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17岁:九位追风少年的世界》策划缘起

《致敬17岁》是10月11日我临时想的一个策划。源于10月10日,17岁的巴基斯坦姑娘马拉拉获得了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

我是一个对数字比较敏感的人,关于17岁,首先想起了两个人,都是我们少年商学院微信分享过的,一位是曾并被提名候选美国教育部长的17岁少年,一位是用21天及2100张画制作出震撼动画《世界简史》的17岁少年。这便是《致敬17岁》的发端。

当时我在公司里想到这个idea的另一个动因,源于对少年商学院微信周日栏目“精品推荐”的不满。之前都是推一本书,后来不定期与机构合作,做用户福利,创收。合作过一次app,失败了。涉及到注册、试用等流程的数字类用的推广合作基本上不靠谱,用户要的是一切从简。合作过两次图书,还不错,营收(码洋)超过了20几 万。但毕竟还是书,二是涉及到客服和物流等,比较琐屑。10月11日这一天,我是觉得“精品”的范畴应当更广,好的idea或是物品都应当叫作精品对吧,如果能抓热点和痛点,在社会化传播上起到效果就更好了。

说干就干。我说苏同学搜索提炼17岁的系列少年、报道及图片,骞同学制图,我想口号。效率很高。10月12日也就是今天上午通过少年商学院微信push出来,当天的阅读人数超过了4.4万人,转发超过7000人次,带来新增微信用户超过900人。

这件事情小伙伴们有所触动。一来,少年商学院依靠尊重原创的一天一篇文章,现在积累了22.5万优质用户。根据调研,这些用户当中81%是要送孩子出国留学或已经在国外读书的(可能与我们定位于青少年创新实践与国际教育服务提供商有关),她们对我们的期待非常高。我们必须时常推陈出新;好在源源不断收到大量用户的微信留言、邮件等形式的反馈。

我们现在的思路基本上是“1+7”,“1”是指把整个少年商学院微信公号当成一个产品来运营,“7”是指把一周的七个栏目当成七个产品来运营。做为垂直领域机构,做微信要“去媒体化”,因为用户要的是价值、服务,但另一方面,社会化传播又非常重要,与此同时,我们又有营销自家产品(“趣课题”实战训练营、“开眼界”之企业探访与体验学习营、设计思维工作坊与国际游学营等)的需求,这样三个维度加起来,我们的压力蛮大的。可是很少人知道,少年商学院的线上事业部只有一个人,是一个90后的小姑娘。她的头衔是总监,自己监自己。其它同事都在做线下产品及O2O的落地及布局。

这次的小策划,我重温了申音兄做“怪界”的传播方式,以及梓新兄“中国三明治”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成年人也需要孩子般的梦想”那次的传播手法。

唯一的遗憾,就是《致敬17岁》的这些入选少年当中,“中国代表”最合适的应当是现在香港“占中”中的学生领袖。但是由于你懂得的原因,我不能放。把韩寒放进去,或有争议,但争议也是传播点。

策划案开头《为什么我们应当致敬17岁》的一段话,后半段是我写的。我是一个随性的人,怎么想就怎么说。“不再习惯说年少轻狂”,是我创业近一年来,与少年商学院学员们接触时常受到震动的部分;“我们应当敢让孩子做自己,相信他们17岁时都将拥有一个美丽新世界”,算是一个愿景和自我期许吧。

龙应台在《目送》一书中有一篇文章就叫《17岁》,白先勇也写过一部《寂寞十七岁》。刘德华和林志颖都唱过《17岁》,关于17岁的电影有《17岁的单车》《17岁的天空》《重返17岁》等,美国还有一档真人秀叫《名人的17岁》。

1999年,我17岁。那年我刚上大学。

——————————————————

致敬17岁:九位追风少年的世界

  • 这是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的第532次分享。由少年商学院策划编辑;截至2014年10月11日,已有224173位朋友与您一同订阅微信公众号youthMBA。

