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陈发树

“妖股”紫金

上市两年多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超过120次,至少有10次引起投资者较大质疑。其股价也如过山车般起伏得让人头晕目眩。这只投资者眼中的“妖股”究竟为什么在股市上翻云覆雨?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 http://www.infzm.com/content/47944

外之喜

“同样被套牢的基金们一定是无法忍受直线下跌,最终选择疯狂加仓以降低成本了。”

 

“涨停了,紫金矿业(A股)涨停了!”2010720日上午1040分,郑粤明在电脑前大叫一声,他情绪激动,有些歇斯底里。 

郑粤明是东莞一位年轻股民,也是紫金矿业的“坚定持有者”。他最后一次买进是去年9月,当时紫金股价为10元左右,两个多月后涨至最高11.5元时他并没有没有卖掉,此后就一直被深套。“我没有割肉的习惯”他说。 

不割肉的代价是巨大的。今年上半年,沪指下跌幅超过25%,这一数字远超道琼斯和纳斯达克指数均不到6%的跌幅。和讯网的一项调查显示,上半年74%A股股民是亏损的。这其中自然包括郑粤明。上半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紫金矿业已跌至6元附近。 

郑粤明下定决心,等股价反弹至7.5元左右就割肉出局。712日,星期一早上,紫金意外停牌,一个猜测在他大脑里一闪而过——是不是有重大并购重组事件呢——这是富有阿Q精神的中小股民们惯常的猜测;查公告,无果;下午上网搜索新闻,一种不祥之兆袭来,上杭县政府正在开发布会,称紫金山铜矿涉入重大污染事件。晚上上交所的公告证实了这一点。

第二天紫金矿业开盘大跌。郑粤明心灰意冷,左右为难——这也难怪,他的星座是天秤座。直至收盘,他仍没舍得割肉,之后紫金矿业又连跌三天。

转机在720日出现,这一天紫金矿业开盘不久就拉升至2.8%左右的涨幅,横盘近一个小时后,重新抬头,直奔涨停,后虽小幅震荡,不过上午收盘时还是牢牢封在了5.73元的涨停价。

而就在这一天早上,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71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公司因涉嫌(关于污染事件)信息披露违规被立案;同时还发布了紫金董事会向投资者的致歉信。

“同样被套牢的基金们一定是无法忍受直线下跌,最终选择疯狂加仓以降低成本了。”国泰君安一位研究员说。数据显示,720日紫金矿业居资金抢筹榜之首,资金净流入超过1.5亿元。

 

“散户绞肉机”

尽管紫金矿业虽是沪市权重股之一,也深受基金青睐,但它一直是散户行情。

 

这一研究员说的没错。一直以来,紫金矿业被视为是“高成长性”、“具有长期战略投资”的股票。A股上市前夕,紫金矿业曾请一箩筐的主流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和券商研究员到其上杭县的老本营参观、交流,当这些人问及其关于估值、环保、税收等问题时,紫金高管们就像小学生背简法口诀表一样对答如流。

最有意思的当时有人说网上有消息称紫金山附近江里的水正在变臭时,紫金矿业董秘郑于强否认称,“今天中午就让大家尝尝我们江里的鱼。”

唐伯年彼时也在其列,他是上海一家私募基金的负责人,调研之后,他给紫金矿业贴上了“透明”“创新”等标签,最后一标签最重要——一个能给股东带来丰厚回报的企业。紫金矿业从此进入他的关注视野,去年年中其公司股票池中,五家蓝筹是四只金融股和一只资源股——中国平安、浦发银行、中信证券、海通证券、紫金矿业。

幸运的是,今年春节前他们这款私募信托产品到期后清盘,此后没再买入紫金矿业,“我也没想到紫金股价今年一泄千里,半年几乎打了半价,”他说,“逃过一劫,真是庆幸。”

尽管紫金矿业虽是沪市权重股之一,也深受基金青睐,截至去年底有近百家基金持有其共10%左右的股份。但它一直是散户行情。今年一季度前十大流通股东里有两支与期指有关的新基金进入,但持仓量与退出的几支基金相比明显减少。去年底其股东总户数为98万户,今年一季度末为108万户。

