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台湾

王传福的“回头草”和王雪红的“直肠子”

 

[gggg

201201090938123277

 撰文:东方愚

王传福和王雪红分别是比亚迪和宏达电(HTC)的老板,他们分别做过中国大陆首富和台湾首富,都是首屈一指的华人企业领袖。可是,“二王”最近几年都非常纠结,尤其现在。

王传福靠做电池制造和做代工起家,后来却成为“汽车大亨”,并被世界首富巴菲特“看上”,比亚迪一时风光无限,股价扶摇直上。但是冲了几年后冲不动了——2009年比亚迪的净利润是近38亿元,2010年是25亿元,到了2011年,这一数字直线下滑到不足14亿元。问题出在哪里?王传福自己的反省是:扩大太快,品质欠缺,一味追求渠道的数量,而忽略了渠道的质量,“我们在做汽车之前给摩托罗拉和诺基亚做代工,只要拿到订单,就是本事,我们习惯于这种打法,但没有理解品牌的内涵。”他说,反省结果是“优化团队,加强品牌设计,进行一场为期三年的针对性调整。”

“为期三年”应当是2012年到2014年,可是,时间还没过到一半,王传福“变卦”了。他决定重回代工时代:比亚迪开始接三星的单,王雪红的HTC的单,加上老客户华为、诺基亚等,俨然要要成为“另一个鸿海”。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王传福亲任这场“新代工运动”的队长,而且在2013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形容自己“抓住了新的的机会”。

新的什么机会?赚钱的机会而已。财报称,2013年上半年比亚迪的净利润估计会同比增长30倍。如此爆棚,2012年的基数低自然是原因,但最重要的,是比亚迪在手机和平板电脑代工等IT业务上的突飞猛进。这也将其股价从2012年10月的低谷中拉了出来,不到一年的涨幅已近200%。

好像又可以笑逐颜开了。但这样的一种情形是否可以持续?比亚迪汽车产品的利润率将近18%,而手机部件的利润率最高只有10%多一点。为股东利益计而折返求生,这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明智之举,还是一种表面喜庆的无奈败退?诺基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比亚迪喜新不厌旧。但于三星和HTC而言,他们寻找的并非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而是为分散风险的阶段性策略。

王雪红这几年的轨迹和王传福是相反的。HTC也是做代工起家的。但后来发力自主品牌,一度在智能手机市场引发“鲶鱼效应”,2011年是她最得意最风光的时候,但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到现在陷入最低潮。2013年第一季,HTC的净利润只有一毛钱(新台币),市值相比两年前缩水了九千多亿新台币。同样是在6月份的股东会,王雪红遭到小股东的炮轰,无奈之中现场给大家每个派发一部最新款的旗舰手机。宣布完这个消息后,她嘴角上扬,苦笑了半秒钟。

那么,她应该怎么做?她会怎么做?现在我看到的是,在营销上加大投入,据HTC内部人士称营销费用将增加2.5倍,可谓要下血本;另外是在渠道开拓上做一些调整——苹果一直以来是全球开花,而HTC却患上“偏食病”,产品在欧美市场风生水起的时候,中国大陆市场却温吞到让同行都为之捉急;还有就是高层的调整和管理的加强。这一点倒没什么特别,比亚迪在谷底时也是动荡地厉害。

显然,王雪红没有像王传福一样重回代工(HTC仍有代工业务,但限于接Facebook手机等附加值较高的单),或是拆东墙补西墙。一来她没有精力——年初的时候要不是比亚迪为她代工,其产品上市会越拖越久;二来,在台湾企业家的观念里,像王传福重回代工的作法,是投机,是短视。宏碁集团创始人施振荣这样说台湾科技企业的转型:“许多台湾大厂近些年一直在努力转型,从单纯的做代工转向做品牌,但他们从科技研发、管理、科学研究各方面都还是代工心态,还存在‘价值半盲文化’,即对很多事情的理解处于一知半解。”

没错,从“局外人”施振荣到亲历者王雪红,都把HTC的大俯冲视为自己必须要缴的学费,只是王雪红可能接受不了施振荣对HTC转型效应显现给出的十年时间的预估。但他们都接受不了的是“王传福式”自救。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即使王雪红不能尽快走出泥潭,但她更受业界尊重。她和王传福面对危机走出的两条截然不同的路子,其实是台湾和大陆在商业文化、企业家精神等方面存在差异的一次鲜明体现。