我们为什么应当致敬17岁

17岁的巴基斯坦女孩马拉拉获得了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17岁是一个走向成熟的标志性年龄,其实每个领域都有一位17岁的“马拉拉”,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改变着周遭的世界。少年商学院(微信id:youthMBA)推荐全球九位出类拔萃的追风少年,涉及政治、教育、商业、体育、文化、影视、科技、旅行、音乐等领域,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世界,他们告诉人们:少年的潜能超乎想象,别再习惯说“年少轻狂”。所以,作为成人的我们致敬17岁的另一寓意,则是:请让我们的孩子勇敢做自己,相信每位孩子都会在17岁时拥有一个美丽新世界。

“如果一代人没有拿过笔,就会接受恐怖分子递来的枪支。一本书、一支笔、一个小孩和一个老师就足以改变世界。”

by Malala Yousufzai(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17是个太年轻的数字,但早在11岁时,马拉拉就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匿名在BBC的乌尔都语网站上撰写博客日记,介绍她和朋友们在塔利班政权下的艰苦生活。2012年,塔利班向她的脖子和脸颊打来两枚子弹。好在这并没有夺走这个年轻而坚定的生命,如马拉拉自己所言,“恐怖分子以为他们能够改变我的目标,阻止我的理想。相反,懦弱、恐惧与无助逝去了,坚定、力量与勇气诞生了。”

“我们把最黄金的学习时光都花在了说出‘正确答案’上,而不是勇于探索并独立思考以解决这些问题。”

by Nikhil Goyal(美国教育部长提名候选人)

参加多次国际演讲、为《纽约时报》和《赫芬顿邮报》写专栏、采访超过百位企业家和教育学者,这是美国年仅17岁的高中生Nikhil Goyal过去一年多里的行程。他把对美国教育创新的研究与思考写进他的第一本书,他脑中那幅清晰的理想教育图景和系列改革方案,不仅给他带来美国教育部长候选席位,更活跃着他血液里那些改变世界的基因。

“时间是新的货币,我希望能保有热情。如果不能不断尝试新的事物,我会感觉很糟。”

by Nick D’Aloisio(少年企业家)

15岁获得来自李嘉诚的种子投资,17岁把自己设计的一款软件以3,000万美元卖给雅虎,从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的理论、神经网络科学,到移民心态乃至佛教瑜伽,他一切话题都能自信地畅所欲言。不过,Aloisio的过人之处可不只是技术知识丰富这一点。在他连胡子都不用刮的时候,他就强烈向往、渴望著有朝一日能在科技领域做出一番大的成就。不仅要创新,还要有所成就,当然,还要大把赚钱。

“我从来不畏惧任何一次挑战,我的人生信条是:最黑暗的时候,也是曙光快要来临的时候。”

by Ruta Meilutyte(立陶宛奥运游泳冠军)

当Meilutyte的父亲发现女儿极高的游泳天赋时,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带着Meilutyte离开出生地——篮球国度立陶宛,前往英国求学。这让这个手大脚大、水感极好的女孩迅速为教练发现。从客居伦敦到凯旋归国、从奥运夺金到青奥卫冕,这位17岁的立陶宛女孩儿终于在自己的国家掀起了“游泳”热潮——奥运会刚一结束,很多小孩开始游泳,家乡所有的泳池都爆满,人们甚至需要排队。

“我特别热爱学习,但我讨厌在学校里面学习,因为在学校里面往往不是在学习,而是守规矩。”

by 韩寒(作家)

17岁,刚刚斩获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并且是惟一一位选送作品全部入围的获奖者,也刚刚因学习成绩七门功课高挂“红灯”而留级,其中数、理、化三门成绩加起来不足80分,他向学校提出休学申请,看起来像传统教育体系里的loser,同样是那一年,他出版了20万字长篇畅销小说《三重门》。他是韩寒。