紫金矿业被郑粤明称为“散户绞肉机”。他经历过其A股上市当天(2008425日),他开盘买入5000股,买入价10元(他似乎和这一数字有不解之缘),随后是看着K线图像死鱼一样横盘至下午一点半,突然之间是令人心惊肉跳的“过山车”——从10元直线拉升至22元,也就是说,转眼之间郑粤明账面盈利120%;可惜紫金很快被交易所停牌,收市前5分钟才复牌,从22元直线落下,收盘价13.92元,接下来两个交易日更是连续两个跌停,郑粤明空欢喜一场。

郑粤明几次买卖紫金矿业,都是以亏损收场。大幅拉升时,他总期待“明天更美好”,最后只是镜花水月;大幅下跌时,总以为补仓就能尽快解套,结果越陷越深。今年7月初他想明白了:谈什么狗屁矿产储量、金价上涨和市盈率,紫金矿业那些成本完全可忽略不计的“大小非”实在太多太多了,他们抛售时不在乎10远还是5元的股价,而散户们呢?当然,他就是想明白,对是否割肉面前也是优柔寡断。

去年4月底,紫金矿业49.25亿股限售股解禁。仅新华都集团董事长陈发树及旗下公司在两个月内就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近3亿股,去年下半年又减持1.45亿股,累计套现金额约45亿元;陈发树去年仅从紫金矿业分红所得就达1.7亿元(税前)。

其实“大小非”并非如郑粤明所言一样丝毫不在乎股价跌涨。去年6月的一天,所持紫金市值超过10亿元、紫金矿业前十大自然人股东之一的谢福文,一边试驾朋友刚送他的那辆保时捷越野车,一边对南方周末记者称,铜矿的潜力和海外并购是紫金矿业未来的闪光点,“我暂时不减持,要等到股价上到15块。”但至今他未等到这一天。

 

躲猫猫

两年多的时间里,紫金矿业发布公告超过120次,至少有10次引起投资者较大质疑。

 

尽管在“隐形富豪”不计其数的东莞市,连郑粤明自己都承认,作为一家文化公司的经理,月收入近万的他其实与“世界工厂”里的一枚工人没有本质区别,但他还是给自己贴上了“知识分子”的标签。他痛斥“妖股”中可能含有的人为操纵成份,尤其是紫金矿业公司本身一些不明朗的作法。

最典型的一次事件,是去年7月的“邮件门”风波,79日中午,多家券商研究所向其客户发送信息称,紫金矿业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事宜近两日内会有“明确说法”。第二天下午,紫金矿业(H股)发布公告称,自本公告之日,公司已终止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收购项目。

当日,紫金A股又是一番过山车行情,开盘即拉升,大涨近8%后迅速坠落,最终以0.36%的微弱涨幅收盘。第二个交易日跌幅则超过5%。“重大收购事项的进展情况有外泄嫌疑”,这是郑粤明的第一反应。

市场上类似的置疑声始终有之。早在200842日,摩根大通以每股6.76港元的均价减持紫金H股逾1500万股,但在第二天,又以超过7元的均价增持了400多万股,人们琢磨不透摩根大通玩什么把戏,而就在第三个交易日,紫金矿业正式披露A股招股书(从上市获批到发布招股书用了四个多月时间),市场关于紫金消息外泄的说法应声而起。

2008425日(A股)上市到2010720日,两年多的时间里,紫金矿业发布公告超过120次,至少有10次引起投资者较大质疑。其中以信息披露不力为最。最近一次即新的“污染门”事件,南方周末第一时间内调查获悉污染起始日为紫金大派年度“红包”(分红派息)次日的65日,但走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前,它仍坚称污染日为73日。

在此次紫金涨停之前,郑粤明并非没有体会过类似的快感。令他记忆犹新的一次是2009年春节后第一个交易日,紫金跳空高开,很快被封上涨停。之后连续大涨,7个交易日涨幅超过50%210日,紫金发布股价异常波动公告称,“除于20081230日披露的建设设20万吨铜冶炼项目外”,3个月内无资产重组等重大事宜。

问题正在于,这一被政府部门称之为“建国后福建龙岩最大投资项目”的“20万吨铜冶炼项目”之具体情形,以及未来对于紫金矿业及上杭县、龙岩市甚至福建省的重要性,紫金矿业均语焉不详。但这些信息,在谢福文和唐伯年一些与紫金关系甚密的人士眼里,则是透明的。

 

少数人的盛宴

“海外并购接连失败后,已募到的巨额资金的新去向,为何不向投资者作进一步的披露呢?”

