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更需要“特种部队化”

23625180-1_u_1

就在刚才,晚上22:49,公司里,蔡姑娘跟浩同学聊天,转身的时候,轻盈地小步一跳,像极了探戈。庆幸他们没有太痛恨我这个老板的剥削人,而与我一样为新年伊始的几个工作日里取得的第一个小突破而兴奋。

要向VC提交接下来硬仗的具体打法,这比商业计划书其实更重要。因为本就是我们份内之事。接连几天头脑风暴、调研,想明白了一些事,只等开战了。

晚上本轮“趣课题”最后一次在线试课,效果不错。“每次说效果不错,每次试课后开批斗会都能列个百八十条”,这是Evan和梦洁同学的感慨。想想还真是事实。所以今晚我问Evan,你的这些个白头发是从美国回来后才开始变白的吗?没想到这家伙顺水推舟:“可不是嘛,自从认识了你之后……”

晚上看冯仑老师的新书《行在宽处》,正好看到第79页,《让公司的组织结构特种部队化》一文。写的真好。他老人家先从基地组织制造911恐怖袭击开始,说成本只有24万美元,但给美国造成的损失超过8000亿美元。这些是铺垫。他想说的重点是,美国对本拉登的还击,如果按照传统战争的打法,可能会非常耗时耗力,好在时任国防部长提出得使用特种部队来打:小布什马上宣战,仅派往阿富汗120来人,两个月就把事给办了。这事最大的触动是美国军界,大家伙开始讨论组织变革。

我理解冯仑讲这些,是为了自我警示,警示万通不要养成大企业病,警示大企业不要患上路径依赖症。“特种部队的基本组织架构是三个人组成一个战斗小组,这个小组就是前端的执行人员,非常厉害…如今互联网时代信息通联发达,一个单兵的能力相当于过去一个营的能力……提高行动的准确性、有效性、即时性才是最重要的。”文章的配图,是一个卡通的全副武装的士兵,图说是“增加后台力量,缩减前台消耗”。

在我看来,创业公司更需要特种部队化,每个人必须精干、精准、精进。不过与冯仑老师所描述的场景不同的是,他所指的“后台力量”大抵还是指自已的人马、技术等。实际上在互联网时代,“后台”可能是你的用户、你的粉丝,你的文化。因为后台力量如果臃肿了,一样是病,所谓朝三暮四,治标不治本。

每个人说话大都是先从自己角度出发的。我作为一个依靠自有资金启动然后折腾了一年多的创业者,商业模式是必须要探索、试错的,这不必说,关键是团队:优秀的、合适的人非常难找,就算有着“前台”“后台”观,又能怎样?只好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找人,使劲找,另一方面,让我们的用户、粉丝、支持者一如既往地支持,并且从精神支持变成行动支持,从概念性支持变成产品化的支持。其实别说恋拥泵了,哪怕批评者,如果总是有的放矢,就某个产品细节或应用场景给你挑刺,那我们也应当晚上高兴地睡不着觉不是吗。

“我们的学校就是一个夏令营”

webwxgetmsgimg (10)

向Zuckerberg同志学习,一周读一本书。如果读的是上下册,那可是一周两本,哈哈。

这两天读完了《翻转教育》两册。重点是实践册。这是台湾《亲子天下》杂志的几个记者,从美国到台湾,去观摩和采访系列非常有特色的青少年创造力学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创办iLab的女老师,名字记不住了。另一位是创办BrightWorks的Tulley。他们俩创办的学校,都是小小d.school嘛。项目制的形式,以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培养为主。

显然大家都是使用的Design Thinking的方法论。前几天写2014年的小结,忘记提到,过去一年我们最欣慰的另一件事,是在年初的时候就获得斯坦福d.school创办人David Kelley的认可与授权,向中国青少年传播和应用设计思维。不久前Evan同学刚刚给他老人家汇报了一下我们过去做的事情,从广州的“ATM大作战”工作坊,到北京的“进击的超市”,甚至我们现在的在线教育项目“趣课题”,也将设计思维融入其中。

Tulley说的一句话给我印象深刻,“我们的学校就是一个夏令营”。我喜欢这样的一种表达。因为一方面我们都在畅想,未来的学校、教室会是怎样的,另一方面我们都知道,整个世界都应当是孩子们的学校。但是Tulley的表达,是说,来吧,来这里,天天都是夏令营,刺激、好玩、有成就感。他在TED上做过一个演讲,《让孩子去做危险的事》

惭愧的是,我刚知道,原来Evan从美国回来前,还曾专门到brightworks拜访过Tulley。当时只知道他去了一家学校,现在才知道就是这一家。刚Evan让我看了他当时拍的照片,找到这张合影,看看背景墙,十足的dt味儿啊。

