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旅行

和父亲粉碎尿结石一样重要的,是我们粉碎自己思维中的结石

“不要,不要!”睡梦中的我大声喊叫。我试图把眼睛睁开,很费力,但终究睁开了。可我不知是现实中的我梦醒了,还是梦中的我梦醒了。

我梦到我娘身体有恙,情形不妙。我一直担心她。虽然她只有53岁,但年轻时吃过太多苦,加上生性要强,种田亦不甘人后,落下了一身的病。来广州体验,虽无大碍,但各种小疾的折磨更让人难以忍受,她最近的病情是,手脚麻痛,晚上难以入睡。

早上起床后,我马上打电话回老家。娘接的电话。我说,娘,一切还好吗,我昨晚做了个比较坏的梦。“是的,不太好。你爹昨天在学校上课时腹部突然剧痛,晕倒了,然后送医院,在医院呆了一宿,现在刚回到学校宿舍,这会儿在输液呢。”

我听了心里一阵难受。不是说梦是反的吗,梦到家人有恙,实际应该倍儿健康。哦,当然现在也可以说是反的:我梦到的是我娘身体有恙,实际进医院的是我爹。我电话里问爹严重程度,他如往常一样一口气吐出来好几个“木事儿,木事儿”。结石及时发现,然后粉碎,但愿此疾到此为止,也一定会到此为止。

家人是最大的牵挂。小报妈每次开车出门,我都会叮嘱一句,慢点开;小报每天出去玩,我都会对阿姨说,要注意安全。我也时常想起父母。他们二老呆在农村,两个孩子在京广线的两头。他们最大的欣慰是我们取得的一点一滴的成绩,以及对他们的微不足道的关心——真的,是微不足道。一年见面的机会很少,就算平时不断在网上给他们买好吃的好穿的,把家里的炕换成床,电器全装上,又能怎样。他们希望见到的是真人现身。

去年10月底小报100天,他们来广州呆了一周,回老家前一宿让小报跟他们一起睡,第二天早上我进他们房间一看,二老眼睛通红,一是一夜未睡,就是盯着孙子看,二是他们想着就要离开,有些不舍;今年3月我们三口之小家带他们到北京旅游,一周的时间里,他们兴奋不已,几天后,爹在电话里对我说,他和娘把全家在北京时拍的照片,全部贴到了墙上,并组成了一个心形。加上我之前在网易印象派上用照片给他们做的年历和海报等, 整个老家,到处都是我们的照片,父母徜徉在照片的海洋中寻找快乐。可这种快乐是酸涩的,不是嘛。

我们兄弟二人走出农村的时候父母就知道今天的情形,那就是当他们老了,只能两个人互相停靠。很多年前有人劝他们再抱养一个女娃,长大了照应他们。但此事未成行,一来人家看我们家穷,怕孩子受苦。二来他们自己也明了,即使再有一个不是亲生的女娃,他们也一样会一视同仁,供她上大学,离开农村。

今天傍晚的时候,我又打电话,问爹感觉怎么样了。“我下午已经给学生连上了三堂课了,”他在电话那头说。而娘正忙活一件事:买了几斤鸡蛋给昨天开车送爹去医院,并陪他一夜的那位小伙送过去,以示谢意。这位小伙是我们村里的,是我家邻居的邻居。

我把父亲尿结石的事情告诉了弟弟。他马上打过去,电话里失声痛哭,“批评”爹娘不告诉他病情。弟弟比我小六岁,大学毕业这两年其实一切安好,但他急于求成,希望尽快出类拔萃,我劝他稍安毋躁,很多事情是水到渠成的。我相信他很快会成熟起来。但不管怎样,他从来都非常孝顺父母,尽管青春期的叛逆曾让他们伤过几次心。

其实我何尝不知道,如果我不是碰巧打电话回去。爹娘也不会告诉我进医院的事的。他们担心我们担心他们。于是我跟他们“谈判”,以后不要玩信息不对称,不要只报喜不取忧。苦难和疾病从不可怕,怕的是在前者中抱怨,在后者中苦撑。你们前半辈子让我们见证并学会了坚强,后半辈子我要你们向我们这代人学习爱惜自己。