 

“你要帮我们为紫金矿业‘中国第一大金矿’的称号正名啊,”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面对一张偌大的“欧亚地质图”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要不我给你其它几家矿山的联系方式,你做篇文章?” 

这是2008820日上午,陈景河在其厦门的办公室对南方周末记者的一番话。彼时紫金上市不到4个月,甘肃阳山金矿号称自己是“亚洲第一大金矿”,让陈景河很是不爽。一直以来,紫金矿业有意在投资者面前树立一个“带头大哥”的形象。

陈景河的不爽中其实也暗示了资源性行业一个“公开的秘密”,那便是重视开采、疏于勘探、玩储量竞赛。储量竞赛的表现形式是不少资源类企业喜欢上了“注入矿产资源”的游戏——中小投资者是外行,要么看大戏,要么入局当个“轿夫”。

海外企业会耗费数年时间勘探清楚一座金矿的真实储量后才进入开采,但中国公司的情形常常是“只争朝夕”,争于变现。“体制决定的,”一位券商研究员在2008年到紫金调研时和同行说,“本来就是国有企业,高管只要在在位几年好好挖矿收钱即可。”本次的“污染门”,也将离退官员扎推紫金矿业的独特“风景线”暴露无遗。

而两年前曾发生过一件更为典型的事件:紫金矿业董事会原建议2007年度不分配利润,但随后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当地政府投了反对票,并提出了共计逾13亿元的分红动议。

紫金矿业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虽然第一大股东是当地政府,但随后的几大民营股东(陈发树、柯希平等)的总持股比例也不可小觑,加上陈景河本人现在持量量为8700万股,他们在“坐山吃山”之余,还是有四处寻找独特的动力的。尤其是去年6月中旬,陈景河减持了超过2700万股紫金矿业,其中2100万股转让给了公司其他十位董事、监事和高管。这帮人自然也愿意跟着卖命了。

不过,正如收购哈萨克斯坦黄金公司未果一样,近两年来,紫金矿业还在菲律宾、秘鲁、澳大利亚等国紧锣密鼓地收购矿山,但是接二连三折戟。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去年11月宣布34亿元要约收购澳大利亚矿企英多菲(Indophil),最终于今年6月底亦宣告失败。有人吃惊于为什么好多国家“拒绝中国钱”,有人则怀疑雷声大、雨点小的紫金矿业有“假并购”之嫌。无论如何,对于一家公众公司来说,紫金似乎有义务公告相关细节,但却从来只是寥寥数笔。

“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现象是,”郑粤明说,“接连的并购失败后,已募到的巨额资金的新去向,为何不向投资者作进一步的披露呢?”

紫金矿业就像一个纨绔子弟,曾多次被环保部及证监会调查或要求整改,但总是一边改着旧习惯,一边犯起新毛病,掺杂其中的无疑是扑朔迷离的股价波动。

“炒了4年股,几次买入紫金矿业都是我极大的失误,”郑粤明叹了口气说,“我准备割肉了。”没有人知道他是否会真的割肉,但“妖股”的故事仍在继续。

 

(文中郑粤明和唐伯年为化名)

链接:中国最大黄金企业“污染门”调查:http://www.zhanghua.cn/?p=3929

被低估的陈发树

1995年在福州东街口商业区开出第一家名为百货公司,到15年后的今天涉猎百货、矿产、旅游、IT、医药、啤酒、地产、酒店等诸多行业的民企集团掌门人,陈发树似乎总能否极泰来,柳暗花明。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南方人物周刊  特约撰稿 东方愚  

 

