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巴菲特

没有人不想打持久战——五个美国“30后”巨富的婚姻

/东方愚   For 周末画报

 

5

富豪 出生 最近一任妻子 过往历次婚姻时长
(从第一次起)
默多克 1931年 邓文迪(第三任) 11年、32年、14年
巴菲特 1930年 门克斯(第二任) 52年(包括分居27年)
索罗斯 1930年 多美子(第三任) 23年、22年
麦道夫 1938年 露丝(第一任) 还没离(结婚已54年)
杰克·韦尔奇 1935年 苏姬(第三任) 28年、14年

 

没有哪对夫妻分手,能像默多克和邓文迪一样,惹得全球如此关注。这也难怪,巨富+老夫少妻+中国元素,仅此几点,即可通吃财经界和娱乐界。有人推测俩人分手的真实原因:邓氏正式反戈,还是老默在帮她争权益?各种言论皆莫衷一是。有人则是以先知先觉的姿态放起马后炮:当初就知道他们长久不了!

不管事件背后有着怎样的利益棋局,我们仍有必要重新回到“根目录”——婚姻本身,来做一个简单的探讨。

当初老默为什么会和邓文迪结婚?这听起来是个老掉牙的话题,一曰年轻姑娘人人爱,二曰邓小姐“上位术”非凡。显然,前者是结果导向,后者也还是方法论。核心答案之一应当是,默多克和邓文迪在一起的时候,感受到了幸福——当年邓陪着他在上海的巷子里吃小笼包的时候,花十块钱人民币理发的时候,他兴奋地打越洋电话给朋友和新闻集团的高管,甚至恨不得告诉全世界自己是最幸福的男人。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有一个正能量的“后院”。英国一位名为理查?莱亚德的经济学家写过一本书——《不幸福的经济学》,他说,有七大因素在交叉揉合地影响着人们的幸福感:家庭关系、财务状况、工作、社区和朋友、健康、个人自由,以及个人价值观。

你看,家庭关系是排在第一位的。我曾研究和采访近百对中国富豪夫妻,得出几乎一样的结论,说白了就是一句中国俗语:“家和万事兴”;于是在《荷尔蒙经济学》书封上写道:管理你的婚姻,比管理一家企业更需要智慧。

如果不能改善婚姻关系,与其保持名存实亡的婚姻状况,不如勇敢向前迈出一步来得痛快。但这个时候东西文化的差异就出来了。

中国人——尤其是名人——很难做到这一点,总觉得这是“家丑”,而家丑不可外扬,要保持公众眼中那个“正面”形象,哪怕夫妻早已冷战多年或各有归宿;美国人崇尚自由,在这个问题上其实大都坦诚。默多克,以及我们熟悉的其它几位商界名流:“首富先生”巴菲特、“金融巨鳄”索罗斯、“世界第一CEO”韦尔奇在对待离婚时的心态皆如是。

默多克的每次刚离婚就又结婚了,“这真让人受不了”,许多人这样说——他和第一任子帕特于1967年离婚,同年就迎娶了第二任妻子、《每日镜报》记者安娜;1999年,和安娜离婚半个多月后,他即正式将邓文迪抱回了家。这或许是老默的“小辫子”,但其实可以换个角度看问题:他与每任妻子之间的婚姻时长,都保持了两位数,分别是11年、32年、14年。

索罗斯迄今也是三次婚姻。最近一次是2012年8月,82岁高龄的他与女友波顿明子订婚,正式结婚应当是2013年夏天。相比默多克和邓文迪的“老夫少妻”,老索可是比明子大四十多岁。他和前两任妻子的婚姻保质期分别是23年和22年。第一任妻子安娜莉和第二任妻子苏姗(比索罗斯小25岁)的“交接班”,也发生在同一年(1983年)。

韦尔奇同样有过三次婚姻。最近一次则是2004年与《哈佛商业评论》前主编苏姬结合(和安娜和采访对象默多克结合情形类似)。他和前两任妻子在一起的时长分别是28年和14年。

美国有位社会调查研究专家和家叫托马斯·J·斯坦利,他从1973年开始致力于美国富人生态的研究,他在写《百万富翁的智慧》一书时,对美国1300多位百万富翁进行调研,得出了两个重要结论。一是美国富豪的五大成功秘诀:良好的信用、自我约束力、善于交际、勤勉、有贤内助的支持。二是婚姻和事业是正相关,“80%的事业成功和永续的人一生没有离婚,那些离婚后开创个人事业的人,第二次婚姻也会维持在十年到二十年以上。”