晚饭后我又一次打电话给父亲。我说,离60岁退休还有8年,太过漫长,能不能早几年退。“不可能的事,一天都不可以,明天退休,今天都得按照签到。”我开玩笑说,那要不你辞职吧,我给你开工资,你们来广州住,如果觉得闲得慌,我来帮你找工作。父亲呵呵笑。我知道他不会那样做,甚至就算退休,他也未必习惯在城里长住。

小报妈说我当爹后变得成熟了许多。我不知道成熟的标准是什么,好比牛肉,到底几份熟才是可口?于我而言,我的体会是,这一年,学会了做减法,学会了慢些走路。因为做减法,我的工作和生活变得更为简约,更能真正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因为慢慢走,我学会了观察路上的风景,思考以前赶路时时常忽略的一草一木、一树一林。现在回头看,过往一年里,抛开升级做父亲之外,我的收获比想象中要大得多。更重要的是,未来怎么走,越来越清晰。

我的理想是能常带家人旅行。父母和岳父母慢慢年迈,陪他们在国内行走就好。而我和小报妈带着小报,争取以后每年去到两三个三四个四五个国家。钱当然要多赚。但我觉得在人生需要改变的关口,只要没有被饿着,路径选择比囊中鼓腾更重要。有1万块的时候想着有10万块一定很爽,结果发现感觉一般,于是憧憬有100万,现在有了100万又怎样呢。不管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赚钱,边际刺激效应都在下降。但是陪父母和妻儿旅行,边际幸福效应是一路攀升的。

昨天跟在英国的崔莹聊天。她说自己40岁之前会到至少100个国家旅行,现在离40岁还远着呢,她在英国一边读博士,一边拍纪录片,闲余时间已经行走了35个国家。“其实花不了太多钱,缺少的一般是勇气、时间和行动。”我严重同意她的观点。人最可悲的事莫过三种:瞻前顾后苦思冥想如何更有勇气;耗费大量时间研究如何节约时间;三番五次拿捏行动计划结果到地老到天荒足还未出户。

无论是孝敬父母,还是去实现理想,都要趁早,并马上行动。我们可以改良自己的行为方式,却不能原谅自己的优柔寡断。父母等不及,我们的青春——假如青春还在、哪怕只剩个尾巴的话——也等不及。和父亲粉碎尿结石一样重要的,是我们粉碎自己思维中的结石。

按需生产,简单质朴

   

我坐在沙发上,看湖南卫视的肥皂剧。插播广告的时候,我拿起Iphone,玩“切西瓜”游戏,剧情无聊的时候,我拿起旁边的一本投行人士写的书《金手铐的救赎》,看上那么几页。

  我们常说“一心不可二用”,那得看是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事实上,有时候,一心多用,混搭起来,也蛮好。我习惯这样做。平时看书,我会抱上五六本不同类型的书,每本看上50来页,然后再写心得或读书笔记。

  肥皂剧、“切西瓜”游戏,以及投行人士的回忆录,这三样东西,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根据需求,提供最简单的服务。

  先说肥皂剧。像什么《流星雨》、以及《杨贵妃》,以及现在《宫》这样的电视剧,我们可以鄙夷不屑,说其烂、骂其俗,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东西的观众数目庞大,而且其中不乏一些所谓的层次高的人。事实上娱乐只分口味,不分层级。有些人只是自认清高,不愿意承认自己看肥皂剧的爱好而已。这些肥皂剧,它以最简单甚至最弱智的线索与故事,满足了人们的无聊需求。它是不用动脑的,但往往不按常理出牌,所以你好奇,你跟随。

  再说游戏。Iphone的“切西瓜”,和“愤怒的小鸟”等游戏,其实也具有同样的特征。很简单,很红。特别是愤怒的小鸟,我看了朋友张晶写的《那只一夜成名的小鸟》文章后才知道,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美国脱口秀主持人科南·奥布莱恩、澳大利亚歌手凯莉·米洛、美国滑板巨星托尼·霍克、诺基亚前副总裁安西·万约基…他们都曾公开表示迷恋同样这款游戏,或许正因为此,出品这款游戏的那家芬兰小公司仿佛一夜之间鹤立鸡群。