所聘总裁唐骏深陷“学历门”事件,旗下最大一块资产紫金矿业又遭遇“污染门”风波,49岁的新华都集团董事长陈发树(紫金矿业第二大股东)最近有点烦。他是2009年胡润百富榜上的福建首富(第15名,资产250亿元),也是中国内地的“矿产首富”,但如今已是大打折扣。 

有人说陈发树会炒掉唐骏,也有人说陈发树会因紫金矿业股价相比年初几乎打了半价而心急如焚。这些都是想当然的推测而已——我们高估了唐骏和紫金矿业在陈发树棋局中的地位,从而低估了陈发树的冷静和智商。 

1995年在福州东街口商业区开出第一家名为百货公司,到15年后的今天涉猎百货、矿产、旅游、IT、医药、啤酒、地产、酒店等诸多行业的民企集团掌门人,陈发树似乎总能否极泰来,柳暗花明。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四大金钢”

陈发树的几个兄弟在整个家族产业里的职位只具有象征意义,集团战略和具体业务由职业经理人“四大金钢”唐骏、周文贵、刘晓初、叶芦生等来掌舵。

 

1982年,20岁出头的陈发树从林场向厦门倒卖木材,5年后攒下第一桶金。之后他买了一辆三轮摩托,和陈晋江等几个弟弟(陈发树有3个哥哥和4个弟弟)一起为一家小百货店拉货,1988年将之盘下,开始了自己百货食杂零售业的生涯。

一直到1995年,陈发树的生意才有起色,他从厦门来到福州,在最为热闹的东街口商业区开了一家名为华都的百货公司。两年后华都集团成立,年底设立股份公司,注册资本1.06亿元,陈发树持股71%。这一年,他36岁。

1998年,陈发树与弟弟陈晋江分家,陈发树成立新华都集团。2000年入股紫金矿业前夕,新华都注册资本1.39亿元,陈发树持股73%

新华都向漳州、泉州、厦门等地扩张,是从2003年开始的,当时紫金矿业的利润已逐年提高,为新华都扩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现在新华都集团里,除陈发树外,陈家兄弟还有三人,弟弟陈志程(真名是陈志腾)是新华都百货零售业务(即新华都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弟弟陈志勇是泉州和漳州等地新华都百货业务的负责人,哥哥陈云岘是新华都工程的负责人。

不过,陈发树的几个兄弟在整个家族产业里的职位只具有象征意义,集团战略和具体业务由职业经理人“四大金钢”唐骏、周文贵、刘晓初、叶芦生等来掌舵。

在这方面,展现了陈发树的过人之处,这也是他有今日成就的根本原因。如果说中国早期民营企业家身上都带有某种幸运元素的话,那么陈发树便是其中能将幸运保持下来的一小部分人之一。他的秘诀是,以职业经理人取代家族成员执掌旗下产业,用投资回报推动主业快速扩张。

周文贵是被陈发树从沃尔玛挖来的经理人,现在是任新华都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当被笔者问及执掌新华都主业的感受时,周文贵称:“我并不是陈家人,但得到了陈发树的充分授权,这是最令我欣慰的。”新华都百货和零售业务去年净利润近7000万元;截至2010719日,其市值为27.5亿元。

 

一鸣惊人

连陈发树自己都未曾料到,当初无心插柳的意外入股,为自己百货生意迅速扩张提供了“天然保障”,更使自己几年后成为了坐拥逾200亿元资产的“福建首富”。

  

20009月初的几天,已届“不惑”之年的陈发树面临着创业以来最大的一道坎——他被福建省政府推进了被认为是夕阳产业的矿业“火坑”里。彼时福建上杭县国企紫金矿业改制,向民营企业敞开大门,其董事长陈景河带队到香港、深圳等地招商,最后无果而终,“人家对我们不感兴趣啊。”最终福建省政府出面,给新华都、恒兴实业等省内知名民营企业“打招呼”,两家企业的掌门人陈发树、柯希平情非得已,双双入股。

