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好父亲,就是要有大格局,会过小日子

daoming
“我对女儿的教育方法是‘放养’。”陈道明说。他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不少人多少有些诧异。大家一直认为他是一位十足的“严父”。不过坐在他一旁的吴晓波Catch到的点是“女儿”一词。“你也是女儿哈,我也是。”他对陈道明说。

这是2015年6月19日,父亲节前两天的一个晚上。著名演员陈道明和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上海老码头附近的一个精致空间里对谈。这是他们第一次打交道。我跟晓波老师熟识,开场前我们一起吃了个简餐,我说,很想看到你们二位跨界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陈道明和吴晓波这样教养女儿

他们就聊啊聊啊。聊到一位财经作家个人创作的“自由”,和一名演员必须服从剧组整体安排的“不自由”时,吴晓波些许庆幸,陈道明感喟良多;聊到为什么中国难有“百年老店”时,陈吴二人心有戚戚;而聊到一部电影作品是否有自己的特定受众圈层时,两人PK了起来——吴从商业角度持肯定态度,而陈坚称好的作品是穿透圈层甚至族群的……直到两个人都谈到自己的女儿时,他们内心的柔软像一幅画卷一样打开,他们的眼神也都变得更加可爱。

吴晓波的女儿初中毕业后,一个人拖着两个大箱子去了温哥华读书。她的成绩很好,在加拿大也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但一年后却退学了。原因是她想学音乐。晓波一开始担心女儿的想法背后是一个90后“追星”的表现,但当听到女儿斩钉截铁的回答“我不想成名,我就是喜欢”后,毅然支持女儿退学决定,转到上海一家音乐学校。

陈道明的女儿13岁就去了英国读书。他谦卑地说自己脾气不好,幸好女儿继承了妈妈的优点。与他现场提到“放养”的家教方法相呼应的是,他之前曾说过自己的主张——快乐教育。

daom

“我希望她第一身体好,第二要快乐,第三尽量有所成,但更要知道自己是凡人,是正常人,正常人做正常事,至于命运是否承载那么多伟大,就交给命运吧。”

我觉得吴晓波和陈道明都是标准的好父亲。好父亲的评判标准不在于严厉与否,而是在子女的成长路上,是否能够蹲下身来,从孩子的角度看世界、想问题。

我们能够传达一些人生智慧,我们也能够给出一些方法指导,但一来这些都是基于自己的经验教训,二来必须明了,接下来在人生舞台上的主演是孩子自己,我们当不了也当不得导演,仅是“上一代演员”而已。

▋我在节目中和“鹰爸”争了起来

就在和陈吴二人跨界对谈的这天上午。我以孩子父亲兼少年商学院创始人的身份,到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参加了《头脑风暴》节目的录制。节目的话题是《暑假到了,虎妈猫爸谁当道?》到场的六位嘉宾,三位属虎妈式管制派,三位属猫爸式放养派。毫无疑问我属于后者。节目一开始,每位嘉宾要用一句话表达自己的教育主张,我说的是“做孩子的朋友和助手,陪他像黑客一样去探索世界。”

六位嘉宾当中有两位爸爸,另一位是曾引起热议的“鹰爸”何烈胜。可以说,他比虎妈还虎妈——儿子多多4岁时接受他惩罚的方式之一是光着屁股在雪地里奔跑(因此被网友称之为“裸跑弟”)。现在多多7岁,获得过全国心算比赛、机器人大赛等一大堆奖项,关键的是他马上要上小学六年级了。

而马上到来的这个暑假,鹰爸已经为孩子的第一天除了睡觉的几个小时,安排了密密麻麻的日程表,参加这个营那个营,这个班那个班,这个训练那个拓展,时间以分钟计,吃饭时长都要严格计算。当主持人问他究竟为何要这么做,给孩子“鹰式教育”时,他的回答是:我觉得小孩子十岁前是完全不懂得规划自己的,但一个人必须从小就得有长远的规划、追求和人生理想。

我非常不认同鹰爸的说法。我拿少年商学院全国各地不少不到10岁的诸多学员,做过的各形各样包括个人阅读计划、家庭旅行计划甚至书店拯救计划为例,反驳他“10岁前的孩子完全不懂得规划自己”的说法。要知道这些学员参加“趣课题”在线学习营做出的这些方案,大都做过户外调研,或组织家人进行头脑风暴等,而且完全是自主的。

1cai

鹰爸的儿子小多多也来了节目现场。当我留意到他每个举动或回答问题前都要先看看父亲,当我听到他对父亲最大的期待是“让我多玩一会儿”的时候,我真的很难过。眼眶就要湿了。这毕竟是一个只有7岁的孩子啊。鹰爸的所谓“鹰式教育”,在我看来其实是另一种披着素质教育外衣的“应试教育”。

我对鹰爸说,你其实是希望自己未来有一个好的孩子,而不是希望孩子自己有一个好的未来。

▋“大格局、小日子”的三个方面

童年的父爱决定孩子的一生)。这是少年商学院微信以及《敢让孩子做自己》一书中不断重申的常识。从早上和鹰爸的同台录制节目,到晚上近距离听陈道明与吴晓波分享自己的家教之道,想着两天后就是父亲节。我问自己,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到底什么叫好父亲?