  再说我提到的投行人士──雷曼投行部前董事总经理、香港人黄元山写的《金手铐的救赎》这本小书。书很简单,写的是关于他如何求学求职和工作的经历,如何进入雷曼的,如何在雷曼任职的。但我认为这是一本好书。因为它简单。我相信不少财经记者也好,或者其它财经方面的人士,对三年前的次贷危机可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或许看过好多文章和著述,或能长篇大论,但却对CDO(债务抵押债券)、CDS(信贷纽约掉期合约)等基本概念未必清楚。

  絮叨了一堆后,你是否还会觉得这三样东西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呢?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要摒弃掉一味批判或愤世嫉俗的姿态,专注擅长、感兴趣的东西当然不赖,但对自己反感却红火的事物留意或稍加研究,更可能有意外启发和收获。

  按需生产,简单质朴,我认为这是一切有力量、可持续产品和服务的共性。现在热门的最具代表性的,无异是刚过完7岁生日的Facebook了。

  其实这同样也适合于一个人的生活。所谓的“按需生产”,不是说我们为了迎合什么而去过什么样的生活,恰恰相反,此时的“市场”上,供求双方都是我们自己,虽然不能切断与外面世界的联络,但核心是根据自己的需求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2011年的春节过得惬意。父母是1月24日来广州的,到现在两周了,这两周的唯一的事情就是陪家人。正月初二开车去了趟珠海,呆了一晚,带父母到海边散步。今年的春节特别暖和,广东连续多少天的气温都在22度以上,很舒服。只是污染太严重了,四处灰蒙蒙的。珠海近海实在太脏了。因为湘湘是大肚婆,遗憾不能出国。

  春节期间乱翻书,主要看的除《金手铐的救赎》外,还有茨威格《昨日的世界》,比格斯《对冲基金风云录》,索尔金《大而不倒》,还有一本杂志书《影像思考:电影与电影史》。

  这几本书让我体会最深的是简单质朴。我并不惊叹于被形容为金融界的“2012”的大部头的《大而不倒》是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而感慨于索尔金对他所采访和掌握的所有细节的取舍、甄选和娴熟运用,譬如(第233页)他写道雷曼兄弟CEO富尔德失意中的得意──成功避开媒体关注,和韩国发展银行谈好转让雷曼事宜后,他乘机从香港回美国时,在飞机大屏幕上看的一部英国警匪片《银行大劫案》。

  再如比格斯在《对冲基金风云录》(第5页)写到“三角投资俱乐部”一位令人生厌的家伙时,写了一整段关于他们之间打网球的经历,将其投资和处事风格一显无遗:“如果我击出的一个球落在界内但靠近底线,他经常会高喊出界;要是他击出的一个球明摆着出界了,但超出底线的距离不过几英寸,他会跑到网边,费力地向落点张望,这样会弄得你不好意思,甚至不敢宣布球出界了。在我连续得分时,他会坚持走到场边坐一会儿,系上5分钟的鞋带……” 

  这些作者们的写作如行云流水,最值得我学习的一点便是最自然、自如和真实的表达就是最好的,甚至可以“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当然我也知道,上述这些人做到“简单最美”,与他们的阅历有关。他们不着急去渲染什么、疾呼什么,反而让人们印象更为深刻。

  所以,说完这些个或那些个方法论后,还是会回归到一点,那就是价值观,或说态度问题──你为什么选择这种方式。茨威格一生写了6部中短篇小说,2部长篇小说,12部传记,3本诗集,7部戏剧,9部散文集,1部回忆录,但他并非因为享受写作本身的乐趣而写作,事实上他在第一部诗集出版后,间隔了6年才出版第二部,然后又间隔了三四年后才出版第一本散文集,“要多看、多学,然后才开始真正的创作!” 茨威格在回忆录中写道 ,“不要带着仓促写成的作品来见这个世界,而要首先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