“我们的每一次转变,都是生活想让我们体验的东西。”

by Suraj Sharma(《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主演)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风靡全球后,导演李安说,“我们找遍全印度想要找一个男孩,他的纯真能够吸引我们、他的深沉能够令我们心碎、而他的体格又能诠释漂流中的PI。”没有任何演戏经验的Sharma打败了3000多名挑战者,获得主演少年Pi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想要说服大家的是,有梦想的孩子真的可以改变世界。”

by Taylor Wilson(核物理学家)

12岁时有了自己的人生梦想:成为一颗星星;14岁时,Wilson在父母的车库里盖了一座核融合反应炉;17岁时,他成为美国知名的少年核物理 学家并上TED演讲台。Wilson在演讲中提到,自己正努力说服大家两点,第一,核融合技术将会成为我们连接未来的桥梁。第二,孩子真的可以改变世界。

“这场经历让我对世界有了更多的认识,我很幸运自己在海上度过了自己意义非凡的17岁生日。”

by Zac Sunderland(独自环游世界的年轻水手)

13个月可以做什么?可以完成一次环球航行。在驾乘一架长36英尺(约11米)的快艇一路遭遇暴风雨、设备故障,只有干粮和冰冷食物充饥,甚至被海盗尾随的艰苦经历后,17岁的美国大男孩Sunderland结束了自己长达13个月的艰苦航行,成为了世界上独自环球航行最年轻的人。

“我们永远无法成为贵族,因为那不是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

by Lorde(美国新生代音乐才女)

13岁签约环球唱片,14岁正式开始创作生涯,17岁即凭借个人单曲摘得格兰美奖。这个出生在新西兰诗人家庭的96年女孩高傲而充满才情,心直口快更爱犀利抨击大牌,因而收获媒体的戏称——“大评论家”。

【趣课题】如果您心有戚戚,请将《致敬17岁》分享给朋友或您的孩子。此外,10月15日(下周三),少年商学院第一期“趣课题”实战训练营将面向全国招募学员,敬请关注。“趣课题”是由少年商学院发起的一场旨在培养孩子们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能力的创造力循环赛,也是一个在线学习、线下实践的创造力互动课堂。

我为什么从加州“移民”到广州

  • 分享一下这篇文章,由我的搭档Evan所写。讲了我们认识的机缘、他在美国学习、工作和回国前后的故事,以及少年商学院的价值主张。

evan

飞机离开旧金山机场的那一刻,我望向窗外,百感交集,暂时告别这个生活了七年的城市。

这七年当中,从加州大学伯克利统计系毕业后,我曾短暂回国,在一家政策性银行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先后在美国硅谷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和一家大型金融机构任职,最终却进入了青少年创新教育领域,原因是从大学伊始感受到东西方教育方式的不同后,我就对创造性学习产生了深厚的兴趣,兜兜转转,我成为了一名美国中学老师。而我现在的身份是少年商学院创始合伙人兼研发总监。

在美任教,见证创造性学习的魔力

大学期间,我曾在学校附近的两家中学和两家学习中心兼职做老师,学科范围也开始从代数、几何、统计学,到微积分,科学,物理……任课的日子越长,我越发被美国创造性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所吸引。

例如美国中小学的启发式课堂,每个学生都能根据老师抛出的授课主题,畅所欲言,即便有些想法很疯狂;他们的课外时间非常丰富,除了参加各种兴趣小组,还能深入博物馆、科学馆甚至工厂、大型企业等,零距离学习自然科学知识,和相关领域的专家沟通交流。

毕业几年后当我再次以老师的身份去观察这一切,我受到的触动更大。我曾带过一个学生,她对生物医学非常感兴趣,干脆进了一家生物公司短暂实习,虽然她的职责很简单——清洗试验材料,但通过这个小小的切口,她深刻体验了生物医药工作的状态,她说自己坚定了大学甚至未来职业的目标,现在正在奋进的路上。

为什么好成绩不再是万能药

类似的创造性学习资源或方法很多,美国人是非常重视对孩子创造力、实践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的培养的。这一点,相信不少有过陪孩子申请美国名校经历或正计划递出申请书的家长都深有体会。

