍还低了20%,“中国概念”的火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

当当网在IPO过程中,发行价格区间有过两次提高,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俗称“大摩”)和瑞士信贷起初给出的定价是11美元-13美元,后来调高为13-15美元,而最终的发行价为16美元,高于之前的价格上限。

按说,100倍的市盈率就要成为现实了,可李国庆一点也不高兴,他认为16美元的发行价还是低了,不过,尽管他对承销商非常不满,但他必须“忍着”,“当当网上市静默期截止日是2011年1月3日。”李国庆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1月中旬,李国庆打着当当网价值被严重低估的旗号,正式对大摩开火,甚至不惜大爆粗口。他先是要求大摩“道歉”,到了1月25日,他则声称大摩定价部的MD(董事总经理)应该“引咎辞职”。

那么,当当网上市到底花了多少钱呢?

赴美上市的融资成本包括承销费、律师费、审计费、印刷费和其他费用等。当当网支付给大摩等主副承销商的费用是1811.5万美元,即佣金率(承销费所占融资额的比率)为6.66%,剩下的所有名目的总费用为322.9万美元,其中包括律师费25万美元,审计费130万美元,印刷费100万美元,挂牌费12.5万美元等。

6.66%的佣金率,在去年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中,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呢?南方周末记者逐一查阅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布的众公司上市法律文件发现,34家IPO公司当中,32家公司的佣金率皆为7%,另外两家分别是软通动力和当当网,软通动力IPO的佣金率为7.3%,为最高者,当当网6.66%的佣金率为最低者。软通动力和当当网的主承销商之一都是大摩。

比平均的佣金率低了0.34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当当网在承销这一块的费用,省下92万美元。

7%的平均费率,和之前在美上市公司的这一指标相比,可直观地用“涨价”一词来形容,美国亚瑟尔资本有限公司提供给南方周末记者的一份数据表明,1997年至2010年8月,中国企业在美IPO募资的平均成本是6.8%,总募资额为310.53亿美元,也就是说,过去13年中,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总花费超过21亿美元。请注意,这个6.8%的比率里,除承销费外,还包括了律师费、审计费等其它诸多费用。

如果算上其他费用,软通动力去年在美IPO的总成本超过了10%,即使是最会省钱的当当网,总成本也达7.8%。

而中国A股上市公司的承销保荐费率一般是5%到8%之间,不过2009年底以来,这一数字也开始“涨”起来,譬如2010年在A股上市的双箭股份和赛为智能,承销商分别是华泰联合证券和招商证券,佣金率都超过了10%,前者甚至高达12.29%。

值得关注的是,李国庆在这场谩骂和斗争中,有意无意给自己贴上“民族英雄”的标签,即声称自己是在为已经或将要IPO的中国民营企业出恶气、争权利、谋地位。有人对之加以应和,有人则不以为然。

不可否认的是是,国际投行在服务“国字头”的中国企业时要乖巧得多。案例之一是,农业银行2010年中在香港IPO前夕,包括大摩在内的众承销商的佣金被大减至1.5%以下,而早些年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H股上市的承销佣金在2.5%左右。农业银行内部的说法是,减佣金与承销难度低有关,意思是说,已确定的重量级的基础投资者有那么多家,我没有必要为“走过场”付高价。

可是,这并不代表李国庆的讨伐就名正言顺。投资界的一些人说,“事后骂娘”并不光荣,因为你可以选择现在上市,也可以选择暂停上市,暂停上市与中止上市是两码事,并不丢人,既然签了字画了押,就要有点契约精神。

摩生意最好
  大摩去年在全球市场承销份额上升至10.4%,总额达727亿美元,6年来首次排名第一。

投行到底是选择谋得上市公司的高发行价和高佣金率,还是倾向于压低发行价、博得机构投资者的欢心?