欧洲旅行杂感

(一)Made for China

“这杂志封面不错,老毛拿了一大把钞票。上面写的是什么呢?”Z先生问我。

“中国买下世界,哈哈,说你呢。”我够直接的。

“是吗?呵呵。”

这是德国时间2010年11月16日晚上8点,我从法国尼斯经慕尼黑转机时,在机场的一段对话。Z问我的是当期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专题《Buying up the world:the coming wave of Chinese takeovers》。

在此之前的十天里,我去到了德、比、意、法、摩(摩纳哥)等欧洲五个国家的包括法兰克福、布鲁塞尔、科隆、威尼斯、佛罗伦萨、尼斯、嘎纳等十多个城市。在这样一次马不停蹄的旅行中,让人感受最深的正是中国人跃跃欲试“buying up the world”的牛气劲儿。在这些旅行城市的广场上,四处都能听到中国人在讲话,在其奢侈品商店里,时常挤满了中国人。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意大利威尼斯。我们同行的团里有30多人,一天上午有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约定集合时,一道风景线出现了:人们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多数人手里提着GUCCI的手袋,有的人甚至左右手各提了两三个,脸上写满了满足感…大家把这些手袋放到广场上一块石板上,远远望去,就像是在开展会;过路的行人无不投过来先惊讶然后理解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说:“中国人嘛,难怪!”

在其它城市亦如是。法国的LV店和CHENEL变成了菜市场,中国人大声喧哗着,“这款不错,I BUY TWO!”中英文搀杂,很是有趣,想起了叶圣陶先生的短篇小说《多收了三五斗》。

是人民币升值的原因吗,是因为这些奢侈品比香港还要便宜的原因吗?不尽然。这在我刚到欧洲时就感受到了,彼时法兰克福的天气没有想像中冷,我随口说了一句“白带羽绒服了,浪费了我一千块!”接下来的局面出乎我的意料:团里有其它人开始“接力”了,“是啊,我在机场买的这件皮衣8000块呢!”“我这件衣服也是刚买了,花了我1万3…”

换个角度来想,这或许也是蛮正常的现象和阶段。物质丰硕和名牌着身所带给中国人的快感,要远远大于欧美民众。再加上一直以来我们的生活在一个精神和信仰贫瘠的环境中,与其说富人们在狂购名牌,不如说他们在用人民币垒筑内心的安全感。

《新闻周刊》比《经济学人》更狠,最近一期其封面专题是“Made for China”,形象至极。幸好欧美多数城市的商店周末不营业且每天营业时间较短,否则整个世界确实要被中国人买光了呢。

再回到上文提到的Z先生。他在问我《经济学人》封面专题的意思时,刚刚买了第14块名片手表。他把盒子去掉,只把手表铺在拉杆箱的最下面,金光闪闪的一层,我们笑称他从欧洲捉了一群螃蟹回来。

 

(二)兰博基尼与王老吉

此行我们去到了几家欧洲企业参观访问。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两站,一是比利时的Rako公司,一个是众所周知的意大利兰博基尼公司。

Rako公司是做家居产品的,如床架和床垫等。这家公司并不大,董事长是位年轻人,公司是由他的父亲在30年前创建的。感染我的,是他们父子二人对所从事事业的狂热。欧式狂热和中式狂热是有区别的,前者的风格是自然融入,后者的特点则是跑步前进。这位董事长在给我们介绍他们的产品时,把他的年迈的父亲拖过来做“模特”,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躺下去,如此反复多次。这一个细节或许就能解释欧洲为何盛产百年老店的原因吧。

再说兰博基尼。这家世界知名的企业,并非在罗马或是其它几个意大利的繁华城市,而是坐落在离佛罗伦萨要两个多小市车程的一个不起眼的意大利小镇上。中国人谈到兰博基尼,自然会想到其豪华跑车。而到了意大利我才知道。原来其产品线繁多,汽车之外,还包括了酒店、IT、服装、家居等,最近兰博基尼还在香港推出一款“蜘蛛侠”手机呢。不过,请注意,兰博基尼只拥有兰博基尼品牌,而没有任何工厂。也就是说,它是一家品牌运营商,而不是制造商。2009年的营业只有1.8亿欧元(18亿元人民币)。