将斯坦利的第一个调研结论,与莱亚德的观点结合起来看非常有意思。要成为富豪,“有一位贤内助支持”排在第五位,但是如果家庭不和睦,幸福指数的下降是最快的;而面对第二个结论,“80%”这一数据首先提醒我们,那些被炒上传媒头条的富豪们的离婚案,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而“第二次婚姻时长至少十年到二十年以上”的结论,则更是发人深省:这其实是在祛除我们大脑里“来得快,去得也快”之偏见。默多克、索罗斯和韦尔奇也是非常好的佐证案例,尽管他们不在调研样本之内。

和上述三位不同,巴菲特只进过两次洞房。第二次是2006年的时候,76岁的他与60岁的门克斯结婚。门克斯是30年前巴菲特去过的一间酒吧的服务生。他们的婚姻也非常简单,巴菲特当场表示:这是门克斯人生中唯一一次婚姻,也是自己最后一次婚姻。他和第一任妻子苏姗于1952年就结婚了,那个时候巴菲特才22岁。他们在一起生活了25年,之后分居,婚姻名存实亡,直到27年后苏姗去世。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离婚。

巴菲特授权传记《滚雪球》作者艾丽斯·施罗德来华时,我问她,巴菲特一生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我问的时候心里已经有答案,“他和苏姗间的婚姻”,她果然这样说道。其实她在书是描述的细节就是答案:苏姗觉得巴菲特太于过专注投资活动而疏离了家人,于是提出分居并搬到旧金山,并委托好友门克斯代为照顾他。几年后苏姗向他透露搬到旧金山是因为有一位男人可以给她幸福感。

另一位同样出生于1930年代的美国巨富的婚姻更是可圈可点。他是麦道夫。没错,就是那个导演世界最大的“庞氏骗局”(600亿美元)而被判150年徒刑的家伙。他确实是个超级大骗子,但另一方面却是个好丈夫。老麦在2008年底东窗事发时,和他结婚49年、曾帮其做过会计的的妻子露丝大吃一惊,压根不知道丈夫操纵了那么大一个局。在老麦入狱后,她不离不弃,每周探望,给他鼓气,自己却陷入自责,觉得之前不能为丈夫分担太多才有今日大罪大孽。

麦道夫是犹太人。犹太人非常注重家庭和婚姻关系,青少年时期就受到这方面的教导。有两句犹太谚语这样说道:“夫妻倘若彼此真心相爱,睡在剑幅般的窄床上也能成眠。”“离婚当然被看成是私事,但其目的是为了利用一切可能的力量来保证婚姻的完整。”“坏蛋”老麦的婚姻被美国许多夫妻艳羡,虽然他们从不说出口。

普通人之于婚姻,没有人不想打持久战。创业者更希望有一位贤内助。成名后再结婚,虽然婚姻变得复杂,持久的难度也在加大,但是他们对于幸福感的追求,是一个亘古不变的命题,尽管这幸福感有长有短、有高有低。人们对成功人士婚姻事件的娱乐化,说到底只是一种情绪宣泄,而且多数时候与婚姻本身无关。

《南方周末》“世界各国首富系列”报道项目,欢迎出版机构商谈合作

注:2012年10月12日至12月13日,南方周末记者亲赴美、澳、丹、以等八国,亲地调研、采访这些国家的“首富先生”。我们试图通过还原他们在经济浮沉中的财富聚散之道,来展现不同经济体之商业文化与企业家精神。作为这一报道项目的策划者与负责人,我从中学习到了许多,当然更多的是不足和遗憾。现在将报道链接集中于此,与朋友们分享。

——————————————————————————————————————

澳大利亚首富弗里斯特   美国首富巴菲特      丹麦首富克伊尔      英国首富米塔尔

新加坡首富黄志达兄弟   法国首富阿尔诺      葡萄牙首富阿莫林    以色列首富奥佛尔

 附:中国内地首富梁稳根       中国香港首富李嘉诚    中国台湾首富王雪红

——————————————————————————————————————

“像做期货一样开矿山”