大摩去年主承销了10家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股票(独家主承销和联合主承销分别为2家和8家),也就是说,去年每3家到美国IPO的中国公司,就有1家和大摩发生了关系。这10家公司分别是明阳风电、21世纪不动产、康辉医疗、大全太阳能、学而思、汉庭酒店、锐迪科、思源经纪、软通动力和当当网。

这10家公司最终的发行价和之前投行定的价格区间相比,有取其上限的,也有取其下限的,跳出了价格区间的两个代表案例,一个是当当网,发行价两度调高,一个是大全太阳能,发行价区间先定为12.5-14.5美元,后来调低为10-11美元,最终的发行价低至9.5美元。

这10家公司首日平均涨幅为20%,涨幅最高的两家分别是当当网(86.9%)和学而思(50%),跌破发行价的有两家,分别为明阳风电(-5.4%)和思源经纪(-12.9%)。

去年在美IPO的中国公司当中,上市前提高发行价的案例并不止当当网一家。诺亚财富上市的发行价是12美元,高于之前投行给出的9美元-11美元之价格区间的上限,学大教育最终的发行价是9.5美元,高于之前7.25-9.25美元的上限,麦考林的发行价为11美元,高于之前8-10美元的上限,麦考林后来遭到诉讼,这是后话了。

大摩是去年全球资本市场上最抢眼的国际投行。最新数据显示,得益于首次公开募股、额外销售和发行可转换债券等业务的提升,大摩去年在全球市场承销份额上升至10.4%,总额达727亿美元,6年来首次排名第一,摩根大通以597亿美元的承销总额排名第二,而高盛集团跌至第三位。不过,高盛雇员的薪酬,却是众投行中最好的,去年人均收入43万美元。

去年34家中国公司赴美IPO,大摩以主承销10排在首位,第二位和第三位是瑞士信贷和高盛,承销数量分别是9家和7家,摩根大通排在第6位,承销数量为5家。排在末位的巴克莱银行,只承销了柯莱特一家,而柯莱特上市当天就跌破了发行价,不过,截至美国时间1月24日,柯莱特收盘价为25.7美元,和半年前上市发行价相比,暴涨了134%。

大摩去年还联合主承销了15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内地)公司的股票,根据投中集团提供给南方周末记者的CVsource数据显示,其中融资额超过百亿港元的有农业银行(813亿港元)、熔盛重工(140亿港元)、重庆农商行(114.7亿港元)和中联重科(130亿港元)四起。

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后,大摩和高盛等国际知名投行宣布将变身为银行控股公司,《纽约时报》将之形容为“一次迟来的针对金融和投资模式风险过大的承认”,可是现在看来,他们丝毫不可能变成纯粹的银行控股公司,不仅如此,他们在全球特别是亚洲加速扩张和拓展投行业务。

今年1月初,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大摩与华鑫证券、摩根大通与第一创业证券组建合资公司的申请获批。他们在合资公司中最多可持有33%的股份。

这边厢是合资券商数量越来越多,可谓“狼多了”,那边厢是大摩们分食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IPO的盛宴,李国庆们大呼“狼太狠”。有人从“李式谩骂”中发出诸如“中国需要世界级的本土投行”的感慨,而易凯资本CEO王冉说,这与站队和代言的话题无关,而是看谁比谁能提供更为诚实、理性和有价值的服务。而这也同样是对中国拟上市公司的要求。【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55002

附:南方周末【爱恨投行】专题:

李国庆微博大战“大摩女”    http://www.infzm.com/content/54999
创业家与投行“离不开、靠不住”   
http://www.infzm.com/content/55001
赴美上市,中国公司花了多少钱   
http://www.infzm.com/content/55002

两个兰博基尼的暗战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  发自意大利佛罗伦萨

http://nf.nfdaily.cn/epaper/nfzm/content/20110120/ArticelC24002FM.htm

父亲卖掉了汽车公司,儿子再创品牌。从此,两个兰博基尼在市场上并驾齐驱。

2010年,中国人买走了247辆兰博基尼豪华跑车,相比上年的80辆,增幅超过200%;美国人这一年共买了290辆兰博基尼,同比下降约19%。按照这一趋势,今年中国将成为兰博基尼跑车的全球第一大市场。

但很少有人知道,贴有兰博基尼标签的产品,除跑车外,还有笔记本电脑、服装甚至咖啡机等。这是因为市场上有两个兰博基尼。

一个是兰博基尼汽车公司,由费鲁基欧·兰博基尼(Ferruccio Lamborghini))于1963年创建,但在随后三十多年里,这一公司的控股权数次易主,1998年被奥迪公司(隶属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全资收购。

另一个兰博基尼公司,则是费鲁基欧·兰博基尼的儿子东尼诺·兰博基尼(Tonino Lamborghin)于1981年创办的以其个人名字命名的东尼诺·兰博基尼公司。

让人非常迷惑的是,两个兰博基尼公司都搞多元化经营,他们有时甚至在同一种产品上掐架,譬如两个兰博基尼公司都生产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同在香港市场销售,以至于有人误以为是同一公司的两款产品,亦有人怀疑其中一款是山寨货。

“我们已经习惯了外界的困惑。”东尼诺·兰博基尼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称,“我的企业是正统的兰博基尼血统,但不能说我拥有兰博基尼品牌。”

这背后有着怎样的品牌故事呢?


