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有写日记的习惯吗

我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这个习惯开始于高中,到现在,至少12年了,一直在写日记。今晚看了网易公开课频道上这段视频,很有感触。

我记日记的特点是:

1、不刻意天天记,但平均三四天一定会记一次

2、不记流水账,而是对当天或最近几天对自己触动最大的人或事的记录,重点写启发

 高中和大学时写了几本日记,现在应该躺在河南农村老家,但愿没有被家人当废纸卖了。读研究生时写的,以及06年来了广州写的直到2009年的日记,现在躺在广州家里书架上。也有好多本了。

2009年下半年,我开始在电脑里写日记了。建了一个WORD文档,名字就叫《2009年张华日记》,过了2010年元旦,我就新建一个《2010年张华文档》,写下去。到2011年初的时候,我把之前一年多写的日记打印出来,竟然有近20万字。重新看这些日记,又有不少收获。

现在我们的生活和节奏太快了。越是这样,我觉得越有必要写日记。我们平时都会有很多想法,很多绝妙的想法都是灵光乍现,如果你不马上记录下来,很快就会忘掉。等有一天,有人去实现了这个或那个想法,你一拍脑袋,甚至有些不屑:我早就想到了啊!对不起,感叹没有用,人家去做了,做成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当然,不是说所有好的想法都要去实行。

上面这段视频,讲到一个研究结果,我很是认同。简单来讲,一个长时间焦虑的人,如果你每天花15分钟时间,写一段日记,写下你的焦虑,你的感受,你的想法,其实就是自己跟自己的对话。坚持下来,不久之后,你会发现,你的焦虑程度下降了。

我对此很有体会。确实很奏效。我还想补充的是,如果你想跟自己对话了,那就马上开始,写一段日记,然后再恢复工作,这样会更好。我有时,觉得有必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了,应该写一篇日记,但手头有其它活儿啊,等等吧,结果一拖两拖,几天过去了,思考更乱了,效率更低了,最重要的是错过了阶段性自我总结的最好时机。

我是一个写作者。我觉得写作者会想和写很多东西,一个重要的环节是要分好类。拿我自己来说,

1、现在既在南方周末写报道,又给周末画报和上海证券报写专栏,然后两年会写一本书,这部分我称之为职业写作。

2、平时写博客(个人公开博客+家庭博客),发微博。可以称之为网上随手写作。

3、记日记,不管仍是手写,还是用电脑写,这部分称之为私人写作。

4、平时我们和同事或朋友就重要问题或事件的邮件来往,以及MSN或QQ上的重要谈话,甚至手机短信等,请不要忽略这一部分,我称之为零碎写作。

对于这几种类型的写作。职业的写作,电脑里建一个大的文档,放里面就是,以后挑精华部分出版了,就成为个人资料了。

对于博客,我坚持在写,虽然写的不多,但要坚持。博客(www.zhanghua.cn)要记得备份,有人是在贴到网上的时候,也存一份到电脑里。我采用的方法,则是同时备份到另一个博客里(www.mrzhang.com)。这两个博客,前者是国外提供的空间,后者是中国空间。这样在这样就不至于有时候写出来发布不了,或是显示出来都是星星星,或者你的空间提供商哪天突然被有关部门给关了。

对于微博这种新东西,我觉得对我来说,除了把它当作一个社交或找人的工具外,另一个功能就是个人记事本,我们平时随手发,时间都精确到秒了,回头找某天某日发的某图片或说的某句话,也非常方便。不过,微博同样记得要备份。我备份的方式,是每个月末的时间,把这个月原创微博,复制粘贴到一个word文档中。

日记写作。我就不赘述了。有必要一提的是,就是上面第4我提到的-零碎写作。我经常挑一些朋友给我大启的聊天记录,复制下来,也粘贴到电脑里的日记文档中。这样做,省了将它转化为日记语言的功夫,更重要的是,两个人就一个话题的灵感和思路的碰撞,都是原生态的,过一阵子你再拿出来看,会引起新思考。

总之,我觉得自己毛病很多,但写日记这个习惯,保持的还算不错,方法也还算得体吧。可能有人觉得我有些神经质,博客备份,微博也复制到电脑文档,然后日记还要打出来。但没有方法,我不希望我们关上电脑,或断电,或电脑丢了后,自己就一无所有了。你可能会说你记性很好,但真到那时,你能记起来的,到底有多少呢?所以,我宁愿采取笨方法。

流动的盛宴:色情帝的故事

文/东方愚  周末画报专栏

 