         ——澳大利亚首富的财富过山车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陈新焱 实习生 罗敏夏 刘洋 发自:北京、澳大利亚  2012-10-12

http://www.infzm.com/content/81755

尚未挖出一块铁矿石,他就靠一个故事以火箭般速度跻身澳大利亚超级富豪行列,并成为澳大利亚首富。

尽管不懂汉语,但他为那些“纸上”的铁矿石先找到了中国买家,又凭这个“中国故事”找到欧美资本。这把“空手道”,有人大呼精妙,也有人斥为忽悠。

现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这位澳大利亚首富不得不通过大规模裁员和削减投资支出以自救。

“我很少被潜规则绊脚”——访安德鲁·弗里斯特 http://www.infzm.com/content/81754

 

 

——————————————————————————————————————

“我的秘诀是阴阳理论”

          ——丹麦首富家族成长路径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 实习生 罗敏夏 发自:哥本哈根、北京 2012-10-27 http://www.infzm.com/content/82281

    小积木里蕴藏大生意,长出一个资产达数百亿元的丹麦首富家族。这一家族企业的管理方式是汲取东方智慧的“阴阳文化”,这一哲学浸透于家族对企业的收放之间,并曾使其度过倒闭危机。它现在正加紧在这一文化的发源地——中国进行布局。

 

——————————————————————————————————————

爱小报,买“大块头”

       ——巴菲特过去一年的投资经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樊殿华 发自:纽约 2012-10-19   http://www.infzm.com/content/82036

  巴菲特疯狂买下数十份社区意识较强、具有悠久历史的“小报”,而对IBM、公务机等的投资动辄百亿美元;他保守却不乏“侵略性”;和前列腺癌作战,他希望自己的生命与他的投资信条一样顽强。

 

——————————————————————————————————————

“钢铁帝国”摇摇欲坠——英国首富的收缩之路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舒眉 发自:伦敦 2012-11-04  http://www.infzm.com/content/82533

出生于印度一个普通小镇的米塔尔,靠个人胆魄与金融杠杆建造出全球最大钢铁集团;但在全球经济低迷的今天,习惯了扩张路线的他也不得不收缩战线。

 

——————————————————————————————————————

瓶口巨贾——葡萄牙首富家族的生意经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刘薇 发自:葡萄牙 2012-12-01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334

传统的瓶塞生意,加上阿莫林在葡萄牙经济打破瓶颈后迅速进入地产和电信等产业,造就一个巨富家族。

 

——————————————————————————————————————

“新加坡地王”的传承难题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陈宁一 发自:新加坡 2012-11-23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076

骁勇善战的第一代创始人兼父亲去世后两年间,黄氏兄弟改变现状、开拓新路,也积极扶第三代成员上位,但这个新加坡首富家族面临的局面也更严峻。

 

——————————————————————————————————————

奢侈品教父被“穷追不舍”

      ——法国首富阿尔诺的尴尬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张育群 实习生 汪娜 发自:巴黎 2012-11-16
http://www.infzm.com/content/82940

LV(路易·威登)等奢侈品牌被全球尤其是中国消费者的顶礼膜拜,将伯纳德推上全球第四大富豪的宝座;但其神话正在褪色,亚洲市场增长正在放缓,法国政府“劫富税”等政策更让他焦头烂额。

 

——————————————————————————————————————

以色列首富伊丹·奥佛尔:

      游荡在新兴经济体的犹太巨贾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冯禹丁 发自:以色列特拉维夫 2012-12-16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858

热衷研究地缘政治,善于捕捉新兴经济体崛起之良机,加上扩张再扩张,奥佛尔建立起一个市值近千亿元人民币的产业帝国,并在中国斩获颇丰。

“在中国做生意很容易”——访伊丹·奥佛尔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859

 

 

——————————————————————————————————————
    ——————————————————————————————————————

 

草莽、枭雄与首富——三一重工高速成长之谜.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贺大卓 陈楠 发自:北京、湖南 2011-11-01  http://www.infzm.com/content/64310/0

在外企、国企曾经一统江山的机械工程行业,三一重工的崛起令人瞩目,其横冲直撞的竞争风格与其在资本市场的纵横捭阖,也引发了诸多争议。这个“中国制造”的新版本,究竟是如何被造就出来的?