父亲醉心于汽车制造业,而东尼诺这个“富二代”玩的却是品牌授权。 (东尼诺供图)

顶级跑车的“卖身史”
父亲是父亲,他是他,两个人的事业轨迹并不交叉。

意大利的阿尔杰拉托(Argelato)小镇只有万余人,这里是兰博基尼品牌的发源地。东尼诺·兰博基尼每天戴着兰博基尼牌手表,开着兰博基尼跑车上班。他带南方周末记者来到兰博基尼汽车博物馆——这是他经常与商业伙伴签订合约的地方,墙壁上挂着他已故父亲费鲁基欧·兰博基尼的大照片,费鲁基欧是兰博基尼品牌的创始人。可是,父亲是父亲,他是他,两个人的事业轨迹并不交叉。

费鲁基欧曾在意大利博罗尼亚市的机械学院学习,后加入意大利空军并参加“二战”,被盟军俘虏后曾被关押在爱琴海东部的罗德岛。获释回到家乡后,他看到农用车辆严重紧缺,就先做一些改装工作,之后盘下车间,生产拖拉机。从1940年代末期到1960年代初,费鲁基欧靠卖拖拉机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这一业务后来卖给了德国赛迈道依茨·法尔集团──全球农用机构车辆的主要制造商之一。在兰博基尼的汽车博物馆里,现在仍陈列有一辆巨大的拖拉机。

费鲁基欧是跑车爱好者,酷爱法拉利。法拉利跑车的创始人恩佐·法拉利比他大18岁,两个家族在意大利的距离并不远。费鲁基欧的一辆法拉利在改装过程中出了故障,他遂前往法拉利公司探讨解决办法,结果遭到恩佐·法拉利的冷嘲热讽。“大意是说,一个造拖拉机的,没必要对一个跑车生产商指手划脚吧,”东尼诺·兰博基尼说,“这刺激我父亲内心燃起自己生产汽车的愿望。”

1963年,47岁的费鲁基欧创建了兰博基尼汽车公司,他重金从法拉利等跑车公司挖人加盟,从一开始就朝着打造一个奢侈品牌的方向努力。费鲁基欧在意大利汽车历史上的影响力甚至高过恩佐,欧洲有媒体评论称,一次嘲讽造就了一个强大的对手──生产拖拉机者成为超极跑车生厂商,它推翻了人们的陈见──一切皆有可能。

但在1972年,创立不到10年的兰博基尼汽车公司就易手他人了,原因是该公司在南美洲市场的巨额合同,由于当地的政变而成为废纸一张,难以收到回款的费鲁基欧遭遇银行逼债,只好出售股权来融资。兰博基尼汽车公司从此进入频繁动荡期,近三十年的时间里,超过六次转手,股东既有过美国汽车公司克莱斯勒(费鲁基欧于1993年去世时,兰博基尼汽车公司为克莱斯勒全资控股),又有过印度尼西亚前总统之子等,直到1998年,奥迪公司买下兰博基尼汽车公司全部资产。

费鲁基欧的“冤家”恩佐在1969年的时候也出售了法拉利五成的股份给菲亚特──一家以生产经济型汽车为主的意大利公司,1988年恩佐去世时,菲亚特持有法拉利的股份达到九成。

恩佐的儿子仍持有法拉利少量股份,费鲁基欧的儿子东尼诺·兰博基尼则与兰博基尼汽车公司毫无关系。但他在1981年就成立了东尼诺·兰博基尼公司,用的同样是兰博基尼汽车的公牛标志(LOGO)。“2009年我们的营业收入超过1.8亿欧元。”东尼诺对南方周末记者称。

效仿迪士尼
两个兰博基尼确实令人无法区分。东尼诺只能不胜其烦地解释、再解释,到现在则成了其公司规章和流程中的一部分。

或许是兰博基尼汽车公司的浮沉让兰博基尼家族心有余悸,“我坚持将授权代理商作为东尼诺·兰博基尼公司的发展策略。”东尼诺称,“在意大利总部用很少的人,建立一个高效率的组织──他们控制着全世界所有的合作者,致力于巩固和延续品牌价值。”