智趣打造的世界

8668932723_118d71e87f_b

从前我们谈大陆和台湾的商业,俨然是“贸易打造的世界”,而现在首先是一个“智趣打造的世界”。两岸年轻人在智趣越来越趋同,这种趋同甚至协同,会形成一种新的文化和习俗,倒过来影响传统意义上的文化与习俗。这是一种反向的跨社会变革。

文/东方愚

《WeChat、小米手机、我是歌手》,这是台湾《商业周刊》杂志最近一期的封面专题。导语这样写道:“346万台湾人次收看《我是歌手》,600万台湾人正用中国的微信对话,1514万人次收看《后宫甄嬛传》,10,000个淘宝包裹每天穿越台湾领空……”

“台湾疯大陆”,这期文章还惊呼,“1000天前,我们做过的封面专题还是‘大陆疯台湾’。”两岸经济文化互相“疯来疯去”的,呈现一种相互欣赏、追捧、互动甚至逆袭的繁荣。

那么,是什么因素导致了这种前所未有的盛况?

台湾《商业周刊》称“大陆出品”红火的三大秘密武器是:失控学、粉丝经济和分利术。三个秘密武器分别对应三种代表性产品:微信、雷军创造的“米粉”神话和浙江卫视设计的多赢棋局与战略。后两种产品比较容易理解,此处不用赘述,倒是“失控学”是个新概念,值得品味一下。

这一名词来自《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他写过《失控学》一样。他认为达尔文进化论“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的理念是并不准确,科技其实令世界变得更简单。但正是这种简单,越来越“不可控”,因为它的能量仍然是越来越大的,且“可以(像生物一样)形成群落,互相共生,自我进化”。微信何尝不是这样一种生物”,它的口号就是“让沟通更简单”,但威力之大甚至超过了马化腾的想象。

在家看来,无论是腾讯微信、小米科技还是浙江卫视,这些走红产品统一的武器其实是对人心的拿捏。他们一开始走的就是行为经济学的路子。行为经济学从心理学角度研究人的决策行为,修正甚至推翻了诸如“人是理性、自利、追求效益最大化”等假设。或者说现在人们对“效益最大化”的认定标准产生了变化,除了关注产品本身的性价比之外,亦很热衷分享精神、圈子文化、和逆袭愿景(普通观众给专业歌手当评委让许多人暗爽)。

于是,这个时候,关于台湾还是大陆的地域之分就成为了一个伪命题。大陆观众去年一样狂追《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儿》。而后宫权谋登峰造极之作《甄寰传》,如今不仅让台湾观众着迷,3月我在美国多个场合也亲眼看到许多华人一样乐此不疲。

若问“终极武器”,请将视线下沉到受众本身。热衷微信、小米和《甄寰传》者,以80后、90后年轻人居多。这个群体与70后和60后最大的不同,就是有着自下而上的权利意识。用一句未必恰当的话来讲,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而对年轻人来说,个人自由中的第一项便是玩的自由、消费的自由——请政治靠边,让智趣说话。

所以,从前我们谈大陆和台湾的商业,俨然是一个“贸易打造的世界”,而现在首先是一个“智趣打造的世界”。我还记得台湾《商业周刊》曾做过一个关于两岸80后年轻人的封面专题,其中写道“台湾年轻人在安全感之下,追求更有趣的自我,消费是表达态度的软革命;大陆年轻人的自我追求却源自不安和突围。”

我认为这样的结论两岸80后都不会买账——它淡化了台湾年轻人的痛感,同时夸大了大陆年轻人的悲情。虽然大陆年轻人对国产品牌的信任度偏低,但现在他们消费的第一着力点是——好玩。管你是国产的还是国外的,如果不够酷,都请离我远点儿。

不得不提的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两岸年轻人在智趣方面的追求越来越趋同,这种趋同甚至协同,会形成一种新的文化和习俗,倒过来影响传统意义上的文化与习俗。这是一种反向的跨社会变革。它将打破、颠覆许多原来的游戏规则,影响将会非常深刻。

(本文系为《周末画报》专栏所写)

《南方周末》“世界各国首富系列”报道项目,欢迎出版机构商谈合作

注:2012年10月12日至12月13日,南方周末记者亲赴美、澳、丹、以等八国,亲地调研、采访这些国家的“首富先生”。我们试图通过还原他们在经济浮沉中的财富聚散之道,来展现不同经济体之商业文化与企业家精神。作为这一报道项目的策划者与负责人,我从中学习到了许多,当然更多的是不足和遗憾。现在将报道链接集中于此,与朋友们分享。