这对行事谨慎的陈发树而言,无疑是一次莫大的考验。他对一位手下说:“就当是赌一把了。”他从此成为了紫金矿业第二大股东。

正是这种“赶鸭子上架”,成就了陈发树。2002年开始,国际黄金价格进入上升通道,2002年初每盎司黄金价格为270美元,6年后的20083月,这一价格首次冲破1000美元大关。连陈发树自己都未曾料到,紫金矿业后面被探明为中国最大金矿,加上金价疯涨,他当初无心插柳的意外入股,为自己百货生意迅速扩张提供了“天然保障”,更使自己几年后成为了坐拥逾200亿元资产的“福建首富”。

陈发树成为公众人物,正是因为他参股紫金矿业。新华都集团是紫金矿业的第二大股东,陈发树至今仍直接和间接持有12%的紫金矿业股份(17.1亿股),以2010719日的收盘价计,仅此一项投资,陈发树的身家就近百亿元,去年仅从紫金矿业分红所得就达1.7亿元(税前)。

成败论英雄。当陈发树因紫金矿业一鸣惊人之后,一些媒体开始对陈发树的“战略投资眼光”推崇有加。坊间甚至盛传,陈发树当年一次机缘巧合,认识了紫金矿业的掌门人陈景河,紫金矿业改制时,陈发树“果断出手”,投资入股。

“这是一种误读”,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在接受笔者采访时曾称,尽管陈发树1997年就接触到了紫金矿业,但当时国内的矿产行业并不景气,陈发树并没有投资意向。

陈发树在紫金矿业的成功投资得益于他的用人。1997年,陈发树结识了时任福建省体改委股份制与证券管理处处长的刘晓初。两年后,陈发树开出优厚的条件,促使刘晓初弃政从商,加盟新华都。2000年,紫金矿业改制,刘晓初作为新华都的代表进驻,担任副董事长。刘晓初在资本运作道路上的娴熟动作,使紫金矿业为陈发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

20107月紫金矿业“污染门”发生后,新华社发文痛斥紫金矿业“官商勾结”,这只不过是充当了“皇帝的新装”里说话的小男孩儿而已,紫金矿业第一大股东自始至终都是当地政府,一直以来也是从上杭县到福建省的宠儿,又怎么可能做到独善其身呢。

 

政商之惑

在新华都高层的一次内部交流中,陈发树以德隆系和涌金系为例,警示大家不要冒进,更不要在政商关系上留下污点。

 

紫金矿业的第二大自然人股东柯希平告诉笔者,陈发树的老家是福建安溪(出产名茶铁观音),但他从不喝铁观音。新华都董秘龚严冰说,陈发树执掌一家大型家族企业集团,但其兄弟大都身挂虚职;不喜欢用秘书,总是一个人夹着普通的公文包就上了飞机;不讲排场,不会因为外界的声音而改变自己的主意……

当周文贵、刘晓初、叶芦生分别把新华都旗下的零售、矿产、旅游产业打理得有声有色时,陈发树逐渐退居幕后。

福建省企业家协会秘书长欧凌芝称,2005年开始,陈发树再也没有参加过该协会的任何活动。新华都的竞争伙伴、福建第一大连锁超市永辉集团掌门人张轩松甚至都难得见到陈发树一次。

这一年,新华都举办了十周年庆典活动。在一份《新华都稳进十年录》的内部资料上,赫然写着“陈发树先生以1.34亿美元财富列2004年福布斯大陆富豪榜第111位。”然而,自此之后,新华都内部再也没人讨论过老板的个人财富。

2007年,陈发树以180亿元个人财富位居胡润百富榜第29位,成为福建首富;令胡润遗憾的是,他几度试着约访陈发树,都以失败告终。

陈发树正是在新华都十周年庆典后变得异常低调的,他甚至不再给自己配秘书,新华都董事龚严冰是最后一任。

对于陈发树的低调,龚严冰称:“首先是出于安全角度的考虑。玖龙纸业的张茵成为中国女首富,结果惹来不少麻烦。”

而对于陈发树不再使用秘书,龚的回答是:“老板常跟省市一级的领导会面,对方不太喜欢老板带秘书。”这一回答虽有些牵强,但无疑将话题引向了一个甚为敏感的领域——政商关系。