东尼诺·兰博基尼公司官网上介绍,其产品类型涉及手表、眼镜、香水、服装、家具、咖啡机、酒店等行业,全部是统一品牌──东尼诺·兰博基尼,公司现在分为7个部门,职能分别是授权代理、市场与公关、销售与分销、法律事务、金融、设计和行政办公室,共有25名员工。

25名员工,31种不同类别的产品,1.8亿欧元的年销售收入,这便是品牌授权的“杠杆效应”。

全球最大的品牌授权企业是迪士尼,自己并不生产任何产品,而只是制订标准、进行授权,其五大业务部门影视娱乐、媒体网络、主题公园和度假村、消费产品及互动媒体2009年的营收近300亿美元,让众多快销品企业叹为观止。东尼诺显然想朝着迪士尼的方向前进。

由于涉足的产品领域太广了,在进入一个新的行业、选择一个新伙伴时,选择标准是什么呢?

迪士尼选择行业皆围绕其娱乐和消费巨头的定位,要求它的授权商在这一行业制造、分销或零售领域沉浸至少五年。“我把自己的品牌内涵,定义为一个‘创造性方案工作室’,并提出了‘兰博基尼式生活方式’的概念,”东尼诺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植根于本品牌工业传统的价值,选择每个行业里最具创造性和革新性的公司作为授权代理商。”

兰博基尼与迪士尼不同的是,前者给品牌产品定下的七个标准当中,有一条是“意大利制造”。用东尼诺的话来说,意大利制造即为“权力制造”,他表示暂时不会考虑中国代工的模式。而迪士尼的产品则离不开“中国制造”。

但两个兰博基尼确实令人无法区分。东尼诺只能不胜其烦地解释、再解释,到现在则成了其公司规章和流程中的一部分——南方周末记者约访东尼诺时,他的助手先拿了两份文件让我们填写,一张是份解释性声明,告诉你“此兰博基尼”非“彼兰博基尼”,另一份是份简单的协议,意思是签署了名字,就代表我们知道了“两个兰博基尼”的区别。

东尼诺·兰博基尼提供的那份解释性声明上写道,从1973年-1974年兰博基尼汽车公司被转手开始,由于东尼诺先生和他自己的同名公司没有涉入原先的汽车类业务,所以在这一领域包括LOGO在内的一切资产属于兰博基尼汽车公司的独有资产,与他无关。言外之意是,汽车业务之外的领域并没有相关规约。

“撞衫”,但相安无事?
在中国市场上,这样的品牌互搏事件已经出现——红罐装的王老吉与绿盒装王老吉之战。

2011年初的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台湾品牌华硕推出的一款名为“Lamborghini VX7”的高端游戏笔记本电脑引人关注。这是华硕与兰博基尼汽车公司合作的产物。

然而,细心的人发现,在2010年中的时候,市场上就曾出现过另一款打有兰博基尼标志的笔记本——Tonino Lamborghini Slim。由于普通消费者并不知道“兰博基尼”前面加上“东尼诺”意味着什么,所以一些人以为这是同一品牌的两款产品,而一些人感觉“有些不对劲”,怀疑其中有一款产品可能是山寨货。

对于全球知名品牌来说,发生这样的“撞衫”行为,多少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这并不是个案。市场上同样有“兰博基尼”和“东尼诺·兰博基尼”两种不同品牌的手机,后者的外形酷似电影中的蝙蝠侠,绰号“狂牛”,这一手机由意大利制造、瑞士组装,在香港发布时,东尼诺·兰博基尼本人甚至也前来捧场,其对亚洲市场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同样,2009年11月份,兰博基尼汽车公司旗下的子公司Lamborghini Artimarca在中国北京开出全球首家兰博基尼服饰概念店,而在东尼诺·兰博基尼的棋局中,服饰也是其重要的授权业务板块之一;兰博基尼汽车公司于2010年11月份推出精品电子商务网站,为客户和爱好者们提供在线购买相关高端产品的服务,而东尼诺·兰博基尼也推出了这一服务。