合照_副本

我们现在开始研发2015年的产品,之前的在线教育产品因为测试 ,所以五周一期,一个多月就搞定了,所谓的MVP(最小可行性产品)。两轮下来效果不赖。所以现在在做的就是整个体系的开发,和思考如何规模化了。但不管怎样,根目录是用户的需求,我们要做的是因地制宜,并用互联网的方式改造它。

今天公司开了2015年第一次会。随着一个新同事的加入,公司人数超过十人了。我希望大家不管是今天的十人,还是未来的二十人甚至更多。永远都要精进,效率第一,just do it。今天聊了四个主题,一是学习与规划能力。以前大家做的很好,但现在要形成制度,双周的读书会与“趣创新下午茶”。二是归零心态。过去一年多所有的经验都值得借鉴,过去一年多所有的经验都必须抛弃。三是“一个产品”。所有人,不管是线上线下还是市场活动等,都要注意关联性和围绕一个产品。一个创业公司的各自为政是可怕的。第四就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一些项目的进展。

新的一年,有很多期待。过去我们强调踏实做事,这永远是最重要的。但从现在开始步子得迈得大一些,速度得快一点,特别是有资金进来之后。

愿2015年潜能怒放

2014年12月31日23:50,我背着电脑包,提着拉杆箱,从楼巴上下来,然后走到小区门口拐角老地方,等着湘来接我。我们到家、我急匆匆扑到床上亲吻孩子的时候,已经是新年了。

2014年最后一天的凌晨5:40我起的床,然后奔向杭州机场。过去的两天,使命在身,从北京到杭州,密集见了四家VC的合伙人。我希望少年商学院在春节之前能够落定天使投资事宜。

10:40回到广州,12点和公司小伙伴吃过这一年最后一顿午餐,然后开始开会。我索性拿商业计划书放给大家看,让大家重温三件事。哪三件?保安一般问的三个终结命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没错,大家这一年无数加班,努力赶路,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我有义务让大家再一次明确,少年商学院创办的初衷是什么,我们现在做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件事,以及未来我们的愿景是什么。

没错。创办的初衷,就是希望孩子能够开拓视野,在实践中培养独立好奇和未来公民的品格以及发现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成为一家轻资产的互联网公司,并打造线上线下结合的中国青少年创新实践第一平台。我们的愿景,是一所世界知名、受人尊敬的青少年实践大学的诞生,释放中国孩子主动支配而不是被动接受自己人生的潜能。

我和大家分享完之后。大家分别谈这一年的收获与纠结。我听了大家的话,还蛮欣慰的。欣慰每个人的坦诚,勤奋和对少年商学院的认同。如果说这一年我们最欣慰的事的话,那就是通过不断摸索和试错,终于在年底的时候基本找到了自己的模式,并受到了客户以及几家VC机构的反馈与认可。

但这是果不是因,因是什么?是最值得欣慰的——一只只有六七个人但却能量无穷的精干团队的炼成和精诚合作:2014年我们累积起25万精准微信用户并招募了数百名年费会员、开展过1次美国游学、在2所城市举办了设计思维工作坊(2015年2月还将在京沪深同时开展)、在4所城市开展了共6次教育沙龙与见面会、近10期青少年企业体验学习营; 我们举办了6次在线视频讲座,做过2轮在线教育产品探索试错并在最近的趣课题产品中完成来自全国18个城市的100位高付费用户……

真的感谢每一位同事,evan,蒋沁,蔡芬,张骞,刘宗浩,洪梦洁,湘,以及苏劲等曾一起战斗但因彼此不太合适而暂时离开的伙伴……

然后呢。还是加班。12月31日20:00,趣课题第二期第四节课第二次试课。试课后是总结。等到离开公司的时候,楼下已经是车水马龙,几乎水泄不通了。我提着拉杆箱,走过客村地铁密集的人潮,觉得时间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我们习惯在每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或去庆祝或去纪念,但任何一个时刻——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何尝不都是一个新开始。

好在新年到来的时候,我终于回到了家。这一年风尘仆仆。有时觉得亏欠家里人太多。毕竟我曾信誓旦旦说家庭重于事业,且在创业之前是这样去践行的。湘现在给我提的要求是,或者不能说要求,而是我最起码应当做到的,就周一到周五至少有一天在家里吃晚饭,周六周日至少有一天陪家人陪孩子。我想我2015年应该可以做到。也必须做到。

2013年底的时候写过一个小文《写给2014年自己的一封信》,现在回看一下,果敢+做减法+目标感+快,这些在工作上的期愿基本上都做到了。只有关于健身与减肥,严重言行不一。2015年,第一要务当应是运动。

运动是希望自己身材机能不出问题,并饱满地去过每一天。在这个基础上,我希望我以及少年商学院的每一位小伙伴,都能够在2015年让潜能怒放,活出精彩。新的一年我们向新的目标进发,压力巨大,但正是未来的未知,以及这挑战性让时间变得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