那么,有两个问题就应运而生了。第一是,兰博基尼产品线延展时,其选择标准是什么。兰博基尼先生回答说“Strength(力量)”,然后列出了几个先决条件,一是国际化,二是创新科技,三是设计精良…七是意大利制造。第二个问题最重要,那就是,兰博基尼总部只有区区25名员工,便运作了这么一个庞大的家族企业集团,他们在品牌管理上有何秘诀呢?

因为客人太多,来不及向兰博基尼先生发问。不过,我由衷地佩服这一老头的精进。他父亲从拖拉机开始,最终确定把兰博基尼做成一条有底蕴、同神韵的奢侈品精品线,他现在则把这一帝国的触角在全世界范围内伸得更长、走得更远。但他们走得一定一点都不快,速度不是他们的追求。

欧洲旅行回来后,看到有同事在说王老吉的品牌故事。王老吉最近几年的业绩一飞冲天,但是多数人或许并不知道,红罐王老吉与绿色软包装的王老吉其实不是一家。

“王老吉这个商标是广州药业(600332.SH,0874.HK)所拥有的,以前一直做不成功。加多宝在90年代起租赁了这个商标,力推红罐,结果是一年比一年的成功。大约是4年前,广药觉得市场不错,于是推出绿色软包装的王老吉,跟着红罐悄悄的走,业绩也越来越好。”同事说道,“到了现在,红罐已经是中国第一饮料品牌了,估计加多宝创始人现在正后悔没有买断王老吉的商标。而广药估计也后悔3年前把绿色的品牌卖了50%给港商。这个品牌越来越值钱,据说红罐07年销售达60亿,给PS5倍,也值300亿。”

好在红绿王老吉没有掐架,或者谁给谁戴绿帽子。否则这一“中国第一饮料品牌”又要引得人们唏嘘了。我想的是,兰博基尼这一品牌运营商,能够将兰博基尼产品线横向拓展那么宽并能保持品质和口碑的一致性,一些在我们眼中优秀的中国企业,为什么只运营一个产业领域的品牌都那么吃力,甚至时不时闹个笑料或出个乱子呢。

(三)风景

在德国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博客,《亲情·法兰克福》。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虽然FacebooK等社交网站价值连城,但这并不能掩饰欧美人重家庭的特点,或者说,社交网站的诞生和受宠,恰恰是他们太过注重家庭生活的一种平衡物,或者说提供了某种便利性。从作为个体的人或家庭的内部和睦与外部的受尊重所折射出来的自然、从容、安静的氛围,正是我此行所看到的最大的风景。

欧洲之行最后一站是在法国戛纳(康城),就是每年都举行国际电影节的地方。我们去到的时候,正好是这个城市的全民马拉松比赛日。比赛的终点站就在海边,电影宫的前方。我在终点站呆了两个小时,深受触动。马拉松队伍里的老年人很多,有的甚至过了70岁,还能坚持4个多小时跑完全程;还有一些残疾人,譬如没有左臂,也跑完了全程;还有人的腿部受伤了,却没有退出,坚持跑到了终点……我虽然也看到中国的一些民间马拉松,也不失一些让人感触的细节,但是整体而言,却是完全不同的气场。

还有更多的细节,只有自己亲自去感受,才能更明白一些。回来的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是被派送到欧洲长驻的华为公司的一位工程师,他又给我讲了一些他在欧洲的工作和生活感受,蛮有趣。出于职业病,我当时还想着为他牵线搭桥,让他写本书出来。可惜最后太匆忙,忘记了向他要联系方式。

摩纳哥也是此行去到的一个有趣的微型国家,整个国家就像是一件奢侈品。我在一家展馆里看到一副画很有趣,就拍了下来,我第一眼看到后想到的四个字是“王子娶亲”,两位新人背对着我们,新娘还蒙着红盖头。我给随行的朋友这样说,他们说,那是因为我想老婆了。哈哈。你的第一感觉呢?