南方周末记者电话联络兰博基尼汽车公司中国区一位高管,他对越来越多的“撞衫”现象不予置评,而东尼诺也只是用一句简短的“没有冲突”加以回复。

可以预期的是,由于两家企业均表示要加大在亚洲市场的开拓力度,他们未来的“撞衫”行为会更频繁。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倪凯铭最近表示,“包括兰博基尼、宾利在内的旗下所有品牌在2010年均创下销售纪录,大众会在未来五年内在中国投资106亿欧元(约935亿元人民币)。”而东尼诺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未来3年内东尼诺·兰博基尼将IPO(首次公开募股)。“中国市场是当下全世界最为有趣的市场之一,”他说,“中国有太多的财富新贵,许多人钟爱意大利范儿。”

两个兰博基尼品牌并行不悖,原因在于他们都对自己产品品质要求极高,在没有出现声誉危机时,“撞衫”式的暗战虽然尴尬,却也有协同效应,可以互相“搭便车”。但若将来谁的产品出了问题,或者两方在中国密集的品牌授权引起了系列官司时,估计就要棘手多了。

在中国市场上,这样的品牌互搏事件已经出现——红罐装的王老吉与绿盒装王老吉之战。这两种王老吉其实分属不同企业,前者商标使用权为香港鸿道集团旗下的加多宝所有,后者则属广药集团,“两个王老吉”一直以来在市场上互打互搭,直到2010年11月,广药集团公开宣称自己是王老吉品牌所有者,品牌价值超过千亿元,并在全球招募新合作伙伴时,加多宝以严厉的措辞加以回应和反击。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54781

谁是2010年最会赚钱的公司

2011年第一期我们做的专题是“为中国人寻找经济坐标”,包括评论-货币-区域-财富-就业-财政-消费-产业8个部分,我做的是产业这块,“2010最会赚钱的公司”和“2010吸金之王”,

 

【经济坐标】谁是2010最会赚钱的公司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

  2010年,要比赚钱多,谁也比不了国字头的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中国石油。但要比盈利能力,就得数史玉柱的巨人网络了。

如果要问2010年净利润最高的中国公司,毫无疑问是“国字头”的中国工商银行。201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千亿元俱乐部”里成员有三家公司——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中国石油,工行以1278亿元领衔。工行全年净利润可能会超过1600亿元,也就是说,工行今年平均每天都要净赚4.4亿元。

如果要问毛利率最高的公司,则是工程造价软件企业广联达。财报显示,过去三年,其平均毛利率超过95%,今年前三季度,其营业收入为2.93亿元,营业成本为866万元,毛利率超过了97%。但在2010年5月广联达上市前,其招股说明书里的财务数据就曾遭到外界广泛质疑。

巴菲特喜欢长期保持高毛利率的公司,他所持有的可口可乐、箭牌、穆迪均是这种类型。有人把广联达称之为A股“最暴利公司”,但公司董秘张奎江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光看毛利率意义不是太大,我们的“费用”(包括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这一块并不小,算下来净利润率只有40%,虽然也不低,但一定不是上市公司当中最高的。他说的没错儿,用友软件的销售毛利率也有85%。

如果要问毛利率和净利润率“双高”的公司,则是在纽交所上市的网游公司巨人网络,老板是路人皆知的史玉柱。美国上市的众中国网游公司在2008年第四季度时业绩达到最高潮,净利润率悉数超过了50%,之后开始下滑,盛大和九城下行速度最快。

而史玉柱的巨人网络始终保持了领先地位和亢奋状态,顶峰时净利润率超过80%,2010年第三季度其毛利率和净利润率分别仍然高达85.2%和61.6%,被美国媒体评为十大最盈利中国概念股之首。2010最强盈利能力公司的桂冠自然属巨人网络了。

苏宁电器副董事长孙为民说过一句话:“作为企业,盈利是主要目的,我只关心毛利率和净利润率,其他都是形式,归根结底是你有没有净利润率。”

能将净利润率维持在令他人可望而不可及的60%以上,巨人网络的成功除了行业特性使然外,与史玉柱的经历与性格息息相关。与其说他是一个营销天才,不如说他是一个缺乏安全感或者说危机感很重的人,所以史玉柱总比常人要快上一拍。巨人网络也有业绩下滑的时候,但很快就进行运营模式和收费模式变革,并寻求与盛大和腾讯、华谊的联营合作。