——————————————————————————————————————

澳大利亚首富弗里斯特   美国首富巴菲特      丹麦首富克伊尔      英国首富米塔尔

新加坡首富黄志达兄弟   法国首富阿尔诺      葡萄牙首富阿莫林    以色列首富奥佛尔

 附:中国内地首富梁稳根       中国香港首富李嘉诚    中国台湾首富王雪红

——————————————————————————————————————

“像做期货一样开矿山”

         ——澳大利亚首富的财富过山车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陈新焱 实习生 罗敏夏 刘洋 发自:北京、澳大利亚  2012-10-12

http://www.infzm.com/content/81755

尚未挖出一块铁矿石,他就靠一个故事以火箭般速度跻身澳大利亚超级富豪行列,并成为澳大利亚首富。

尽管不懂汉语,但他为那些“纸上”的铁矿石先找到了中国买家,又凭这个“中国故事”找到欧美资本。这把“空手道”,有人大呼精妙,也有人斥为忽悠。

现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这位澳大利亚首富不得不通过大规模裁员和削减投资支出以自救。

“我很少被潜规则绊脚”——访安德鲁·弗里斯特 http://www.infzm.com/content/81754

 

 

——————————————————————————————————————

“我的秘诀是阴阳理论”

          ——丹麦首富家族成长路径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 实习生 罗敏夏 发自:哥本哈根、北京 2012-10-27 http://www.infzm.com/content/82281

    小积木里蕴藏大生意,长出一个资产达数百亿元的丹麦首富家族。这一家族企业的管理方式是汲取东方智慧的“阴阳文化”,这一哲学浸透于家族对企业的收放之间,并曾使其度过倒闭危机。它现在正加紧在这一文化的发源地——中国进行布局。

 

——————————————————————————————————————

爱小报,买“大块头”

       ——巴菲特过去一年的投资经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樊殿华 发自:纽约 2012-10-19   http://www.infzm.com/content/82036

  巴菲特疯狂买下数十份社区意识较强、具有悠久历史的“小报”,而对IBM、公务机等的投资动辄百亿美元;他保守却不乏“侵略性”;和前列腺癌作战,他希望自己的生命与他的投资信条一样顽强。

 

——————————————————————————————————————

“钢铁帝国”摇摇欲坠——英国首富的收缩之路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舒眉 发自:伦敦 2012-11-04  http://www.infzm.com/content/82533

出生于印度一个普通小镇的米塔尔,靠个人胆魄与金融杠杆建造出全球最大钢铁集团;但在全球经济低迷的今天,习惯了扩张路线的他也不得不收缩战线。

 

——————————————————————————————————————

瓶口巨贾——葡萄牙首富家族的生意经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刘薇 发自:葡萄牙 2012-12-01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334

传统的瓶塞生意,加上阿莫林在葡萄牙经济打破瓶颈后迅速进入地产和电信等产业,造就一个巨富家族。

 

——————————————————————————————————————

“新加坡地王”的传承难题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陈宁一 发自:新加坡 2012-11-23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076

骁勇善战的第一代创始人兼父亲去世后两年间,黄氏兄弟改变现状、开拓新路,也积极扶第三代成员上位,但这个新加坡首富家族面临的局面也更严峻。

 

——————————————————————————————————————

奢侈品教父被“穷追不舍”

      ——法国首富阿尔诺的尴尬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张育群 实习生 汪娜 发自:巴黎 2012-11-16
http://www.infzm.com/content/82940

LV(路易·威登)等奢侈品牌被全球尤其是中国消费者的顶礼膜拜,将伯纳德推上全球第四大富豪的宝座;但其神话正在褪色,亚洲市场增长正在放缓,法国政府“劫富税”等政策更让他焦头烂额。

 

——————————————————————————————————————

以色列首富伊丹·奥佛尔:

      游荡在新兴经济体的犹太巨贾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冯禹丁 发自:以色列特拉维夫 2012-12-16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858

热衷研究地缘政治,善于捕捉新兴经济体崛起之良机,加上扩张再扩张,奥佛尔建立起一个市值近千亿元人民币的产业帝国,并在中国斩获颇丰。

“在中国做生意很容易”——访伊丹·奥佛尔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859

 

 

——————————————————————————————————————
    ——————————————————————————————————————

 

草莽、枭雄与首富——三一重工高速成长之谜.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贺大卓 陈楠 发自:北京、湖南 2011-11-01  http://www.infzm.com/content/64310/0

在外企、国企曾经一统江山的机械工程行业,三一重工的崛起令人瞩目,其横冲直撞的竞争风格与其在资本市场的纵横捭阖,也引发了诸多争议。这个“中国制造”的新版本,究竟是如何被造就出来的?