由于陈发树的低调,不少人对他与政府关系的猜测多了起来。有人将他与红色资本家荣智健相提并论——荣智健是香港中信泰富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国家,但荣智健与国家资本共成长,赚了个盆满钵满;陈发树执掌的新华都是紫金矿业和武夷山旅游的第二大股东,这两家企业的第一大股东都是当地政府,但陈发树的话语权不同小觑。

不过,新华都一位董事对笔者称,在新华都高层的一次内部交流中,陈发树以德隆系和涌金系为例,警示大家不要冒进,更不要在政商关系上留下污点,“与地方政府关系宁可不好,不可太好。”陈发树说。

 

高调捐股背后

减持套现财务投资捐出股份——陈发树的财富聚散和腾挪之道“一箭多雕”,成立信托基金也为未来的一些资本运作提前扫除了障碍。

 

2009年陈发树多次成为许多媒体头条财经新闻的主角,其中包括他大幅减持紫金矿业、投资青岛啤酒、参股云南白药、捐出巨额股份成立“新华都慈善基金”、聘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S·Phelps)出任新华都商学院院长……

其中引起轰动最大的,莫过于20091020日,陈发树在北京宣布捐出个人所持新华都、紫金矿业、青岛啤酒、云南白药四家上市公司流通股股票的九成(市值约为80亿元人民币),成立“新华都慈善基金”。

陈发树如此大手笔,和半年前声称捐出所持家族企业股份的六成成立慈善基金的他的福建同乡、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他的这一 “狂捐”之举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最大的争议是,陈发树是不是“迫于压力”?这种猜测的背景是,20099月份,坊间盛传国税总局正“暗中调查”紫金矿业大小非解禁后,“大非”陈发树、柯希平等人的减持及纳税情况。

尽管“陈发树巨额偷税”传闻一度广为流传,但如果说这成为了陈氏如今捐出巨额股份成立慈善基金的主要推手,要么是高估了偷税传闻的杀伤力,要么就是低估了陈发树的智商。其实笔者于20093月初在福建采访时,就听说陈发树亦正准备成立一个数目不菲的慈善基金的打算,而彼时紫金矿业还没解禁。

既然在年初就已有捐股打算,为何5月起陈发树从紫金矿业中持续大幅套现(超过30亿元)后,然而紧锣密鼓地对青岛啤酒和云南白药进行财务投资,继而在10月份又闪电般地宣布捐出?

事实上,陈发树豪掷16亿元投资青岛啤酒和其与青啤董事长金志国同为中欧同学且私交甚密不无干系,掷22亿元投资云南白药则与朋友牵线搭桥有关。类似的投资,不但可以避开原先将鸡蛋放在紫金矿业这一个“篮子”的风险,也可以为旗下的不少职业经理人谋求到新空间(这一点类似于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分拆上市)。

陈发树的精明可见一斑。试想,如果没有去年减持紫金矿业近30亿元,那么到紫金矿业“污染门”发生的20107月,这部分资产已缩水近半。而青岛啤酒和云南白药的如今的股价,相比陈发树入股时不降反升。

最重要是,紫金矿业、青岛啤酒、云南白药都不姓陈,自然人陈发树分别为第六、第三、第二大股东,所以与曹德旺相比,他的捐股不存在考虑家族控股权的问题,可谓省事多了。

减持套现财务投资捐出股份——陈发树的财富聚散和腾挪之道“一箭多雕”,成立信托基金也为未来的一些资本运作提前扫除了障碍。不过投资者期望的是,陈发树“航母级”的慈善基金能够透明、规范运作,而非如牛根生的“老牛基金会”一般毫无章法甚至违规运作。

 

祸兮福所倚

就像谢霆锋在张柏芝艳照门事件中的沉稳表现而受到好评一样,陈发树对唐骏的容忍是为能够为自己加分的——尽管容忍是有限度的。

 

