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曾真的死去,也从未真的出生。我们只是度过不同的阶段,没有终点。”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了。“我们不曾真的死去,也从未真的出生。我们只是度过不同的阶段,没有终点。”医学博士布莱恩·魏斯《前世今生》书封上这句话,很契合此时此刻我想说的。感谢过去两周关注和声援我们的朋友。现在不得已的沉默不等于媾和,但所有的抗争和努力终不会白费。

《荷尔蒙经济学》上线中国最好数字阅读平台之一的“多看书城”

 

下载地址:这里

 

容忍与自由:婚礼这桩“生意”

文/东方愚    多看书城首发

七十多年前,胡适先生和母校康奈尔大学的史学家布尔先生(George Lincoln Burr)最后一次长谈,布尔说的一句话令胡适醍醐灌顶:“年纪越大,越感觉到容忍比自由更重要。”多少年之后,胡适在《自由中国》杂志上写了一篇自我反思的文章,标题正是《容忍与自由》。

我的《荷尔蒙经济学》一书上线中国最好数字阅读平台之一的“多看书城”之际,我罗里罗嗦援引胡适先生的文字,请相信我绝无故作深沉之意,而是恰因“容忍与自由”契合本书的精神内核。

《荷尔蒙经济学》讲的是中国企业家的婚姻经营与管理之道。全书一共提及了近100对企业家夫妻样本,重点阐述的则是28对。通过还原他们认识、结合与相处的过程,来透视婚姻对企业家个人成长和性格塑造的影响。

图书出版前夕,一些朋友就抛来两大疑问:这些人你都采访过吗?你为什么突然写起八卦?其实我在本书的前言和后记中已做了回答。第一,采访过的比例占到70%以上,剩下那30%,即便没有接触到企业家本人,也大都进行了外围采访。2008年我和胡润合作完成《中国富豪这十年》一书后,我在南方周末的职业定位便是专注财富人物报道与财富现象研究,一些没有见诸报端的“花絮”慢慢沉淀下来,最后成为本书的一手素材;第二,这本书当然也能满足读者们一些猎奇心,譬如周成建对三次婚姻的“总结”、曹德旺对年轻时“差点出轨”经历的回忆等,但本书绝非一本“八卦之作”,相反,它仍然是一本商业“正史”,只是选择了企业家婚姻伴侣这样一个切入角度。

相比于普通人,企业家们可选的结婚对象要丰富一些,但婚姻的“纯度”可能要略低一些。当婚姻中出现矛盾与不和时,他们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处理方式:一种是对离婚成本精打细算后,觉得还是维持现状更经济;另一种是随性而为,打破囹圄,寻找新目标。

从长远的“收益”来看,哪一种情形更优?显然不可一言概之。书中对两种情形都做了细致的描述和分析,前者如潘石屹与张欣,后者如李东生与洪燕芬。这两类样本的共同点,便是“容忍与自由”之逻辑的一致性:无论把婚姻当成一桩生意,还是回归婚姻本义,你的幸福感皆取决于对自由的定义和矛盾出现时容忍度的大小。

同样,年龄越大或成就越大,容忍度也往往越高。这也是柳传志称“和妻子(龚国兴)一起散步是我最大的幸福”的原因之一;王石是个例外,个性使然,他比你我想象中要勇敢一些。当然,有的企业家选择离婚可能是个假象,目的是为了保全庞大的家族财富。这涉及到政商关系,是另一个话题了。

我想表达“容忍与自由”第二个层面的意思是,我们应对婚姻出现风波的企业家保持一种克制式的评价。这几年企业家离婚的案例特别多,许多人对此幸灾乐祸,“都是钱烧的”等冷嘲热讽不绝不耳。对事物表达自己的看法当然是一种自由,但是很多时候潜藏其中的,其实还有一丝仇富心态。还有一些人,自己的婚姻经营到一团糟糕,却还兴致勃勃对别人的婚姻评头论足。

专注研究美国富人生态的托马斯·斯坦利调研1300多位美国富豪后发现,决定他们成功的因素按重要性排列,依次是良好的信用、自我约束、善于交际、勤勉、有贤内助支持。其实“自我约束”,何尝没有“容忍与自由”之义。斯坦福的调研同时也表明婚姻与事业正要关,80%的事业成功者一生都没有离婚。

一生不离婚——好比2013年1月4日这组数字的谐音一样——爱你一生一世?反正,我所提取的100对中国富豪婚姻样本中,迄今没有离婚的占比只有50%多一点。而就在图书出版后半年的时间里,又有几对夫妻离婚了。中国样本不同于美国样本的主要原因,其实在于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巨变的时代——如果说改革开放前30年人们更多地注重物质财富的积累,那么第二个30年里,精神生活的丰盈将会成为奋力追逐的对象。

新年第一个工作日,本来应该多一些祝福语,我写着写着便严肃起来。但我认为,即使你我都有梦中情人或红颜知己,但婚姻幸福却是不变的夙愿。在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年代,家庭这一港湾能够给我们太多的安宁和慰藉。不管采取了哪种技术路径,希望我们都能够到达自由之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