 

IMG_3446 IMG_3414 IMG_3396 IMG_3390 IMG_3387 IMG_3376

IMG_3362 IMG_3360 IMG_3354 IMG_3333 IMG_3321 IMG_3319

IMG_3288 IMG_3270 IMG_3246 IMG_3239 IMG_3232 IMG_2599f

IMG_3128 IMG_3090 IMG_3088 IMG_3065 IMG_3041 IMG_3037

IMG_3031 IMG_3028 IMG_3021 IMG_3015 IMG_2956 IMG_2948

IMG_2937 IMG_2928 IMG_2921 IMG_2913 IMG_2912 IMG_2899

IMG_2869 IMG_2845 IMG_2839 IMG_2819 IMG_2802 IMG_2782

IMG_2570 IMG_2558 IMG_2550 IMG_2527 IMG_2515 IMG_2480

IMG_2754 IMG_2743 IMG_2599 IMG_2722 IMG_2717 IMG_2712

IMG_2708 IMG_2705 IMG_2686 IMG_2606 IMG_2666 IMG_2616
链接:更多欧洲之旅照片:http://photo.163.com/zhanghuacn.vip/list/#aid=214475903&m=0&page=1

较真的美国人

在中国的时候,作息时间跟美国人几乎同步。这样是不是来到美国后就不用倒时差呢,错!因为到了美国,作息时间又跟中国同步了。

现在是西雅图时间9月14日凌晨2点,北京时间9月14日下午5点了。15个小时的时差。

9月13日开始转悠。当天主要呆在NCC Natural Markets。NCC是华盛顿州最大的有机食品连锁超市。先是听美国农业部(UCDA)和有机贸易协会(OTA)的同志们讲美国有机食品行业的概况,整体产业链条是如何运转的。我感兴趣的是,有机食品供应商们都能得到美国政府补贴,他们如果犯了错,如何处理呢。

“有机食品行业经常突击检查,”OTA的同志说,“若无前科,批评责备,协同改正;或有前科,马上停业,惩罚整顿。”

说话的同志义正辞严。很有气势。听得出来,她对Organic充满热忱,近乎痴迷,对于有可能出现或已经出现的问题,他们已经有了一套至少目前看来行之有效的措施。

我想到了中国制造业“走厂”现象。所谓走厂,就是当危机到来时,通过不断变换颜面的方式,将个人的损失降到最低。他可能已经享受了一定的政策优惠,他可能丢下了一群被欠薪愤怒的工人,反正金蝉脱壳了。而脱壳术会在同一企业主身上重演,因为这是一种活法。

对有机食品行业知之甚少。这次来美国,几乎是旅游性质的。不过,看到Organic成为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上多数国家的张口闭口谈论的一个热门词汇,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或许在已经发生的历史里),一定有层出不穷的中国商人,视Organic为一个大箩筐,通过“走厂”的形式来,以轮番的赚快钱为目标,不亦乐乎。

NCC超市里真是应有尽有。水果类的有机食品,比非有机食品的价钱高不了太多,大约20%左右,而肉类有机食品,就要高出一到两倍了。一斤15美元猪肉。确实昂贵。不过,令我吃惊的是,每天下午3点,NCC超市有讲座,参与对象,是西雅图对有机食品烹饪感兴趣的社区居民们。对这些人来说,他们确实视使用有机食品,为一种生活观念。

美国人的认真,体会在一些细节上。譬如NCC超市关于提醒自带手袋的小贴士,不经意之间,随时随地。A bag in hand is more than two bags in car.等,很是可爱。再譬如13日上午,OTA发给这次前来西雅图参观的亚洲记者们一个“红包”。在发红包之前,要先在一个表格下面签字。这是一张美国农业部根据西雅图当地的消费水平,给予记者们用餐补助的说明表格。表格很详细:西雅图呆三天,总共8顿饭(第一天我们中午来的,他们就一定扣掉一顿),补助额是每天西雅图的平均消费水平,乘以75%的补贴率,再乘以2.66。后面几天在肯纳威克(Kennewick)和韦纳奇(Wenatchee),也是同样算法。最后算出来的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红包中的现金额,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红包里塞有美分硬币,真是好玩。个中文化性格可见一斑。美国人的原则是,宁愿麻烦,也一定要透明。