1008_1
针对少年商学院微信用户的小调研。共有2122人填写,“会送孩子出国留学”和“孩子已经出国”两项占到81%。

在今天,好看的分数和优秀的英文水平已不足以打动名校面试官了。这不难理解,能申请名校的孩子一般成绩都不差,特别是英语水平都很棒——中国人最擅长考试了。那么,什么法宝才能让孩子脱颖而出呢?积极参与社会实践,以及从中映射出来的创造力或领导力就是重要法定之一。

看看新华网日前发布的《申请美国常春藤名校需要了解的九个方面》,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因为常春藤需要的不是书呆子,所以课外活动就显得格外重要。课外活动包括社会实践活动、义工活动、学校的体育活动、音乐活动、学校社团俱乐部等各种各样的活动。

通常常春藤院校希望申请者具有领导力,所以这就意味着你不只是参加了某个社团,最好是社团的领导,当然更好的是你自己创建了那个社团。通过一些社团活动会体现出你的领导力。耶鲁大学在录取学生的时候非常重视学生的社会责任感。而哥伦比亚大学更看重申请首先从自己的社区做起,不喜欢学生舍近求远去其他地区做义工。

QQ图片20150722112847
(留学机构都会提示申请者社会实践的重要性。)

但大多数中国大陆学生除了成绩之外,课外活动和等方面都是缺失的,所以频出现高分考生被美国名校拒录的案例。

在美国读书、教课期间,我经常接到父亲同事的子女修改申请文书的请求。看了这些孩子的简历,一个整体的感觉是:他们的天赋都很好,成绩都很优异,但是和美国青少年的个人经历对比,你就只会觉得,“哦,这真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好学生”,而缺少扎扎实实的社会实践、社区服务或实习。

为了想多了解父亲朋友的孩子,我也亲自电话和他们聊天,挖掘他们背后有“价值”的经历。但每每聊下来,我都有些失落,因为这些孩子除了优秀的学科表现,真的没有太多经历可以另外加分了。

▋原来“润色”留学申请简历是门生意

在得知我决定进入教育领域后,我一个朋友给我打来电话,大意是邀请我加入他的公司,专门帮国内学生的出国留学简历“润色”。

我一打听,原来现在不少意欲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会找一些留学申请公司,寻求个人简历部分的“润色”。有的润色属正常范畴,有的则是包装甚至造假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润色”也是门系统生意,遂不免感到震惊!

我并非震惊于这个市场的存在,而是竟然有那么多父母宁可在孩子申请名校前,花钱买来“润色”,却不愿意鼓励孩子参与到实实在在的社会实践中去,并在其中激发创造力、培养团队协作能力,让加分成为“顺便”的事情。或者说,孩子眼界的开阔、创造力的激发,难道不比申请名校更加重要吗?

难道是中国的孩子不愿意参与其中,或者在创造力方面不如外国的孩子?很显然,并非如此。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不少中国家长急功近利,缺乏规划。我逐渐看到了自己未来努力的方向和使命:与其受邀帮着编造孩子的社会实践经历,不如实实在在为中国孩子打造一个青少年创新实践品牌,因此,我决定回国创业。

▋中国孩子的创造力其实远超你的想象

巧的是,2013年秋,几乎在我萌生回国创业的念头时,一个朋友无意中分享了少年商学院的微信公号(ID:youthmba)给我,我发现这是一家总部在广州、同样鼓励孩子创造性学习和实践的初创公司。或许因为创始人张华之前是经济学科班出身,又曾长期在南方周末做记者,所以他鼓励青少年们跨学科思考,并非常重视孩子们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之能力的培养。令我兴奋的是,他正尝试将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这一风靡美国中小学生的创造性思维方法引入给中国学生。

之所以兴奋,是因为我当时正巧在拜访旧金山、硅谷好几家优秀的培养中小学生创造力的学校、机构,并发现,这些机构无一不在使用“设计思维”作为理论指导。那时,和吉佛·图利,旧金山湾区一家学校的创始人,的一次交流,曾让我印象深刻。