 

 

——————————————————————————————————————

李嘉诚:家产易分 人脉难传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刘薇 发自:香港 2012-07-04  http://www.infzm.com/content/76654

“首富先生”分身家的方案几乎按照两个儿子的个性“量身定做”,但并没有提及孙辈。

李嘉诚基金会目前管理的资产超过500亿元,被称为李氏“第三个儿子”。

当有形的资产完成交接,包括政商关系等无形的财富能否顺利传承,仍是一个未知数。

“经商做事循规蹈矩的李泽钜与香港政商界的关系比较和谐,但很难说有重要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而性格西化、不太注重传统的李泽楷,并不很在乎方方面面的关系。”

 

 

——————————————————————————————————————

 

王雪红:台湾女首富的“过山车”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贺大卓 特约撰稿 林士蕙 发自:北京、台北  2012-03-26  http://www.infzm.com/content/73245

叛逆、直率的王雪红是企业界的“异类”。她和父亲王永庆性格最像,但不愿加盟父亲的王国;她是位“女强人”但又懂得充分授权;她早先对宗教充满狐疑,现在企业的核心高管却都是宗教信徒。

同样提议征收“富人税”,郭台铭为何没巴菲特有耐心

郭台铭最近有点烦。6月13日,又一名富士康(成都)员工再跳楼自杀;5天后鸿海(富士康母公司)的股东会上,郭台铭谈及台日关系时一句“愿意出资买下钓鱼岛,与日本一起开发”在民间特别是在中国内地引起争议,郭台铭很快成为众矢之的。

真可谓“祸从口出”。暂且不论郭台铭所言钓鱼岛话题的真伪,如果他是内地的企业家,早就被口水淹死了(当然大陆企业家绝不会在股东会上谈政治)。幸亏他代工的是苹果公司的产品,骂他们的众网友们不可能也舍不得抵制iPhone或iPad。事实上他说这句话是顺着鸿海参股日本夏普的话题一时兴起说的,而他再谈夏普,则是通过描述未来图景以给鸿海的投资者们打气,要知道鸿海第一季度毛利率只有6.64%,创下历史新低。

但这些都不会太过影响郭首富的心情。他最为记挂或说最在乎的,是以马英九为首的台湾当局的所作所为是否符合自己当年投票时的预许,而这也是鸿海这艘大船能否顺利航行并走得更远的关键因素之一。

现实是令人沮丧的。6月中旬,据台湾智库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69%的台湾民众认为马英九已经“失去民心”,连任才一个月的马英九因为在美国瘦肉精牛肉、油价和电价上涨、证券所得税(证所税)等民生问题上的拙劣表现而导致这一结果。

郭台铭此前一直是马英九的忠实支持者,尤其在台湾超级富豪们因担心被外界贴标签及政治献金等话题而对“站队”问题很是避讳时,郭台铭最早公开支持马英九,且称“选情绝对不会有变数”,令马英九小小感动了一把。当然郭氏也有自己的算盘,即一如既往深信“稳定压倒一切”。关键是他赌对了。

现在马英九的民意支持率降到冰点,郭台铭应该怎么做?当年他的前辈、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在遇到此类问题时的作法是:沉默。另一个大佬、香港首富李嘉诚在今年香港特首选举伊始即支持唐英年,当唐大势已去时李仍然声援。当然他也有自己的考虑,一来这样做彰显气节,二来马上就要隐退,儿子们以后和新特首梁振英相处融洽就行了。

郭台铭最后选择的是批评马英九。所谓“哀其不兴,怒其不争“,在鸿海股东大会上,郭称“学者没有实务经验,学者治国一定误国,现在(台湾)是律师治国,做事思维没有弹性。“说完后他回头看了一下身边的律师,说“你不姓马”,继而称,“台湾面临内忧外患,大家都知道‘笨蛋,问题在经济’,但是‘问题也得要笨蛋听得懂。”这种非常直接地嘲讽和揶揄马英九的事无巨细与死板,于郭台铭而言是第一次,这令台湾各界投来赞许目光,兴许一些先前看不惯他和马英九“走得近”的其它富豪这会儿竖起了大拇指。