下午4点多就结束了。买了份《经济学人》和《纽约客》,回了酒店。买此类杂志,我属附庸风雅,不过一直以来,所有文章,我都能耐心把导语读完。虽然量少,但多少也能让虚荣心和羞耻感有一些慰藉了。同行的几位中国姑娘去shopping了。我睡到八点多才出发。想着再去看一下《盗梦空间》,结果该死的西雅图影院,最后一场是9点20分。我只好作罢,马上去吃饭,然后逛书店,沿着大街漫无目的地行走。

我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不知道走到了那里。有些累,不过内心很充实,这种充实,不是乍到美国的新鲜和兴奋感,而是从京沪广等中国忙碌拥挤的城市,一下子跳跃至西雅图这么一个舒缓地,安静的,轻盈的城市后的紧张;当他们的市民已经开始入睡,我这么一个陌生的外来者独享他们的城市、他们的慢节奏,这真是一种曼妙的体验。

说一件不好意思的事。汤汉斯《西雅图夜未眠》这部电影,我始终没看过。一直到来西雅图之前下载了,但由于出差,写作,学习等等,没顾得上看。终于在9月12日的一个西雅图未眠夜,我看完了《西雅图夜未眠》。看得我还流了两行泪。

其实,有没有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有这样的感受:对于呈现到我们面前的精神产品而言,和几年前要靠离奇、悬疑、生死等来吸引人的情感相比,现在,我们突然之间发现仍然是最质朴、最简洁明快的情感,才是最打动人心,最值得铭记的。当然这不是在鼓励大家看肥皂剧。

在NCC超市里买了两小瓶oil,一瓶是用来止痛的。在农村的俺娘最近两年全身疼痛,到医院检查无果,江湖术方也无效,从香港台湾和印尼给她捎的药品,也无济于事,这次试一下米国货吧。另一小瓶,是给湘湘的,她在喝中药调理身体,结果产生负作用,湿气重,脚底长泡,NCC服务员推荐了一种Green Tree Oil,希望能有效吧。

无论飞到哪里,心里时时刻刻惦记着她们俩。她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当然,如果湘湘将来给我生了个女儿,那就是“第三者”了。

 IMG_0035 
画廊
 IMG_0016
西雅图之夜
 
 
IMG_9887
NCC有机食品市场
IMG_9913
在NCC吃中餐,一切都是有机

 IMG_9940
NCC,细节
IMG_9917
午餐

 

IMG_9924
午餐
IMG_9927
宝宝乖

 

 
IMG_9981
游艇世界
IMG_9984
西雅图之夜
IMG_9987
影院
IMG_9993
酒吧人们
IMG_9994
酒吧
IMG_9997
BN书店

IMG_9998
书店
IMG_0005
书店

抵达西雅图

9月12日上午11点,从广州经大阪飞西雅图,到达后,正好是西雅图时间的9月12日上午11点。

刚到酒店,视野甚佳,不远处就是美丽的联合湖( Lake Union)。这里离华盛顿州的大学城也非常近,几分钟的车程。

天气很凉,只有10来度,穿着茄克仍能感到凉意。

常有人说,咖啡(星巴克总部所在地)、海鹰、未眠夜(汤汉斯《西雅图未眠夜》),西雅图是一个适合恋爱和休闲的城市,也是美国最宜居的地方。Good,接下来的一周,我全部呆在这里,四处走走,好好体会一把这里的风土人情。

这次发邀请的是美国农业部。安排的企业参观和访问时间比较宽松。习惯了“顺手牵羊”,想着比尔盖茨的老巢就在这里,来前发了个邮件给盖茨基金会,希望能安排一采访。可惜遭拒。很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