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力社交”(Creativity Sociality)

David Kelley教授写过《创造力自信》(Creative Confidence,又译为《创意自信力》)一书。我觉得当《青少年创新的十个面孔》这本书完成后,第二本书名应该叫做《创造力社交》。第一本是关于青少年创造力的解构,第二本,是关于他们通过展示自己的创造力,在自己的圈子当中通过“分别心”,来展开社交活动的一行为和方式。

之所以想到这个词,是今天继续听罗振宇老兄《时间的朋友》的跨年演讲,听到150分钟了,终于有一个点,我觉得讲的还算不错了。那就是交易入口,从以前的流量,再到价格,再到今天的“人格”。不同族群的人,买 一个东西,是为背后的人,或说为这个产品或服务的人格化所吸引,并为了彰显自己的不同,“分别心”。

振宇兄提到“社交货币”一个概念。想起徐志斌《社交红利》(书中也收录了少年商学院的社群案例)一说,两个概念都挺好。或者可以说,社交货币,是社交红利时代的一个交易介质。族群式,人格化,分别心,是三个关键词。

那么针对青少年来说,他们的社交货币是什么?是创造力。少年商学院过去两年接触几百上千甚至数千孩子,这一代孩子,00后,05后们,他们展示出来的创造力,正成为他们展示“分别心”的介质,也就是社交货币。而这种叫做“创造力”的社交货币,是没有国别的区别的。这是与成人最大的不同。成人而言,不同的文化背景,决定了不同国家民众在参与、购买、展示一个东西心态的不同。而孩子,特别是10岁以下的孩子,全世界的孩子都是一样的,他们参加一项创意挑战,完成一个街头采访,画一副画,做一个3D打印模型。。。等等,呈现出来的东西,是全球化的语言,是不需要翻译的。

所以如果罗胖说的“社交货币”,中国最为明显的话(虽然欧美也是如此,但没有像中国“IP”火起来那种社交货币更加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创造力这种青少年的社交货币,是跨国货币,是超越欧元,或传了很多年的“亚元”的一种“世界元”。这也使得我们更加相信,Slogan是“世界是我们的课堂”,定位于国际创新实践课程与挑战的“趣课堂”,会走得更远,甚至可以全球化——全世界的青少年,每周或者说随时随地玩转同一个挑战,他们交流的介质,就是创造力社交催生出的“世界元”。

少年商学院在线教育项目学生作品节选:http://quketang.com/homework/explore

(深夜写完这几段话,随手微信发给了罗胖。我这夜猫子,打扰人不分白夜和黑昼。哈哈。)

滴滴程维的这句话值得反复揣摩

“外界认为当年的补贴大战一场营销,是资本策划主导的一盘大棋,实际上只有我们知道,补贴大战是一个偶然事件,是我们在产品层面的一个小突破之自然发生的事情,这个小突破便是支付系统——司机能够即时收到车费后,开始喜欢上在线收款。”

这句话我在昨晚看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100分钟,感触最深的一句话。没错,罗胖说了那么多说的那么好而我印象最深的却是程维的这一句话。可能与我是一个创业者有关吧。

别人看到的是营销 ,而我们在做的是产品的微创新——这句话,值得少年商学院的小伙伴们反馈思考。特别是我们现在的在线课程,趣课堂Quketang.com,没错,今年要在营销上发力,但是真正的突破,一定是产品上的类似滴滴的微创新。

肉眼与天眼

猴年看的第一本书,是蒋勋老师的《舍得,舍不得》。

佛陀问须菩提:如来有肉眼吗。答:是的,如来有肉眼。

又问,如来有天眼吗?答:是的,如来有天眼。

“执着于单一视角,往往就看不到宏观全局。但因为执着,无法觉察觉悟到自己的局限和狭隘。肉眼见一树,就无法见林。肉眼俯瞰眼下,就无法仰视山巅。“

“除非可以从肉眼扩展到天眼。11世纪的郭熙在《林泉高致集》中提出了平远、高远、深远的多透视点绘画观点,启发了宋代山水画从肉眼升高到天眼的视野。”

看这段话,想起新上映的电影《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孙悟空问唐僧,你为什么不相信她是妖精?唐僧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咱们两个真是相似,我们都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

后来孙悟空又问菩萨同样问题,菩萨说:你看到的是真相,而你师父看到的,是心相。

我想,真相,心相,和上面说的肉眼,天眼,是一个道理。

创业公司的成与败,也与此息息相关。好多好多创业公司死于执着。不是不行,而是因为长期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埋头做事,直线思维,平面思维,而不是立体思维,不知道所处坐标,更不知道要去向何处。

也有不少创业公司紧跟潮流,站在风口,抑或势如破竹,但却并没有得到太多认可,甚至自己的边际成就感也越来越低,于是不解、焦虑。为什么?因为他看到了行业和创业的真相,但却没看见、看懂心相。

有的时候,慢就是快。更多的时候,潮流在成为潮流前,它的名字叫寂寥。

以上胡言乱语,与站在一个转型路中的少年商学院小伙伴们共勉。

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

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

 

周星驰新片《美人鱼》上映4天票房突破10亿元,照这个趋势,总票房应该会超过30亿,创下华语电影票房新纪录。因为是春节假期上映的,所以好多朋友问:带孩子去看这部片子合适吗?

如果就这个话题展开一场辩论的话,正反方的争辩应该会很激烈。反方的朋友一定会说,前面有情色诱惑镜头,后面杀美人鱼的几个镜头更是血腥,怎么可能适合带孩子去看?!