这样便不难理解6月初的时候郭台铭提出“富人税”(又称“分配正义税”)的初衷和含义。 他的意思是,别征什么证所税了,对我们这些超级富豪开刀好了,而据其方案,对全台湾前300名富人征税,依比例每年即可征得180亿元新台币的所得税。

台湾前“财政部长”刘忆如指责当年郭氏套现鸿海股票10个亿才缴了348万元的税。但我们却不能简单地认为郭氏提议“富人税”是“良心发现”。要说良心发现,早在2008年他宣布将捐出自己九成的财产做公益时就开始了,今年2月他又联合张荣发、尹衍梁和戴胜益等台湾超级富豪宣布捐款共3000亿新台币的高调豪捐,行为。

一切与政治有关。彼时3000亿新台币的豪捐决定更像是在驳斥民进党“国民党代表大富豪利益”之戏谑之辞,而如今的“富人税”从召开新闻发布会等形式来看像是在“救马”——“立法院”有三个证所税的版本,讨论到最后成为一锅浆糊,甚至刘忆如因此而辞职,马英九事倍功半、一筹莫展。

但仔细想一下,简单粗暴的“富人税”压根不具有可行性,暂且不论富豪标准的厘定和其它一些富豪“被代表”后的情绪,而如果当局就此采纳,可能会被认为是接受“施舍”而更为凸显出自己的无能。

如果真的是在“救马”,那么郭台铭应该学习下巴菲特在美国呼吁和推进“富人税”(又称“巴菲特税”)的策略和有条不紊的风格。巴菲特甚至在《纽约时报》发文,标题赫然为《停止宠爱富豪们》,并透露他缴税的税率是17.4%,比他秘书甚至公司其他雇员的税率都要低。2012年2月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顺应“巴非特规则”,提议向年收入达到或超过100万美元的美国人,施行至少30%的税率,取代之前15%的收益所得税率。

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郭台铭等不了那么久了,他急冲冲地想把跌入谷底的马英九一把拽上来,同时使鸿海投资者们不必为证所税所惊慌。但没想到拽上来的只是一件衣裳。而“证所税”从提出至今不足一月,台股市值已蒸发超数万亿元。现在证所税没有开征,人们却担心更大的惊慌还在后头。

而郭氏的行为透露出来的一个重要信号是,他现在对马政府的信心几乎全失。未来四年,鸿海或会未雨绸缪,无论在海外还在中国大陆,频有大动作,以便早日完成全球化产业布局。

而就提议“富人税”事件本身而言,也不必斥责其“帮了倒忙”,一个国家或地区拯救中产阶级,富豪“自残”虽说治标不治本,但如果整个富豪群体都“选择性沉默”,更是一种不健康的生态。从这一点来说,郭台铭的高调和急躁有其可爱和可敬之处。

富豪“自残”,拯救中产

美国、俄罗斯、香港、台湾,国家总统或地区领导人竞选过程中,富豪群体主动要求“自残”,以帮政府抚慰中产阶级。这种削足适履是利益导向,还是一种被逼出来的新商业文明呢?

文/东方愚     2012年2月23日   

 

很多超级富豪们现在正关注自己所在国家或地区的领导人竞选大戏。

2012年2月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顺应“巴非特规则”,提议向年收入达到或超过100万美元的美国人,施行至少30%的税率,取代之前15%的收益所得税率。

“巴菲特规则”又叫“巴菲特税”,源于巴菲特呼吁政府向富人增税。2011年他在《纽约时报》发文,标题赫然为《停止宠爱富豪们》,这位首富级的老头在文章中透露,他缴税的税率是17.4%,比他秘书甚至公司其他雇员的税率都要低。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投资所得在美国享有税收优惠,像巴菲特这种典型的玩转“钱生钱”游戏者,税率自然要比实业家或普通工薪阶层低得多。

巴菲持是奥巴马忠实的支持者,当年曾为其竞选总统筹款。在和另一位参选人——麦凯恩的一场辩论中,奥巴马声称考虑请巴菲特做财政部长,并直陈“要确保新财长懂得:光是帮助那些金字塔顶的人(指富豪群体等)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帮助中产阶级。”后来巴菲特没有当财长,富人群体利益也没有受到打压,相反享受到了一些减税政策。一直到现在,奥巴马参选下一届总统即争取连任时,才变得雷厉风行、表里如一。2011年12月,奥巴马在一次演讲中说,“美国收入最高的1%的那一小撮人,十年间收入平均增加了2.5倍,年收入达到120万美元,而中产阶级的收入却下降了6%…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关键的议题,也是中产阶级的存亡时刻。”