巨人网络2009年开始进行产权改革,新设项目设立成子公司,2010年则更快推进,市场部门于2010年11月底也确认独立成为子公司,史玉柱自称他“下台”(辞去CEO一职)的时机快成熟了。他现在更像一个老顽童,喜欢发微博,或是指点财经大势,或是写些与其他企业家的江湖段子。圣诞节这天他说马云要送他一只德国黑背(狼犬),并称这一品种的狗“特自信”──咬人时不叫,“该疯狂时就疯狂”。

【经济坐标】移动互联网:2010吸金之王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

    互联网是2010年投资最密集的行业,而移动互联网则是其中最热门的子行业,在两年低迷之后,移动互联网投资又重回巅峰。

2010年是投资家们亢奋的一年。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这一年的前11个月,中外创投机构新募集的基金达148只,募资总量超过100亿美元,和2009年相比分别增长了57%和72%,和2008年的历史最高点相比,涨幅也分别达27%和38%。

创投们花钱的速度也很快。2010年前11个月,中国创投市场(VC)发生的投资案例达707笔,截至2010年底,已经披露金额的582起案例投资超过44亿美元,远超2009年全年477笔共计27亿美元的投资总量,也超过了2008年全年607笔共42亿美元的投资总量。

在创投的抢购对象中,最炙手可热的是互联网行业。投中集团CVSource数据库提供给南方周末的数据显示,2010年第一季度,创投市场投资案例数量最多的前三个行业分别是互联网、IT和制造业,其中互联网行业投资案例数量为14起,占所有已披露投资案例数量(56起)的四分之一,投资金额为1.64亿美元,平均单笔投资金额为1170万美元。

第二季度,投资案例数量最多的前三个行业是互联网、制造业和医疗健康,其中互联网行业投资案例数量为17起,仍占到所有已披露投资案例数量(67起)的四分之一,投资金额为1.25亿美元,平均单笔投资金额为740万美元。到了第三季度,前三大热门投资行业为互联网、制造业和能源,互联网仍然是拨得头筹,投资案例13起,占比22%,投资金额1.3亿美元,平均单笔投资金额1000万美元。到了第四季度,前三大热门投资行业为互联网、制造业和IT,互联网行业投资出现井喷,22起案例投资金额为9.99亿美元,平均单笔投资金额高达4540万美元,比前三季度平均单笔投资金额总和的1.5倍还要多。

综合来看,2010年全年,创投青睐的前十大行业(按投资案例数量)依次是互联网、制造业、IT、医疗健康、能源、传媒娱乐、电信及增值、连锁经营、农林牧渔和化学工业,占到了所有行业创投案例数量的9成。

而移动互联网是互联网“最吸金”的子行业。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截至2010年12月中旬,这一行业投资案例数量为22起,16起已披露数据的总投资额高达2.06亿美元,平均单笔投资金额近1300万美元。

如果放在21世纪已经过去的第一个10年(2001-2010)中,2.06亿美元的行业投资金额和1300万美元的平均单笔投资额,处在什么样一个位置呢?

2001-2010年12月中旬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各年度投资情况情况

前9年当中,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投资金额最高的一年是2007年的2亿美元,而平均单笔投资额最高的一年是2006年的900万美元,毫无疑问,2010年,这两个数字都创出历史新高,可谓气势汹汹。

200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数为2.1亿人,营业规模超过480亿元人民币。而清科研究中心预计2010年这两个数字已达3亿人和668亿元人民币。移动互联网产业链的日益混搭和应用的多元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除了互联网行业外,2010年中也比较引人注目的另一个热门行业是医疗健康行业。在这一年的第二季度,医疗健康行业13起创业投资案例总投资金额1.5亿美元,平均单笔投资金额为1150万美元,均居各行业之首。其它几个季度医疗健康业的表现同样不俗。截至11月底的707个创业投资案例中,投向生物技术和医疗健康领域案例有64个,占到9%,而在股权投资市场(PE)上,前11个月共有307个投资案例,生物技术与医疗健康业以49起投资案例排在首位。在12月初举行的清科第十届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不少投资人称之为“永远的朝阳产业”;在中国并购市场,医疗健康也越来越成为热门行业。

【南方周末】PDF版网址:http://nf.nfdaily.cn/epaper/nfzm/content/20110106/PageA01CJ.htm

2011 is coming

国庆过后的节日分外多。我过农历9月24日的生日,阳历一般是10月底或11月初,湘湘是阳历12月1日的,也就是说我们的生日相最多1个月。这中间还有感恩节,12月又有圣诞节,12月29日又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接下来便是元旦,新年…..