反方的理由似乎无懈可击,但正方似乎大有人在。有朋友说,星爷拍的其实是一个严肃的童话故事,孩子天然是爱童话,并能从中得到启发的。也有朋友说,让孩子从小受些震撼是应该的,也是可以的……

如果要问我的看法,首先要声明一下,我们在这个讨论里说的孩子,基本不包括6岁即还没上小学的孩子,因为实在太小了,可能还看不懂周星驰想说什么。那么6岁以上的孩子当中,我觉得10岁以上,即小学高年级或是中学生看,没有问题的,抛开电影分级制度不说,永远不要低估这些00后的判断力和理解力,也永远不要高估那点情色诱惑镜头,和血腥暴力镜头对孩子的危害

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
(周星驰早期手绘的美人鱼造型。)

看到一位网名为HSCHALEX的朋友,带12岁的女儿看完《美人鱼》后,在网上写的一段话。他说电影刚开始的时候女儿畅怀大笑,再到后来眼中噙满了泪水,在回家的路上,一个人低头不语,一回到家,就坐到书桌上奋笔疾书,“我想她也许是真的读懂了这部电影,给了她以深深地震撼。”

以面这两段话是节选自这位12岁姑娘写的日记:

 地球早已千疮百孔,大自然终究会把人类在地球上犯下的罪恶还给人类。人类为了自己的欲求,无限量地捕杀各种动物,吃鱼翅、穿狐皮大衣、吃熊掌、取熊胆……在人类的“帮助”下,地球上许多的物种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人类不是常说什么人命关天、命悬一发……难道动物的生命就不珍贵,不需要我们去珍惜吗?

我很想大哭一场,我的泪水有对人类不耻行为的痛恨,也有对人鱼的怜悯……。我决定每年的春天,我要多种几棵树,我不希望地球失去光泽。我相信世界上有美人鱼,也许在很久以前,她们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广袤的海洋里,后来就是因为人类的屠杀而灭绝了……

我觉得让人钦佩的,不仅是一个12岁女孩的领悟力,更在于她“我决定每年的春天,我要多种几棵树”这句话流露出来的“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的意识。 这是最难能可贵的。我们一直在倡导培养孩子“独立、好奇、未来公民”品格,什么叫未来公民?譬如那位从小想着改良小区垃圾桶以降低人们乱扔垃圾的10岁小男孩(点击阅读《10岁男孩1分钟自我介绍,赢得CCTV英语演讲比赛满堂喝彩》),和这位决定每年多种几棵树以避免地球失去光泽的12岁小女孩。

今天我们不是来讨论电影分级制度的。不过我还是顺便查了一下IMDB(互联网电影数据库),由于电影上映没几天,所以只有新加坡的分级是“家长辅导级”(PG级),强调必须有父母陪同观看。

但我特别想对那些觉得只能给孩子“阳光、温暖、正能量”故事或案例看的家长说一句:你真的错了,你用自己的专断,甚至蛮横,以及居高临下只是站在大人角度,剥削了孩子全面认识世界的权利和新视角。

想起一本畅销的儿童绘本,少年商学院微信早期曾和大家分享过 The Gashlycrumb Tinies,中译名直截了当叫做《死小孩》。这绘本描写了一场恐怖的儿童大屠杀,每一页皆是一幅图,配一句图说,讲的是一个个小孩分别是怎么死的,每个小孩的名字都从A到Z排列,“A is for Amywho fell down the stairs. B is for Basil assaulted by bears. C is for Clara whowasted away. D is for Desmond thrown out of a sleigh. …”

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

这绘本的作者是美国著名插画师爱德华·圣约翰·戈里(EdwardSt. John Gorey),他曾为《小红帽》等经典童话,以及马克吐温、海明威等文字巨擘的名著画过插画。你可以说他是一位“恶趣味”的插画师,但由于他知道怎样用最精确和幽默的方式去表达、执行这种恶趣味,于是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风格。

《美人鱼》中“快关掉声纳,我受不了了,屎都要出来了”,“屎”字出现好多次,这沿袭了电影《喜剧之王》中《我是一坨屎》式插曲的路线,你也可以说这是一种“恶趣味”,前者是一个富豪觉醒前的生理反应,后者是一个小人物的辛酸倾诉。但不管怎样,你会发现你并不是那么讨厌“屎”,就像你终会不那么讨厌插画师戈里说“死”字一样。

回到正题,关于“带孩子去看《美人鱼》合适吗”的讨论之所以能够成立,还有一个容易被忽略的角度,那就是:在多数人的潜意识里,周星驰一直是拍喜剧的。但现在喜剧里有暴力元素,这种冲突让一些人迟疑纠结。但我想说的是,仔细想一想,从《长江七号》开始(包括《长江七号》在内),周星驰是不是其实已经不再拍喜剧了?或者说,喜剧部分只是佐料而已。

说到底,适合不适合带孩子看《美人鱼》其实是个伪命题。真正需要思考的是,一直以来,我们以怎样的方式在关注、引导、陪伴孩子的成长?解铃还需系铃人,认为一部电影能够摧残一个孩子,就像希望一次夏令营能够改变孩子的一生一样幼稚。但不管你赞同带孩子看也好,不赞同也好,有一点毋庸置疑:这个世界只有更加开放才有未来,每个孩子只有视野更加开阔才能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