 

 

——————————————————————————————————————

李嘉诚:家产易分 人脉难传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刘薇 发自:香港 2012-07-04  http://www.infzm.com/content/76654

“首富先生”分身家的方案几乎按照两个儿子的个性“量身定做”,但并没有提及孙辈。

李嘉诚基金会目前管理的资产超过500亿元,被称为李氏“第三个儿子”。

当有形的资产完成交接,包括政商关系等无形的财富能否顺利传承,仍是一个未知数。

“经商做事循规蹈矩的李泽钜与香港政商界的关系比较和谐,但很难说有重要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而性格西化、不太注重传统的李泽楷,并不很在乎方方面面的关系。”

 

 

——————————————————————————————————————

 

王雪红:台湾女首富的“过山车”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贺大卓 特约撰稿 林士蕙 发自:北京、台北  2012-03-26  http://www.infzm.com/content/73245

叛逆、直率的王雪红是企业界的“异类”。她和父亲王永庆性格最像,但不愿加盟父亲的王国;她是位“女强人”但又懂得充分授权;她早先对宗教充满狐疑,现在企业的核心高管却都是宗教信徒。

同样提议征收“富人税”,郭台铭为何没巴菲特有耐心

郭台铭最近有点烦。6月13日,又一名富士康(成都)员工再跳楼自杀;5天后鸿海(富士康母公司)的股东会上,郭台铭谈及台日关系时一句“愿意出资买下钓鱼岛,与日本一起开发”在民间特别是在中国内地引起争议,郭台铭很快成为众矢之的。

真可谓“祸从口出”。暂且不论郭台铭所言钓鱼岛话题的真伪,如果他是内地的企业家,早就被口水淹死了(当然大陆企业家绝不会在股东会上谈政治)。幸亏他代工的是苹果公司的产品,骂他们的众网友们不可能也舍不得抵制iPhone或iPad。事实上他说这句话是顺着鸿海参股日本夏普的话题一时兴起说的,而他再谈夏普,则是通过描述未来图景以给鸿海的投资者们打气,要知道鸿海第一季度毛利率只有6.64%,创下历史新低。

但这些都不会太过影响郭首富的心情。他最为记挂或说最在乎的,是以马英九为首的台湾当局的所作所为是否符合自己当年投票时的预许,而这也是鸿海这艘大船能否顺利航行并走得更远的关键因素之一。

现实是令人沮丧的。6月中旬,据台湾智库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69%的台湾民众认为马英九已经“失去民心”,连任才一个月的马英九因为在美国瘦肉精牛肉、油价和电价上涨、证券所得税(证所税)等民生问题上的拙劣表现而导致这一结果。

郭台铭此前一直是马英九的忠实支持者,尤其在台湾超级富豪们因担心被外界贴标签及政治献金等话题而对“站队”问题很是避讳时,郭台铭最早公开支持马英九,且称“选情绝对不会有变数”,令马英九小小感动了一把。当然郭氏也有自己的算盘,即一如既往深信“稳定压倒一切”。关键是他赌对了。

现在马英九的民意支持率降到冰点,郭台铭应该怎么做?当年他的前辈、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在遇到此类问题时的作法是:沉默。另一个大佬、香港首富李嘉诚在今年香港特首选举伊始即支持唐英年,当唐大势已去时李仍然声援。当然他也有自己的考虑,一来这样做彰显气节,二来马上就要隐退,儿子们以后和新特首梁振英相处融洽就行了。

郭台铭最后选择的是批评马英九。所谓“哀其不兴,怒其不争“,在鸿海股东大会上,郭称“学者没有实务经验,学者治国一定误国,现在(台湾)是律师治国,做事思维没有弹性。“说完后他回头看了一下身边的律师,说“你不姓马”,继而称,“台湾面临内忧外患,大家都知道‘笨蛋,问题在经济’,但是‘问题也得要笨蛋听得懂。”这种非常直接地嘲讽和揶揄马英九的事无巨细与死板,于郭台铭而言是第一次,这令台湾各界投来赞许目光,兴许一些先前看不惯他和马英九“走得近”的其它富豪这会儿竖起了大拇指。

这样便不难理解6月初的时候郭台铭提出“富人税”(又称“分配正义税”)的初衷和含义。 他的意思是,别征什么证所税了,对我们这些超级富豪开刀好了,而据其方案,对全台湾前300名富人征税,依比例每年即可征得180亿元新台币的所得税。

