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信息图(Infographics)八点看法

最近一周在研究信息图和使用方面的东西,并跟一些相关的朋友聊天。有一些感受,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浅薄之处还望多批评。

1、读图时代已经来临,将信息图形化也成为一种趋势。现代社会人们确实越来越懒,越来越希望看到简洁生动形象的东西。2012年会是中国信息图元年。现在关于精致的信息图的微博转发和评论量都很高,很是受关注。

2、现在国内生产的信息图虽然越来越多,但大都比较粗鄙,精品比较不高,似乎越花哨就越好看、越劲爆就越有深度。形式虽然前卫,创意尽管重要,但内容仍是根本。

3、如果说普通的图片是一则“新闻消息”,那么信息图就是“深度报道”,它对制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并迫使团队成员紧密协作。每个人都必须首先深入领会要表达内容的含义和逻辑,其它才是图形创意和表现手法。

4、一些机构纷纷投身或积极关注信息图行业,最近比较活跃的是“政见”和“图说”等独立群博客。前者其实专注于政经评论,但偶尔制作的一些信息图给他们带来的很大的注意力效应,后面翻译的欧美的信息图较多(定位似乎是“信息图行业的译言”)。更多的机构正在成立中。花瓣网上能搜索到的信息图数量截至5月29日是6900多副,出自国内制作团队原创的比例并不高。

5、信息图其实是“图信息”,它属于资讯和新闻的范畴。所以CFP可以成功,你如果做一个“信息图行业的CFP”很难成功。因为CFP上的图片可以重复、永远地卖下去,而许多信息图有时效性。另外版权保护也是一个严峻命题,如果对创意实行“拿来主义”而修改或增删除了图中的一些信息,很难界定侵权与否。

6、信息图是文字资讯的附属品或补充物,而不能成为替代品。一份报纸或杂志上的一则报道或话题文章配有一两副信息图会为之增色不少,如果办成一本全是只有信息图而的画报,情形就适得其反,阅读体验很差,并会导致读者压抑。同理,如果Pinterest上的图片全部都是信息图,也会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7、苹果商店里有一款应用,名称即为Infographics。进入应用界面就是按时间排列的最新信息图及导航栏,分为“新闻、商业、科技、教育、视频”等类别。这个应用本身的功能及设计更趋向于传统的新闻客户端形式。

8、信息图现在拥有的还是小众群体。除非是生活化或路人皆知话题与人物的内容且轻松活泼,认识看完一副专业化的信息图需要耐心,因为当阅读信息图还没有成为大众习惯而信息图本身提供的信息简洁有限时,读图便显得有了一定门槛。不过这从另一方面促进了制作方在信息图通俗化和平民化上创新。

 

 

 

 

和父亲粉碎尿结石一样重要的,是我们粉碎自己思维中的结石

“不要,不要!”睡梦中的我大声喊叫。我试图把眼睛睁开,很费力,但终究睁开了。可我不知是现实中的我梦醒了,还是梦中的我梦醒了。

我梦到我娘身体有恙,情形不妙。我一直担心她。虽然她只有53岁,但年轻时吃过太多苦,加上生性要强,种田亦不甘人后,落下了一身的病。来广州体验,虽无大碍,但各种小疾的折磨更让人难以忍受,她最近的病情是,手脚麻痛,晚上难以入睡。

早上起床后,我马上打电话回老家。娘接的电话。我说,娘,一切还好吗,我昨晚做了个比较坏的梦。“是的,不太好。你爹昨天在学校上课时腹部突然剧痛,晕倒了,然后送医院,在医院呆了一宿,现在刚回到学校宿舍,这会儿在输液呢。”

我听了心里一阵难受。不是说梦是反的吗,梦到家人有恙,实际应该倍儿健康。哦,当然现在也可以说是反的:我梦到的是我娘身体有恙,实际进医院的是我爹。我电话里问爹严重程度,他如往常一样一口气吐出来好几个“木事儿,木事儿”。结石及时发现,然后粉碎,但愿此疾到此为止,也一定会到此为止。

家人是最大的牵挂。小报妈每次开车出门,我都会叮嘱一句,慢点开;小报每天出去玩,我都会对阿姨说,要注意安全。我也时常想起父母。他们二老呆在农村,两个孩子在京广线的两头。他们最大的欣慰是我们取得的一点一滴的成绩,以及对他们的微不足道的关心——真的,是微不足道。一年见面的机会很少,就算平时不断在网上给他们买好吃的好穿的,把家里的炕换成床,电器全装上,又能怎样。他们希望见到的是真人现身。