我的观点是——所谓好父亲,就是要有大格局,会过小日子。

所谓大格局,至少包括三方面。

一是不拘泥。兴趣广泛,不自我设限。视野开阔,不轻易贴标签;

二是无城府。看事物、想问题深入深邃,但不精于计算更不会去算计;

三是道可道。这是老子的哲学,也有佛教里“菩萨畏因,众生畏果”的意思。通俗来说,就是凡事不急于求成或想着通过什么方法或技巧达到什么结果,而首先从事情的“因”入手,看出发点是否错了或有偏差。

所谓小日子,也至少包括三方面。

一是有自己的一方世界。就像陈道明坚持沉浸在自己琴棋书画的事情,就像吴晓波坚持每周一一定用来写作。互联网时代,这个世界越是开放,我们越应当有自己安静甚至“封闭”的一处空间。

二是简约而不简单。祛除形式主义,拒绝面子文化。享受油盐酱醋,挖掘小幸福里的大满足。大道至简,这里的简不是敷衍,不是了草。

三是会爱人。“爱人者人恒爱之”。要谦卑,我们每个人都是凡人。更要把家庭放在第一位。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在外面的场合再塑造什么“责任感”也是海市蜃楼。

▋重新审视自己的家教理念与方法

创办少年商学院之前,我是一位财经媒体人,八年多的时间专注采访和研究中国企业家。我看到太多太多人,其中不乏财富数十亿、上百亿,声名显赫,但家庭却是其永远的忧伤。离婚或和子女疏远者比比皆是。

你可以说离婚是为了寻找真正适合彼此的人,或许可以别当别论。但是从来都不是孩子眼中合格父亲,这样的缺憾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弥补。记得一个企业家向我诉苦说,他一回家,他十几岁的儿子就要到厨房抄菜刀,要砍他。

今天少年商学院倡导的“黑客学习法”,提供给孩子们的“趣课题”“设计思维工作坊”等,都是希望尊重每个孩子的个性,培养独立、好奇和未来公民的品格。但值父亲节这么一个时点,我依然想呼吁更多家长朋友重视家庭教育,我们首先应当成为一个好爸爸好妈妈,才有资格要求子女成为一个好孩子。

那天晚上,吴晓波和陈道明对谈结束后和大家聊天。我脑海里想到“大格局,小日子”这个词,觉得很贴切。看着陈道明,我想起台湾导演赖声川。他的《赖声川的创意学》至今仍是我的案头书。他和陈道明一样都是有格局但不拘小节的人,他也有个女儿,嫁到了印度。我便问了道明老师一个关于台湾、关于赖声川的一个问题。晓波老师这时在一旁抬举我说;这位可是前南方周末的大记者。

laisheng

陈道明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扭头看着我,有些惋惜地问了两遍:你为什么不做记者了呢?你为什么不做记者了呢?

我笑了一下,说:因为孩子,做了教育。

他说:哦,这样也挺好。(完)

接受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的一个专访,写得有点意思

0611_1 (1)6619251314235564203
摘录几段话:

  • 十年媒体生涯,他曾写过许多企业家报道,观察过太多起落兴衰,旁观了欲望、野心与梦想。21岁国际贸易专业大学毕业,之后在《南方周末》当财经记者,给财经媒体写专栏。经历过中国教育体制的荒诞,又发觉牢骚无益,他想,不如做一场“教育实验”。
  • 十年前,如果要去游学,公司是否够大,是否在CBD,注册资本是否过百万,是否有分公司,都是考虑要素。今时,不能说是瓦解了,但至少改变巨大。张华将这一原因归结为“家长变了”。70后、75后这些人不太在意外在的东西,对产品的分辨力、对公司正规性的判断大多数人具有。依靠微信内容建立的用户粘性、信任感,互联网生态对游学模式的重塑,使经典、秩序、仪式感的规矩,逐步被消解。
  • 他不停歇,持续发力。引入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创造力培养体系;设线下设计思维工作坊(CityX拯救城市计划);开展在线教育项目“趣课题”(“拯救书店计划”等);八月份还要做海外游学,在这个红海市场找准立足点。但因为“做熟了,顺风顺水”。重心这半年主要放在在线教育项目,融资也靠这个,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跟得上未来的节拍”。
  • 在张华看来,自己是“二八定律的那20%里面的一份子”。从媒体思维到用户思维到产品思维,这个转变,并非易事。有人久,有人短,张华说自己“还好”。
  • 一年功夫,从两人到十人。四五个月,从十人到二十人。作为创业者的张华组建了一支团队,其中不少是跨界者——动画达人、军事迷、统计学高手、财经记者、环保主义者、校园歌手、美籍老师,以确保讨论产品开发时是多维的。
  • 野心不止于此。团队近期已完成Pre-A轮融资,原本拿了一大笔钱,几乎确定的时候,改变策略,只拿了之前资金的一半。想的是,少拿钱,可以少出让点股份,给自己点信心。“半年或九个月时间,如果能上到另外一个台阶,再去融资的时候股份就更值钱了。”
  • 这拨人虽离开行业,但在传媒上的经验均“在几个点上发挥到了极致”。对张华而言,“资深前财经记者”不只是标签,他明白自身优势。用传播,让内容有服务属性;拼内容,体现在产品的把控上;凭特征,嫁接社会资源。创业潮易使人躁动,对于“盲目的一小撮人”,张华心存担忧,觉得“得稍微淡定一下,想清楚自己的坐标。”
  • 创业者成成一个被用烂了的词,无名者被命名,将自身短暂起落并入创业洪流。很多人创业都有一个仪式感,很难被集中描画。在张华眼里,大致是,“我离开了,明天就要创业了,今夜有点辗转难眠。”兴许朋友喝个酒,盈热泪,诉衷肠。但张华没有,他“迷迷瞪瞪就走到了今天”。

少年商学院官网改版上线了

还是比较简单。但官网实在不是最近的优先级。最近的最优级,是开发趣课题在线教育技术产品,包括web以及app。8月放大招。

少年商学院团队非常务实。我只能这样说,做了8分,但只说了4分。在这轮互联网创业潮中,太多做了2分,但说了8分甚至10分的。因为这样可以获得他想要的。我们从不去艳羡谁。我们相信产品做好才是根本,市场反响好才是基础。

webzhang

web2web3web4

鼓励孩子举报父母是一种恶的教育

昨天少年商学院微信分享了专栏作者南桥的文章《谁在为看不懂的高考作文题沾沾自喜》,大体观点是,好的作文题目应当是背景中立、平实的常识话题,而不是为担心被押中而总想着“考倒学生”。

▋和教育部前发言人的碰撞

相比之下,新课标全国一卷的高考作文题看起来非常接地气:给违反交规的父亲的一封信。这听起来确实与生活没有距离,形式也有趣。负责我们微信的同事昨天还发起了一个在线互动:让家有初中生、小学生的父母也鼓励孩子试着写这样一封信,给自己的违反交规的父亲(无则加勉)。我说好啊。

但当我昨天和教育部前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老师聊天的时候,他说,我不同意你们的观点。我一愣,怎么回事?过了一会儿我看到王老师的微博:

我想问问全国卷1的出题者,如果您孩子因为您开车打电话多次劝阻无效就举报,您如何对待?关键是生活中父亲开车打电话不少,但不听劝阻者少、多次劝阻还不听更少;即使有,是否一定要用举报这种极端方式解决?哎,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不选,偏选犄角旮旯难学生,我无语了!

看完这段话我明白了。我们同事的着眼点在“沟通”,在写信给父亲本身。而王旭明老师着眼点在“举报”,就算父亲有错,孩子举报也有失妥当。

我又继续查找原始资料,读一遍这道作文题的全部描述。其中有一句话,可能我们以及王老师都忽略了,那便是“(孩子报警后)警察对父亲进行了批评教育,此事引起社会争议。”没错,“引起社会争议”这句话很重要,这至少说明出题者,抛出的是一个争议话题,而不是100%地支持孩子举报父亲。

▋吃惊于85%的人支持孩子举报父亲

我随即留意到,原来今年的这一高考作文题,取材于真实事件——2015年5月8日,一篇题为《大四女生举报亲生父亲获警方奖励100元》的报道称,当时湖北高速交警微博接到了一起女儿举报爸爸高速公路上打电话的案件。不过令我最最最惊讶的,是事件发生的第二天,网易新闻就 “女儿是否应该举报父亲”做了一次正反方的投票调查,结果5322人支持举报,占85%;961人不赞成举报,占15%。

说实话,我被赞成孩子举报父母者高达85%给震惊了!如果再不采取非常措施,开车打电话会给他人和自己都带来危险甚至灾难。但是,这一非常手段,一定不是只有向交警“告密”这种方式。

大义灭亲,举报父亲。这让我想起来电影《归来》里向组织举报自己父亲的丹丹。在文革那段疯狂又暗黑的历史里,多少亲人间互相举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但不是每一个父亲都会像电影里陈道明饰演的陆焉识一样通情达理,原谅自己的女儿。