台湾前“财政部长”刘忆如指责当年郭氏套现鸿海股票10个亿才缴了348万元的税。但我们却不能简单地认为郭氏提议“富人税”是“良心发现”。要说良心发现,早在2008年他宣布将捐出自己九成的财产做公益时就开始了,今年2月他又联合张荣发、尹衍梁和戴胜益等台湾超级富豪宣布捐款共3000亿新台币的高调豪捐,行为。

一切与政治有关。彼时3000亿新台币的豪捐决定更像是在驳斥民进党“国民党代表大富豪利益”之戏谑之辞,而如今的“富人税”从召开新闻发布会等形式来看像是在“救马”——“立法院”有三个证所税的版本,讨论到最后成为一锅浆糊,甚至刘忆如因此而辞职,马英九事倍功半、一筹莫展。

但仔细想一下,简单粗暴的“富人税”压根不具有可行性,暂且不论富豪标准的厘定和其它一些富豪“被代表”后的情绪,而如果当局就此采纳,可能会被认为是接受“施舍”而更为凸显出自己的无能。

如果真的是在“救马”,那么郭台铭应该学习下巴菲特在美国呼吁和推进“富人税”(又称“巴菲特税”)的策略和有条不紊的风格。巴菲特甚至在《纽约时报》发文,标题赫然为《停止宠爱富豪们》,并透露他缴税的税率是17.4%,比他秘书甚至公司其他雇员的税率都要低。2012年2月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顺应“巴非特规则”,提议向年收入达到或超过100万美元的美国人,施行至少30%的税率,取代之前15%的收益所得税率。

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郭台铭等不了那么久了,他急冲冲地想把跌入谷底的马英九一把拽上来,同时使鸿海投资者们不必为证所税所惊慌。但没想到拽上来的只是一件衣裳。而“证所税”从提出至今不足一月,台股市值已蒸发超数万亿元。现在证所税没有开征,人们却担心更大的惊慌还在后头。

而郭氏的行为透露出来的一个重要信号是,他现在对马政府的信心几乎全失。未来四年,鸿海或会未雨绸缪,无论在海外还在中国大陆,频有大动作,以便早日完成全球化产业布局。

而就提议“富人税”事件本身而言,也不必斥责其“帮了倒忙”,一个国家或地区拯救中产阶级,富豪“自残”虽说治标不治本,但如果整个富豪群体都“选择性沉默”,更是一种不健康的生态。从这一点来说,郭台铭的高调和急躁有其可爱和可敬之处。

女人、篱笆和巴菲特

文/东方愚


女人

最近分别有一位美国女人和中国女人特别惦记“股神”沃伦•巴菲特。

前者在公众场合,当着自己老公的面说:“我现在心里有两个人,一个是我自己,一个是巴菲特。”后者则为今年5月初没能实现与巴菲特的“约会”而懊恼不已。

别误会——尽管巴菲特近30年来的私生活如今成为不少投资者茶余饭后除金融危机外的最大谈资——譬如他与前妻苏姗之前的非正常婚姻,但这两个女人的款款深情,则是出于对巴菲特的敬重之情。

这位美国女人名叫艾丽斯•施罗德,摩根士丹利前董事总经理,她最近来到中国,在这片酷热的土地上掀起了人们对“滚雪球”的兴趣——她不久前完成的经巴菲特授权的传记名即《滚雪球》;为写一本书花了五年时间,贴身采访巴菲特共2000小时,她“入戏”太深,难以从中走出来的情形,似乎毫不逊色于梁朝伟当年拍《色戒》。

 “我现在对巴菲特的了解要胜于我对自己的了解。”艾丽斯说。

这位中国女人名叫周晓光,义乌新光集团董事长。她做的是饰品生意,之前从不投资股票,却对巴菲特的推崇如周星弛在《鹿鼎记》中的一句台词“如涛涛江水绵绵不绝”。

一年前周晓光随朋友到美国小镇奥巴哈参加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深有感触,回来后便马上花20多万美元买了两股伯克希尔股票,只盼2009年5月能再次当面聆听巴菲特的教诲。

“可惜,甲型流感来了,家里人今年没让我去成。” 周晓光说。

这两位女人的共同特征是率性,她们同一天接受我的采访,对巴菲特给自己留下的深刻印象皆如数家珍。可是她们的“数法”又不尽相同。

区别在于,艾丽斯谈巴菲特越多,就越把他向普通人还原,她在《滚雪球》中同样如此——譬如她更为留意巴菲特的性格和细节——一个内向、不太会照顾自己生活的长者;而周晓光聊到兴致处,则是将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向营销甚至人生等各领域延伸,“他是值得全体的中国投资者和企业家学习的榜样。”她说。