2010年夏天,陈发树因为唐骏“学历门”和紫金矿业“污染门”事件而再次受到关注。

唐骏现在确实已成为了陈发树的一块“负资产”。两年前陈发树邀请唐骏加盟,其实是出于对新华都发展前景的担忧——一方面,作为新华都主业的零售业波动性较小,而紫金矿业所处的矿产行业周期性很强;另一方面,由于门票收入不再进入上市公司,武夷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遇阻。新华都若想做大做强,只有另寻他途。

彼时唐骏不愿到福建走马上任,他提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将新华都集团的行政总部迁至上海,理由是新华都应以一个全国性大公司的姿态示人。陈发树采纳了这一建议,并买了一辆宾利放在了上海,尽管自己很少到上海。

除新华都集团总裁一职名,唐骏挂任董事长的是新华都旗下“港澳资讯”公司。港澳资讯原本出自名门——中银国际,后来为新华都纳入麾下。唐骏接手后,向外界描绘港澳资讯的未来图景——“中国的彭博社”。而彼时港澳资讯的年利润不足500万元。今年1月,港澳资讯在上海宣布收购千寻网络、联游网络、弘扬科技以及胜龙团队在内的四家IT公司,据称交易金额高达2500万美元。

唐骏“学历门”关乎个人诚信,他此前声称将联游网络推上纳斯达克的想法为坊间热议。引人关注的是,718日,唐骏现在其母校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80届同学会的演讲中再提联游上市,并称会将联游总部放在常州,使其成为“常州第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此时,联游仍未推出任何实体的游戏产品。有人戏称这是唐骏的“又一谎言”。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唐骏刚加盟新华都时,周文贵等陈发树旗下的其它老牌职业经理人在接受笔者采访时,对唐骏都颇有微词。这些声音陈发树并非不知。其实在他心目中,唐骏只是一个“高级公关经理”,除了在IT这一领域的拓展有话语权外,其它产业领域,他只是个“荣誉代言人”的身份。而在新华都整个棋局中,IT并非未来的重心之一。

就像谢霆锋在张柏芝艳照门事件中的沉稳表现而受到好评一样,陈发树对唐骏的容忍是为能够为自己加分的——尽管容忍是有限度的,毕竟他和唐的关系不比谢张两位明星夫妻。

“陈老板26岁从一家杂货店起家,即使成为福建首富,对零售业还是有一份特殊的情感的。”一位与陈发树同乡的民企老板说。而2008年笔者在新华都采访时,得知在陈的算盘中,旗下百货零售业务5年内的营收目标100亿元,这在当时看来不可思议,因为2007年这一数字仅为16亿元。然而此后两年,新华都疯狂收购一些零售同行, 2009年的营收就达了31亿元,与两年前相比几乎翻倍。

今年6月,陈发树又宣布进军地产业,从长沙开始,号称要建造总建筑面积300万平方米的新华都·万家城。“闽商嘛,你看这个‘闽’字,圈起来是条虫,放出去会成为一条龙。”一位福建商人称。“陈发树的资本和产业雄图,不可能被一兵一卒所羁绊。”

对于紫金矿业遭遇“污染门”和受调查风波,一位重仓并曾在紫金矿业任职的上杭投资者认为,他已对此习以为常了,“陈发树不可能像外界想象的一样在乎紫金股价的波动,”他说,“就算股价连跌,有多少基金比陈要焦灼一百倍呢。”

720,紫金矿业(A股)开盘不到一小时即被封上涨停价。而之前一天晚上,紫金刚刚发布道歉信,以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公告(7月22日笔者在南方周末《“妖股”紫金》一文)。

陈发树捐股为何如此缜密?

文/东方愚   2009年10月20日 每日经济新闻

10月19日下午《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了一则热辣新闻:“从可靠消息源获悉,新华都实业集团董事长陈发树将以个人出资的形式成立“新华都慈善基金”,资金形式为所持紫金矿业、青岛啤酒、云南白药的流通股股票,市值约为80亿元人民币,占到陈发树个人所持有股份的90%左右。”这使得陈发树又一次成为财经红人。

上周就得知陈发树将于10月20日在北京揭开“新华都慈善基金”的面纱,但一直不太清楚基金会的形式。看到上述媒体的信誓旦旦,想来陈发树一定是以捐股的形式来运作了。不过,这个消息还是太粗糙了些,因为按照10月19日紫金矿业等三家上市公司的收盘价,陈发树个人持股的市值分别为15.2亿元、25.4亿元、31.3亿元(人民币),总共70多亿——就算他全部捐出,也不到80亿元啊。