我想起1990年德国统一,但许多家庭却解体了,甚至不少人自杀了。为什么?因为随着东德档案馆资料公开,人们吃惊地发现,原来自己的妻子或丈夫、子女、朋友曾多次秘密举报自己,甚至是自己身边的卧底。后来随着类似事件被公开起来越多,家庭几乎变成了最惊悚的场所之一,最后当局决定停止公开这些档案,以免引起更多新的伤害。

虽然拿中国文革和东德告密的例子,与孩子举报违反交规的父亲的例子相提并论,并非十分合适,但是我觉得没有什么比亲情更值得珍惜的事物了。85%的人支持孩子告密,相信多数人的想法也比较简单:就是让父亲付出可以承受范围内的代价,来起到杜绝再犯的警示效用。但是,这本质上,还是在鼓励告密文化和斗争哲学 。

▋“告诉”和“告密”之外有第三选择

少年商学院微信发表过南桥的另一篇专栏文章《告密的孩子没饭吃》,他以自己与孩子的沟通为例,分享一个观点:可以鼓励孩子“告诉”,但不可以“告密”。两者的区别是, “告诉”的前提是对方有危险,譬如一个小朋友爬到水池边,一定要告诉老师;而“告密“是给对方造成麻烦,甚至是害别人。

可能有人会说,孩子举报父亲开车打电话,其实是“告诉“警察,因为变成了马路杀手,别人有危险,自己也有危险。但又是“告密”,因为会让父亲陷入麻烦。为什么会这么纠结?原因就在于中国人习惯了非此即彼,非黑即白。我建议大家读下管理学大师史蒂芬•柯维《第三选择》一书,他说:

面对任何问题,大家惯用的第1选择就是按照“我”的方式,第2选择就是按照“你”的方式来进行。冲突点往往就在于,到底是你的选项比较好,还是我的。因此,不论选择哪一方,都会有人觉得受伤或牺牲。这时不妨考虑第3选择:超越你的或我的方式,设法找到更高明、更好的方法,让双方都能从冲突中找到一条出路。

柯维把这一出路称之为“第3选择”(The 3rd Alternative)。他写过的另一本书多数人一定读过——《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我创办少年商学院,也可以说是帮中国家庭寻找“第三选择”:如何超越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纠结,找到一种新路径,让孩子接受国际化教育、参与创新社会实践。

我们坚定地认为,鼓励孩子举报父母是一种恶的教育。我们同时坚定地认为,亲子之间沟通,哪怕是严厉警告,或是严肃谈判,一定有“第三选择”存在。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没有去评价新课标全国一卷的高考作文题是好是坏,而是发动初中生和小学生,从“写给违反交规的自己父亲的一封信”这一舒缓温情的角度,写篇同题高考小作文“练练手”。

我甚至想过,参与互动的孩子的文章,如果我们能为他们保存到几年后他们真的参加高考时,看当初的文风和性格,届时变了多少,也许会更有意义?无论如何,真心希望每个孩子都能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失去童真和独立判断力。

完成了Pre-A轮融资,新的起点,打场硬仗,A轮大约在冬季

rongzi

多知网6月8日消息,青少年国际教育与创新实践平台少年商学院(YouthMBA.com)日前获数百万元的Pre-A轮投资,资金将用于O2O社会实践产品的开发。

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六所城市落地并开展多轮“设计思维工作坊”,并于去年完成第一个国际游学营项目后,少年商学院用互联网思维改造社会实践项目,推出“在线视频直播+线下自主实践”模式的在线教育项目“趣课题”。

据少年商学院创始人及CEO张华介绍,“趣课题”是本次融资的核心项目,也是未来的重心。每个“趣课题”是一个针对小学生的线上线下结合的创新实践项目,各为期四周,费用近2000元。

“一般大家对在线教育项目的理解是,直播课结束了,课程就结束了;而对趣课题来说,直播课结束,孩子们的游戏才刚开始。”张华说。

过去半年,已有数百名学生参与了“趣课题”项目。少年商学院主要的生源来自新媒体用户社群。过去两年,凭借每天一篇原创内容,少年商学院微信累积起了逾30万用户,这与张华长期的媒体经验以及联合创始人Evan教育行业经验有关,同时,少年商学院也是素质教育领域唯一实行年费会员制的公本轮融资的投资方为香港某知名家族。

少年商学院现正与美国、德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家的学校及创新教育机构合作,引进他们的创新实践课程,并改造为适合中国学生的趣课题项目;目前同时为一些国际学校和公立小学的“互联网+”或创客项目提供智力和教研支持。

据张华介绍,借助互联网,应试教育正在发生去机构化的革命,那么意在释放孩子天性和潜能的素质教育,更应当重构学习和实践场景。少年商学院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去机构化、O2O模式的青少年兴趣发现和创造力培养平台,本次融资完成后的主要精力将用于更轻形态趣课题技术产品的开发上。(多知网 Ci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