再来看俄罗斯。2012年3月初就要进行总统大选,向来骁勇的普京的竞选对手中有张新面孔——身价180亿美元的俄罗斯第三大富豪普罗霍洛夫。这位“钻石王老五“的加入,使人想起当年普京执政向政权发出挑战的俄罗斯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现在还蹲在监狱呢。值得关注的是,普京竞选纲领的关键词是“社会公平”“改善民生”,纳普罗霍洛夫则称,如果自己当选了总统,将捐出自己的绝大部分财富,并将向富人开征“过度消费税”,他以他自己的情况举例称,如果人均住房面积100平方米是合理的,他家里5口人需要500平方米,而他的房子有2000平方米,超出部分就需要纳税。

接下来看香港。2月20日,唐英年正式参选香港特首。唐的提名者中包括李嘉诚、郭炳江、李兆基等香港富豪。历史上,亚洲富豪与中产阶级之间的割裂感相对严重一些,他们与当权者的关系甚至友谊也更为紧密。不过,唐英年在参选宣言中明确宣称将致力于实现“繁荣共享”,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等深层次矛盾。一方面做过财政司长的他显然对中产阶级之痛(港人戏称为“中惨阶级”)了如指掌,另一方面这也是大势所趋——2011年11月的香港立法会议上,一位议员提出的减税等旨在减轻中产阶级经济负担的议案几乎得到了立法会全部到场议员的支持。

最后说过去不久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两个参选人当中,蔡英文在不同场合提到最多的词汇之一便是“中产阶级”,她说,一个社会的中产阶级如果持续萎缩甚至消失,社会稳定就是海市蜃楼。她提出向富人增税、向中产阶级和穷人减税,以使台湾税负超向合理。马英九也表达了类似征收“富人税”的理念,却招致了微词——因为此前他曾表示“富人缴税已经够多了”。

郭台铭是马英九的拥护者,也常成为大陆各地官员的座上宾。 在马英九成功连任后,郭台铭说“政治为经济服务”;如果说这句话可解读郭台铭希望台湾当局及两岸形势对自己更有利的话,2012年2月初,包括他,还有张荣发、尹衍梁和戴胜益等台湾超级富豪宣布捐款共3000亿新台币(约640亿元人民币)的“豪捐”行为,则可以解读为他们在有意驳斥民进党“国民党代表大富豪利益,民进党代表普通百姓利益”之戏谑之语。不过要知道,早在2008年前郭台铭就曾宣布将捐出自己九成的财产做公益,戴胜益也于2011年宣布将捐出所持公司股票的八成。

郭台铭们学习的是比尔·盖茨。一样是四年前,盖茨将绝大部分财富捐给了慈善事业,自己更是身体力行,和巴菲特一起号召全世界的富豪们一起“裸捐”。他们并没有曲高和寡,新加入者有马克Ÿ扎克伯格等人。这种效应也“蔓延”到的别的方面,2011年,美国200多位超级富豪向奥巴马联名提议,希望政府增加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者的税率——这在十年前是小概率事件。

超级富豪与参选人或当权者形成“拯救中产阶级”之罕见共识,并不是美国、俄罗斯、香港和台湾的“专利”,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出现这种现象。没有哪个政府不希望博取工商界巨头支持的同时能够获得庞大数量的普通工薪阶层之信任。关键是,更多的富豪主动要求自已的利益“受损”或“让渡”确系难能可贵。不排除一些人希望藉此赢得(准)当权者的好感以给未来事业带来一些便利,但更多的人或许正意识到:一个国家或地区,当内外形势都不太乐观的情形下,与政府出台向低层人士及中产阶级减税等激励措施相比,富人积极通过多缴税或捐赠等形式“反哺”社会,对整体的拉动——至少是信心拉动的效应要更出色,因为它缓解了社会各阶层正在进行的割裂。

而从另一角度而言,在“共融”真正成为一种可能的社会里,富人阶层的产业和利益也才会更持久。退一步来说,这其实是一种被逼出来的“新商业文明”或者说“新财富观”。我们期待中产阶级不但没有塌陷,反而有一天“中产富豪” (The Middle-Class Millionaire)蜂拥出现。

专栏链接:http://www.zhanghua.cn/?tag=旁观富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