除了学习传统的学科知识外,我们使用设计思维,为学生提供项目式的课题,组成团队,合作去发现、探索、建立模型、测试,这些学生会在项目学习中会学到课本中不可能学到的知识、团队精神,慢慢建立创造力自信,”吉佛·图利说,“这些学习成绩优异并且参与过无数大大小小项目制作、社会实践的学生在未来的大学申请以及工作竞争中都表现的非常出色。”

这不正是中国孩子需要的吗?我很快与张华取得了联络,我们就像故人一般,开门见山,聊得很是畅快,共同的愿景使我们一拍即合。我遂回了一趟国,来到广州和这一新创团队见面,张华甚至在广州少年宫为我安排了一场讲座,和广东的数十位家长分享关于美国创造力课堂与创新实践方面的观察与心得。紧凑而短暂的几天之后,我做下了从加州“移民”到广州的决定。事实上那个时候,由于少年商学院是基于内容平台和庞大的用户数量群的创业,所以其辐射面遍布全国,初期即同时在北上广和深圳开展线下活动。

回到美国后,我并没有马上变卖家当。为了更加深入地学习和运用设计思维,夯实少年商学院的理论基础,我直接前往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学习、体验了设计思维工作坊,并拜访了其创办人——Design Thinking泰斗级人物David Kelley;之后,非常荣幸地获得了他个人的支持认可——他寄语少年商学院,希望我们能在中国推广来自斯坦福大学的设计思维方法,为更多中国的孩子提供创新社会实践的机会,提升他们的创造力自信。

之后,我才告别了那座生活了7年的美丽城市,飞往广州。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们逐步搭建起这样一个创新实践平台和基于设计思维的一套体系。除了在线的内容平台和会员体系外,少年商学院的“趣课题项目,是一个针对青少年免费的在线学习、线下实践的创造力互动课堂;“开眼界”之企业深度探访与体验学习营,则把创新课堂搬到了有趣、有料和有范的企业,在体验中培养兴趣爱好,收获职业启蒙;d.thinking”设计思维工作坊则是一个以项目制的形式,融合企业探访和社会调研,系统性提高孩子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能力的创新工作坊;科技少年美国行则是我们的国际游学品牌项目之一……

在一次次的线上互动,和线下项目当中,我们见证了中国的孩子源源不断爆发出来的潜能。譬如8月份我们开展的d.thinking设计思维工作坊——“ATM大作战”中,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少年完成了“改造ATM机及使用环境”的课题,在发布会那天,几个小组最终的项目成果让台下包括汇丰银行支行副行长、广电运通(中国最大的ATM制造企业)首席设计师以及众位家长连连宣称出乎意料;下面这段视频,记录了孩子们创造力激发之旅(若不能正常显示,请点击:这里):

所有这些孩子的表现更让我坚信,中国的孩子同样具有优秀的创造力基因,但是他们的创造力基因被环境抑制住了。这就好比是一辆全新的跑车,想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但却被死死的拉住了手刹。其实,只要我们慢慢松开手刹,这些优秀的青少年的创造力自信就会被释放。

不久前,我们的“开眼界”项目去到了南京;这个十一假期,我们的d.thinking设计思维工作坊又来到了北京(回复“进击的超市”了解详情)。今后,我们会去更多的你所在的城市,邀请更多的青少年释放出自己的创造力潜能;与此同时,我们正筹备一次全国性的青少年创新力大赛……

其实,孩子们从来都是时刻都准备着,我们做的,其实就是为其绘制出一张创造力地图,并鼓励他们勇敢做自己,他们即能爆发出可能连自己都吃惊的创造力火花。我们不懈努力,只为看到连同我们在内的更大的可能性。也希望所有愿与我们同行的家长、教育界及创新企业与机构人士等,都能持续关注我们,通过便捷的移动互联网平台,提出宝贵建议和意见,并携起手来,一起为孩子们的创新实践加油——不管他们将来是否出国,只为他们能够做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