篱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2009年5月2日,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召开,3.5万人云集而来,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来自中国内地者,也从两年前的10人左右,增加到了今年的逾百人。其中有中证万融投资公司董事长赵炳贤等投行人士、汇添富公司刘健位等基金人士、中欧刘涌洁等商学院人士,赵丹阳等私募人士,甚至中投公司总经理高西庆等财经官员。

当然,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一定在场,尽管他刻意低调,但旁边的电动车免不了让他跟着一起惹人眼。

赵炳贤们天还没亮就到会场排队的成果是,争取到了较为靠前的位置,从而可以离当天股东大会的主角——79岁的巴菲特和他的搭档、85岁的查理•芒格更近一些,看得更清楚一些。

全球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尽管巴菲特属马,巴菲特也难能马到成功、独善其身。2008年伯克希尔股价全年跌幅超过30%,今年一季度则出现了自2001年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而截至目前,其现金流已由2007年9月时最高的470亿美元,降至100亿美元左右。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使伯克希尔公司的股东们在股东会上大发牢骚,只是他们抛出更多更细的问题给巴菲特,譬如“美国报业的投资回报率”“助学贷款业务的麻烦”,而巴菲特显然也早早意识到自己今年的受关注程度更甚于以往,于是提前安排了三位财经记者从网上搜集有代表性的疑问,以便给出妥当的回答。

芒格回答提问的风格是简洁、诙谐,巴菲特几乎详细而认真地回答每一个提问,有时反而显得繁琐,但他并不木讷:“高智商的人最好不要来投资股票,否则越玩越差劲;如果你的IQ(智商)值超过了150,赶快卖给别人一些吧。”

哄堂大笑。

“两位老头的耐心、随和与激情,以及对股东的尊重,令人非常钦佩。”赵炳贤对我说。

然而,也有人却不经意间自建“篱笆”,隔裂了对巴菲特的认识。三个月多前,当多数人为巴菲特在致股东的信中指责自己“犯下重大错误”而驻足时,一些投资者却是围绕伯克希尔股价的大幅下跌而评头论足;当更多的人希望从5月初的股东盛会上倾听巴菲特最新心得和见解时,有人却忙于发表“股神走下神坛”的慨叹。

而当巴菲特3.5万人的超大“粉丝团”满载而归时,许多人又开始为传媒报道的巴菲特住所简约、办公室狭小、甚至没有漂亮的前台小姐等噱头而津津乐道起来。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具娱乐细胞的民族。”一位美国的财经记者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

巴菲特

巴菲特似乎从来没有用“股神”或“英雄”等字眼形容过自己。在巴菲特所有的私人信件中,他年轻时代与父亲的通信均保存完好,他将父亲的一句话视之为人生信条——“如何”永远比“多少”更重要。

赵炳贤在巴菲特的办公室兴致勃勃地问他如何保持年轻和理性的心态,他轻描淡写地说:“我只是做自己喜欢且熟悉的事情罢了。”

艾丽斯在中国的北京、深圳、南京等城市,遇到了同样的困惑。

5月18日,在深圳的一场演讲中,她讲述了一个“普通的巴菲持”——为了工作,曾长期牺牲家庭,并在自己前妻苏姗去世后泪流满面;从不说自己勇敢,只称自己精力充沛、做事认真、善于推理;他曾偏执得不可理喻,商业以外的其他任何事情,如艺术、文字、旅游等他都提不起劲头,直到他的前妻苏姗生命垂危时他才被动地研究起医学来……

当然,艾丽斯也提到巴菲特这一年中最为压抑的事情,如于去年油价高位大量购入康菲石油股份(巴菲特称之为“蠢事”)和爱尔兰银行股份(“没有压力之下所犯之错”)。年初巴菲持还为此耿耿于怀,向艾丽斯大倒苦水,但显然很快做出了调整,譬如于第一季度购入了逾3亿股的富国银行股份。

可是,普通投资者抛给艾丽斯的提问,不少仍是围绕着巴菲特头上的光环或财富数字而来:巴菲特有没有觉得自己幸运,他估计公司股价多长时间能重回2007年时的高峰等,诸如此类。