先不较真数字。拿事件本身来说吧。陈发树数十亿元的大手笔,无疑将使他取代其福建同乡曹德旺成为“最牛慈善家”。据称由于陈发树只读过四年书,所以“新华都慈善基金”将主要用于教育领域、关注弱势群体。若果真如此,则为一件幸事,也彰显了一位民营企业家的胸襟和大财富观。

但陈发树的“狂捐”之举同样很快引发了不少争议。最大的争议和猜测是,陈发树是不是“迫于压力”?这种猜测的背景是,今年9月份,坊间盛传国税总局正“暗中调查”紫金矿业大小非解禁后,“大非”陈发树、柯希平等人的减持及纳税情况。

尽管“陈发树巨额偷税”一度广为传播,但如果说这成为了陈氏如今捐出巨额股份成立慈善基金的主要推手,要么是高估了偷税传闻的杀伤力,要么就是低估了陈发树的智商。

事实上,今年年初我在福建拜访曹德旺的时候,就听说陈发树亦有成立一个数目不菲的慈善基金的打算,那时紫金矿业还没解禁。记得彼时有报道说比尔•盖茨今年要来中国,推进一项号召中国富人行善的计划。我向唐骏求证:“你的前东家果真有此计划吗?”他说他问过微软高层,中国媒体“理解有偏差”,盖茨不会来。我又问:你的新东家的的慈善计划是不是也要出炉了?他笑而不语。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今年3月声称要捐出所持自家上市公司股份的近7成,成立一项慈善基金会,一时引起轰动。因为捐赠计划会触动全面收购要约,不久后他把捐股比例降为近58%。就按6成计(5.9亿股),彼时的市值为36亿元,可惜,直到现在,由于控股权事宜的复杂性,他的基金会迟迟没有批下来,若按最近的股价,他要捐的股份的市值也达60多亿元喽。

因为在紫金矿业、青岛啤酒、云南白药中,自然人陈发树分别为第六、第三、第二大股东,所以与曹德旺相比,他的捐股行为就少了考量控股权这个大麻烦,可谓省事多了。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既然在年初就已有捐股打算,为何今年5月起陈发树从紫金矿业中持续大幅套现(超过30亿元),然后在5月和9月紧锣密鼓地对青岛啤酒和云南白药进行财务投资,继而在10月的今天闪电般地宣布捐出?

陈发树豪掷16亿元投资青岛啤酒和其与青啤董事长金志国同为中欧同学且私交甚密不无干系,掷22亿元投资云南白药则与唐骏等人的牵线有关。类似的投资,不但可以避开原先将鸡蛋放在紫金矿业这一个“篮子”的风险,也可以为旗下的不少职业经理人谋求到新空间(这一点类似于市场上流行的分拆上市)。这种凌厉、缜密的投资策略与偏好,与如今成立慈善基金时他“看淡一切”的气场相成了鲜明对比。虽然我们不便以如避税等“阴谋论”来推测陈发树今天的举措,但基金会的成立初衷和意图远比我们想像的要更复杂。

    减持套现-财务投资-捐出股份——陈发树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财富聚散和腾挪之道让普通投资者眼花缭乱。他们现在一边盛赞陈发树的慈善情怀,一边寄望的是,将来这一“航母级”的慈善基金能够透明、规范运作,而非如牛根生的“老牛基金会”一般毫无章法甚至违规运作。唐骏常对外宣称陈发树要作“中国的巴菲特”,那就从巴菲特们的透明开始做起吧——巴菲特3年前宣布将自己85%的财产(约370亿美元)捐给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及其它4家基金会,去年6月,比尔•盖茨也捐出了他的近580亿美元的财产,难能可贵的是,今年1月26日,盖茨接受好友巴菲特的建议,首度公布了其慈善基金的年度报告,并称其目的是“透露哪些地方取得进展、哪些地方没有进展”。