3月17日,有国外媒体报道称,美国成人网站公司FriendFinder Networks(简称FFN公司)重启上市进程。这是FFN公司第三次向资本上市发进进攻了。前两次分别是2008年和2010年,计划募资额分别为4.6亿美元和2.4亿美元——尽管胃口小了一半,但还是夭折了。现在它卷土重来,给人孤注一掷的印象,因为其债台高筑,且近几年连年亏损,去年亏损额为4320万美元。

情色业里搭上资本快车的翘楚有很多,澳大利亚墨尔本最大的色情场所Daily Planet早在2003年已登陆资本市场。FFN公司组建于2004年,它的优势是旗下资产包括网站、游戏、广播、电影、现场视频、社交网络、出版、品牌授权等版块。仔细浏览下你会发现,FFN拥有的众多社交网站中,既有情色网站,也有帮基督徒相亲的BigChurch网站,可谓根据不同客户群量体裁衣。

我一度视FFN为美国情色行业的典范,正是由于其“全媒体集团”式的架构,哪怕社交网络这块业务盈利能力一般,但那毕竟可以看作是色行业Facebook,没有什么比资源共享与协同营销更漂亮的模式了。但是,当我看了《中间人》(Middle Men)这部影片时,我开始嘲笑起自己的孤陋寡闻来。

《中间人》是2010年的一部美国剧情片,它的另一个中译名很直接《色情公司老板的传奇历史》。主人公杰克·哈里斯家庭幸福,事业蒸蒸日上,直到偶然一次机会遇到两位奇人Wayne Beering和Buck Dolby。这两个邋遢甚至有些猥琐的家伙将一些情色图片(先是扫描情色杂志,后是与舞厅合作)上传至互联网,然后编写了一套信用卡在线支付程序,并将之嵌入其中,网友每浏览一张图片或一段视频,他们就有9.99美元的进账。这一模式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要知道这是在1995年的事情。这一年,比尔·盖茨刚完成windows95程序的设计,美国网民数量不过才600多万,信用卡网上支付更只是处于萌芽期,而他们却直接将这一技术运用到了情色行业!

有着敏锐商业嗅觉的杰克·哈里斯与这两个家伙结盟了,而且他入主初期即修正了公司的商业模式——从情色内容提供商,转变成为一个授权商。简单来说就是让更多的情色网站加盟,加盟商获得网上支付技术授权和营销通道支持,代价是出让 10%的营收给哈里斯们。这些加盟商五花八门,并不使用统一的“品牌”,而是各自提供针对窄众的定制性质的在线服务,且非常注重客户隐私的保密——消费者信用卡账单上对这一服务的消费名目绝不出现“Sex”等字眼,而可能是“办公用品”“24小时便利店”之类。

业务爆炸性的增长,使得作为中间人的哈里斯,成为了网络情色业的大赢家。不过,麻烦就此产生。他被上述两位合伙人一开始的合作者、一位黑白通吃的俄罗斯大亨及其律师缠住不放,利益纠葛欲说还休;同时自己的婚姻正在走向破产,而与此同时他又成为了美国FBI关注的对象。影片最终的结局是哈里斯因祸得福,将这一网络情色的商业帝国拱手让于俄罗斯大亨,用出局的方式巧妙避开了可能遭遇的几项指控。

这一影片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根据主演斯托弗·迈利克自己的真实经历改编。迈利克曾经营一间医疗公司,后来破产,最后转而经营一个情色网站,后又因信用卡支付方面的纠纷而陷入多起官司当中,最终巧妙脱身。2007年他又成立了一家电影公司,《中间人》的出品人就是他。也就是说,迈利克在自家公司投资的电影里出演他自己,听起来有些绕口吧。“我只是一个生意人,做点赚钱的买卖而已。” 不得不说迈利克对互联网业情有独钟,他后来又购进了一间网络公司.

很有趣的是,就像电影《社交网络》中展示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看到一个新商业趋势时的兴奋和后来面临的纠纷一样,《中间人》中上演了同样的情景,即迈利克与他的合伙人,和介绍他认识两位合伙人的“媒人”之间的理念和利益纠纷。这似乎是一个创业家所逃不可的宿命。只不过扎克伯格的Facebook越做越大,现在的估值超过了500亿美元,而尽管网络色情业市场蛋糕不可估量,但迈利克早已“金盆洗手”。我狂想他看到诸如FFN公司等这些“后起之秀”奔赴资本市场时,多少会有点黯然神伤,因为他才是这一场流动的盛宴的鼻祖,尽管他对外界冠以的“色情帝”等称号不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