“我发现许多人喜欢假想一个巴菲特,其特点类似学校那种‘优等生’,不会犯错,犯了错也能很快纠正,永远拿第一名。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很多时候,在凌厉的市场上,所有人只是都是普通学生。”艾丽斯对我说。

巴菲特似乎逢“9”一般会遭遇不顺。50年前的1959年,巴菲特在奥马哈已小有名气,但是一些人认为他做的事情类似“庞氏骗局”,于是他申请加入奥巴哈乡村俱乐部时被拒绝了;1979年底,股票市场一片惨淡,巴菲特在日记中写道:“道琼斯指数好像一辆破车,冒着黑烟,喘着粗气,吃力地颠簸前行。”商业周刊直接宣称其为“股市之死”;1999年,美国《时代》周刊的年度风云人物和全球富人榜上的排名,巴菲特均往后溜了好几位,于是有人嘲讽巴菲特“自身难保”。

艾丽斯在深圳演讲那天下午,国内知名私募基金经理但斌不声不响,坐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让人想起市场上关于私募基金经理集体“潜水”的比喻。彼时有人说巴菲特这次可能真的自身难保了,他扫了一眼对方,不予理会。

临走的时候,他甩下一句话:“为什么非要把巴菲特放在你所限定的时间段内,从而说他是个输家呢?”

毋庸置疑的是,一千个人的心中就有一千中输赢的评判标准。

周晓光说,无论如何,2010年伯克希尔的股东会一定得参加。艾丽斯则说,如果有一天把巴菲特的一生拍成电影的话,一定得找最好的喜剧演员来扮演巴菲特,“汤姆•汉克斯不太合适,汤姆•克鲁斯又太矮了。”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epaper/nfzm/content/20090521/PageC18CJ.htm

艾丽斯•施罗德(Alice Schroeder)

5月18日在深圳,和艾丽斯聊了聊她最近五年的生活和感受;总共1小时的媒体时间,我们一家的专访占去40分钟,剩下10多家报纸和电视用了20分钟做群访,我们真挺“霸道”的。中信的朋友对我说查到的她的年龄是50多岁,可是见到艾丽斯真人,我们怎么也不敢相信,或许是有重名的?端庄幽雅的她,有老公大卫全程陪同,最近在中国的北京、深圳、南京等地,掀起“滚雪球”热潮。

国外不少作者的认真程度真的超乎想像。她为了写巴菲特的传记,花了五年时间。“五年”绝非像国内一些攒书者一样吹的大泡泡,而是真的五年。三年用来查读巴菲特几乎所有的信件,以及陪同他参加各种活动,能从工作和生活细节捕捉一个真实的巴菲特,两年则用来写作。

去年我在北京采访汽车零部件厂商亚新科(Asimco)董事长杰克•潘考夫斯基(Jack Perkowski)时,在惊讶于他的文笔的流畅,他的《与龙共舞》一书中完全是华尔街日报风格。而艾丽斯在《滚雪球》中,同样如此,尽管按照小事件的编年体的形式,让人一下子有些不适应,但整体来说,这是一本难能可贵的著作,最可贵之处,就是她把巴菲特还原为一个普通人,其实他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美国人眼中的普通人。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前妻去世的时候,他哭得昏天黑地,尽管彼时他们的婚姻已经有名无实了27年。

可是当巴菲特“出口”到中国的时候,就被神化了,没有了任何血肉,成为了“股神”这一符号。他做事专一、善于推理的细节没人问津,被人盯住的只是股票盈亏本身。巴菲特时刻在检讨自己,不仅是经济危机到来之后。可是许多人并没有看到他的这一品质和行为,也没有对自己反思,倒是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去年的糟糕业绩,而举起了“审判”巴菲特的大棒,实在是对比鲜明。

在《滚雪球》中多留意巴菲特是如何处理一些小事的吧,就像留意克林顿的情人莱温斯基的腰围一样仔细。巴菲特的老爸六十多年前对小朋友巴菲特说:小子,记住,“如何”永远比“多少”更重要。

这世界真是小。几天前准备采访提纲时,看到秧同学在线,就让她帮我翻译了点东西,尽管洛杉矶当时的时间是深更半夜。到深圳后,才知道艾丽斯的演讲是招商证券办的,演讲听了一半,突然想起秧的表妹觅,在招商证券工作,就打电话给她。没想到她就坐在我后面一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