去年10月底小报100天,他们来广州呆了一周,回老家前一宿让小报跟他们一起睡,第二天早上我进他们房间一看,二老眼睛通红,一是一夜未睡,就是盯着孙子看,二是他们想着就要离开,有些不舍;今年3月我们三口之小家带他们到北京旅游,一周的时间里,他们兴奋不已,几天后,爹在电话里对我说,他和娘把全家在北京时拍的照片,全部贴到了墙上,并组成了一个心形。加上我之前在网易印象派上用照片给他们做的年历和海报等, 整个老家,到处都是我们的照片,父母徜徉在照片的海洋中寻找快乐。可这种快乐是酸涩的,不是嘛。

我们兄弟二人走出农村的时候父母就知道今天的情形,那就是当他们老了,只能两个人互相停靠。很多年前有人劝他们再抱养一个女娃,长大了照应他们。但此事未成行,一来人家看我们家穷,怕孩子受苦。二来他们自己也明了,即使再有一个不是亲生的女娃,他们也一样会一视同仁,供她上大学,离开农村。

今天傍晚的时候,我又打电话,问爹感觉怎么样了。“我下午已经给学生连上了三堂课了,”他在电话那头说。而娘正忙活一件事:买了几斤鸡蛋给昨天开车送爹去医院,并陪他一夜的那位小伙送过去,以示谢意。这位小伙是我们村里的,是我家邻居的邻居。

我把父亲尿结石的事情告诉了弟弟。他马上打过去,电话里失声痛哭,“批评”爹娘不告诉他病情。弟弟比我小六岁,大学毕业这两年其实一切安好,但他急于求成,希望尽快出类拔萃,我劝他稍安毋躁,很多事情是水到渠成的。我相信他很快会成熟起来。但不管怎样,他从来都非常孝顺父母,尽管青春期的叛逆曾让他们伤过几次心。

其实我何尝不知道,如果我不是碰巧打电话回去。爹娘也不会告诉我进医院的事的。他们担心我们担心他们。于是我跟他们“谈判”,以后不要玩信息不对称,不要只报喜不取忧。苦难和疾病从不可怕,怕的是在前者中抱怨,在后者中苦撑。你们前半辈子让我们见证并学会了坚强,后半辈子我要你们向我们这代人学习爱惜自己。

晚饭后我又一次打电话给父亲。我说,离60岁退休还有8年,太过漫长,能不能早几年退。“不可能的事,一天都不可以,明天退休,今天都得按照签到。”我开玩笑说,那要不你辞职吧,我给你开工资,你们来广州住,如果觉得闲得慌,我来帮你找工作。父亲呵呵笑。我知道他不会那样做,甚至就算退休,他也未必习惯在城里长住。

小报妈说我当爹后变得成熟了许多。我不知道成熟的标准是什么,好比牛肉,到底几份熟才是可口?于我而言,我的体会是,这一年,学会了做减法,学会了慢些走路。因为做减法,我的工作和生活变得更为简约,更能真正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因为慢慢走,我学会了观察路上的风景,思考以前赶路时时常忽略的一草一木、一树一林。现在回头看,过往一年里,抛开升级做父亲之外,我的收获比想象中要大得多。更重要的是,未来怎么走,越来越清晰。

我的理想是能常带家人旅行。父母和岳父母慢慢年迈,陪他们在国内行走就好。而我和小报妈带着小报,争取以后每年去到两三个三四个四五个国家。钱当然要多赚。但我觉得在人生需要改变的关口,只要没有被饿着,路径选择比囊中鼓腾更重要。有1万块的时候想着有10万块一定很爽,结果发现感觉一般,于是憧憬有100万,现在有了100万又怎样呢。不管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赚钱,边际刺激效应都在下降。但是陪父母和妻儿旅行,边际幸福效应是一路攀升的。

昨天跟在英国的崔莹聊天。她说自己40岁之前会到至少100个国家旅行,现在离40岁还远着呢,她在英国一边读博士,一边拍纪录片,闲余时间已经行走了35个国家。“其实花不了太多钱,缺少的一般是勇气、时间和行动。”我严重同意她的观点。人最可悲的事莫过三种:瞻前顾后苦思冥想如何更有勇气;耗费大量时间研究如何节约时间;三番五次拿捏行动计划结果到地老到天荒足还未出户。

无论是孝敬父母,还是去实现理想,都要趁早,并马上行动。我们可以改良自己的行为方式,却不能原谅自己的优柔寡断。父母等不及,我们的青春——假如青春还在、哪怕只剩个尾巴的话——也等不及。和父亲粉碎尿结石一样重要的,是我们粉碎自己思维中的结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