如果心里总是装满了幸福,其实天天都是节日。我们结婚三年了,还像当初一样爱对方。有人艳羡,有人则会在心底说,你们就“晒”吧,,日子长着哩,过了“七年之痒”再说吧。对于这种情形,我能说什么呢,什么也不说。表决心,称一定会努力经营婚姻吗,不,我觉得婚姻中彼此的爱应该是一种自然的状态,用不着去经营,就像市场经济当中,你去“经营”,就等于伸出了“无形的手”,行政力量会使得市场效率不升反降,哈哈。

我的2010年,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便是“弋”,游弋的弋。“游弋”的意思是徘徊,没错儿,我这一年几乎是原地踏步。之于工作,我在南方周末刚刚好完成了年度基本工作量,不多不少,像是精确计量。对于图书写作,仅仅是出版了一本作品集,尽管补充了几万字,但早在5月1号其实我就完工了,而其余两本今年计划要完成的书,一本根本没有开始,另一本也只完成了70%,以至于出版社编辑今天还在微博上半玩笑半认真给我说等了我三年,她说的是09、10、11年吧,跨了三年。

今年读书也很少,总是不断在买,但大都随便翻翻,蜻蜓点水,又耻于说自己附庸风雅,好歹自认为会读书,就当作心理安慰吧。

今年国内去了北京、上海、深圳、重庆、长沙、香港、澳门等十来个城市,与去年走了20多个城市相比,今年明显懒了许多,兴奋感少了许多。今年下半年去了趟美国,去了趟欧洲四国,还去了趟南太平洋的岛国斐济,倒是有一些小启发。

为什么自己走路也走得少了,写作也慢如蜗牛了。从技术的层面来说,我离养成《高效能人士的七种习惯》一书中的七种习惯还有很远,而从心境来说,正如“弋”字本身,它其实是个象形字,意思是“用带绳子的箭射鸟”,你说,这样的箭能够酣畅凌厉吗,当然不会,它只有纠结的份。这纠结,有我遇到写作瓶颈的问题,也有家事的原因。

但是同样如“弋”字折勾这一笔,一直向下俯冲,但最后这一勾,让我大为提了一下神。今年的最后36天,即尾巴上的这十分之一,一切雨过天晴,写作困境也似乎一下子烟消云散一样,且成立一间工作室的天时、地利和人和,也都在这个时候奇迹般地各就各位了。我觉得上天真是眷顾我。

2011年要做减法。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最好一厢是工作,一厢是与工作“同父异母”的爱好,攻这两点足矣,投入产出也会更高。另外要爱生活,爱家人,爱朋友。这个世界不太平,就像龙应台在《目送》中说的“文明与野蛮的中隔线,薄弱,混沌,而且,一扯就会断。”在这样的形势下,个体对生命和生活质量的关注应该更强一些,这样可以将你从分裂的边缘往回拉一拉。个体对个体的帮助也应该更多一些,这样你才不至于在人群中感到越来越孤独,或是可以通过帮助来获得一种慰藉。

2009年最后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在长隆欢迎世界跨年狂欢,2010年我刚和湘湘呆在家中,在沙发上发呆,看看电视,玩玩游戏,翻翻旧书(今天翻的是正是《目送》)。我觉得这样挺好。这一天上午我在家中写作,下午我们去了二沙岛散步,20度,太阳很大,让人感觉很温暖。这是这一年最后的午后阳光。

龙应台《目送》中也有一篇文章是关于新年倒计时的,题目是《时间》,写的是2007年最后一个晚上,她抛出了一个问题:“你用什么东西衡量时间?”“跨年的狂欢,聚集,倒数,恐怕也是一种时间的集体仪式吧?”她在文末写道,“都市里的人,灯火太亮,已经不再习惯看星星的移动和潮汐的涨落,他介只能抓住一个时期,在那一个晚上,用美酒、音乐和烟火,借助人群的吆喝彼此壮胆,在那看不见的门沿量尺上,刻下一刀。”

2010年12月29日,结婚三周年。

送给湘湘的小礼物,希望她在2011年身体健康,好运。

2010年12月31日,广州二沙岛,温暖的午后。

链接:“我的闪婚可以复制”相识三周年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